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四章 超远灵术
    “形势不太妙!”

    厉书阳的神色凝重:“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那个家伙,好像是真的准备反攻了。”

    魏紫辰统领的战舰,在击溃他们的前军之后,已经在向他们右侧击来。而一百九十里外的那些天芒山的战舰,也开始往前进发,主动缩短着与他们的距离。

    对方是一边行进,一边布阵的策略。当彼此接近到四十里距离的时候,就可以完成这座进攻阵型,

    可问题是,他们天东四院一方,也是一样的方法。

    不同于对手,是为避免无谓的提炼石与神脉石损耗,在平常时采取了常规的行军阵型。他们麾下这支道军,来自于三个不同方向的灵山,没可能事先就布置好阵型。故而此刻,他们也是在前进中调整布阵。

    可现在的问题是,魏紫辰统领的那十七艘战舰,正在向他们右侧翼袭来。

    他不确定,自家的右翼军阵,能否抵挡得住对方的突击。在不确定司马望的前军,到底是因何故失败之前,这需要冒相当的危险。

    而一旦被干扰到了整体布阵,那他们迎来的将是灭顶之灾。一旦对方的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压过了,那么他们天东四院一方,哪怕再怎么精锐,也将迎来溃败的结局。

    说到底,他们天东四院的弟子门人,已经有许多年都未经历战事。如今也只是训练有素,装具精良而已,可能素养与修为方面比对面强,可又能强到哪去?

    “传老夫之令,诸部暂时停止前进”

    旁边沐神机的眼神,亦是犹疑不定,无法抉择。

    在没有确凿的信息之前,他不确定是继续这场决战,还是暂时放弃。只有通过停止前进的方法,来延缓与敌阵接战的时间。

    “这个竖子!”

    随着时间的推移,沐神机的脸上,又现出了懊恼之色。

    原本以为,自己对上那个毫无指挥大军征战经验的张信,应该能手到擒来才是。

    可现在却是一交手,对方就给他出了一个大难题。

    不过很快,沐神机就再无需犹豫。远处有一道血光,蓦然穿阵而入,直接飞至到了他的身前。

    那赫然是司马望发出的血符,强行穿过了魏紫辰凌海那些人的拦截,送回到了本阵之内。

    沐神机微一招手,将那血符握在了手中,随后他的瞳孔,就骤然一缩,随后立时下令:“传命全军,全速撤离!”

    随后他就毫不客气的,对厉书阳说道:“还请厉师侄,领本部殿后!”

    厉书阳并未拒绝,只是好奇的问:“究竟怎么回事,司马望的前军为何而败?”

    “是超远程灵术!”

    沐神机一脸的匪夷所思之色:“按照司马望的说法,是有人远隔一百三十里距离,对他的舰船出手。不但以水崩之术,毁去了他辖下的九艘战舰。更能以大回生术辅助,使得敌军可用以伤换伤的打法,使他们完全无力抗衡。”

    “超远程灵术?”

    厉书阳微一愣神:“天域吗?”

    一般而言,只有天域级别强者,才能将术法的范围,远及到百里之外。此外大范围超杀伤灵术也能办到,可杀伤力就不止如此了,不过相应的,他们乘坐的战舰对所有超杀伤灵术,也都有着一定的防御能力,

    “不是,对方的法术等级不高,可却能穿透日型与月型战舰的防护法阵”

    “也就是说,超灵感与强灵控?”

    厉书阳此时亦眼神微凝:“而且有着天域级别的法力?”

    “这正是对方的可怕之处!”

    沐神机苦笑:“还不止如此,司马望判断对方的施术距离,应该还不止一百三十里。”

    “原来如此!”

    厉书阳已不再追问缘由了:“那么你准备退往何处?灵岳山?”

    “退到灵岳山也不是不可,神教这门改天换地的幻术,能够维持多久,又是否能遮蔽灵岳山?”

    沐神机反问:“如果能维持了七八日,退往灵岳山也不是不可。否则”

    否则他们这支道军,只是张信摘星术的靶子而已。

    “那还是绕开吧。”厉书阳的语声,这刻也有些苦涩:“我听他们说过,他们的神术最远可以遮蔽一千里方圆,灵岳山已包括在内。可每一天,都会付出巨量的代价。持续七八日,他们多半不会愿意的。”

    几乎同一时间,三百余里外的一处洞窟之内。

    一位头戴着龙脸面具的男子,正通过一面水盆状的神宝,观望着三百里外的情景。

    可见那天东四院一方的战舰,已在全线撤离。而在他们的对面,天芒山道军一方,则是气势如虹的进军。

    而此时在他身后,正弥漫着血腥气息,一具具只余下身躯,没有头颅的尸体,倒在地面。血液流淌成河,在那些神纹刻痕之中流转循环。

    “天东四院的这些人,都是废物!”

    水盆附近,一位红衣主祭,忍不住谩骂出声:“对手只是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整体的战力,也不到他们的一半,居然被逼到了这个境地。”

    “此言有失偏彼,此败非战之罪,不能怪他们无能。”

    龙脸男子摇着头:“天芒山道军的实力并不差,尽管人少了些,整体素质也不高。可军中的顶级神师数量,却又远远超过东四院。之前不已验证,张信他的私军供奉,至少有抗衡两位天域的能力。此外还有个行踪莫测的雷山月平潮,绝不可小觑”

    “雷山月平潮有我方牵制!他们亦有天域坐镇,这可不是失败的理由。”

    出言反驳之人,却是站在另一侧的一位红衣主祭。

    “话虽如此!然而沐神机威名赫赫,司马望亦久经战事,都非弱者。”

    龙脸男子的语声平和:“这场战事,我也没看明白。在没有进一步的信息之前,不好定论。不过司马望之所以败退,沐神机之所以撤离,一定是有着理由的。”

    似乎不愿与龙脸男子争论,左面的红衣主祭转移了话题:“是否要终止这‘移星换斗’之术?损耗的材料,已达两万有余了,我教积累这些资源不易,不能随意挥霍。”

    “再等等,等到沐神机他们安全撤离,否则难说那位,会不会再来一次流星火雨。这次我教能否成事,也得看这东四院,最终能将日月玄宗的力量,牵制到何等程度。”

    龙脸男子无奈一叹,随后他就心神一动,从虚空之中抓取了一团灵光。

    “有消息了!是超远程灵术,导致司空望战败。”

    此时龙脸男子的瞳孔亦收缩如针:“是张信身边一个名叫周小雪的女子,据说有着超远距离的施术能力,还有着很强的灵能操控能力。这位摘星使,竟然将万神玄珠这等神宝赐于此女,可真不简单。”

    他身边两位红衣主祭面面相觑,也都是眼现骇然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