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二章 随我突击
    东四院叛军的前部,共有战舰三十艘,灵师三千六百人。因训练有素之故,虽是在往天芒山道军方向高速突击,也依然队列严整,井然有序。

    在发现对面有十七艘战舰正面迎击过来之后,身为这一师之主的司马望,就又刻意调整了阵型。使得他们的梭形阵,更为紧凑,

    面貌三旬年纪,其实年纪已近一百二十,对于一位五级神师而言,这正是年富力强,实力也处于巅峰的时间段。

    那一百载的岁月,也让他积累了足够多的见闻与阅历,可谓见多识广,身经百战。可这刻他对天芒山道军的举动,也有些看不懂了。

    张信将那七百叛徒派出来,应该是送死,可为何还要加上他麾下的亲信精锐?

    还有对面的那支规模万人左右的道军,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逃遁的意思。那些舰船,竟然都开始在布置阵型。

    阵型也是长于攻击的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而不是专于防守的乾天无量。

    这大大超出了他的常识,让他看不清楚,对方是什么样的目的?

    不过看不懂归看不懂,这并不影响司马望的应对。

    “传令全军,加速前进!所有弩窗打开,进入三十里范围之后,就开始攻击。再命各舰,都做好应对接舷战的准备”

    他的副手闻言之后,当即问道:“不准备转为横列吗?”

    按照常识,日型或者月型战舰横置,以侧舷面对敌人,将有三十到六十具灵弩可以用于打击对手。可如果是以舰首对敌,那么最多也就十几具灵弩罢了,火力堪忧。

    “没必要!如果全舰转为横列,只怕正中对方下怀!”

    司马望果断拒绝,他身边这个副手,虽然修为不弱于他。可论到战场上的实战经历,却还是一个新手。

    他随后又遥指着对面:“看到了吗?里面正在布阵,这个时候,直接冲过去才是最佳选择!”

    只需在对方的阵型完成之前,冲入到敌阵,说不定可以将这支天芒山的道军,一击而溃!

    因彼此都是高速前进,仅仅一刻之后,双方舰船就已接近到三十里距离。各艘船上,顿时响起了阵阵弦响,双方都将数百发的弩箭,投射向了对手。不过因舰船较少,又都是以舰首对敌,这些弩箭比较稀疏,造成的杀伤也不大。

    这并不让人意外,这些灵弩,本身也都是针对魔灵设计,面对灵师们驾驭的舰船,效果本就不如人意,除非是那些十四级以上的灵弩,才能对船体造成损伤。

    可这个级别的弓弩,并不是普通的灵师能够驾驭,因此价格昂贵。双方船上,都不到十具。

    接近到二十里,两军也不约而同的,开始施展中远程术法。可这些灵弩术法的杀伤,依旧微乎其微。各艘舰船之上,都开始有符文显现,生成了一层无形的域场。

    这域场对灵术,并无实质的防御效果,却可阻止对手的灵术,在舰船的周围形成。

    不过天芒山一番的舰船终究较少,人手也远低于对手,尽管船上还没有人员死亡,可用手战舰的受损,却远超过对面。

    很快双方,就已靠近到了八百丈。到这个距离之后,效义都所辖的七艘战舰,突然开始加速,脱离了整体的雁行阵,直击天东四院一方的中军。

    司马望看在眼中,是毫不觉意外,他的眼里更是眼现嘲讽之色:“一群蠢货!”

    这些背祖忘宗的家伙,将祖先的仇恨弃之不理,反倒对日月玄宗恋恋不忘。

    可现在如何?不但被他们天东四院视为叛徒,逃离之后也同样不被日月玄宗的人信任,被当成可消耗的棋子使用。

    所以今日这些人,都是死有余辜,咎由自取!

    “传令各舰,全速通过,避免对面接舷!所有侧舷弩手,随时准备齐射!”

    当双方距离三百丈,效义都所辖的七艘战舰,已领先魏紫辰率领的广林都,至少十个舰身身位,

    司马望的旗舰虽处在舰队中央的位置,却已能清晰望见对面那凌海的身影。

    此人的旗舰位于全军之首,而此人正一身灵能氤氲,衣袍无风自舞,目光则凌厉摄人,显是准备好了决死一搏。

    司马望不仅摇头,他不明白,似凌海这样的人物,为何会被日月玄宗的人迷惑,甘愿为自己的仇敌效死!

    据他所知,这个人不但能力不俗,修为也很不弱,其实在这里,真是很可惜!

    然而司马望才思及至此,就听一声‘轰’然震响,同时他也望见了前方三艘战舰,突然间支离破碎!无数的木粉与水液,在瞬间崩散开来,洒入下方的云空。

    “怎么回事?”

    此时不但那位副师主,陷入错愕状态,司马望本人,也是眼神茫然。

    他认出这是水系中的‘水崩术’,以水克木之法!日月玄宗的日型舰与月型舰,为节省成本,绝大部分都是以轻便结实的灵木制造而成,而木中难免含有水分。一旦遭遇水系灵修的‘水崩术’,结果不问可知。

    可问题是,日月玄宗知道这个缺陷,又岂能没有防备。船上的防御法阵,就有专用于防备‘水崩术’的结构。

    要绕过这防御法阵的干涉,施展此术,不但需要超强的灵能感应力,也需要同样高强度灵能操控力。

    而仅仅一次,就使三艘空舰崩溃,也意味着对手的施术,极具规模!这需要海量的法力。

    在司马望想来,这些条件虽然苛刻,可这世间也不是没有人能够办到。比如那些神师,甚至灵师级别的超天柱,又比如一些修为高强的法域圣灵!

    可问题是,他在事发之前,并未感应到对面舰船,有任何施展大规模术法的先兆!灵能反应,一直都很正常。

    也就是说,这施展‘水崩术’之人,并不在他们附近。可此术又究竟来自于何处?

    司马望目光远眺,看向了一百三十里外,心中充满了荒唐之感。心想这‘水崩术’,难道是来自于对面天芒山的本阵之中?

    可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他们两地之间,可是间距一百三十里!

    试问这世间,除了那些天域之外,有谁能有这么大的法力,在这么远的距离施法?更能在一百三十里外,进行如此精微的感应,如此精细的操纵?

    此时对面,凌望也是一阵愣神。此时他的脑海内,也在转动着与司马望同样的念头。

    这施术之人究竟是谁?又是否是摘星使吩咐的?那位督帅大人,其实并未把他们放弃?

    而随即他脸上,就现出了狂喜之色。有此人为援,前敌可破!

    毫不犹豫,凌望立时挥剑向前。

    “全舰听令,随我突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