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七章 图穷匕见
    元杰并没有闲情逸致,陪凌海一起观望对面那仙源山的情景。他将方岩的头颅斩下之后,就直接飞空而起。

    按照张信下达的军令,他与暮知秋章农等人需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潜伏在大军中的叛逆,并不只方岩这一人。为对天东四院,造成最大规模的杀伤,他们必须在这段时间内,全力镇压封锁住大军内外,所有对外的联络渠道。

    尤其是在张信,登上那座阵坛之后,就更是不容有失。

    幸运的是,并不是所有的内鬼叛逆,都有方岩这样的修为法力。

    离开凌海的旗舰,元杰御空而行,仅仅半刻时间,就已经取到了五颗保存‘完好’的人头,还有总计十三枚的信符,还有七只灵禽。

    而此时在全军旗舰独霸号之上,那雷光电芒,已经越来越显刺目。云层之中,还有无数的雷电,正往独霸号方向狂劈而下。

    在张信的身后,有一尊四丈高的雷电巨人,在逐渐成形,更在此时散出了一张的雷光电网,覆盖住了所有中军舰船的上空。

    “居然是六霄雷神,原来如此”

    元杰的瞳孔收缩,心神一阵恍惚。也在此刻,他注意到自己的左面不远,有一道金色的剑符,正以不逊色神域遁法的疾速,往远处云空穿去。

    他几乎立时就收束起了心神,屈指一弹,顿时就有一道寒冰射线穿空而去,准确的将那枚剑符击中,将之硬生生冻结。

    而此时在他的耳旁,也传来了暮知秋的声音。

    “元兄,你那边如何?可有失手?”

    “现在很忙,已经拦截了十四枚信符,七只灵禽。而且一个比一个舍得下本钱,无论信符灵禽,都是最顶级的。”

    元杰失声苦笑:“只是拦下了一些我能发现的,难说他们,还有没有别的手段与对面联络。不过我想你那边,只怕会更辛苦。”

    暮知秋负责的封锁是全军右翼,而按照他们事前的预估,右面军中的内鬼奸细,应该是最多的,占据六成多。所以那边的任务,只会更繁重。

    “我这边是二十三张符,九只鸟儿。不过在刚才,我已失手漏了两只隐雾鹰。”

    暮知秋语含不甘的说着:“没想到我们日月玄宗内的内鬼,还真够多的。”

    ‘隐雾鹰’是灵禽的一种,本身战力不强,速度也不算快,却善于隐遁。能够在无声无息中,捕杀地面猎物。

    也正因这种能力,隐雾鹰也被灵修看中,将之饲养培育,更进一步的增强了它们的隐遁能力。尤其是像今日这样的大雾之夜,除非是有最顶级的灵感师相助,否则很难察其形迹。

    而这种灵禽的价值与珍贵,更胜擅长于遁速的‘赤血锋雀’。

    “摘星使大人已图穷匕见,这些魑魅魍魉,自然是难以安坐。”

    章农的声音,也在这刻传来:“说来我这边也失手了一次,走了一枚天通符。如果摘星使大人没有其他安排,这封锁怕是已无济于事了。”

    元杰闻言,则微一摇头,转目扫望着这大军舰队外围笼罩的这些黑雾。

    心想说封锁不住这句话,只怕还早。摘星使大人安排如此周密,对此岂能没有防备?他们三人,应该只是第二条防线而已。

    且事到此时,哪怕摘星使大人在准备超杀伤灵术的消息,被对面知道了又如何?这个时候,对面哪怕想要撤离,也为时已晚。

    暮知秋的语声,也极为轻松:“既然是六霄雷神,那么大人他准备的,多半是那门术法吧?你们说,主上他真能够完成?”

    “这不是理所当然?”

    章农的声音淡然,对张信饱含信心:“我们家的这位大人,看起来是轻佻狂妄,不怎么靠谱。可其实真相,恰恰相反。你我有幸,今日多半可得见当年雷神简无敌的绝学,再现人间。”

    ※※※※

    就在三人正议论张信的时候,立于阵坛之上的张信,却也在说着这三位护星使与护阵使的事情。

    “也就是说,这三个人,都没有漏任何破绽?”

    “暂时没有!”

