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七章 神威龙啸
    “那真的是谢灵儿啊?”

    当对面军阵中第二艘月型战舰,也在谢灵儿的打击之下崩溃碎散。元杰的心绪顿时剧烈波动,回望着身后。试图从面无表情的张信脸上,看出什么端倪。

    他是张信的护星使,与谢灵儿也有过数次接触。是知道谢灵儿,在这几个月内实力突飞猛进,不断增长的。

    尽管他没见过谢灵儿修炼的情景,也没见过此女的出手。可第一次见面,他就能感觉得到,谢灵儿的强大。之后的数次见面,也发现此女的气息一日比一日磅礴,仿佛有用不完的灵能,不断的往外喷发溢散着,仿佛无穷无尽。

    可当看见谢灵儿的战斗之后,他才发现自己。还是小瞧了这个女孩。

    那强横无比的肉身,那庞大的力量,迅如雷电般的速度,以及近乎坚不可摧的红色战甲,无一不让人心惊肉跳。

    只看了这片刻,他就知道此女体术的实力。已经不逊色于那些十四级的顶级魔将。本身**的强横,加上张信亲自传授的金斗术,使此女的战斗力膨胀到了一个极致。

    不过这不该是张信,命此女孤身一人,冲入敌阵的理由。

    对面二万八千人的道军,数十位顶级神师。这甚至可以将数位天域,活生生的耗死。又更何况,这区区一个六级灵师?

    也就在这刻。元杰心中一动。

    灵能无穷无尽,这不太可能吧?

    “应该是瞬雷幻衣!”

    眼见那少女的身影,再一次跃动到了二百丈外,暮知秋不禁也微一扬眉:“看来摘星使大人,是将这件绝顶法器,赐给她了!”

    “可即便有这件法器,也实在太莽撞了。她本身未掌握瞬影雷身之术,易被人捕捉压制。”

    章农摇着头:“我不解摘星使大人,到底意欲何为!”

    此言方落,他们就见对面敌阵中,又一阵骚动。谢灵儿使用瞬影雷身,才刚刚现出了身影,就被三支弩箭,七道剑气击中。

    那女孩一瞬间身被数创,**与红甲,都被穿透出数个惊人孔洞。可使人震惊的是,仅仅只不到一千分之一个弹指,谢灵儿的身体与金甲就都全数恢复,完好如初。

    而下一刻,又是一声惊天爆响。伴随着漫天木屑,第三艘月型战舰在一阵让人牙酸的‘吱吱呀呀’声中,开始往下沉没。

    “超远程的大回生术!”

    章农下意识转过了头,看向了正闭目端坐,被众人环绕的周小雪。

    今日周小雪远程施术的距离,又刷新了他的认知,这已超过了一百七十里。

    “不止如此!”暮知秋的眼中,满含不解:“此女的**自愈能力,也快到惊人。近乎”

    他的语声一顿,就此止住。他本想说此女的自愈能力,近乎邪魔,可此言似有不妥。

    且即便是那些最顶级的魔灵,只怕也没有谢灵儿这样的恢复力。

    而且

    “按常理来说,这不应该。刚才出手的,是东四院的法域圣灵之一叶向孤吧?此人修炼的阎火十二重楼剑,剑气刁钻歹毒,一旦入体,极难驱逐。”

    正常的六级灵师中这一剑,早就该死了。即便没死,也该在抵御剑气之时,法力耗尽,

    可在他们的眼中,谢灵儿依旧生龙活虎,战力依旧处于全盛的状态,

    “以常理来看确不应该,可此女恐非在常理之内。”

    此时元杰,蓦然轻吐了一口浊气:“我可能已猜到摘星使大人,为何如此有峙无恐了。那个谢灵儿,只怕是身拥无限灵能!”

    “无限?”

    暮知秋与章农,先是以质疑的目光,看着元杰。可随后二人,又都变了脸色。

    而此时在他们的身后,张信的帅座之旁,墨婷正以艳羡的目光,看着百余里外,那正逐渐骚乱中的敌阵。

    “灵儿她,看来似乎很兴奋?”

    “理所当然,之前我拘了她近一年。难得有这样的机会实战,而且是以一人之力,挑战对方全军。”

    张信一边说话,一边无奈的微摇着头。

    融入狄拉克龙的副作用之一,就是将谢灵儿本来就有些冲动的性格,催发的更加热血好战。

    按照叶若的研究,狄拉克龙的基因中,拥有着极度嗜血的猎食者因子。

    如果非是这头恐兽,要孵化那些龙蛋,估计其所过之处,都必将寸草无存。

    所以这一年时间里,谢灵儿能够压制住自身性情,没为他惹任何麻烦,实是难为她了。

    “这次就任她为所欲为一次,如果不寻机宣泄,我估计她会憋坏。”

    张信说完之后,又看向了墨婷:“谢灵儿那边用不着你我担心,倒是墨婷你,可已准备好了?”

