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68 观星
    ps: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现在就搜索微信公众号“qdread”并加关注,给《限制级末日症候》更多支持!

    出发点并非一开始就是引导末日,而是和网络球类似的阻止末日吗?没想到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末日真理教和“乐园”的内幕会有这样的展开。不够,后继发展上,倒是渐渐带上了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的影子。从阮黎医生的立场来看,我日记中描述的网络球等等神秘组织,全都是从她所在的这个末日真理教进行取材的吧。不过,正因为在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变成了那副模样,所以,回过头来看看这个中继器世界中,阮黎医生所在的末日真理教,也的确越来越扭曲,迟早会变成我所熟悉的那个邪教吧。

    阮黎医生对我讲述末日真理教的情况时,已经给出不少暗示,在她眼中,这个组织的确不是什么好的归属,而仅仅是为了研究才进行合作。她已经预想到了,在这个合作过程中,会出现各式各样的麻烦,乃至于对我造成生命威胁。她似乎有些后悔,之前出现的种种事故对她来说,似乎同样也是一种不怎么好的预兆。

    即便如此,除了继续进行这次实验,我们已经没有其它的选择了。无论是从阮黎医生的角度,还是从末日幻境的角度,都已经可以确认,这个世界已经处于末日进程之中,而只要我们还在追寻一个挽救的方法,就无法和末日真理教撇开干系。我们当然可以立刻食言,离开这个地方,然而,这么做。对于自己想要达到的目标又有什么好处呢?更何况,阮黎医生对我的病情十分上心,就这么离开,一定会十分不甘心吧。

    哪怕明知是冒险,也必须去尝试。这样的觉悟,在阮黎医生对我说“对不起”的时候。我就已经从她身上感受到了。

    然而,我的心中没有任何怨恨的情绪。

    促使阮黎医生把我带到这里来的初衷,是对我充满善意的,这种善意的温暖,已经传达到了我的内心深处。

    哪怕,她已经觉得,自己可能好心办了错事,但又纠结着,是不是真的是错事。是否应该继续下去。我也觉得,既然还有这样不确定的心情,那么,继续下去也没关系。

    “我的计划,需要末日真理教的力量。”我说:“对我来说,‘乐园’也是必须的。”

    此时此刻,这个世界中的“乐园”还没有正式成形,之前的神秘事件中。看似偶然产生的类似“乐园”的药剂样本,就在我的口袋中。研讨会要继续“乐园”的研究。这个样本就是最有价值的东西。最终成形的“乐园”,到底是一如阮黎医生所期望的那样,是开启精神世界大门,拯救人类的钥匙,亦或者会变成末日幻境中那种会让人体和精神产生异变的毒品,仍旧是未知之谜。可是。这个“乐园”样本的出现,所涉及到的情况,让人有些担忧。

    回想约翰牛的话,那次神秘事件,起因是末日真理教使用中继器的力量进行了“许愿”。那么,有没有可能,许愿的内容,就和“乐园”有关呢?据说,至今为止,从末日幻境的角度来看,侵入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末日真理教没能利用这个世界里的白色克劳迪娅制成“乐园”,证据就是,末日真理教在这个世界的表面活跃性呈现明显的降低。

    尽管末日真理教的高端武力是巫师,然而,真正让末日真理教变得庞大,拥有强大执行力和凝聚力的,仍旧是迷幻药“乐园”。

    “乐园”没能扩散,对末日真理教的打击应该是很打的。但是,这个情况,却又和从阮黎医生的角度,去看待的末日真理教情况相辅相成。大概,当研讨会把“乐园”制造出来的时候,就意味着,末日幻境的末日真理教,同样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重新掌握了自己的又一张王牌吧。在这样的背景下,研讨会最终会制造出来的“乐园”,和末日幻境中末日真理教的“乐园”,很有可能是一样的,而并非阮黎医生最初预想的那般,是一种带有善意的药物。

    我觉得,倘若无法站在阮黎医生的角度去看待问题,大概是很难意识到研讨会的这层内幕。所以,网络球虽然在研讨会中占据一个赞助方的座位,但他们到底是对研讨会的底细有多了解,就值得深思了。另外,从阮黎医生的角度去看待的末日真理教,和从末日幻境中入侵到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末日真理教,两者的概念似乎也已经混淆起来了。

