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59 人造现实
    从舷窗可以看到皎洁的月色,天空很干净,比起压抑阴沉的雾天,更给人心怡气爽的感觉,镇上的神秘气氛被这股清新干净的气息冲刷得一干二净,再回想当时的情景,就不禁怀疑自己是否多心了。不过,我更相信,那不仅仅是我的错觉。

    哪怕在关灯的时候,月光也能从舷窗处泄进来——这样的感觉并没有被舱室内明亮的灯光削减,为了诊断三井冢夫的晕眩感到底是正常的晕船,亦或者受到了药物的刺激,阮黎医生决定对他的体液进行解析。不过,在健身教练和占卜师看来,并不需要这么大张旗鼓,三井冢夫的自我怀疑没有真实的证据,只不过是心理受创后的连带效应而已。不过,正因为站在这里的是阮黎医生,所以,没有用这种态度搪塞敷衍。

    阮黎医生到底是怎么觉得的?我不太清楚,不过,既然她愿意这么做,我当然也不会反对。在神秘事件真正威胁到身边人们之前,我觉得自己最好还是保持沉默。眼下的情况虽然不怎么妙,有太多状况在我无法观测也无法影响的地方展开,我呆在这里,有一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决定事情走向的因素,我已经逐渐可以猜到了,但是,猜到和进行干涉是不一样的,那些因素到底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以怎样的方式出现,目前也很难判断。要真正把握每一方人马的脉动,没有足够的情报量。就完全不可能做到,而偏偏神秘组织的行事风格,也让寻常意义上的间谍难以渗透。

    如果不是网络球这样的庞然大物。想要在合适的时间和地点阻截末日真理教这种神秘组织的行动,几乎可以说是做不到的。过去大多数时候,我也只是守株待兔,等待敌人找上门来,即便如此,如何找到那一“株”,也是托了网络球情报网的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如今也同样只能做到这种程度。好在我对自己的特殊性有自信,再加上阮黎医生的特殊性,我相信。无论外在的斗争进行到了何种程度,如果他们要抵达计划的终点,都不可能绕开我们两人。正因为阮黎医生就在身边,所以守株待兔的机会增加了。

    我告诉自己。正因为是现在的情况。所以才要更有耐心一些。比起主动去寻找敌踪,让敌人主动找上门来,当然更加保险,如果要说有什么不妥的地方,大概就是,当敌人找上门来的时候,也证明它们有了相当充分的准备,而不可能打它们一个措手不及。

    即便如此。我仍旧更倾向于选择这种硬碰硬的方式。我的头脑不是很聪明,有时还会钻牛角尖。所以,在多个选择中,往往比较喜欢笨一点的办法。

    我安静地坐在舷窗边,看着两名来自俄罗斯的专家帮忙调整仪器,而阮黎医生已经打开便携药箱,为取样而在三井冢夫身上进行局部消毒。血液、唾液和尿液,这是俄罗斯专家们制造的分析仪最擅长解析的三种体液,当然,也是一般医学分析中最常用的三种。

    三井冢夫在不久前,自己收集了尿液和唾液,在将两份样本交给阮黎医生的时候,他的表情还有尴尬,但我觉得,阮黎医生根本就没想过他所在意的事情。我所知道的阮黎医生,即便是常识道德伦理下的情感和态度,也会分为工作状态和非工作状态两种模式。进入工作状态的时候,虽然从外表看不出来,声音也可以和平时一样沉稳柔和,充满了说服力,但内心大概是很冷硬的吧。

    阮黎医生为三井冢夫取好血样的时候,分析仪也已经准备完毕,俄罗斯专家前前后后都显得十分热情,因为阮黎医生在圈子内是相当有名望的人,只要仪器能够帮上忙,就能得到她的推荐。也许推荐的力度不会很大,但是,阮黎医生的面子和人脉渠道足以让这款新型的便携分析仪一开始就获得相当高的知名度。

    俄罗斯专家们愿意在阮黎医生面前表现,当然不仅仅是讨好美人的缘故,相对而言,以商业价值衡量的想法更加灼热一些。从阮黎医生的表现来看,其实两人已经私下和她提到过这款分析仪,只是,到底效果如何,是否值得推广和宣传,阮黎医生也有自己的一套判断方式。我觉得,这一次合作后,无论分析仪对三井冢夫的体液进行分析的结果如何,阮黎医生都会给两名俄罗斯专家一点甜头吧。

