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66章
    在往三源山进发的前一日,张信将效义都扩编为一师三镇,总数二千六百人,二十三艘战舰,

    这是因这两日,那些流亡在外的东四院灵师,都在闻讯之后,陆续赶来投靠。使得效义都的人数,得以膨胀。

    张信也是与之前一样,没对来人做任何甄别。只让他们立下灵誓,就直接丢给了凌海来管理。在他看来,东四院那边其实也派不了多少奸细过来。灵誓的后果,不是不能规避,却需付出不小的代价。天东四院,没可能塞个三五百弟子过来。

    而在大军征战中,百人以下的作用微小,也很难隐藏。

    之前效义都突击之时就是如此,一场大战,使其中隐藏的十数内鬼,都无所遁形。只需看出力多寡,就能辨别出一个大概。

    尽管其中有部分人,是真的不想对同门下手,可张信也没对这些人下死手。他只是将这些人看管起来,准备等到战后,丢给刑法戒律堂去头疼,而不打算自己私自去辨别处置。

    当然,也不排除有人心狠手辣,对东四院的同志出手无情之人,可张信对此也无所谓。甭管是不是内鬼,总之这些人为他们出力了。

    而效义都的扩编,使得他麾下的道军,膨胀到了一万五千人。尽管还是乌合之众,还是只有对方的一半实力,可军阵往前推进之时,气势却更加壮阔。

    值得一提的是,这次他是以凌海的第五师为前军,前出到大阵之前三十里外。

    之后在大军离开灵岳山二百里后,张信毫不意外的看见天空之上,再次蒙上了一层黑气。所有日月星辰的方位,全数扭曲。

    而在他们的对面,东四院分散在四处的大军,再次开始聚集。

    “一如三日之前,一师为中军,二师左翼,三师右翼,准备‘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亲卫队负责搭建阵坛。”

    张信的眼中,满是嘲讽之意:“传令凌海,再前出一百里,掩护我军布阵!告诉他,注意对方动向,相机而动。”

    谢渊玑默然,心想又是进攻阵型么?这次他却没再劝,只因知劝说绝无效果。

    这让他感觉有些愧对那些交付他重任的师长,出战以来,完全处于被动的位置,并未能制衡张信。

    而此刻在他的对面三百里外,沐神机面无表情的,看着那位于群舰中央的独霸号。眼眸之中,则满含着杀机,以及一丝丝的恼怒。

    他是有生怒的理由,东四院兵力本就不多,能在这北面给他一万九千人,已经是极限。可在这个艰难时刻,他却被一个竖子,逼得不能不向东神山上院求援,使得东四院在正面战场的军力,更加的局促。他沐神机,辜负了神月上师的信任。

    “看来一点都没受影响。”

    厉书阳因三日之前断后之战受伤不轻,此时脸色苍白,气息虚弱。不过他依旧强撑着站立,用不解的语气说着:“难道那家伙,还不知和月上师绕击大旗山的事情?还以为,此人多多少少会受到影响。”

    沐神机摇着头:“此事断无可能,即便内外情司真不知情。我们的人,也会把消息传过去,”

    而且是全军上下,人尽皆知,这是一个动摇天芒山军心之机。

    不过看起来似乎效果不佳,尽管对面的军舰,大多都隐在云雾中,看不清楚。可只观这气势,非但丝毫都不见散乱,反而是有一种众志成城,决死一搏的气概。

    “古怪,那边暂时没有更多的消息,难以判断。”

    厉书阳依旧张目远眺,试图窥知敌军中的更多虚实:“看来这位,还是打算重施故技。若是如此,我们会让他们失望的。”

    为防备那超远程的‘水崩术’,这次他们额外准备了两千位水系灵师,备于各艘战舰。

    “张信此子,绝不可小视!”

    沐神机不以为然:“难说此子手中,是否还有其他的后手。”

    “难道我们就没有了?总之我想不到此战,有失败的理由!”

    厉书阳转过头:“这一战,也容不得任何的意外。”

    三日之前,就在他们与天芒山道军开战之后,天元战圣统帅的平叛大军,也悍然攻入到天东四院境内。

    此时双方大军,正围绕着边境两座灵山大战,而东四院方面虽在开战之初,与日月玄宗战到旗鼓相当。可在昨日,已被巩天来逼到放弃了一座灵山。

    此时三源山这边,越早解决越好。只有尽快让南调的两万大军,再次北上,才能减缓正面战场所需承受的压力。

    “老夫自会全力以赴!”

    沐神机的神色冷然:“如有机会,我会亲自斩下那狂妄竖子的首级!”

    ※※※※

    大约一刻时间之后,双方的前军开始接触。因双方的兵力差距不大,凌海打算主动接战,为今日的大战,取得开门红。

    可惜的是对手有了司马望的前车之鉴,极力避免与他们的正面交锋,只是游击牵制,不给凌海冲击本阵阵型的机会。

    于是直到双方的大军接近一百五十里,战局仍是波澜不惊。

    “下面的士气怎么样了?”

    独霸号上,张信正在问林厉海。

    “都是急欲回归,急于与对方一战。还有不少极端的,认为我们已没有回军的可能,只欲与对方同归于尽。”

    林厉海摇着头:“不过恕我直言,这种方法激励士气,只怕不能持久,一旦看不到战胜的希望,会崩盘的。而且现在主上好不容易建立起的威望,也荡然无存。”

    “没了就没了!”

    张信莞尔一笑:“你认为此战,本座会输?”

    林厉海想了想,最后又再摇头:“胜算可期!”

    “那就无需在意,我只要他们一开始能拿出奋勇杀敌的气势就可!”

    张信哂然:“传令给谢灵儿,可以出动了。”

    就在一瞬之后,几十里外凌海的旗舰,有一道红光蓦然冲起,往敌阵方向飞去。

    这瞬时就引发了两方灵师的关注,很快许多人就辨认出,那是一个容貌秀丽,身影窈窕的少女。

    “那是谁?”

    “这是去送死吗?”

    “即便是天域,也没有这么乱来的吧?”

    “看这少女,年纪轻轻,却已是六级灵师。修为不俗,前程无量。可惜了”

    “这是在找死!”

    就在众人或叹息,或嘲讽之时。少女的身影,已经冲至到那军阵之前。这一霎那,无数的弩箭,数以百计的灵术,都齐齐向那红色遁光轰去,

    可后者一个闪烁,就已到了那群舰之中。随着‘轰’的一声震响,无数木质碎片纷洒空中,一艘月型战舰的下方,赫然被轰出了一个巨大的孔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