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四章 蔑视对手
    “准备坚守仙源山?”

    元杰听闻这消息之后,就表示置疑:“可他们该怎么应对督帅大人的火雨天灾?难道要继续依靠这种可更改遮蔽天际星辰的神术?”

    之前他以为接下来最该在意的,其实是仙源山的数万道军。有了前车之鉴,张信再要重施故技,依靠麾下的三位伪超天柱来击败对手,显然是不可能了。

    对于仙源山本身,倒是不怎么在意。

    可以天东四院如今的举动来看,明显是打算在这里,依托法阵坚守。

    章农也微微颔首:“这种等级的术法,消耗之大定是超人想象。我不知道他们用了什么样的代价完成,可却知道,对方绝对撑不过十天以上!”

    十天之后,张信只需要一个火雨天灾,就可让天东四院在仙源山的一切布置,都付诸流水。

    “道理是没错!可我估计十天之后,我们在凤翔山的那些同门,尸骨已寒。”

    暮知秋微摇着头:“情况有些棘手。”

    谢渊玑则一言不发,心想如果张信昨日真不是虚张声势。那么天东四院的举动,可能是正中张信的下怀。

    然后第二个看起来很不妙的消息,是白帝子动身西来。

    自从两个月前,这位公开现身以后,就一直在游说北地仙盟,以及之前推出仙盟的宗派,并未直接出现在对抗日月玄宗的第一线。

    可当张信三源山一战大胜之后,这位却全速西进,似乎准备亲自接掌北地仙盟,在凤翔山下的大军。

    “也就是说,这位最晚三天,最早两天,就会出现在北地仙盟的北路军中?”

    张信听说这一消息之后,却很是不屑的说着:“意料之中了!”

    如今凤翔山这边,都有了崩盘的势头。试问这位白帝子,怎可能还坐得住?

    “白帝子如到了,只怕凤翔山那边的形势,更危如累卵。”

    元杰提醒道:“我听过一种说法,在白帝子辖下的北地仙盟道军,与北地仙盟各家道军本身,并不是同一种存在。三十二年前,东天魔国二百三十万魔军进犯北地诸宗,就是被白帝子,干净利落的击溃。记得那时我们在东边的一些附庸,极力向我宗求援。十天柱为此郑重其事,组建了一支十四万人的道军,可结果还未出发,东天魔国已就败于白帝子之手。据说当时其麾下,也只有不到了十二万乌合之众而已。当时宗门内,就有数位天域评价,这位善于治乱,能力不俗。”

    这件事,张信也听说过,这可以说是白帝子的成名之战。

    不过他依然很不在意的哂笑:“来了就来了吧,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个世上,能够击败本座的人还不存在,也包括她白帝子在内。且他这个时候赶来,又有什么用?”

    只是在最后,张信才用很随意的语气,吩咐内外情司的人:“小心注意白帝子的动向,将他的一举一动,都尽量告知于我。”

    在场诸人闻言,这一刻却都觉欣慰感动。心想他们这位督帅,到底不是什么事情都不在意的,至少对这位北地仙盟的前总执事白帝子,还是有几分重视。

    他们要求不多,只需张信在之后的战斗中不要轻敌就可。

    “还有,凤翔山那边的士气状态如何?”

    相比白帝子,张信对凤翔山的情况,明显更加在意。

    “我想知道,凤翔山的战局怎样?战备如何?符丹药于提炼石之类,还剩下多少储存?”

    “整体状态甚佳!”

    那位立于张信面前的外情司神师,语声恭敬答着答着:“不久之前,凤翔山整体还是沮丧消沉的,可自从听说摘星使大人已经领军攻下了三源山,且陆续歼敌两万五千众,那边已经人心振奋,士气大增了。战局也还平稳,我方背靠大阵,这些天以来陆续给予对方不小杀伤。战线依旧维持在山脚处,未让对手越雷池一步。那边余力甚多,已经在组织人手,尝试攻击仙源山,策略是即便不能突围,也需牵制住仙源山的部分力量,至于战备”

    那人的语声微微迟疑:“战备方面只能说说尚可,因天东四院事前做了手脚,之后又极力封锁。那边的丹药符存量都不多,现在凤翔山几位高层,都已下了严令,节省丹药符的使用,尤其是提炼石与神脉石。”

    “就是这一点,最不让人放心,”

    张信一副意料之中的神色:“帮我转告他们,三源山方向他们不用管,接下来的这几天,他们只需专心应对北地仙盟就可。也无需节省符丹药,完全敞开使用。”

    说到这里,张信又用斩钉截铁的语声说着:“告诉他们,本座最多四天时间,就可以攻到凤翔山下。所以他们就只需要全力以赴,支撑四天时间就可以!”

    那位神师,不仅诧异无比的抬头,注目着帅座上这位年仅二旬的青年。却见后者目光灼热逼人,强大的势压,使他心内提不起任何质疑之心。

    ※※※※

    当那位外情司的司主退走,张信就也挥退了与会的众人。侍立在旁的紫玉天,就一声哂笑道:“主上你口中说对白帝子看不上眼,可看来还是很在意的。”

    张信一声失笑:“这可是我的老对手,不能不在意。且我嘴上是目无余子,可又对哪个对手轻视过了?”

    “说的也是!”紫玉天点了点头:“也就是嘴上蔑视对手,战术上重视有加么?”

    “不用说的这么夸张。”

    张信尴尬的咳了一声:“本座这里,自然是没有任何问题。哪怕白帝子亲至,也注定了失败。可凤翔山那边,却着实让人放心不下。”

    尤其让他在意的,是白帝子掌握的超杀伤灵术。

    白帝子并非超天柱,与宗法相同样,都是最顶级的上位天柱。

    可二人一样都掌握了超杀伤灵术,比如宗法相的建木遮天,比如白帝子的无边剑域。

    这两位在年轻的时候,也都在神师境之前,完成了第四层战境极发藏意。

    要说他们与超天柱有什么差距,也就是一件神宝与伪神宝了,这大大限制了他们超杀伤灵术的威力。总体的战境,也低于超天柱一层。

    可到了他们现在这个层次,那超杀伤灵术的威力,早就到了极高的层次。且这位的智谋韬略,也很不俗。

    凤翔山那边如不能全力以赴,绑着手脚与人打斗,很难说他们能支撑多久。

    张信可不想自己拿下仙源山之后,自己援救的对象却已不存在,反倒是要面临白帝子指挥的十七万大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