    这年头,虽然有专家水平的知识和能力,但在商业化的时候弄虚作假的情况也是不少的。我不否认参与研讨会的专家们,在各自的研究领域都有一手,不过,这款试图商业化的分析仪,到底有这两名专家的多少付出,就很难说了。

    阮黎医生在众目睽睽中,将样本逐一放入分析仪中。虽然她只说“分析仪”这个名字,但实际上,俄罗斯专家带来的是针对相对完成的解析方案的仪器组件,哪怕是便携的,也需要两个大包裹才能装下,而价格比起市面上正式销售的都要低廉。我猜测,产品贩售的对象很可能不是正规医院。

    尽管功能和性能,可想而知,不可能达到高价产品的水准,但阮黎医生看了笔记本电脑屏幕上的输出结果后,还是点了点头。

    “差不多。”她这么说,可我不清楚,她到底是通过怎样的标准进行判断的。三井冢夫的体液样本是唯一的实验对象,并且,实验对象是否有问题还存在疑问。在这之前和之前,并没有足够的参照物来进行验证。

    从这个角度来说,无论这次分析的结果是好是坏,是否有偏差,也因为没有对比。理论上不可能确定的,而如果确定了,则一定带着十分浓郁的个人主观因素。例如。阮黎医生一开始就趋向于三井冢夫的情况有问题,于是,当仪器分析出的数据呈现问题后,就可能认为这台机器“正常而有效地工作”了。

    但是,我不觉得,在工作状态下的阮黎医生,是这么不负责任。单凭个人感觉,就去定义仪器分析结果的人。

    既然阮黎医生说“差不多”,那就是差不多吧。我只能这么相信着。但是,“差不多”这个词也是十分**的,更没有直接说明三井冢夫的情况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只能认为。她认可分析仪得出的结果。这让俄罗斯专家十分开心,相互击掌以宣泄兴奋的表情,就好像美好的钱景已经在眼前铺开了。

    他们喋喋不休地向我们说起仪器相关的事情,我可以听懂几个词,所以明白是这个话题的范围,但更多的内容,却因为我同样不熟悉俄语的缘故,和其他人一样茫然。阮黎医生平静地回了几句话。就对脸色有些紧张的三井冢夫说到:“没有大问题,只检测到了之前那些特效药的药物残留。不能否认这些药物残留对你的神经产生影响,但也不至于到产生幻觉的地步。”

    “没有致幻药物的反应?”三井冢夫再一次确认到。

    “至少,这台仪器检测不到。”阮黎医生说:“我觉得仪器的结果还是很可信的。而且,特效药的效果大家都亲自体验过,其残留的效果和副作用,有可能比普通的致幻药物更加猛烈。”

    “要多长时间才能排干净?”健身教练插口问到。

    “两三天吧,只要不再服用的话。”阮黎医生说:“三井先生从没有晕船过吗?”

    “是的,所以我才对晕眩这么敏感。”三井冢夫脸上的担忧没有因为得出结果而完全褪去,“我也有想过是特效药的副作用,但是,之前都没什么问题。”

    “不,我觉得影响其实一直都存在,而且比你自己感觉的还要强烈。”阮黎医生说:“我可以肯定,残留的药物作用,从神经系统和腺体上,对你的情绪和思考方向都产生了影响,只是,你自己并没有太强烈的感觉。”

    “那你又是如何看出来的呢?阮黎医生。”占卜师问到。

    “虽然也有表情和动作细节上的一些差异,但是,更多还是因为,我是这种特效药的研究者之一,深明它对人体的影响吧。”阮黎医生的解释很平实,但又让人无法反驳。

    三井冢夫看起来还有些抑郁,我觉得他还是在怀疑,其他人也觉得,现在的三井冢夫有些神经质,与刚和他相遇的那段时间相比,变化的确是存在的。看起来似乎是正常的情绪低落,但仍旧让人感到担忧。如果特效药的副作用真的那么强烈,在其他人身上为什么没有表现出来呢?仅仅是个人体质不同的问题吗?我有这样的想法,至于其他人是不是也有,就不得而知了。

