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九章 似龟似蛇
    凌海早就做好了返回的准备,接到张信的命令之后就迅速返回,加入到大军的右翼阵型。

    短时间内,凌海统帅的舰船,还没法融入乾元都天五行御雷大阵内中。这需要极精细的调整,一一接驳各艘战舰上的阵符,完成灵能同调,成为统一的整体。

    不过这二十余艘战舰,虽没法融入大阵,可依旧具备着基本的战力,有是一份可以仰赖的力量。

    当双方接近到三十里,立时有漫天的弩雨,纷纷洒下了对手。

    也在这时,林厉海再次登上了独霸号,来到了张信站立的阵坛之前。

    “我去左翼看过了,情况堪忧。”

    林厉海扫了眼不远处也正匆匆飞来的谢渊玑,却依旧未做任何隐瞒的说着。

    “可能那边士气崩溃的时间,比我们想象的还要早。”

    如今张信管辖下这支道军,是全凭着一腔血勇之气,才跟着张信走到了这里。

    下层军中对张信怨言四起,可后路被断后的恐慌,以及与敌偕亡的意志,急欲回归的焦迫,也最大程度的激发了他们的战意。

    可对面这超越他们一倍的敌阵,在远处看时还不觉什么。可当双方接近之后,那股扑面而来压力,却已使许多人的热血,迅速的冷却。

    哪怕是谢灵儿的出击,以一人之力,牵制住了对方几乎整个中军,也没让这些人的士气,提振多少。

    显而易见,这场战局如果没有其他的变化,他们天芒山一方,必将被东四院碾压!

    与敌偕亡,谈何容易?

    这股绝望感,会压碎许多意志不坚者的神经。

    “意料之中!”

    张信面不改色:“只要没在接战之前崩溃,本座就已经心满意足。”

    他可没忘了,东四院的许多灵师,之前都是专职培育灵药的‘农夫’,根本就没有临战经验。

    他之前最担心的,是还未接敌,后面就有人直接逃跑了。这不同于他对面的敌人,尽管天东四院也大多就是战场新丁,可至少有人多势众的优势。

    这时谢渊玑,也来到了阵坛之前。

    “摘星使大人,是真欲与天东四院正面决战?”

    谢渊玑,的部属在中军前方,可谓是正凌敌锋。本来他很期待张信有什么奇谋妙策,扭转敌强我弱的局面。

    可张信除了命谢灵儿独自闯阵之外,就再无别的动作。

    看起来,这位似是真打算与天东四院的精锐,正面抗衡交锋。

    故而在接战之前,谢渊玑终是坐不住,趁隙赶至张信的旗舰,想问个清楚究竟。

    不过当他看到张信身下的这座阵坛全貌,就已经把所有的疑问,全数打消。胸中的忧虑,也消除大半,只剩下了惊疑不定。

    谢渊玑不是博学之人,可却恰好精通雷系之术,知晓这座阵坛,代表着什么。

    他现在怀疑这位,是否真有能力施展此术,可张信花费心思布置这座阵坛,并且一直都自信满满,总不可能是虚张声势。

    “摘星使大人你这是?”

    谢渊玑话未说完,张信就是一声失笑:“用来给此战兜底的,可看来是用不上了。”

    他又看向了对面,语声幽幽:“不知副督帅大人,可知‘乾元都天阳符阵’的特点?”

    “乾元都天阳符阵?”

    谢渊玑又转过了身,看向了身后的敌阵:“在我日月玄宗的诸多制式法阵中,算是结构简单的。虽威力巨大,却作用单一。”

    他还有一点没说,这是万人规模的舰队,唯一能在一刻时间内完成的制式阵法。

    如果换成斗部八殿,时间还可以缩短一半。

    敌军在一百多里外分割阵型,在双方交锋之前重整出两座乾元都天阳符阵,也足见精锐。

    “那么缺陷了?”

    “对方的目的,应该是准备利用阳符阵,加强他们的阳炎神镜之威!”

    谢渊玑若有所思的说着:“可天地之间的阴阳之力,自有定数。一旦阵中阳力抽取过多,阴力则难免失衡膨胀。所以阳不可久,法阵维持一定时日,就需解散,以宣泄阵中积蓄的阴力。”

    说来这位摘星使,战前确实是针对阳炎神镜,做过一定的准备。

    谢渊玑不由又猜测起了张信的目的,心想这位莫非是欲支撑到对方散阵之时?

    可这绝无可能办到的!如果是专为守御的‘乾天无量’,那还有几分希望,他也会勉力为之。可今日这一战,张信仍旧是用的‘乾元都天阵’。

    “所以他们输定了!”