    回答张信问题的人,此时却正立足在二十里外。

    此人一身青袍,背负长剑,大约三十岁许的年纪,身躯伟岸,方面大耳,龙眉秀目,气度摄人。而此刻在其手中,则悬浮着数张符,几只灵禽。

    如果章农与暮知秋在此,就会发现他们漏过的隐雾鹰与天通符,都在其内。

    “不过我也不建议你,对他们太过信任。元杰虽尽职尽责,拦截下所有的信符灵禽,可对于两枚从他附近经过的法宝,全无所知;暮知秋拦截下二十三张符,九只灵禽,看似是应接不暇,才使隐雾鹰走漏,可在我看来,此子却有保留实力之嫌,并没有真正尽全力;至于章农,这人中规中矩,表面看是因中了他人的声东击西之策,才漏了一枚通天符,可那也未必就是真相。以这人的经验老道,真的会这么容易上当?”

    张信闻言,不仅哑然失笑:“我记得暮知秋这个人,正是皇师叔祖你亲自推荐的。”

    “是我推荐的不错,那时因感觉此人入宗门以来,一直履历清白,能力出众,办事得力。此外还有最重要的一点,此人与我苍天皇氏,瓜葛极深,知根知底。”

    皇极淡淡的说着:“可我现在却不能确定,那个时候,是否有人以手段,干扰了我的判断。”

    “竟有此事?”

    张信先诧异的一挑眉,就又若有所思的微一颔首:“我会小心的。”

    随后他单手印诀一引,使得云层之中,更多的雷电汇聚过来。而在他身前的那枚九霄雷印,也在这一刻被大量的雷电包裹。

    皇极见状,神色不禁微微一动,语含疑问:“果然是这门雷法!你有几成把握?”

    “如果没有这雷云,最多只有六成。可现在么,天亦助我!可见我们日月玄宗,气运尤在。”

    张信轻笑:“到这个距离,估计也已掩饰不住。接下来弟子的性命,就拜托师叔祖了。”

    皇极目中波澜微动,竟是在努力平复着自身的情绪。

    “那么老夫就且坐观,摘星使大人的无量神威!”

    就在这一刻,那漫天的雷光进一步的扩散。之前那仅遮住中军的雷网,很快就蔓延到了全军所有战舰。

    如果再仔细看,更可见有一条条的雷龙,正在各艘战舰之间游荡穿梭。

    ※※※※

    “他们又在弄什么玄虚?看起来不太对劲!”

    就在张信与皇极对话之时,仙源山上的厉书阳,也正眉头深锁着与旁边几人,一起观望着对面。

    他的气息虚浮,面色则苍白如纸,话音中也明显缺乏中气。

    这都是伤势所致,在之前第一战断后时承受的重伤,本就未能痊愈,而两日前的第二场大败,更进一步的加重了他的伤情,已经到了动摇根本的地步。

    不过厉书阳现在,暂时已顾不得自己的身体:“有没有办法,破开这层迷雾?”

    就在六十里外,那些日月玄宗的舰船,都隐在一层白色的迷雾之中,影影绰绰,让人看不清楚。

    这让厉书阳无比担忧,浓重的危机感在心底弥漫。

    早在第一战的时候,张信就用了这种方法,遮瞒他们的耳目。一直到前锋完全覆灭之后,他们才有所察觉。

    那次如非是沐神机的果决,可能他们早在第一战,就大败亏输,对方甚至都无需动用墨婷与谢灵儿这两个伪超天柱。

    第二战也是如此,张信同样是以迷雾笼罩全军,让人看不清楚形势。最终导致上万灵修,在猝不及防中,被墨婷的玄武冰国冻结。

    使用‘幻雾术’遮蔽大军,这很常见。如今的仙源山外,就笼罩着一层迷雾,等级甚至更高过对方一筹,使山外与山内看到的情景,大相径庭。

    可这‘幻雾术’由张信来使用,却格外的让人不放心。

    “暂时无法可想,对方准备了定风之术,今日又是雷雨天气,那些雾风吹不散。且我方的远程施法之能,也不及对手,如今只能等对面靠近再说。”

    沐神机的目中,同样含着几分惊疑不定。

    看不透这迷雾没什么,问题是到现在,他们都没有收到任何来自对面军阵之内的消息。

    这不应该,这次他们的消息渠道,可不只是安插在张信军中的百余个‘暗子’,还有神教与北地仙盟的人手。

    为确保能够守住仙源山,守住至少十天,这两家已经向北地仙盟保证。这一战他们也将动用所有资源,监控张信大军的一举一动。

    然而到现在,他们都没接到任何信符,灵禽,以及专用于传递消息的法宝,剑器等等。对方阵内的虚实,一无所知。

    这说明对方,正在全力封锁这些。而要办到这点,势必得动用大量的顶级神师。

    可此刻张信的舰队,距离仙源山已只有五十里不到,那位难道就不用准备战斗吗?一座法阵,有没有足够的顶级神师坐镇,效果可是截然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