    在阮黎医生来看,末日幻境的末日真理教,和她所在的末日真理教并非一回事,前者是基于后者的情况进行的故事性再设定。但我却无法仅仅站在“只有这个中继器世界才是真实”的角度上看待问题,因此,因为各个世界的基本情况存在差异,同样名字所代表的含义,特质和主从顺序,也会有所矛盾,对我来说,有的时候,实在是觉得无法理解——但倘若假设它们都是已经存在的事实,也全都是真实的情况,也会觉得,在矛盾之余,也有繁杂到难以理清的联系。

    因此,我对自己混淆了不同世界的“末日真理教”,并不觉得惊讶。或者说,如果一定要泾渭分明地将阮黎医生口中的末日真理教,和末日幻境中的末日真理教分开来看待,反而会出现更多难以自圆其说的地方。

    所以,我最终采用了“阮黎医生的末日真理教正在被末日幻境的末日真理教腐蚀”这个说法。而且,鉴于“真实的每一个侧面都在相互影响,从而在某一个侧面看来,许多看似可以有别的发展方向的情况,正在被一种强大的命运力量修正到末日轨迹上”这样的说法,阮黎医生所看到的,和我日记中的末日真理教不同的“末日真理教”正在被修正。也是十分合适的。

    在“乐园”正式放出之前,末日真理教的活动都相当隐晦,可是,这仅仅是从末日幻境的入侵者们的角度看到的情况,倘若nog可以早一点接触阮黎医生,并尝试代入她的视角。想必早就捉住末日真理教的尾巴了吧。

    末日真理教离我们一点都不远,反而,就在我们的眼皮子底下,就在我们的身边,就这个看似由赞助方nog把握全局的研讨会里。我觉得,倘若网络球发现了这个事实,并意识到,倘若研讨会在他们的支持下才获得了成果,一定极为尴尬吧。

    换做以前。我当然要提前向约翰牛提出警告,这个研讨会的内幕,可比他们自以为的还要夸张,大概也会全力阻止“乐园”的研发吧。不过,现在我的确需要“乐园”——不是末日真理教的“乐园”,而是阮黎医生自主研发的,针对我的情况而特制的“乐园”。

    不管末日真理教的其他人到底是怎样的想法,只有阮黎医生的心意是可以确认的。所以。在阮黎医生完成她的“乐园”之前,我不打算让nog破坏这一切。

    我们站在天文台的正门前。充满心绪的谈话,让我们不自觉在何时停住了脚步。阮黎医生放开怀抱,让我得以从她丰满的胸口喘过气来。她脸上的悲伤、痛苦和纠结,就像是被之前的哽咽尽数冲刷了,平静的脸色,再次让她的身姿充满了非同一般的坚定。

    “决定了吗?阿川。”她再次问了一遍。

    “当然。妈妈。这种事情,早就已经决定了。”我说:“这是妈妈的愿望,也是我想要做的事情。我要成为英雄,拯救世界。无论是这个世界,亦或者我日记中的那些世界。”

    “你的日记中。那些绝望而悲惨的内容,是因为受到了我对你述说的正在发生的真实情况的影响。你遗忘了一部分,篡改了一部分,但是,总体而言,仍旧是我的绝望和负面的态度,对你造成了影响。”阮黎医生微笑起来,“但是,只要这个世界再次拥有未来,故事里的那些绝望的内容,就可以消失了吧。”虽然是疑问的句式,却用上了肯定的语气,就像是她坚信会是这样的变化。不过,她的说法,对我而言也不算是错的。

    因为,倘若可以拯救这个世界,一定是因为,所有的世界都已经得救。所以,当这个中继器世界摆脱了末日进程的时候,其实所有人也都得到了一个无限宽阔的未来吧。我希望,自己所爱的人,可以平静而快乐地活在那样的世界。我希望,无论咲夜她们所受到的伤害,是由白色克劳迪娅、“病毒”、“江”或是别的什么带来的,在末日被解除的一刻,也能意味着,她们全都被治愈。