    张信轻蔑的一笑,眼神意味深长的看谢渊玑:“我现在只需第一阵列,能够撑过一刻时间。”

    “一刻?”

    谢渊玑再次眼现意外之色,不过这不是张信的要求,太强人所难,而是太简单了。

    撑过一刻时间,这并没有什么难度可言。

    “此事简单!属下必不令摘星使大人失望。”

    他不知张信,到底有着什么样的克敌手段。可当见了张信的这座阵坛之后,就知这位,只怕是真有几分底气的。

    ※※※※

    事实是双方的弩箭对射,中远程的弩箭与灵术轰击,就持续了大半刻的时间。

    天东四院用的是‘阳符阵’,所用的多是阳火二属性的灵术。尤其是接近到二十里后,天东四院一方将数以百计的阳炎神镜,向天芒山大军一方轰击。

    后者则多用雷法,兼具五行灵术,威力也同样不俗。可声势却要逊色于对面不止一个级别,这是因天芒山大军将绝大部分力量,都用在了防御阳炎神镜上。

    正指挥着天东四院左翼大军的沐神机也很快就发现不对劲,对方似乎对他采用的‘乾元都天阳符阵’,真是早有预料,早就准备好了针对性的措施。

    对面那些排在最前列的日型战舰,明显都储备着大量的冰雪与水,可以在第一时间,扑灭舰上的火焰。

    那些战舰之上的阵符,也一定是经过特殊的改造。可以将‘三昧离火神光’的热力,引导向四方溢散。

    接战大半刻,天东四院的数百面阳炎神镜,已经打出了数以万计的‘三昧离火神光’,可对面却只有两艘日型战舰损毁,在熊熊烈火中最坠落。

    这大出沐神机的意外,这些阳炎神镜打出的光束,可是在阳符阵增幅之下,达到七十级威力的‘三昧离火神光’!只需一击,就可以重伤一艘月型舰。

    按照他的预测,在双方进入近战之前,这些阳炎神镜,就应能让日月玄宗的战舰,损毁一到两层。

    可事实是对方的损失,微乎其微。反倒是他们这一方,在对方的雷法打击下,有三艘战舰沉没。一切的一切,都透着诡异的味道。

    这时候有一枚剑符,穿梭到了沐神机的身侧。

    “不太对劲!”

    厉书阳的投影,蓦然显现在了沐神机的身侧。

    “沐师叔可发现了?对面似乎刻意降低了速度,这必有所图。”

    这点沐神机,早就有所察觉。

    先前之所以不在意,是因他们自身,也在采取同样的策略,避免的过早进入近战,与对方的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正面碰撞。

    利用占据数量优势的阳炎神境与弓弩,灵术轰击,可以在之前,最大程度的杀伤对手,减少自身的伤亡。

    至于对面,他初时猜测对方是军心士气不稳的缘故。

    可此刻的沐神机,却已改变了看法。以张信之前展露出的肆无忌惮与张狂,这时无论如何都不会收敛军势才对。之前数战,此子也从来没有顾忌过什么军心士气。

    此时天芒山大军停滞不前,确有蹊跷。

    只是沐神机虽觉心绪不宁,下意识的感觉不妥,可一时间他又想不出那位摘星使,还有什么办法能够反败为胜。

    “以我之见,这阳炎神镜是无论如何都不能继续了。”

    沐神机继续说着:“效果有限,且会导致大量的寒力聚集。我在对面,也很可能是在等待我们散阵之时。”

    “寒力聚集?”

    沐神机心中微动,看向了自己的右边一侧。只见那船栏之上,不知何时,已经覆盖上了一层薄冰;而在附近的云空中,也存在大量的冰雾。

    他们的‘乾元都天阳符阵’全无止境的抽取这附近阳炎之力,也使得阵内各艘舰船的温度,都急剧的下降。

    难道是与此有关?

    沐神机下意识的猜测着,心想自己,莫非是一开始就落入张信的算计中。被对方逼迫,主动分裂阵型,采用现在的‘乾元都天阳符阵’?

    可这是否高看了对手?那个摘星使,真的有如此能耐?

    也就在刻,他听见了附近几位弟子的议论声。

    “那边是什么?”

    “好像是一座阵坛?”

    沐神机转目望着前方,随后就见对面那原本还算严整的阵型,此时正在开裂。一艘明显经过改装的日型战舰,正缓缓驶出。

    让他在意的是,这艘战舰的甲板上,赫然有一座临时建成的阵坛高高耸立,上方处则是一位青袍少女。

    而随着此女手结符印,正有一尊似龟似蛇般的白色身影,正在其身后显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