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75 围剿
    天台四周,黑烟之脸就如同被点燃的烽火,阴沉沉的天际下,别有一股风雨欲来的味道。然而,即便摆出了随时攻击的姿态,但没有在第一时间发动袭击,仍旧让人感到困惑。连锁判定以使魔夸克为中继,将观测范围扩大到更远的距离后,发现了隐藏起来的三人。这些黑烟之脸受人控制,假设主事者就是这三人,也有足够的理由。尽管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以至于五十一区的人要执行如此大规模的追击行动,当事人约翰牛对追击者的态度也有些奇怪,但大致想来,不外乎是阴谋和政治吧,网络球的人对这方面都很擅长,也十分习惯,在他们的态度中,很多人都不会将“自身是否受到威胁”当作是否将对方当成死敌的决定性因素。不过,就当前的情况来看,黑烟之脸的任务是佯攻没错。

    三人之中,必然有一种“隐藏自身”的神秘,一个“远距离狙击”的神秘,而其中一人的身份,已经被约翰牛确认是名为“诺夫斯基”的男人,而这个男人在末日幻境中的意义,是被网络球的梅恩先知预言出来的“命运之子”。但至今为止,我并没有接到任何关于他的任何事迹的情报,他到底会对“命运”,亦或者说,从病院现实角度而言的“剧本”干涉到何种程度,或许还需要更多的时间来证明。

    只有一点,是不会错的。在末日幻境的角度来说,先知的预言一定会实现,而它实现的方式,往往是一个不好的过程,亦或者达到一个不好的结果,乃至于。对末日起到一种促进作用。因此,想利用“命运之子”做点什么,或许暂时会得到好处,但从长远的目光来看,却只是在推动末日进程而已。在这一点上,任何想要利用先知预言的人和组织。都必须面临同样的问题,哪怕是网络球也不例外。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许多神秘专家正是在执行网络球的任务中,深切感受到这一点,才堕入迷惘的深渊中。

    能够坚定不移地,坚信自己走在正确的道路上,这样的人,哪怕是在网络球中也不是太多,反而。在末日真理教中才是最多的。

    “诺夫斯基”的情况对我没有影响,只是,他们的隐藏能力相当隐晦,就连同样在侦测能力上很强的左川也没能把握他们的位置,只是,这种隐藏能力,仍旧不足以在特性上,逃过连锁判定的观测。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我的连锁判定在效用的强度和范围上,都是拔尖的水准。而这样的能力,却在魔纹使者的划分中,仅仅归于“才能”而已——实际上,正因为它的作用太明显了,反而让我对它仅仅是“才能”的划分会感到怀疑。

    我想,任谁都会怀疑吧。然而。到底是“超能”还是“才能”,并非是根据能力的效用强弱来划分的。

    若果没有可以观测到隐藏三人的连锁判定,在和约翰牛、左川两人汇合后,第一选择也同样是撤退吧?黑烟之脸很强,但更大的问题。在于无法锁定却又实际存在的幕后者。哪怕有能力将黑烟之脸全部干掉,也有可能会在一时疏忽下被敌人奇袭得手,关键就在于:在对手现身和出手之前,你无法判断对方是熟人还是陌生人,以及他们到底又有何种奇特的“神秘”。

    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的进入者,都至少是“电子恶魔使者”的等级,根据电子恶魔系统的神秘体系特性,出现一些极端却又在特定情况下有特效的电子恶魔,绝对不是什么罕见的情况。更别提从外进入侵的神秘专家们,哪怕是被迫将自身神秘转化为电子恶魔体系,这段时间,也足以他们完成适应,并拟定一系列针对性的作战计划了。

    被找不到的敌人窥视的感觉,是相当恶劣的。哪怕是拥有速掠,我也不能确保自己的“速掠”一定不会受到克制,这种时候退而保身,并不是错误的选择。约翰牛和左川明明并不弱小,却仍旧被追得很紧迫,无疑就是这种判断下的结果。

    而她们选择和我汇合,也完全是为了提高“神秘”方面的多样性——正如现在,她们做不到的事情,我却可以做到。

    隐藏三人敏感意识到了不对劲,正在迅速撤离,然而,他们的速度要比约翰牛和左川的速度慢得多。被窥破隐藏的话,没有迅速转移阵地的能力,就意味着这个队伍还不够成熟。雇佣兵协会的队伍,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情况。