    那个时候,我的日记到底是什么内容,也已经不重要了,因为,那就仅仅是一个发生在过去的,由精神病人叙写的故事而已。

    让属于上帝的归还上帝,让属于精神病人的归还精神病人,让日常的归还日常,让幻想的归还幻想之中。

    那么,就让真实的每一个侧面的高川合为一体吧。

    “乐园的研制计划,其实在我们意识到白色克劳迪娅的影响时,就已经提出了。不过,这是一项大工程,虽然由我们主持,但是,其他学科的专家的援助也是必须的。想要邀约到足够实力的专家,让他们专注这个方向的研究,必须花费巨大的心力。你必须知道,其他专家也大都是有自己的想法的,而我们从心理和精神方面出发,去探讨白色克劳迪娅的行为,在其他专家来看,也有不少是嗤之以鼻的。”阮黎医生说:“我们已经尽力去准备,但是,现在就开启计划,仍旧显得仓促。”

    “可是,我们得到了样本,证明了运气也站在我们这一边,不是吗?”我如此说到。站在末日真理教的角度来看待,休息点的神秘事件中,乐园样本于“偶然”中出现,的确很有恰逢其时的味道。

    “希望运气可以一直持续下去。”阮黎医生一边说着,一边用钥匙打开天文台的门,里面似乎没有人。平时没有人在这里工作吗?从敞开的门内望去,只见里面的器物都一副废弃的情状。阮黎医生在让我进门之前,对我说:“如果乐园有效,应该有机会治好认知障碍之类的病情,我希望在那以后,你不要再将许多高川写进自己的日记中了。你得知道。自己就只有一个。”

    “知道了,妈妈。”我微笑着,“我也觉得,高川是应该只有一个。”

    阮黎医生认真看了看我的脸,这才让我进入天文台中。里面的确长时间没人活动的样子,本该时常整理的地方已经落上了一层灰,让我有些担心望远镜那样的精密仪器是否还能好好工作。在不久前,得知要观测宇宙,我还有些心情忐忑。为“一个庞大而真实的宇宙”作为证据摆在面前,而觉得难以接受,阮黎医生不是在说谎,也正因为认识到这一点,所以,我几乎不怀疑,在这个天文台,是否真的可以看到这样的证据。

    不过。在接受了“每个世界都为真实的一个侧面”的假设后,却觉得。从天文台可以观测到的景象,可以测量出来的数据,到底有多么真实,多么庞大,其实已经不重要了。因为,倘若它只是真实的一个侧面。那么,我此时所能看到的东西,无论被证明多么严谨有理,其实也算不上是完全真实的吧。

    相比起去“拯救世界,拯救自己所爱之人”的急切。去证明和理解“世界有多么真实”反而让人感到是一件无聊的事情。

    虽然无聊,但是,阮黎医生希望可以对我这么证明的话,那就这样吧。新的计划已经有了眉目,按照当前的情况,比起立刻动身寻找关键人物,守株待兔反而更容易一些。只要阮黎医生站在我这边,就不会存在来不及的情况。敌人的干劲,行动力和情报力的及时性,可是很强的,毕竟,他们也都是拥有“大野心”和“大胆量”的家伙呀。

    阮黎医生带着沉默的我绕过通往二楼的梯台,进入了正厅后的房间,里边的摆设有些像是工作人员的房间,但是,房间上没有门牌。阮黎医生只打开了其中一个房间,像是一个简陋的寝室,或者说,更像是一个只有床铺的囚室,取出一串古旧的钥匙。她走路时,手臂自然摆动,钥匙就撞击在一起,发出叮叮的声响,在空旷的室内变成了浑浊的回响。

    这些声音,让这里显得更加安静了。

    后厅的侧门有一个电梯,也不是现代的式样,简陋的拉闸门后方,就是一个平台,升降管道被铁丝网围起来,并不存在可以隔绝视线的侧壁。我抬起头,就看到红灯在旋转,就好似在警示什么,上升时的震动感相当强烈。无论如何,这些景状,都让人觉得,这不是一个天文台,不,或者说,不是一个单纯的天文台,或许过去还充当过秘密基地之类。

    “这里过去是做什么的?”我不由得问到。

    “就是观测星象的地方。”阮黎医生用了一个相对古老的词汇。

    “星象?占卜?”我觉得有点有趣。

    “是的,这一带在被开发之前,保留着许多原土风情,例如当地宗教的巫祭之类。”阮黎医生说:“当然,不是邪教,而是受到承认的本地宗教,和过去的末日真理教一样。不过,过去的末日真理教已经可以说消亡了,只剩下我一个后人,宗教圣地也被夷平,用来建造百货商场。但这里的,却仍旧保留有一些遗产……就如同这个天文台,就是在本地宗教的观星台上建立起来的,据说建造的时候,也采用了宗教人士的建言,保留相当浓郁的旧时风格,以充当景观。”阮黎医生顿了顿,又说:“不过,我个人是不相信,这其中没有猫腻。”

