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78 测定
    如果仅仅是侧重于爱好者交流的研讨会,邀请大量非专业人士当然是无可厚非,但是,这次研讨会的主要内容却倾向于“为某一项研究筛选合格的成员”,那么,被邀请者的主体都是些“野路子”的爱好者人士,就显得有些古怪。不过,这也仅仅是我的想法,在占卜师他们看来,自己等人被邀请似乎是理所当然的——因为在研究中,很可能正需要他们这种非专业人士所具备的某些特质。我不太了解,一项正规的研究到底应该是怎么样子的,不过,从阮黎医生在谈起研讨会时的态度来看,我觉得,就算被邀请者被研讨会选中,他们到底会在研究中处于什么位置,也是十分令人玩味的。

    不过,能够来到这里的人,已经通过了预先筛选,意味着他们的能力普遍在某一个水准之上,我想,这应该是比“普通人”更高的要求吧。将他们当作不知世事的笨蛋,当然也是不可能的,因此,也必须考虑他们明知自己的待遇和处境,却仍旧渴望得到这次机会的可能性。

    正如占卜师所说,能够被研讨会选中的话,会为他们在未来的生活和工作方面,带来更多的便利,搭起更高的台阶吧。我不喜欢用恶意的想法去揣测某一种动机,所以,我宁愿在结果出来之前,不过多下定论,说这是好或者不好。但就感性、经验和本能来说,我一点都不觉得,得到研讨会的承认真的有多好。

    这个研讨会被末日真理教渗透……不,从阮黎医生的角度来说,这个研讨会本就是她们这一批末日真理教成员建立的,而起目的。因为涉及到“世界末日”,以及末日真理教内部的理念分歧,为了取得成果而放任手段的现象十分严重。所以,这些尚未弄清楚状况,只是带着侥幸和期待抵达这里的这些野路子专家们,绝对无法预估到自己将会面对怎样的环境。

    “也就是说。研讨会看重的,是你们的可能性?”我对占卜师说,但我心中对此有疑问。

    “也许,我们这些野生专家,或许有许多基础上的不足,但是,在应用能力上,也并非一无是处。”占卜师笑起来,“总之。就是重申了一遍大家都知道大概的事情。然后,给出了例诊病人的名单,这些病人有的是当地精神病院的,有的专家们自己带来的,例如阮女士,她当场提交了你的名字,然后将你的部分病历资料分发下去,让人感受到很强烈的诚意。基本上。大家都愿意帮忙,但也有少部分人在背后风言风语。但那些人和话,根本就不需要在意。”

    “嗯,我知道。”我回答着,和她一起走出大门外。

    住在附近几栋别墅的人们都出来了,架起的烤架已经冒出烧肉和蜂蜜的味道,早早起来就参与了一次据占卜师说“相当激动人心”的会议。精神和身体都已经十分饥饿,因此,没什么人的手中是空闲的。每个人的食盘中都至少有三块肉和一些沙拉。一旁的架子上,酒水和无酒精饮料也应有尽有,不过更多人只是扭动啤酒桶的水龙头。盛上一大杯。

    阮黎医生被**位专家围住,看上去就像是被粉丝追逐的明星,只是,这些粉丝单从面相看,也没有比她更年轻的。阮黎医生是所有的被邀请者中,最具声誉的年轻者,一行人中,几乎没有人在专业方面的口碑和成果,比她更强,也没有人可以以比她更小的年龄,取得相应的成果。无论在什么地方,阮黎医生这样的人,尤其她还是一个相貌和身材俱佳的女性,都会显得鹤立鸡群。

    占卜师和健身教练对阮黎医生就很服气,我觉得,她们甚至有些崇拜她。大概是因为,阮黎医生在所有的心理学女**好者中,树立了一个榜样吧?实际上,阮黎医生的为人处事,也是十分精明的。她的态度虽然总是显得很平静,但却意外的不让人觉得她是看不起自己,而感到排斥。她的声音,也并非柔软到让人的精神可以彻底放松,但却比那种柔软,更有一种穿透力。倘若太过具备穿透力,也会让人觉得不适,产生反感,可阮黎医生的语调和声线,却将这种穿透力变得柔软了。