    亦或者,黑烟之脸只是第一层的障眼法,而他们既是主事者,也同时将自己当作第二层的障眼法,而存在隐藏得更好的第三方。

    在什么地方?假设存在第三者,就一定在这一带,但是,这一次就算是连锁判定也无法观测到。

    时机很重要,隐藏三人的移动,一定是带着制造时机的念头。因此,攻击在疏忽的一瞬间就会产生,而在那之前,也无法判断对方到底会何时出手。

    正因如此,先下手为强,是最正确不过的。

    没有连锁判定进行实际观测的话,神秘专家的战斗直觉,同样会有效果。尽管,它并不总是生效,但是,当直觉出现的时候,相信它就是最好的选择。而因为“江”的缘故,我的直觉也称得上上佳。

    枪声响起,弹壳飞溅,空气开始凝霜。

    特效弹直接贯穿黑烟之脸,接近临界兵器的威力,让烟雾状的怪异显得命比纸薄——但也只有在这种程度的威力下,黑烟之脸才会处于这种弱势的局面。

    在弹壳掉落地面之前,弹头沿着直觉产生的弹道,命中感觉上有些不妥的空白处,那是位于隐藏三人的撤离路线上空的一处大概的位置。今天,我的直觉仍旧准确。

    弹头停止下来,就像是被透明的墙壁挡住。尖锐而具备穿透力的尖部,激发了一层层的六边形光芒。这些六边形光芒就如同鳞片一样。构成了一个半透明的护罩,而在它被激发显形之前,则是完全透明的。

    面对接近限界兵器等级的特效弹,依旧可以防御下来,这个防护罩可谓坚固,但也就是承受一击的程度。

    ky3000的魔方系统再次重组。发射特效弹对它也同样是一个巨大的负荷。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相关的说明书上有过标注:每发射一枚特效弹,都会对ky3000内部的s机关造成无法修复的磨损。而一台ky3000的强度,也最多只能承受五发特效弹。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里,ky3000的存在性十分暧昧,但在单体的承受能力上,并不会超过这个极限强度。

    就在行李箱的姿态重新构成之时,和弹头僵持不定,释放出强烈光辉的防护罩开始龟裂。没有听到声音。但那龟裂的姿态,却仿佛可以让人听到玻璃碎裂的声响。=

    “巫师?”约翰牛若有所思。在之前,她也稍稍提到过,五十一区和末日真理教有合作,这个问题在过去就一直存在,只是深入与否的差别,现在看来,似乎已经十分深入。

    能产生防护罩的样式不止一种。左川的六只电子恶魔中,就有一只可以做到。不过。对面那层防护罩的样式和给人的感觉,的确格外有一种味道,让人一看到,就不由得想起末日真理教的巫师法术。在我的记忆里,最深刻的巫师印象,要输更早之前。在玛尔琼斯家所在的小镇,所看到的那些隐居般的巫师。在这个末日幻境里,他们的法术也和过去并没有太大的区别。

    “强度上,感觉是精英类。”我沉声说到。

    精英级别的巫师,和正式巫师最大的区别。就是面具、着装和是否存在个性法术的区别。在网络球收集到的情报中,精英巫师的个性法术,是根据自身特性产生的,亦或者将过去持有的法术进行特化,以产生更强的效果,单单从涉及自身特性的方面来说,和电子恶魔系统存在很大的相似性。只是,精英巫师并不需要“电子恶魔”这种形态确定的媒介来施展能力,相比起来,灰雾的塑造性只会更强。而且,也不能因为这种相似性,就将电子恶魔使者的能力强度,和精英巫师划上等号,两者在体系中进行强弱划分的标准,是不一样的。而毫无疑问的是,巫师的等级划分更加明确。

    倘若阻挡特效弹的能力是灰雾法术,那么,对方最少也是精英巫师的强度。不过,这一次的敌人显然更有来头。

    由大量六角形的光片构成的护罩不停在龟裂中瓦解,碎片就像是妖精翅膀洒落的磷粉。看似空无一人的地方,也因为色彩和线条的重新出现,勾勒出一个身影来。

    这个家伙的姿态,就如同背后长了一只翅膀。

    “片翼骑士?”约翰牛脱口而出。看来,在这个末日幻境里,末日真理教巫师的源头就是玛尔琼斯家的巫师,而其特性直到现在也没有太大的改变。片翼骑士,是精英巫师的进阶。从这个阶段开始,翅膀的多寡,代表了实力和地位的高下,同样也是相当清晰的划分方式。片翼骑士的强度,在我过去的交手中,也算是“棘手”的等级,而一旦达到“双翼”,就会变得连三级魔纹使者也不想面对。

