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三章 一个怪物
    “这些家伙,只怕还真以为主上,是打算让他们送死吧?”

    在魏紫辰的旗舰之上,罗元看着前方那七艘已冲入对方阵列的舰船,发出了一声哂笑:“也不想想看,如果真是必死无疑的军令,我们太渊阁的人,怎么会盲从?”

    他是魏紫辰的师弟,也是魏紫辰最信任的助手。这次魏紫辰应下张信的邀约,带领百余位同门投入其麾下,也同时将他带在了身边。

    “这是当局者迷,我们与凌望易位而处,也不会比他强出多少。”

    此时宁元仙也同样在魏紫辰的舰上,淡淡的说着:“明知道必死,仍慷慨赴之,你不觉得可敬?所以日月玄宗能雄踞北方,将十数万年基业的北神玄宗,打到招架不能。”

    “你这么一说,我倒觉得羞惭了。”

    罗元的眼神复杂,所以同样是有神域级的祖师,太渊阁如今连一个固定的驻地都没有,可日月玄宗却能成为玄宗之一吗?

    他摇了摇头,随后又用艳羡的语气说着:“说起来,这日月玄宗还真是气运深厚。在这个时候,居然又出了主上这样的人物。”

    他现在对魏紫辰的眼光,真是敬佩万分。

    张信这位主上,看似大言不惭,张狂放肆,不太靠谱的样子,可其实还是很有能耐的。不但能够制造出‘周小雪’这样的怪物,更能料敌机先,深谙韬略。

    这次就连凌望与效义都的反应,都完全猜中。

    “废话少说!”

    魏紫辰微一拂袖:“全舰准备,从敌军右翼突入!”

    恰在此刻,对面梭行阵的右侧,忽然又是一声轰然爆响。那边的两艘月型战舰,也在这一刻,爆碎成了漫天的木质粉尘。

    见得此景,罗元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想想张信身边,那个羞涩的少女,再看看眼前的景象,他心里骤然升起一股不真实的感觉。

    不敢相信,这真是一个在人前连说话都不利索的少女能够办到的事情。

    “注意凝神,开始接舷!”

    魏紫辰再一次出言提醒,将罗元的注意力再次扯回:“通知各部,此战诸人,都无需在意伤势,我等后方有坚实后盾,此战有胜无败!”

    这一瞬间,无数的弓弩从这艘战舰的左右两侧射出,一枚枚都拖着长长的缆绳,以势如破竹之势。钉入到两侧的敌舰舰身之内!

    这三艘舰船,先是继续对冲飞行,擦舷而过,将那些缆绳拉到紧绷。随着又被那巨大的反作用力,紧紧拉扯到了一起。

    而此时的凌望,已经首先感受到了魏紫辰口中所说的‘坚实后盾’。

    此时他已冲上了对方的旗舰,一剑一人,浴血搏杀。虽已在这顷刻间连斩三人,可他浑身上下,也负伤数处。

    可就在这一刻,一片白光在这艘船上弥漫。凌望不仅精神一振,感觉到自己的伤势正在恢复。且不只是他,在他身后的几十位同门,也同样在这一瞬,恢复到了全盛的状态。

    便是之前,被斩断了躯体的三人,也正在极速的恢复着。

    “这是,至少六级的大回生术!”

    六级的大回生术很常见,对回生术稍微精通一些的灵修,都能施展,可难得是,能够远隔一百余里,对一群灵修施展这门起死回生的法术!

    凌望惊愕之余,胸中也涌起了无穷的自信。他下意识的,就看向了自己的对手司马望。只见这位他往日的同门,此时也神色错愕,眼眸中全是不可思议的色泽。

    ※※※※

    “被阻截住了?”

    百余里外的独霸号上,谢渊玑吃惊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他之所以未回归本部,是想着等到形势很不妙的时候,再劝说张信撤离的。

    他们现在确实已经错过了最佳的撤离时机,此时后撤,难免要伤亡惨重。

    可伤亡惨重,也比全军覆没的好。

    不过以现在的情形来看,似乎真的没有必要撤退了。

    在前方一百三十里外,魏紫辰统率的十七艘战舰,已经与对方的前军,彻底纠缠在一起。并且已占据绝对的上风,在某人的超大规模,超远程灵术的辅助下,正以疯虎之势,将他们的敌人打到节节败退!

    “这真是一个怪物”

    此时元杰,则是眼神怪异的看向了这艘独霸号的甲板后侧。只见那边,足足有八十余位修为不俗的灵师,正围绕着一位少女盘膝而坐。

    而让他万分在意的,正是中央处,那个一身青衣的秀丽女孩。

    暮知秋则若有所思道:“应该是神宝之功,是摘星使手中的那件万神玄珠!”