    我很喜欢听阮黎医生说话,实际上,在她的病人中,也很少不喜欢的。她可以只用语言,就能让一个狂躁的杀人者在十秒内恢复可以正常对话的状态,也可以用发音,在五秒内对一个背对自己的人进行浅度催眠。

    这样的一个人物,在社会交际中当然可以做到游刃有余。这也是她风头正健的时候,反对她的人也只能私下里做小动作,而不敢在当面表现出来的缘故。

    阮黎医生作为一个倾听者,解答者和剖析者,无疑拥有比一般天才更高的天份。

    见到我和占卜师过来,健身教练和三井冢夫分别给我们两人递来食盘,三井冢夫还特地给我夹了一大块烤肉,说:“这是骆驼峰的肉,吃起来有点像是刺猬的肉。”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用刺猬肉做对比,毕竟一般人根本吃不到刺猬肉吧?因为不了解味道,也就不能当作对照物。另外,刺猬的肉是可以吃的吗?真的有人会去吃吗?这个男人真的吃过?

    一连串问题从我的脑海中闪过,但我却没什么问出口的动力。昨晚我睡得并不安宁,但精神状态却相当好,也顺带着让肚饿感变得更快更清晰了。我叉起一大块肉,三下两下咀嚼就咽了下去,然后狠狠灌了半杯啤酒。

    “高川,你成年了吗?”三井冢夫突然问到。

    “以中央公国的习俗,早就成年了。”我这么回答。

    “习俗?不是法律吗?”健身教练显然明白我为什么这么回答。

    “也就几个月而已。”我不打算在这里被人揪辫子,实际上,真正对年龄感到敏感的人,就三井冢夫一个而已,这我看得出来。健身教练和占卜师不过是在调侃,但三井冢夫连眼神都十分严肃,该说是性格,还是理念的差异呢?在这一点上,他倒是带有很多日本特区人们的特征。之前听他说,他拿的是别国的国籍?

    我没有想太多。在三井冢夫开口之前,就和阮黎医生打了个招呼。阮黎医生立刻和周围的人谢意,朝我们这个小团队走来。

    “知道了吗?阿川,我把你列入例诊名单中了。”阮黎医生说。

    “没关系,其他人无论做出怎样的诊断,或者要采取何种诊断方法……都是需要妈妈你审核的吧?”我说。

    “当然,我不会随随便便就让其他人在我的儿子身上动手动脚。”阮黎医生理所当然地说:“但是,他们的思路,或许还有运气。也是我需要的。反过来说,只要对方拥有一技之长,思维独特,哪怕是运气好也行,我都希望可以让这样的人加入之后的研究中。”

    “除了我之外,还有多少人是例诊病人?”我问到。

    “还有六个人,加上你就是七个。”三井冢夫若有所思地说:“不知道你们发现没有,我们一路上遇到的情况。以及这里的情况,在数字方面都让人觉得有点……”

    “古怪?的确。如果不注意的话,是不会朝这方面想的。”占卜师说:“奇数出现的次数很多,而且,还是普通人的认知中,拥有比较独特意义和感觉的奇数。数字的呈现,也许人们不会主动意识到。但影响的确是存在的,而且,要比自以为的更大。实际上,我见过用数字对病人进行催眠的专家,真的很不可思议。”

    “三、四五、七、十三。”健身教练似乎也注意到了。接口道:“除了四是偶数,其它都是奇数。这些数字只要仔细观察别墅内部的摆设,就可以意识到,在数量和花纹上,都会以这些数字本身,或数字的意义为核心,进行摆放和艺术加工。让人潜意识就能察觉到,这些别墅虽然很豪华,但却不给人那种热切的感觉。”

    “宗教性的东西也多了一点。”占卜师说:“虽然,它们都很好地隐藏在不引人注目的角落和花纹当中,但是,对我来说,这种宗教味是相当浓郁的。不过,虽然让人有些不安,但是,研讨会本身却是拥有相当的口碑,过去也没有出过事情。”

    即便这么说,但是,每个人的脸色都有些阴郁,说不定,这正是那些隐晦的数字、图案和装潢,给她们带来的影响,他们自己就是他们的想法的证实者,而不仅仅是在胡思乱想。对于一个即将开始营业的别墅区来说,这种心理上的影响无疑对营销是十分致命的。而开发商就是研讨会的赞助者,本身就拥有相当丰富的心理学知识,我不觉得,他是故意将这个地方设计成这个样子。