    不过,现在。

    “仅仅就是片翼而已。”我这么回答,然后,ky3000开始再构成。魔方系统的翻转,和正式巫师普通施法的时间差不多,精英巫师的个性特化法术可以达到瞬发,不过,眼前的片翼骑士,擅长的可不仅仅是法术。

    在ky3000再构成结束前,露出踪迹的片翼骑士只剩下一道残影还留在视网膜上,在眨眼的一瞬间,灰色的雾气入面包圈一样,在他原来所在的位置膨胀,但他的身影,已经伴随另一道圈状灰雾的构成,瞬息出现在使魔夸克面前。

    瞬发的传送门?特化了两个法术?我不禁这么想到。

    在瞬间传送面前,速度没有意义,速掠是占不到绝对优势的。

    飞翔于空中的使魔夸克根本来不及钻入阴影,更找不到任何掩蔽物,眼看就要被击坠。却在千钧一发之际,无数的藤蔓从空气中钻出来,缠上片翼骑士的手臂,仅仅是一眨眼的时间,那只手臂就开始变得枯白,呈现风化的色泽。片翼骑士身上的铠甲是全覆式的。铠甲的坚硬程度,也仅在构造体之下,应该是末日真理教对构造体的防制成果,但在藤蔓状的神秘面前,仍旧称不上坚不可摧,因为,那些灰绿色的藤蔓的攻击方式,似乎附带有空间性质。

    “死绿之星!”约翰牛的声音,才刚刚传入耳中。

    这是她的电子恶魔。我也是第一次见到。藤蔓的形状和长度会造成错觉,但这个电子恶魔的攻击距离,可比看上去的要远得多。在约翰牛的身后,已经浮现出由藤蔓编织而成的女体。而左川则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

    左川的“六道”,转化为电子恶魔后,被塑造成六体,眼前的情况,大概就是“无音”和“匿流”的配合吧。感觉上。效果并不是“无法观测”,而是“被忽视”。

    使魔夸克迅速下沉。钻入最近处的阴影,之后,“死绿之星”的藤蔓被片翼骑士扯破,在它的脚下,三个五十一区的主事人正朝地形复杂的区域逃窜,没有使魔夸克作为中继。连锁判定观测再次收缩回五十米的范围。肉眼只看到他们的身影钻进建筑中,但是,左川的离去,想必是盯上了他们吧。尽管约翰牛说过,不需要对他们进行报复。网络球打算在他们身上做文章,但是,就这么放他们毫发无损地离开,在心情上也说不过去。

    我并不介意左川的行动,反过来说,如果不是为了揪出片翼骑士,早在第一枪的时候,就可以干掉其中一个了。

    ky3000的魔方系统第二次再构完成,这一次,仍旧是装载特效弹的长炮模式。约翰牛的“死绿之星”的束缚能力,在这个敌人面前,实在太应景了。

    似乎也明白这一点,片翼骑士在ky3000的炮体完成之时,就已经再次打开传送门。如同爆炸一样,灰雾膨胀成圈状,而片翼骑士的身影已经消失。突然间,处于观测中的一部分黑烟之脸出现异动,肉眼很难看出来,但是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下,构成本体的烟雾状微粒开始剧烈活动。

    产生异变的黑烟之脸,就如同接力一样,其内部的变化,就好似有什么东西要挤出来,但是,在显出轮廓之前,就这种突然的膨胀就消失了,紧接着,在另一个黑烟之脸体内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异变轮递的速度很快,一开始,很明显就能看出方向性,但在我注意到之后,似乎对方也察觉出来,轮递的方向和规则立刻变得复杂起来。

    不过,目标仍旧是我们吧,只要这个目标没变,任何异动都只是伪装而已。我的心中,没有半点动摇。只是,如此一来,约翰牛的“死绿之星”似乎就无法对其进行锁定了。

    不仅仅如此,楼下不知何时,已经聚集了大量的黑烟之脸。这一次到来的十多只黑烟之脸,全都动真格的,正迅速钻过楼层,朝天台发起冲击。格雷格娅用于楼下警戒的电子恶魔“木偶”已经撤退了,她显得有些紧张:“没有支援吗?”

