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七零章 玄武冰国
    那是什么?

    沐神机初见那似龟非龟,似蛇非蛇的庞然巨物之时,他的脑子里,却先是一阵懵懂。

    半晌之后,直到那纯由冰雪构成的巨大怪兽真正成型。而阵坛上的青衣少女,正以冷漠睥睨的目光俯视过来时,沐神机才蓦然惊醒。

    这一瞬,那极致的惊恐,紧紧抓住了他的心脏,让沐神机的语声,近乎声嘶力竭,完全变音。

    “这是玄武,玄武法身!散阵,都给我散阵!你们听到了没有?”

    周围之人闻言,却不禁都神色错愕。玄武他们都知道,那是四象之一。可玄武法身,却很少有人听说过。

    不过他们虽然都听不懂,也不解沐神机到底是何用意,为何要在这时候解散阵型。可这位语中的惶恐惊惧,他们却是听出来了。

    一些反应较快之人,已经开始进行解散阵型的操纵。可这明显为时已晚,随着一股森冷绝寂的寒气爆发,位于前方的几十艘舰船上,瞬间就覆盖上了大量的冰层。数百位灵师措手不及,在顷刻之间,就被冻成了冰雕。

    沐神机目眦欲裂,仍试图挽回,直接飞空而起,竭斯底里的狂吼:“杀了她!所有人全力出手,给我杀了那个贱婢!”

    可下一霎那,一股浩瀚的剑芒,蓦然间横扫天际。强横无量的剑压,将阵坛上那少女身前的那些弩箭,全数粉碎震散!

    随后整整七百枚庚金剑气,纷纷在少女的身前落下,肆无忌惮的向所有人宣示,这些剑光主人,对少女的庇护!

    此时绝不容任何危险,接近到少女身前十丈之内。

    沐神机的心绪,也在一瞬间跌落谷底。

    苍天斩月,来者是战力仅次于离恨天,庄玄照的赤月剑仙皇极!

    ※※※※

    “这一战,应该是嬴定了吧?”

    同在天芒山大军的右翼,第四师凌海麾下旗舰的第三层中,距离此舰核心法阵只有不到二十丈距离的岳山,正神色悠闲的看着窗外,那似连绵无尽的大军阵列。

    他是天东四院,潜伏入张信麾下的‘暗子’之一,此时也到了他们用力之时。

    而似他这样的人物,第四师还有一百五六十位。都是天东四院,以可以供应出一位神师的资源,使他们得以绕过灵契的约束。目的就只为决战之刻,在凌海的阵中制造出混乱,以进一步加剧天芒山大军的溃败之势。

    此事极其凶险,即便成功了,他们这群人也没有生还的可能。可岳山也没想过要生离此间,为天东四院的独立,为讨还祖先的血仇,恢复先祖的荣耀,总得有人付出代价。

    也正因有这样的觉悟,岳山此时的心绪,出乎寻常的平静。

    “未到终究,不能定论。”

    在岳山之旁,另一位瘦削男子,淡淡的说着:“不过那位摘星使如黔驴技穷,那就胜局已定!”

    这是岳山的同伴方岩,也是这次一同潜入的‘暗子’之一。两人被分配在同一条船上,此刻也是联手行动。

    而此外还有另一人于心源:“说实话,我这一生可真没见过似那位摘星使般的蠢货,他是真把自己是雷神简无敌再世了?以弱击强,战胜一倍之敌,近年也就只有上官玄昊才办到过吧?可那时上官玄昊的麾下,也全都是精锐之师。”

    “此子不可小视,自其从大旗山出兵以来。一路摧毁我们三个灵山,杀伤我方弟子数千人,麾下几乎没有死伤。反倒是我方,连连遇挫。”

    不过岳山,却不认为张信,有扭转战局之力。

    “此子到底没在下层历练过,也没经历过真正的大军战阵,经验浅薄。且此子实在太过自信,虽有些智计,却高估了自己的能耐。估计他现在,都根本不知自家麾下道军的士气是何等脆弱”

    “废话少说!”

    方岩打断了二人的言语:“双方即将阵战,我们该开始动手了。”

    他一边说话,一边将一口剑器,从袖中招出。

    可就在方岩打算动作之前,却见身边的两个同伴,全都僵在了舷窗之前。

    “你们发什么呆?”

    方岩正打算继续催促,可当他的目角余光,扫过窗户之外,整个人也彻底的愣住。就连身前的剑器也维持不住。‘哐啷’一声,跌落在地。

    他只见远方千丈之外,那数以百计的天东四院战舰,都覆盖上了一层雪白色。一些较为严重的,更在此刻直接化成了冰块。

    “玄武法身!”

    片刻之后,方岩才反应了过来。他的目光游荡,随即就落在了那头悬浮于空的巨型冰雪怪兽上。面色苍白如纸,口中近乎呢喃的念着:“那是玄武法身的配套灵术秘传级超杀伤,玄武冰国!”

    岳山浑身青筋暴起,双目圆睁,眼里的血管似快要爆开。于心源则是咽了一口唾沫,发出似痛苦似哭泣的呻吟。

    可最后,他却是将视线,转向了方岩。

    “还要不要继续?”

    方岩目光挣扎了片刻,最终却将那枚剑器,也收回到袖中:“任务延后,继续潜伏。二位小心,绝不可轻易暴露身份。”

    岳山仍默默注目窗外,毫无阻滞之意。他知道这场大战,他们天东四院一方,已经彻底完了。

    此时哪怕神月上师在此,也扭转不了他们大败之局。而这次他们天东四院付出的死伤,也将数倍于前一战。

    ※※※※

    此刻战场附近,与岳山方岩他们同样震惊失神的,还有神教的天龙神子。

    这位看着那天空中那百余艘,被冻成了冰雕的战舰,不禁张大了口,眼神近乎呆滞。

    也同样是整整一个呼吸之后,这位才醒过了神:“立刻终止神术!已经没必要了。”

    “确实没必要了!”

    立于天龙神子左面的红衣主祭眼神惊忌的说着:“我估计这次,天东四院的损失,绝不会低于两万。”

    之前的一战,沐神机是有完整撤离战场的可能,所以他们才不惜损耗,加以掩护。

    可是现在,天东四院已是注定了溃败之局。无论他们还维不维持‘移星换斗’之术,都无关紧要,也无益于天东四院的撤离。

    张信也不会在胜局已定的时候,浪费一次‘火雨天灾’。

    “沐神机征战半生,历经十数次大战,都少有败绩。不想今日,这位的一世英名,都折在了乳臭未干的小儿手里。”

    另一位红衣主祭叹息着道:“这一战,败得何其之惨”

    “此为非战之罪。”

    左面的那位主祭,微一摇头:“此子竟然还准备有这样的杀手,真是超人想象。除了那些神域,此时无论换成谁,结果都不会有任何区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