    “这也是考核的一部分。”阮黎医生稍稍透露了一丝信息,“实际上,考核在巴士途中就已经开始了,在车上的众人中,有一个是直接得到邀请,不需要再进行考核的成员,他负责观察和研究你们的状态,然后给出一个分数。”

    “这是真的?”三井冢夫似乎完全没想过有这么一回事,可是,仔细想想看,这种可能性却并非没有。正因为是心理学的研讨会,所以,会在邀请方和被邀请方之间,发生正常活动时发生可能性很小的互动。例如观察和被观察,探究和被探究,而这一切,既有明面上的,也有暗地里的。可以将之看成是“趣味活动”,也可以视为是“对人的筛选”。无论如何,既然打了分数,那么,这个分数就一定可以用上。

    三井冢夫对这样的事情十分反感,而且也不加掩饰地表现在脸上。不过,阮黎医生的身份虽然很敏感,但他大概知道,就算对阮黎医生发脾气也没什么用,也存在身份上的顾忌,所以也只能一个人生闷气而无法在行动上有所表现。和他相比,占卜师和健身教练倒是无所谓地表情,正如我之前想的,阮黎医生提到的情况,虽然在这之前不曾听闻。但听闻后却也在情理之中。这次研讨会之行,无论邀请方还是接受邀请的人,其目的都不仅仅是“爱好者的聚会”那么单纯。人们不愿意多说,但知道者看到彼此时,都是心照不宣的吧。

    “你已经可以自己主动从噩梦中醒来了。”阮黎医生没再继续之前的话题,转头对我说:“看来昨晚的药还是很有效的。”

    “不是平时吃的那些吗?”我说。

    “有点不同。”阮黎医生只是这么回答。但具体的情况没打算说的样子。她为我夹了好几块肉,才对三井冢夫他们说:“旅途中的评分只是一部分,实际上,既然发生了命案,那么,仍旧选择过来的人应该都会合格。反过来说,那次事件直接帮我们筛选了一部分不需要的人。”

    “别说得那么冰冷。”三井冢夫有些受不了,“现在的情况下,还谈什么筛选不筛选的。有人死了。而凶手还藏在我们身边。现在把那个家伙找到,抓起来,才是正确的事情吧。而且,既然研讨会已经做了许多准备,那么,在意外发生的时候,迅速解决问题,也是举办方应有的态度!”

    “很遗憾。”阮黎医生平静的回答到:“今早我得到答复是。研讨会决定将这次意外,也列入考核当中。由大家自行解决——反过来说,如果无法解决,也无法自信可以活到最后,那么,现在就离开也没关系。”

    “这种事怎么不对大家说?”三井冢夫诘问到。

    “因为是禁止事项。”阮黎医生说。

    三井冢夫很生气,他蠕动了几下嘴唇。却没有继续,只是反问道:“那为什么告诉我们?”

    “因为我们是同伴。”阮黎医生用一种理所当然的态度回答。看着这样的她,三井冢夫的表情垮下来,他已经好一阵,没有将烤肉放进嘴里了。显得精神状态有些差。阮黎医生的话似乎给他带来很大的冲击,在接受事实,转变心态的能力上,他显得比健身教练和占卜师都要弱上一些。

    不过,对于三井冢夫的表现,谁也没有多说,因为,至今为止的事实已经很明显,三井冢夫虽然是个男人,素质也在普通人之上,但相对这个小团队来说,心理方面的承受力却大概是最弱的一个。但是,这并不是看不起他,歧视他的理由。有人死了,感受到巨大的压力,却仍旧坚持着跟上来,用一种积极的态度,想要找出真相,这个决定可不是那么容易做下的,而三井冢夫却是实实在在这么做着,所以之前阮黎医生说的情况,才会让他那么失态。研讨会的决定和执行力,当然要比他一个人的能力更大,如果没有同伴的支持,就算想要追究下去,最终也是无能为力。