    “如果是结合了宗教因素,那应该有一个比较正式的名字,而不仅仅叫做xx天文台吧?”我说。

    “似乎是叫‘观星者’。”阮黎医生说:“我对这种事没什么兴趣,钥匙是早就准备好的,他们通知我可以在什么地方找到。关于这个天文台的具体故事,之后再找找吧。”

    “观星者?”我咀嚼着这个名字,“妈妈,以前你对我提到过这个名字吗?”

    “也许。”阮黎医生说。她似乎想到了,我为什么会这么问,于是说到:“又在想日记里的内容了吗?”

    “嗯,日记里也出现过观星者这个名字呢,不过,不是用来看星星的道具。”我说。

    “那是用来观测和调整‘神秘’的工具。”阮黎医生说:“其实。古代的时候,星相学就具备神秘的要素,倘若从这个观星台的情况,引发出日记中‘观星者’的设定,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我个人是不怎么在意这个名字,但或许,阿川你的内心深处,是相当喜欢这种风格吧。对于喜欢的东西,哪怕只听到过一次也会有印象。”

    这么说着。电梯徐徐停下来,红灯变成绿灯,拉闸门发出喳喳的声响打开了,门外又是一段只有五米的短通道,之后又接着一扇门。当我们踏上通道的时候,墙壁两侧顿时出现孔洞,喷出一阵潮湿的风。我们在这里停留了大约一分钟,感觉就像是被消毒一样。但是,哪怕望远镜是精密仪器。也需要这么严格的措施吗?

    这里真的不像是一个正常的天文台。

    “这是模仿当地宗教的一个仪式——祭者在观星之前的净身。”阮黎医生说。

    “……你不觉得,这个解释很牵强吗?妈妈。”我说。

    “总之,入乡随俗的事情,怎么抱怨也没用。”阮黎医生说的好有道理,我竟然无言以对。

    “昨晚做噩梦了吗?”阮黎医生岔开话题问到。

    她这么一提,我倒是有点在意。因为,我昨天就没有做过——不,应该说,的确还是在做噩梦,但是。噩梦并非是关于拉斯维加斯和鬼影的,就仿佛电子恶魔系统相关的精神影响,被更加的影响压制了。

    “不要去在意噩梦,虽然它大概基于现实对你的影响而产生的,但它所暗示的情况,不会对现实造成影响,除非你牵强附会。”她说。

    我没有回答。如果我可以否认噩梦中所听到的,所看到的那一切,那么现在的自己,大概又会是另一个样子吧。仅以这个中继器世界为真实的话,的确可以只将噩梦看成是噩梦,把“病毒”和“江”视为不存在,但是,既然承认自己的经历,都是发生在真实的一个侧面的故事,那么,认为“噩梦”不是某种预兆的想法,未免太过天真。

    如果,“病毒”和“江”只是“我坚信不存在,就不会存在”的东西,那么,我会怎么选择呢?我有过这样的思考,但结果,果然,我还是深爱着“江”的。我希望它是存在的,即便是有着众多的可能性,我也仍旧如阮黎医生所说,更倾向于它是存在着的那个可能性。反过来,既然承认“江”的存在,就不得不承认“病毒”是存在的。承认“病毒”存在,就必须承认提出“病毒”的“病院现实”也是存在的。

    倘若不接受“所有的世界都是真实的一个侧面”的说法,在面对阮黎医生拿出的宇宙证据,以及因为希望“江”存在而推定存在的“病院现实”的时候,一定会因为彼此之间不相妥协的矛盾而感到苦恼吧。于是,那样的我,当然很有可能,为了“江”的存在性,而否定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真实性。

    我现在,很难想象,那时的自己到底会做出怎样的事情。但无论如何,对于现在的我来说,那都一定是十分糟糕而错误的事情。(小说《限制级末日症候》将在官方微信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同时还有100%抽奖大礼送给大家!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添加朋友”,搜索公众号“qdread”并关注,速度抓紧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