    墨婷没有说话,只目光定定的注视着右侧的一艘舰船。在那艘日型战舰之上,已经有一座简易的阵坛搭建完毕。

    随后她的双拳紧紧一握,面现期待之色:“何止已准备好了?数日前我就已期待备至。迫不及待。”

    墨婷隐有预感,今日将是她的成名之战。

    ※※※※

    此刻的谢灵儿,确实兴奋的快要疯掉。她现在就好似一只从牢笼中脱困的猛兽,正以无比欢快跳脱的姿态,在东四院的军阵中飞遁挪移着,同时肆意放纵的挥动爪牙,以宣泄她胸中积存已久的戾念杀意。

    而持续的战斗,也不断的刺激谢灵儿的心境,使她一身的精气神,都逐渐攀升到了顶点。

    来自于狄拉克龙与血煞灵体的本能,让她渴望更多的杀戮,更多的血液。

    “轰!”

    随着谢灵儿化身的红色闪电流逝,又一艘月型战舰的侧舷,爆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

    尽管此舰,并未即时往云层之下栽落,可前进的速度,却在须臾间降至为零。使得后方跟进的数十艘舰船,都为之惊慌失措,乱象纷呈。

    而谢灵儿却毫不留恋,身影继续闪烁,向附近的另一艘月型战舰扑去。

    这里并不是没有实力能够凌驾于她之上的强者,可却少有人挡住她的拳锋,少有人能追上她的速度,更无人能阻止她的杀戮!

    “贱婢!你少给我放肆!”

    一道剑光,猛然从后方袭来。随之而来的,是数以百计的灵术与弩箭,或凌厉逼人,或迅疾如光。

    谢灵儿循声望去,发现三百丈外正有一白发老者,正往这边瞪视过来。

    她认得此人,正是之前那个将她斩伤的法域圣灵叶向孤。

    而此时这位,赫然已是须发倒竖,一双眼球鼓出,目中蕴育的杀意,似可将她撕成碎片!

    可谢灵儿看了之后,不但全无惊意,反而益发的愉悦起来,发出了一串银铃般的清脆的笑声。

    然后她的人,就再次化为雷电,一个闪烁,就又到了三百丈外。

    此处却早有一团庞大如云的爆裂雷火,在等待着她。谢灵儿浑然无惧,哪怕身体残破,战甲破碎,亦不能让她有丝毫动容。

    仅仅千分之一个弹指之后,她的身体,她的战甲,都已完全恢复。谢灵儿的整个人,也蓦然撞向另一艘月型战舰。引发木屑纷飞,声震四野。

    那月型战舰的防护阵,几乎未起到任何的效果,就已被谢灵儿强行突破。

    随后刹那,数以百计的风刃,从她的脚下爆发,向四面八方横扫斩切!

    谢灵儿亦在这刻,猛然挥拳!巨大的风压与拳力,摧残碾压着舱室内的所有一切!

    “篷!”

    谢灵儿的拳势未尽,这船舱之内的数十灵修,就都爆成了一团团血雾。

    上下的甲板,也都同时破碎,洞开了上下两层天窗。

    而谢灵儿的身影,亦未有半分停滞,依旧似如一道血色电光,急速从这破碎的船舱中穿梭而出,

    “猖狂!”

    又一声冷喝之声响起,四百丈外,一位青袍男子浮于攻山舰顶。一身灵能鼓荡,衣袍飘舞。

    “大军之中,非是你这贱婢放肆之地!”

    随着这句怒斥,蓦然一股凝如实质的浩大灵光,笼住了谢灵儿的周身,也令此女的遁光为之一窒,整个人几乎被定在了半空,动弹不能。

    谢灵儿心念一闪,就知这是灵系灵压术的变种‘灵缚术’,以绝强的灵压来束缚敌人。且这‘灵缚术’的等级,也达到了惊人的七十级以上!

    这极为罕见,似‘灵缚术’这种用处较少的非杀伤灵术,很少会有人选择专修。

    可谢灵儿也仅只是惊异了片刻而已,此术远不能真正将她束缚。她现在哪怕不用‘瞬影雷身’,也有的是手段逃脱,

    可不知为何,在那浩荡灵压的压迫下,她的心脏却在剧烈的跳动。胸膛里面,也似正孕育着什么,即将喷薄而出。

    她本人亦有一股强烈的冲动,强烈的意念,想将自己胸膛里的东西,宣泄出去。

    谢灵儿也仅犹豫了片刻,就决定顺从自己本身的**,恣意放纵!她微仰起头,咽喉鼓动。

    下一刹那,一声‘昂’的怒啸,震荡四野八方!

    这刻不但那灵缚术,被震成了粉碎。四面的所有灵术,所有的怒荡,也都化为了芥子微尘,

    一千丈内,所有东四院的灵修,都是口鼻溢血。被一股巨大的压力,逼到俯跪于地。

    也在同一时间,在北海的某座海洋之内,一头巨大的龙形生物睁开了双眼,竖瞳中略现疑惑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