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62章 圣光的意志
    洛丹伦圣光大教堂。

    在兽人攻入城那次,大教堂幸运地躲过了战火的波及。

    在死亡之翼连王宫都几乎全毁的那次,圣光依然庇佑了大教堂。

    人们常说,圣光的辉煌会让大教堂以及整个圣光教会避过灾厄。

    这一次,似乎圣光教会的好运用尽了。

    纯白的大教堂外,每一个神职人员都神色匆忙,脸上挂着化不开的哀愁。连洁白光亮的教堂外塔上,似乎都蒙上了一层阴影。

    在接连几次大事件之后,几乎联盟其余各国都想看着洛丹伦人倒霉,这并不包括阿隆索斯*法奥。

    跟泰瑞纳斯那种表面公义,实则依然是为自己国家利益不停打着小算盘的伪善者不同。阿隆索斯是真正大公无私的圣者。

    在很久之前的达拉然,一个洛丹伦的传教士把一枚铜币扔进喷泉水池中,许下一个愿望:“希望有一天我能将圣光之道传播到平民之中,并且教导他们三大美德的意义。”

    在兽人入侵之前,阿隆索斯一直如此做着。他在整个东部王国大陆上布道,把希望的圣光传遍人类七国,在每一个国家,每一座城市建立圣光教堂,传播美德,号召人们代为抚育失去双亲的孤儿,感召每一个犯罪者,力图把每一个人都拉上善途。

    黑暗之门战争开始后,是他第一个出来号召各国接受暴风王国的难民,也是他在发动整个圣光教会,在战争最激烈的时候让民众继续无怨无悔地支持前线的战斗,安抚人们惊惶的心,给予他们信心与勇气。

    而在战后,也是他第一个站出来,号召有富余财务的富户和贵族为在战争中灭国的暴风王国和斯托姆加德王国的复国捐款。

    为了抗击邪恶,他四处奔走,到处演说。

    为了弘扬正义,他创造了圣骑士这个伟大的职业。

    为了人类复兴,他又几乎不眠不休地为各国的复兴而努力。

    他是一个真正高尚的人。

    如果说泰瑞纳斯使得‘洛丹伦人’这个词蒙羞,那么阿隆索斯就是让‘洛丹伦人’再次伟大的关键。

    每一个联盟的国王可以不买泰瑞纳斯的账,但对于阿隆索斯这位真正仁慈和高尚的老者,国王们都往往予以最大限度的支持。

    可是现在,完全没有征兆地,阿隆索斯倒下了。

    这时候还在洛丹伦城的各国国王几乎齐聚大教堂,原本已经离开的国王都立即返程,甚至退出了联盟的吉尔尼斯的国王吉恩,都派出大臣来慰问。

    跟随着一面严肃的乌瑟尔,杜克、莱恩和安度因等人心情沉重。

    时至今日,牧师的【祛病术】已经很成熟了,一般的小病小痛是不会侵袭阿隆索斯主教的身体的。杜克曾偷偷问乌瑟尔,是不是大主教中了诅咒,乌瑟尔却摇头。

    在大主教的寝室外,杜克看到了有点沮丧的索拉斯国王,索拉斯的眼眶红红的,很可能小小地哭过一场。

    不是每个亡国的国王都有一个可以当精神领袖的安度因当帮手,更不是每个国王都有一个十项全能的杜克可以撑住整个国家。

    在激流堡被摧毁,斯托姆加德灭国的日子里,陪伴索拉斯最多的就是阿隆索斯大主教。而在复国的关键时候,给予激流堡人最大帮助的,除了杜克就是阿隆索斯了。

    阿隆索斯骤然倒下,即便是索拉斯这种经过大风浪的男人,也有种心中某根重要支柱崩塌的感觉。

    除了仍在暴风王国监国的伯瓦尔*弗塔根和留在赤嵴山指挥杜克私兵团的雷吉纳德*温德索尔之外,所有的圣骑士已然伫立在门外。

    看到杜克一行到来,索拉斯嘴巴里满是苦涩:“法奥阁下的时间有限,按照大主教的意愿,乌瑟尔会一个个引领你们进去。”

    首先进去的是莱恩,五分钟后,莱恩心情沉重地出来了。

    让大家意外的是,本以为跟阿隆索斯关系最好的安度因*洛萨会是最后一个,谁知大主教却安排了洛萨倒数第二个。

    而最被看重的最后一人,大主教的御令赫然是安排给了杜克。

    十五分钟,安度因脸带泪痕地出来了。

    乌瑟尔垂首:“杜克,师傅想见单独见你。”

    众人无比愕然。

    作为法奥的大弟子,也是最出色最让大主教自豪的乌瑟尔,其公正和勇敢之名早已超越了国界,从大主教病危开始,乌瑟尔就随侍身周。基本上,每一次法奥接见各国政要都至少有一个弟子陪同,大体上就在乌瑟尔、提里奥和赛丹三人之间轮换。

    现在竟然说是单独见面?

    到底阿隆索斯想跟杜克说什么?连乌瑟尔这样公正的圣骑士都不能旁听?

    众人的好奇心被提到了嗓子眼。

    杜克入内了。

    那是一个很明亮也很简朴的房间,没有想象中浓浓的药味,只是房间里到处洋溢着自然祥和的淡淡金光。

    阿隆索斯端坐于床头,他的精神一点都不像病危的人。

    看到了杜克的愕然,阿隆索斯笑了:“我不像快死的人,是么?”

    杜克点点头,阿隆索斯这样的人,并不需要谎言,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我曾经以为只要心灵纯洁,人体所能容纳的圣光就是无限的。可惜,相比起我的灵魂,最先承受不住的反而是我的凡人之躯。”阿隆索斯苦笑着。

    “这……”

    “这样说吧,我的身体无法承载如此巨量的圣光之力,我的器官开始忘记原本是怎么工作的,结果导致身体无法自控地衰弱下去。真是可悲,不是么?曾经立志用圣光拯救世人的大主教,居然死在圣光之下。”他脸上苦笑的意味更浓烈几分了。

    “阁下你苛求了,人类又不是纳鲁那样,纯粹是由圣光组成的生物。”

    “纳鲁?纯粹的圣光生物?”阿隆索斯突然变得好奇起来。

    杜克突然醒悟,是自己说漏嘴了。现在连反攻德拉诺都谈不上,联盟还没碰上德莱尼,自然也不会知道纳鲁。只能胡扯是在卡拉赞的藏书里看过这样一个种族的描绘,却没有亲自见证过。

    阿隆索斯看出了杜克的掩饰,他没有指责杜克。

    反而说出一句话:“杜克,你愿意继承我的意志吗?”(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