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一章 大获全胜
    “只是取巧而已!”

    天龙神子右面的红衣主祭一声冷哼:“他手中握有这样的杀器,无论对手是谁,都不会输。”

    “可此子能够事先预谋,逼迫沐神机一步步落入他的彀中,可见此子,并非外人以为的完全不通兵法韬略。纵观今日之战,一个谢灵儿,逼到沐神机不得不分裂阵型,再如非是‘乾元都天阳符阵’,那‘玄武冰国’的效果,最多也就只有现在的十分之一。且能够培育出这样的人才,岂非也是一种本领?”

    天龙神子却是摇头感叹:“我已查过这个女孩的身份,此女名唤墨婷,是藏灵墨家的女子,现在是张信的近侍。而在一年之前,此女虽也展露过一定的能力,立下不小功勋,可顶多也就只是一位下位天柱而已。可在成为张信灵侍之后,短短的一年之内,此女居然就已有了晋升超天柱的希望。简直匪夷所思”

    “又是这竖子的灵侍?”

    右面的红衣主祭神色古怪,据他所知,那个名叫周小雪,可以远隔二百里施法的少女;还有不久之前悍然独闯军阵,几乎以一人之力,拖住了天东四院整个中军的谢灵儿,也都是张信的灵侍。

    “不止如此,他们在入门试的时候,就有了关联。四人同进同退,关系紧密。入门试之后,更是一同加入到了神海峰系。”

    “可这很奇怪”

    “确实很奇怪!”

    天龙神子的眼神微凝:“我之前就在猜测,这三女,是否也是由上官玄昊培植出的棋子?可即便上官玄昊,应该也无这样的本事。”

    说到这里,天龙神子又微一摇头:“现下还不是追究这些的时候,如今最大的问题是,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他身边二人闻言,不由得面面相觑,眼现头疼苦恼之色。

    今日天东四院之败,对现在的天东战局而言,确实是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经此一战,天东四院在人力方面的优势,可以说是荡然无存。这甚至会影响到东北的一带诸多宗派的信心,一旦这些人觉得天东四院已经无力支持,那么北地仙盟的动员,将更加的艰难,

    此外还有凤翔山,天东四院经历此败之后,已不可能守住三源山。如若后者失陷,张信的大军,距离凤翔山就只有一座灵山之遥。而一旦凤翔山的那三万五千灵师,加入到张信的麾下,必将是一灾难性的后果。双方的军力,将会呈现己消彼涨之势。

    总之这次,一旦处置不当,整个天东的局面,都将崩盘。那个时候,别说是牵制日月本山,便是他们几十年经营出的成果基业,都有损失殆尽之险。

    “天东四院的和月上师,不是正率九千道军,绕攻大旗山么?能否逼他们返回救援?”

    “没可能的!”天龙神子摇着头:“此子如今距离凤翔山,仅仅只一步之遥,你说日月本山那边,会如何选择。”

    在场几人,不由一阵沉寂。日月玄宗如看了拯救这三万多弟子门人的希望,必定会不惜一切的。

    否则现任的十天柱,都不用做了。

    且随着天东四院这一败,日月玄宗在东面面临的压力,无疑将大幅减轻。他们有足够的余力,支援天芒山。

    “那就只有仙源山了!”

    左面的红衣主祭,口中吐出了一口浊气:“此战之后,天东四院已无力野战。可只要他们能守住仙源山十天,那还是有希望的。”

    “守住仙源山十天?也就是说,让北地仙盟出力,在十天之内,彻底解决凤翔山那三万灵修吗?”

    天龙神子眯起了眼,很快就判断出。此策虽有些困难,可也不是不能办到。

    他随即就一声苦笑:“请示神尊,我们现在需要更多的祭品,数量是之前的十倍。”

    要守住仙源山十天,最大的难点,就是防御张信的摘星术。这也就意味着,他们必须在仙源山附近,维持十天时间的‘移星换斗’。

    要做到此点,也就需要相应的材料,这对实力底蕴本就不怎么丰富的神教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负担。

