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九十七章 天刀宋缺之怒
    一句话,三个字,是承诺。

    不是对师妃暄的承诺,而是对自己的内心。

    对自己逐渐冷却,不知不觉淡漠的心性的承诺。

    “对了,我听说天刀宋缺在黑水王城,你可去找过他?”

    师妃暄见楚阳应下,前所未有的高兴,又看到自己不知不觉的握住了对方的手,脸色一红,连忙松开,又急忙转移话题。

    “黑水王城?”

    楚阳疑惑。

    “嗯!”

    师妃暄点点头。

    一番讲解,对于太虚仙朝的格局算是有了清晰的认识。

    他现在所在的方位,相对而言,偏东北方向。

    黑水王城距离此地不过两三万里罢了。

    王城,这是除帝城之外最大的城池了,城内一般有仙君坐镇,也就是相当于通玄之境的强者。

    念头一动,心念便横扫出去,当即发现了宋缺的踪迹。楚阳还记得,上次被吕布追杀时,他就发现了对方,只是没有去相认罢了。

    说起来,宋缺还是他的老丈人。

    眉头一皱,微微松开。

    黑水王城,本就很大,这里居住着数百万人,十分繁华。

    在这座城内,有一个传承数千年的家族,就是耿家。耿家势力,遍布王城各行各业,虽不是一家独大,但能够抗衡的少之又少。

    今日,在耿家巨大的庄园前,停着龙马、异兽、飞舟等等座驾,热闹非凡,喜气洋洋。

    在三丈高的朱红大门前,悬挂着一排大红灯笼,每一个上面,都写着大大的‘寿’字,从里面喷吐着光芒,能照耀半空。

    整个府邸上空,缭绕着金光,似能上接天穹,尊贵神秘。

    “嘿,耿家越来越气势非凡了!一家之主的小妾大寿,城内有头有脸的家族势力,纷纷前来,这面子,还真是大!”

    “谁让人家和黑水宗有着亲密的关系呢?方圆十万里,唯我独尊,霸道惯了!哪怕看不惯他们嚣张跋扈的行为,也只能捏着鼻子忍住!”

    “是啊!可、可、可这是他第三百六十五房小妾了啊!还这样大张旗鼓?”

    “真他娘的操蛋!”

    “唉,奈何、奈何!”

    “赶快走吧,要是送礼晚了,被他们找麻烦,那就完了!”

    这是两位大宗师级别的强者,在耿家面前,也只能点头哈腰。

    临近中午,家主耿大年领着貌美如花的小妾走了出来,顿时恭贺之声络绎不绝。

    “诸位前来,是给我面子;给我面子,我就给你们面子!”耿大年大腹便便,说话也大大咧咧,一挥手,就道,“舞!”

    整整三十六位舞女腾空而起,摇曳腰肢,扭动臀部,挥舞着纱巾,落在大红的地毯上,开始摇摆。

    “喝!”

    耿大年端起一碗酒,示意一番,一扬脖惯了下去。

    “吃!”

    又示意之后,就坐在了主位上,搂着爱妾,欣赏曼妙舞姿。

    短短几语,也显示出了他的霸道。

    众宾客嘻嘻哈哈,低头之后,纷纷撇嘴。

    却在这时,高空上,传来了一声爆喝。

    “耿大年,死!”

    一刀划破长空,裂开天地。

    问天一刀,试问天下,谁敢阻挡?

    “好大的胆子,竟敢犯我耿家,找死!”

    耿大年暴怒,腾空而起,一掌拍出,竟然‘轰隆隆’爆响,凭空出现了一道黑水长河,贯穿虚空,大浪席卷,要将落下的刀光消磨掉。

    可这一刀,太过强大。

    携十余年以来的怒气,凶狠斩下。

    一刀裂开长河,将耿大年轰飞出去。

    上空,已经出现一人,手握天刀,气势霸道,犹如天地之主宰。周身的刀意,让人看上一眼,都能割裂神魂意志。

    正是楚阳曾经的老丈人天刀宋缺。

    在此人身后,还跟着十余位强者,个个能够御空飞行,十分强大。

    “给我杀了他们!”

    耿大年从砸塌的乱石中飞出,就下了命令。

    刷刷刷……!

    一道道人影腾空而起,杀了过去。

    “我来!”

    宋缺身后,走出一人,看着扑过来的五六位强者,冷冷一笑,一拳打爆空气,将六位强者全部轰成了血雾。

    “不相干人等,给我全部离开,否则,就是耿家的同伙,杀无赦!”

    这位青年,稳重的气息之中,有着杀伐果断的霸道。

    众宾客纷纷退走。

    上空的十余人,能够御空飞行,论境界都在小仙之上,绝非一般人物,他们绝大多数根本惹不起,急匆匆离开。

    转眼间,热闹的耿府,稍微平静。

    “你们究竟是谁?”

    耿大年感觉到了宋缺等人的不好惹,却也不惧,暂时喝退了府中强者,冷冷质问。

    “你可还记得十年前?你杀过的一对夫妇!”

    宋缺脸色阴沉之极。

    “十年前?”耿大年嗤鼻一笑,“别说十年前,就是今年,我杀的人就不下千数,又怎么会记得那些下贱的人物?”

    “你真该死!”以宋缺的心性,听到这一句话,都忍不住火冒三千丈。他强行压下怒气,淡淡道,“十年前,一对夫妇路过黑水王城,在白水街上,看到你当街强抢民女,就上前阻止,哪知却被你当场拍死,还灭了那位被抢少女的一家老小!”

    “当街杀人,灭门,对我而言,犹如家常便饭,太过平常了!”耿大年道,“你们实力不错,我给你们个机会,投靠我耿家,做我护卫,我就原谅你们这次的冒犯。如若不然,我让你们尝尽世间折磨!”

    “唉!可怜我的老兄弟徐世绩,还有他的夫人沈落雁,本该有长久的厮守,做一对逍遥夫妻,却死在了你这样狼心狗肺之辈手中!”

    宋缺叹息。

    那两人死的太不值了。

    想当初,他们何等荣耀的身份,享尽了荣华富贵,看尽了世间繁华,又双双破空飞升,不知羡煞了多少人?

    飞升以为是成仙,就可以永远的快乐生活下去。

    哪知,却遭遇横祸。

    “得知消息后,我就想来将你宰了!后来打听,你耿家势大,强者辈出,又与黑水宗纠缠不清,一时间没有动手!”

    “潜修十余年,我等几人,终于突破!”

    “今日,必将你耿家斩尽杀绝,为我兄弟报仇,也为民除害!”

    宋缺手执天刀,喝道,“寇仲,徐子陵,今天大开杀戒,耿家之人,都坏道流脓,一个不留!”

    “秦琼秦将军,你率领九大血卫,尽情的给我杀!”

    他的杀心,已经暴涨到极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