    “不需要。”我尝试用平静的表情,让她放松一些,“我的射击没有死角。”

    然后,我扣动扳机。

    一次击发,无数的子弹如同喷溅的烟花,朝四面八法飞窜,在连锁判定的视野中,这些弹头的轨迹就如同泄光弹一样清晰。密集的弹幕,覆盖天台四周的每一处方向,以及下方的黑烟之脸。在连锁判定的辅助下,哪怕是被对方闪躲,也能进行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的跳弹袭击。弹幕构成的轨迹网,在子弹确实被发射出去之前,就已经通过连锁判定,在大脑中进行预判了。

    当然,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对如此巨量、细小又动态激烈的物体,进行运动状态的观测和预判,对身体和精神都会造成强大的负荷。哪怕已经成为四级魔纹使者,我仍旧可以清晰感受到脑皮层的灼热感,以及隐约在鼻腔滑落的湿润感。我擦了擦鼻端,没有血迹,看来情况比过去的确要强上一些。

    尽管发射出去的弹药,并非之前那种接近限界兵器的特效弹,但持续又密集的弹幕,仍旧在短短几秒内,就跨越了黑烟之脸对饱和攻击的承受界限。天台的地面就如同蜂窝煤一样,将近支离破碎,但是,首先支离破碎的,是天台周边构成封锁的黑烟之脸。

    这些不移动的黑烟之脸,有一部分在晃动中失去踪影,脆弱得让人感到惊讶——不,应该说,倘若没有使用连锁判定,对其内部的运动型进行观测的话,应该是会惊讶的吧。但在进行连锁判定观测后,这一部分的黑烟之脸显得不够真实。

    另一部分黑烟之脸的异动更加明显,但是,自身的膨胀和收缩,仍旧是在固定一处的状态下出现的。它似乎被片翼骑士当成了跳台,不断在内部进行跳跃,试图找到更好的攻击角度和时机,不过在饱和的弹幕面前,只要在这个范围内,无论它转移到哪一只黑烟之脸内部,都不可能真正逃脱。

    相比起天台四周的黑烟之脸,从下方进攻的黑烟之脸,则更像是通常可以看到的,那种拥有疯狂特性的黑烟之脸。它们完全没有组织,就像是被愤怒和痛苦烧毁了脑袋,以一种相当混乱的方式,以极低效率躲闪着弹幕,但是,这种闪避根本就没有效果。

    只要我不松开扳机,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里,ky3000的弹药要多少就有多少。意识态世界的便利性,就在于,即便它看起来很符合客观事实,但它所产生的现象仍旧不是客观的。

    与此同时,远处传来一轮爆炸声,其响亮的程度即便这边的弹幕中也能清晰可闻。从位置来看,应该是左川追上了那三名主事人。

    那三人,或者三人中的一人,在片翼骑士的眼中似乎颇为重要,在黑烟之脸被弹幕风暴渐渐撕碎的时候,我可以感受到它的远去。它仅仅在黑烟之脸内部进行跳跃的话,用肉眼几乎是无法确认的,不过,这些无法移动的黑烟之脸的数量一直都在减少。眨眼间,抵达边缘的片翼骑士就在一圈灰雾中露出身形,然后被约翰牛的“死绿之星”捕捉到了。

    藤蔓瞬息间钻出空气,缠住它的脚踝,那里的色泽就像是被吸食了一般变得枯白。不过,这一次片翼骑士没有挣扎,更没有前往三人的方向,反而振动翅膀,加速上升。

    转瞬间,视野中的它就只剩下一个黑点。

    而我们四周的空气,开始散发出危险的味道。

    “超出距离了。”约翰牛提醒道,片翼骑士和我们之间的直线距离,已经超出“死绿之星”的捕捉范围,可即便如此,“死绿之星”的攻击范围仍旧大得可怕,完全达到了狙击的标准。

    “它逃走了?”格雷格娅不太确定地说。

    “不,它正准备攻击!”因为对方的异动,我才感受到,空气中散发出来的危险,源头是那些正在饱和攻击中瓦解的黑烟之脸。

    瓦解之后的黑烟之脸算是什么?之前,我认为构成它的最小微粒也会失去活性,无法进行在构成,过去的交锋就是这个看法的证明,但现在的情况,似乎有些不同。

    黑烟之脸似乎没有因为自身的消散,而彻底失去活性。反而……

    “它们在膨胀?”约翰牛愕然说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