    “可平常人,绝没有这样的灵能感应力与掌控力。我感觉此宝,在此女的手中才最合适,简直就是珠联璧合!”

    章农唏嘘感慨着:“这简直就是无解!我想了许多了应对方法,可都没用。除非是直接将她刺杀,又或者拿出十倍的灵师布阵,来阻截干扰她的施术。”

    元杰眯着眼:“可惜此女还没能掌控大范围的超杀伤灵术,否则”

    “也快了,此女借助神宝,如今也是五层战境。她有这样的灵能掌控力,第五境灵能入微,不是难事。”

    暮知秋也是一声叹:“宗门也不会坐视的,这样的人物,长老会想尽办法,让她在踏入神师境之前,获得雷系灵能的。”

    “此女未来已可想见,一个擅长远程施法的准超天柱!这确是一个怪物,不折不扣!不过我更佩服张信,舍得将这件神宝赐予,造就此女。”

    元杰笑了起来:“怪不得摘星使大人,有正面决战的信心。有此女在手,何愁不胜?”

    章农则是语声苦涩:“看来摘星使大人,对我们的信任还是有限。”

    如非是担心泄露情报,张信直接就可在军议中,说出周小雪的能力就可。又何需做出那等强横跋扈的姿态,引发众人的不安与愤懑?

    “可如果是我,也不会放心的。”

    元杰的语声,意味深长。

    而在他的身侧,章农与暮知秋,也都一阵沉默。他们虽然是同事,彼此间朝夕相处,可到现在,也依然放不下,对身边这两个同伴的防备之心。

    当这三人议论之时,高据于帅座之上的张信,也正语声淡淡的对身边的谢渊玑说话。

    “谢副督帅,不知你现在,可愿返回本部了?”

    之前他是料到了谢渊玑不可能放心离去,所以并未出言赶人。

    可如今他们前方,魏紫辰胜局已定。这个家伙还待在这里,就有些说不过去了。

    “属下稍后就走!”

    谢渊玑收回了视线,认真的转望张信。只见后者的神色,依旧如之前一般的傲慢自负,散漫从容。

    可此时他再看,却又是完全不同的感观,再不觉此子狂妄跋扈。

    这位摘星使大人,也就只是比一般人骄傲一点而已。

    可身为超越超天柱之上的存在,有一点脾性,岂非再正常不过?

    其实无需忧心的,只从这位,肯将‘万神玄珠’这等神宝赐于旁人,就可知其胸怀。

    之前的霸道,也只是故作姿态而已,不愿透露周小雪的存在居多吧?

    “属下还想问督帅大人,接下来准备如何应战?”

    “你不是猜到了?所以是乾元都天,而非乾天无量!”

    张信微微一哂,气势张扬:“阵成之刻,既是踏平敌军之时!”

    谢渊玑双眉微扬,随后就朝着张信躬身一礼:“属下与第四师,愿为前驱!”

    在谢渊玑看来,张信让他们作为全军后备,实在太浪费战力。

    今日这一战,他有把握,彻底击溃对面的东四院叛军!

    “没有必要!”张信却又摇了摇头:“以本座估测,这一战还是打不起来的,估计用不着你这把牛刀。”

    ※※※※

    同一时间,在独霸号东面,距离大约一百九十里的一艘攻山舰上。

    沐神机的脸色,异常难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让人去查清楚,我要在最短的时间内,知道缘由!再传令司马望,如果事不可为,可以主动放弃撤离!再问问他,前军战败的详情。”

    司马望的能力,自然不用怀疑,这位曾在落雁河附近的灵山任职三十多年,经历过二十余场与北神玄宗的战事。经验丰富,能力杰出,在天东四院所有顶级神师中堪称翘楚。

    在这一战之前,司马望的排兵布阵与举措,也没有任何值得指摘处。可这刻司马望统领下的前军,却是败到让人一头雾水。

    只因在双方接战之前,那前军的后侧,就出现了一层云雾。不但遮蔽了他们的视线,也干扰了他们这边灵感师的感应。

    而等到他们以风系灵术,将这些云雾驱散,那几十里外的前军,就已现出了溃败之势,让人完全不知所以。

    “沐师叔你不觉得,这团迷雾,出现的很古怪?有什么人能够在这个位置,施展术法?看来也不像是预先布置”

    可厉书阳说到此处,就没心思去深究这迷雾的来历。只因他发现,自家大军的处境,已经相当的险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