    忙碌了一番,结果却没有什么意外性,顿时让大家都有些困倦。渡船要在两个小时后才能靠岸,刚经过长途跋涉来到这里的乘客们,也没多少个有精力继续欣赏夜景,甲板上的动静比起刚开船时要僻静了许多。不一会,三井冢夫、健身教练和占卜师三人告辞去休息了,而阮黎医生则继续研究着笔记本电脑中的资料——我察觉,她还是在三井冢夫体液分析的那些数据。

    图表和数据,以及大量的专有名词简写,让整个报告就如同天书一一样深奥难明。我开始觉得,阮黎医生对三井冢夫等人表现出来的态度,只是在故作态度罢了。

    “怎么了?妈妈。”我解下外套,披在她的肩膀上,然后紧挨着她,看向屏幕上那不明所以的数据。

    阮黎医生紧了紧外套,指着一张饼状图对我说:“这是三井先生的血液成份数据……简单来说,虽然平均值在正常的范围内,但是……”她调整了一下图表,将一个波状图升起来:“数值的短期波动有点恐怖。”她用了“恐怖”这个词来形容,她的用词一向准确,所以,三井冢夫的实际情况。在她看来一定是不对劲到了,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也不敢轻易泄露的地步吧。

    “是好还是坏?”我听不懂这些数据变化的意义。只能简单问到。

    “无法确定,目前三井先生身上没有出现致命的问题。”阮黎医生皱着眉头说:“似乎只要平均值在正常范围内,就不会出现太大的影响,所以,他虽然觉得晕眩,但程度却很轻微。不过,数值波动得如此剧烈……实在让人想不通。”

    “你说过。是吃了我专用的特效药的缘故。我服药的时候,身上不会出现这种状况吗?”我反问到。

    “不,你的情况正好相反。平均值不在正常范围,但是数值波动会平缓下来。”阮黎医生说:“这种数值波动在过去,一直被人认为,是某种程度上。对新陈代谢速度的体现。但是,在实际对病人整体进行长期观察时,并没有什么独特的现象发生。所以,很多时候,它都被看成是无用的数值。我对你的病情进行过详细的研究,一直认为,这个数值是突破点之一,现在三井先生的情况。更让我肯定这一点,问题在于。至今为止,我仍旧不清楚,这个数值的变化具体应该如何与具体的病变现象进行联系。”

    虽然实际情况应该和我想的不一样,但是,她此时的说法,到很像是“病院现实”中,无法对“病毒”进行直接观测的情况。

    安德医生等人将患者的一系列病变特征总结起来,取名为“末日症候群”,而所谓的症候群一般也指“综合症”,意义是:在种种病理过程中,当出现一个症候时,同时会伴有另外几个症候。这一群症候是很定型的,将其统一起来进行观察则称为综合征。

    而要从众多普通或不普通的病症中,总结出“末日症候群”,这样的行为也是很难想象的,进而证明“病毒”这个病原体的是存在的。而并非是确定患者,之后确定患者体内的病因,确定“病毒”后再进行冠名的正常流程。

    无法观测到“病毒”,而单单将某一些病理症候结合起来看待——我个人无法理解,最初是如何将这些精神和生理方面的变化联系在一起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发生病变的过程中,所产生的几种症候,并非是规律性的——最终得出存在某种“病毒”的结论,其判断过程,在我看来,也是不可思议的。

    除非病情爆发的患者十分集中,才能在如此巨大的范围中,收集到足够的病例吧。即便如此,因为无法从病人身上观测到“病毒”,只能从已经病变的组织,和精神疾病的产生联系起来,所以,到底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种“病毒”,是这种症候群病变的源头,我觉得也是可以值得怀疑的。但是,患者们彻底崩溃后的lcl态和末日幻境的存在,都足以在无法直接观测到“病毒”的情况下,证明病变有一个共同的起因。

    而如今阮黎医生对三井冢夫血液中的异常数据的看法,却更像是先确定了病变源头的特征,却无法找出证明对方是患者的证据,因为,对方身上看起来没有和数值相关的病变现象。就拿三井冢夫来说,药物残留所造成的数值变化,可以和晕眩状态联系起来,但是,阮黎医生却似乎不觉得,这个“无用数值”的异常波动,也是药物残留所造成的数值变化的一部分。

    至于为什么会这么理解,其中有什么理论,我就很难想象了。阮黎医生是专家,而我不是,知识方面的差距,在具体情况上的认知产生鸿沟。即便如此,我仍旧相信阮黎医生。

    “妈妈,既然你说不对劲,那就一定有问题。”我说:“具体是哪里有问题——我们还要和他们在一起行动一段时间,不是吗?”

