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六章 再见师妃暄
    山清水秀,林木森森。

    清风袭来,别有一番滋味。

    这是一座山谷,茂林修竹,中有从山峰上流下而成的溪流。楚阳就盘坐旁边的青石上,开始突破。

    分身在一旁护法。

    “枯木心经全靠感悟,难以突破!”

    “武道需要酝酿很久,才能一鼓作气!”

    “最简单的莫过于法修之道!”

    楚阳早就规划好了修炼之路。

    沉静之后,意归识海,古井不波。

    因心灵强大,能够很好的镇压其它情绪,变的纯粹,心灵高悬。

    在他脑海中,元神如婴儿一般,悬浮在识海的世界。因为元神重铸,也许是五大神源的影响,元神竟有五种色彩在身,分别是青赤黄白黑!

    操控天地五行之力,也更为方便。

    根据自身的情况,楚阳早已重新推演功法,名为五行经!

    积累足够,已经可以突破。

    压制的力量撤去,运转功法,就开始蠢蠢欲动。

    “突破吧!”

    早已化作一座神井的丹田,怦然炸开,骤然扩展,成了一片混沌。在功法的运转之下,丹田重塑,快速的变成了一方广大的空间。

    原来如神井,现在似湖泊。

    边缘清晰,丹田就是化作了一座湖泊,只是里面的法力只是浅浅一层。

    与此同时,元神之力也释放而出,沟通天地,融入造化之中,参悟天地之道。元神也开始暴涨,一直达到成人大小。

    外界,也风起云涌,无量的灵气蜂拥而来,灌入体内。

    时间流淌,引起的动静渐渐平息。

    睁开眼睛,五色光华在眼底流淌。

    转眼,已经过去了半年。

    “一重境界一重天,匆匆已是十万年,潜心修道悟自然,岂知人间桑海田!”

    楚阳起身,衣衫无风自动,说不出的风流潇洒!

    飘逸自然之中,也更见稳重。

    “恭喜本尊!”

    旁边盘膝闭目的分身,睁开双眼,笑道。

    “返虚第一步,通玄之境,从今以后,勉强有了纵横的资本!”楚阳心情不错,笑道,“接下来,你突破吧,我为你护法!”

    “好!”

    分身点头,张口将乾坤鼎吐了出来,多年的炼化,他已经初步沟通,炼化了一分,可以操控一丝力量。

    “这里有造化之气,又孕育我无数年,天生亲近,又能掩盖气息,正是我用以突破的好地方!”

    说罢,他就跳入了进去。

    乾坤鼎普普通通,没有任何神异,然而鼎内,却是另一番天地。

    楚阳感觉,里面的空间,绝不比大荒界小。

    在山谷内逛了几圈,他纵身来到了一旁的山峰上,盘膝坐下,取出一枚枚精元,开始炼化,填充空空荡荡的丹田之湖。

    这些精元,都是搏杀一位位强者而得来,早已被分身炼化了煞气,净化了意志,纯净无比。

    “吞天功!”

    楚阳顿了顿,望了一眼山谷中的乾坤鼎,心里有了主意,“等静下心来,参照分身的本命神通,可以再次改良,到时候就不用这么麻烦了!”

    以吞天功炼化,飞速的吞噬。

    丹田之湖的法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增长。可要想满湖,也不知需要多少之功。

    这一天,他心神一动,望向了远处。

    那里,正有一白衣女子,恬静的采百花之露,徐徐前行。

    气息空灵,犹如百合之美。

    “竟然是她?”

    楚阳一怔,腾空而去,片刻间就来到了白衣女子对面,笑道,“仙子,好久不见!”

    “你是?”

    女子一怔,看了楚阳许久,才复杂道:“确实好久不见,楚皇,一向可好?”

    “在这里,就叫我楚阳吧!”

    楚阳摆摆手。

    眼前的白衣女子,正是大唐中的师妃暄。

    当年大唐双龙的世界,她放下帝踏峰的掌门之位飘然而去,后来在战神殿所在的地方开创了一方门派。

    说起来,两人也算有仇。

    毕竟是楚阳灭了慈航静斋,还有对方的师父。

    只是当年之事,让人唏嘘,想要寻仇的师妃暄,却找不到任何理由,最终落寞静修,飞升而去。

    如今再次见到,真的已是物是人非。

    “楚阳,以你的才情,本该纵横天下才对,可为何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师妃暄将额前发拢到了耳后,压下了复杂的情绪,询问道。

    “其中有些事情,一言难尽!”

    楚阳看着眼前犹如画中的人儿,不由想到了大唐世界的种种,在那里,他可是生活了一百多年,留下了太多的记忆。

    柳贞,宋玉致,宋玉华,商秀,绾绾……!

    宋玉致姐妹,天资不足,当年没有飞升,老死他怀中,还有商秀也是一样。

    柳贞飞升而来,奈何劫难而亡。

    想起她们,他的铁石心肠也一阵阵绞痛。

    “你在何处落脚?又怎会在这里?”

    压下诸多念头,楚阳询问。

    师妃暄看到了楚阳眸子中的痛色,已经猜到对方心中所想,心中莫名一阵黯然:“我在万里之外的落霞城居住,偶尔练练丹药,维持修炼之用。这不,来这里采百花之露,还有灵草,没想到碰见了你!”

    两人盘坐下来,就着轻风,看着百花,回想着过往,畅谈着现在。

    “如今这个天下,已经走入了极端,形成了病态,你不想着改变吗?”师妃暄忽然道,“想当年,你从扬州开始,短短十余年便布置完成,横扫天下,哪怕、哪怕我的师门,还有魔门,都挡不住你的锋芒,创造出了一个万古盛世,百姓太平,安居乐业,你也成了一代圣王!”

    “当年啊!”

    楚阳叹息,那时的意气风发,纵论天下,已经彻底的淡了。

    经历的多了,他也麻木了。

    如秦时明月,他几乎静观其变,除了稍微点播秦始皇之外,几乎没有插手。到了仙剑,他更冷眼旁边。

    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热血,也在逐渐的冷却。

    “当年的你,可是圣贤,为天下百姓出头,如今这方天地,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你就真的不想给他们带来一片安静的乐土?”师妃暄盯着楚阳,露出一抹伤感之色,“我想改变这一切,可惜我的力量太弱,力不从心,然而你可以!毕竟你是楚阳,你是楚皇,难道你也畏惧?你也退缩?”

    看着对方纯净的眸子,不知为何,楚阳心神狠狠一跳。

    他仰起头,望着高空流云。

    万载不变的永远是风轻云淡。

    “我的血,真的冷了吗?”

    楚阳低头,看着双手。

    他闭上了眼睛。

    “这个天下需要你!”

    师妃暄忽然握住了他的手,带着恳求的诚挚。

    “百姓需要你!”

    “你的臣子们需要你!”

    “你的内心,也需要你!”

    “未来的希望,也需要你!”

    师妃暄抓的更紧了。

    楚阳抬起头,望向了对方的眸子。

    纯净如婴儿,却凝聚着一团如太阳般炽烈的光芒。

    “我尽力!”

    楚阳最终张口。

    三个字,看似平淡,却重于千斤。

    男儿在世,有些事情,必须去做。

    他也想让冷淡的血液,再次充满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