    可事到此刻,他已别无选择。

    说实话天龙神子对天东四院,也不乏怨气。可这个时候,两家如不能继续保持精诚合作,那么他们的所有谋划,都会直接破产。

    ※※※※

    正如天龙神子的所料,接下来天芒山大军的攻伐,完全就是一派风卷残云的气势。

    天东四院右翼军近百艘战舰被冻结之后,接下来他们的左翼军,也被迫在不久之后散阵。这是因墨婷乘坐的那艘日型战舰,已经在向他们的方向移动。

    显而易见,他们与其继续使用‘乾元都天阳符阵’,步右翼军的后尘被墨婷冰封,那还不如现在就解散,至少还能够维持一定程度的战力。

    可散阵之后的一群散兵游勇,又如何能抗拒‘乾元都天五行御雷大阵’的碾压?本来在兵力上就已经处于劣势,又没有阵法的加持。

    双方军阵在接触后仅仅小半刻的时间,厉书阳统辖下左翼,就被天芒山摧毁了三十多艘战舰。而天东四院右翼军则形势更加凄惨,整个军阵都被扫灭。

    由云浩统帅的第三师,凌海统帅的第五师,此时毫不留情,绝不给对手化解寒冰的机会。在第一时间,就将这些冰冻的舰船,一一击沉击碎。

    而此时天东四院一整条战线的溃逃,也就成了理所当然的事情。

    天芒山大军的各部,也都纷纷奋勇向前,争先恐后,一个个都气势凶猛如虎。初时诸部,还在张信严令之下注意节制,保持着大阵不散。

    可当敌方大阵彻底崩溃,敌我形势完全逆转之后。张信也就懒得再管了,任之由之。

    “本座早就说过,能够在战场上战胜本座之人,还没出生!”

    当这场追击持续一百里,斩灭敌军至少一万七千,张信就又回到了观景台,坐在他的帅座之上,气派不凡的大放厥词:“区区一个沐神机,也不过如此。什么天东第二帅才,其实徒有虚名,怎么可能是本座的对手?”

    在场众人闻言,都神色怪异。其中不乏对张信的话不以为然,为沐神机抱不平的,可在这时候,这些人也都默然无言。

    谁叫张信赢了呢?而且是一万五千的弱旅战胜对方两万八千人的精锐之师。而己方的损失,微乎其微。

    这个家伙,现在哪怕把牛皮吹破天,也有着今日的战绩兜底。

    相反是他们这些人,一开始都并不看好此战,全是由张信力排众议,强势决断,才导致了这场大胜发生。

    这个时候,他们无论说什么,都没有底气。

    至于沐神机,这位虽然输得冤枉,可终究还是输了。今日这天东四院的两万八千道军,只怕也逃不了多少。

    “摘星使大人的能耐,自非我等凡人能及。”

    元杰违心的恭维了一句,随后就试图转移话题:“就不知接下来,摘星使大人打算如何?是回援,还是继续”

    “回援是不用想了!”暮知秋断然打断了元杰之言,冷声道:“如今距离凤翔山,只差仙源山这一步之遥。我等现在要想的,是如何将这通道给打通!”

    尽管那三源山还没拿下,可在场所有人,都不认为这座灵山,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而此时在场几乎所有人,眼中都是一片火热。

    当张信攻下‘小月山’与‘天关山’的时候,所有人都认为该见好就收;当张信拿下‘灵岳山’之后,所有人都认为张信的继续挺进,是在自寻死路。

    可在此时,没人认为他们还有退兵的必要。接应‘凤翔山’那三万五千同门的机会就在眼前,他们所有人都不愿意错过。

    “不错!”

    谢渊玑一身染血,从远处御空而来:“暮兄之言,也正是属下想说的。到了这个地步,绝不能放弃。即便没法打通凤翔山,我们的攻击,也可给他们极大的助力。”

    这次大战,谢渊玑在前方披坚执锐,追击的最为迅猛,也是诸多高层中,最晚返回张信旗舰的。

    而此时的他,态度与之前也是判若两人。

    “可如果后路被断,我们拿出的实力,怕也是有限!”

    李青的眼神挣扎,他一方面也极愿见到凤翔山的同门脱困,一方面又担忧天芒山那边,被天东四院所困。

    “天芒山那边,我们总不可能置之不理。一旦天芒山失陷,底层弟子的军心士气,只怕会崩溃的”

    众人闻言,要不禁一阵沉寂,这确实是个问题,也不能置之不顾。

    谢渊玑正想说,本山那边一定会有安排,就见远处一道剑符飞空而至,穿梭到了张信的身前。

    随着一团光影投射,薛云帆的身形,也出现在了众人眼前。

    这位现身之后,就眼神复杂的看着张信:“我听说三源山前这一战,摘星使大人你又大获全胜?”

    那语声之中,既有不爽,也有敬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