    三井冢夫的痛苦正像是由此而来。因为,身为团体核心的阮黎医生已经明确表态,不会阻止研讨会的行为了,因为,她已经作为特邀的研究员,加入研究之中,现在筛选的,也是她未来的同伴。如果想要借助研讨会的力量,那么,鲜明站在研讨会的决定的反对方,无疑是很不智的。当然,我想,三井冢夫若真的是从这个方面,去考虑阮黎医生的站位,那么,他绝对没想过,其实阮黎医生根本早就是这次研讨会的一员,而并非是什么特邀的研究员——这一点,和我在巴黎借助nog的力量观测到的,达拉斯对阮黎医生的邀请,有点儿出入。

    我不由得想,也许研讨会的研究,和达拉斯的研究不能混为一谈。达拉斯是这一次研讨会最大的赞助商,但并不意味着,研讨会的意志,是由他一人决定的。所以,答案似乎很清晰,达拉斯在巴黎的行为,有点儿公器私用的味道。他的研究方向,和研讨会的研究方向,或许有一段相似的过程,但想要达到的结果,却一定是不相同的吧。

    研讨会无疑是想利用“白色克劳迪娅”制造出具备预想作用的“乐园”,那么,达拉斯的研究,可能在利用“克劳迪娅”的过程上,保持一致,但最终想要得到的“乐园”,其功用很可能与研讨会所预想的“乐园”有所不同,甚至于,不应该称之为“乐园”,而是别的什么——不,我仔细想了想,突然产生这样的一个念头:

    也许,研讨会想要的“乐园”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来说,并非是真正的“乐园”,而达拉斯最终要研究出来的,才是最符合我所知道的那种迷幻药的成果。因为,这样的发展,不是更能映射末日幻境的情况吗?乃至于,考虑到“病院现实”的情况,这次研讨会也颇有点“病院”的影子。

    我看向正在劝解三井冢夫的阮黎医生——如果,这次前往的精神病院,长得和“病院”十分相似的话,我也绝对不会吃惊。

    “……我知道,我知道。”三井冢夫用力揉了揉眼睛,长长喘了一口气,“我不会放弃的。你说得对,阮女士,总是需要有人做梦,也需要做梦的人。我开始觉得,自己之所以跟着来到这个地方,就是因为我觉得,这里真的有什么,是我必须去做的事情。”

    阮黎医生露出微笑,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其实,虽然阮黎医生没有太明显地表现出来,但是,我觉得,比起健身教练和占卜师,她更看好三井冢夫。同时,我也觉得,会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有可能是因为,三井冢夫是“健康”的。至少也应该是,阮黎医生觉得他可以抗拒“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只有在这个前提下,才能称得上是真正需要的人。按照她的说法,不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又拥有高素质的研究者已经很少了,所以,在要求共事者的知识水准之前,乃至于在考核其他素质之前,是否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才是最重要的。

    不过,我个人是看不出,三井冢夫比起健身教练和占卜师到底好在哪里,到底是什么地方,让他没有受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阮黎医生作为这方面的正常人,又显然是世界上,最早察觉到末日降临的人,或许真的有她才能察觉到的情况吧。

    这样的态度差别,若是知晓阮黎医生的那些情报,几乎是无法察觉出来的。至少,我相信,健身教练和占卜师都看不出来。

    “既然不能告诉其他人,那么,一切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三井冢夫凝重地说:“阮女士对逮捕凶手有其他的什么想法吗?”

    “白色克劳迪娅。”阮黎医生说:“既然可以证明,对方完成杀戮的手段可以和白色克劳迪娅产生反应,那么,也可以进一步假设,用药和白色克劳迪娅这种植物,本身就存在十分紧密的联系。暂且不提白色克劳迪娅是否可以做出解药,但是,对方需要白色克劳迪娅却是一定的。”

    “所以,我们应该锁定白色克劳迪娅?”健身教练若有所思地说:“这个地方……有吗?”

    “有。”阮黎医生十分肯定地说:“而且,就在我们即将前往的精神病院里。实际上,我也是昨晚才知道的,这种花在当地很有名,和那个精神病院的历史有关——在很久之前,那个精神病院最初是一个修道院,而这种花在当时,被认为是修道院的象征,之后发生了许多事情,从而变成了一种不怎么好的象征。”阮黎医生的说法,就像是自己也才刚刚知道一样,但是,她的实际身份就是末日真理教的高层,又和达拉斯有联系,这些情报肯定早就知道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