    “是的。”阮黎医生摸了摸我的头,说:“我一直觉得,之前那个凶手所使用的致幻药物的秘密就在这里。”

    “也许吧。”我笑了笑,尽管,我知道,并没有这么一个具体的“凶手”。虽然在当时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发现了很像是白色克劳迪娅的花朵,但是,和“乐园”相似的药剂,并非出自末日真理教的人手中,而是阮黎医生在一次验药中出现的,更像是一个意外的副产物。

    我摸了摸口袋中的蓝紫色“乐园”,回想当时阮黎医生针对每个人调配特效药的情况,最初是产生了蓝紫色的“乐园”,但这只是验证药物是否有效时所得到的结果,之后,才以“乐园”为标准,制造了紫色的药剂,那才是针对个人身体特点,进行初步调制的“幻觉解药”。可是,既然是以蓝紫色的“乐园”为标准,那些看似效果更差的,同时对个人伤害也更小的紫色药剂,当然也可以视为“乐园”——或者,是低劣化和针对人格特点特化的“乐园”。

    服用“乐园”会造成生理和精神上的异化,这一点早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就已经得到证明了。

    虽然我不明白什么“无用数值的异常波动”,但是,三井冢夫等人服用了被当作是“幻觉解药”的紫色“乐园”后,产生后继变化,也不是什么意外的事情。

    如今三井冢夫的变化似乎最为明显,但是,程度应该不会很快。

    三天,我认为,在三天之内,三井冢夫的变化会更加明显,而这种变化可能会给他带来力量,但也会在精神上,造成一些负面的影响,上瘾性会尤其明显。

    然后,他会来夺取我手中品质更佳的蓝紫色“乐园”吗?阮黎医生制造出“乐园”,是在末日真理教的预想中吗?亦或者,其实,当时末日真理教的许愿,就是营造出这么一个情况?其实,在阮黎医生成功之前,它们根本无法在这个中继器世界里制造“乐园”?

    严格来说,“乐园”也是拥有神秘性的,它的神秘性,让它才作为一种致幻剂却拥有如此强大的性能。因此,也可以视为,其实阮黎医生已经接触过,并亲自制造出了“神秘”,只是,她并不将其视为“神秘”。

    “乐园”在我的故事中充满了神秘,但是,阮黎医生又是如何看待,自己制造出来的“乐园”呢?我这么想着,就见到她打开行李包,从中掏出用塑料袋密封装好的白色克劳迪娅样本。也许,她已经意识到了,三井冢夫身上正在发生的变化,和我的特效药没有太大关系,但却和“乐园”,亦或者说,当时所调配出的紫色药液中,白色克劳迪娅的某些成份有关——我个人认为,一定是白色克劳迪娅的成份,和我所使用的特效药中的某些成份产生了神秘反应,而并非单纯是化学反应。

    “阿川,你知道,为什么我一点都不意外,你那些臆想故事中的物品,在现实中有对应之物,而且故事对它的描述十分逼真的原因吗?”阮黎医生抚摸着白色克劳迪娅,突然这么问到。

    “因为,我写的那些东西,至少,那些名词,并不全都是虚构?”我用反问的语气回答。

    “那么,为什么我会知道,那不全是虚构呢?”阮黎医生微笑起来。

    我不知道。所以,我沉默下来。

    阮黎医生没有让我猜下去,顿了顿,说到:“因为,这些名字,以及包含这些名字的故事的原型,是我告诉你的。简单来说,你写的那些日记故事,整个设定并非是原创,而是基于我所对你讲述过的故事。”

    我愕然看向阮黎医生。

    “真正经历过一些非常奇妙的事情的,是我,而不是你,阿川。”阮黎医生说,“我和你说过,但你忘记了,你故事中的末日真理教三巨头之一的原型,就是我的家族,现在,则只剩下我一个人。但是——”她深深看着我,说:“原型也许很奇妙诡谲,但绝非是神秘的,这个世界很现实的,阿川,不存在超能力。‘乐园’和‘白色克劳迪娅’,就是奇妙却不神秘的体现,它是你的故事中,唯一最接近现实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