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六一章 何惧一死
    张信虽是自信满满,可在他之下的,李青等人,却远不似他这样的乐观自信。

    “还是尽快撤离吧!”

    章农果断的说着,眼里面闪着决然之色:“可以由我来断后。”

    他之所以赞同张信主动出击,摘星术是最重要的一个理由。有了这摘取星辰之术,才可不惧天东四院的精锐与人多势众。

    但如今他们最大的优势已经失去,在章农看来,此刻撤回大旗山才是最佳的选择。

    李青则是咬着牙道:“你一人只怕不够,可以再加上在下。”

    此时双方已距离不到二百四十里,已经进入到一些远程术法的范围内。

    如果没有人断后阻截,他们在撤离之时必将承受大量的伤亡,甚至可能导致全军的溃散。

    可这同样意味着,断后之人所需承担的巨大风险。

    不过在他看来,这一次的出击,虽可能付出巨大的伤亡,可其实还是有收获的。小月山与天关山是其一,这两座灵山的损毁,使得大旗山的灵脉恢复,防御能力激增近倍。今日更是逼迫对方,使用出了抗衡摘星术的手段。

    这至关重要,对手有着这样的后手,完全可以出其不意,在真正决战之时给他们致命一击。

    而且对方付出的代价估计也不低,像这种改天换地一般的术法,又岂是随随便便能够发动的?

    “退什么退?就在这里迎击!”

    张信站起了身,走到了船栏前方:“他们要在这里找死,那也就由得他们。魏紫辰,你率第一师广林都,以及效义都联手出击,尽力将敌军前哨拦截在七十里外。为大军布阵,争取时间。”

    听得此言,元杰与暮知秋等人,不禁又一次面面相觑,都心道果然如此。

    他们之前就猜张信的举动,一定会再次出人意料。他们也同意章农与李青之言,这个时候撤回至大旗山才是最佳选择,可张信却未必是与他们一样的看法。

    那魏紫辰则毫不犹豫,朝着张信微微一礼之后,就直接转身离去。而此刻在场众人,还有一大半刚刚都没反应过来。

    谢渊玑就是其中之一,这位醒过神后,就先诧异的看了一眼魏紫辰的背影,目里满透着疑惑不解。

    截击与断后一样,都需承担巨大伤亡。而效义都全由小月山与天关山逃出的灵修组建,张信让其出击,虽是显出其心性狠毒无情,可也在情理之中。

    可为何这位,却又将一师的广林都,也派了出去?

    这一都九百人,可全都是张信麾下的私军精锐,也是如今整支道军中,战斗力最强的一部。

    更让人奇怪的是,魏紫辰从太渊阁带来的一百同门,也在其中,可这位居然也毫不犹豫的领命。

    不过相较于张信的排兵布阵,他此刻最在意的,还是张信准备迎击天东四院大军的决断。谢渊玑随即就转过头,看向张信:“督帅大人要在这里决战,我没意见。却想问一问,督帅你有几分把握,伤亡几何?”

    “你这是在质问本座?”

    张信冷冷一笑:“放心,这个世界上,能够在战场上正面击败本座的人,还不存在!至于伤亡,本座尽力控制。”

    他这可不是故作狂妄,前生他身为上官玄昊之时,确实是无一败绩,无往而不利。即便偶有小挫,也能够使对手承受同等的代价。

    上官玄昊唯一战败的一次,就是广林山,可对方并不是堂堂正正将他击败。他也始终认为,自己始终是败于来自背后的阴刀。

    可在场众人听了,则都神色怪异。心想这位,还是第一次指挥大军征战,居然就敢说这样的大话?

    即便已与张信相处近一年之久的元杰等人,此时也都不禁心中发虚,有一种很不妙的感觉。

    张信却全无自觉,继续发布军令:“第一师为中军,第二师位于左翼,三师负责右翼,统一采用‘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副督帅所部,则退后三里,作为全军后备。再命本座的亲卫队,按照预定计划,搭建阵坛”

    “乾元都天?”

    谢渊玑再次吃了一惊:“为何不是乾天无量?”

    日月玄宗有数十种制式大阵,用于征战。其中以‘乾天无量’四字为开头的,都是守御类型的阵法,而‘乾元都天’,则是主攻。

    而此时张信吩咐的‘乾元都天五行御雷阵’,就是其中一种以御雷为主,五行灵术为辅的攻击型法阵。

    “本座身为主帅,有临战全权,并无向任何人解释的必要。”

    张信明显很不耐的回应:“至于为何是乾元都天还是乾天无量,本座自有充足理由,你等只需照做就是!”

    张信这句话不但言辞霸道,语气也是强硬之极,全不给在场诸人半点商量的余地。

    之所以如此,是他深知自己威望未立,此时如想用言辞来说服自己这些部属,那等如是痴心妄想。

    与其如此,倒不如以接下来的战况,来让他们信服。所以张信懒得解释,也不愿为此浪费口舌。

    可谢渊玑听了之后,却不禁面色发白,一口气噎在了胸内,无处宣泄。

    他早听说张信此人,狂妄霸道,任性跋扈,不太好相处。可也没能想到,此子居然难相处到了这个地步。

    谢渊玑不禁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袖中的两张符诏。那是他这次临来之前,长老会与暗堂交给他的两张密令。

    可他最终还是没有取出这两张密令,一来是作用有限,十天柱的授权更凌驾于长老会与暗堂之上,而以张信的霸道跋扈,只怕还真不会将长老会与暗堂放在心上。他拿出这两张密令,很可能会自取其辱。二来则是想到了师兄宗法相,在他离开日月神山之前的交待,让他注意看清张信表象之下的真实。

    而在谢渊玑之后,李青则是冷汗淋漓。他现在对形势悲观之至,完全不知张信是从哪来的自信。而以现在的情况来看,他们无论怎样都没有战胜对手的可能。

    难道说,他们天芒山辛辛苦苦积攒的这点实力人手,今日都要因张信的狂妄自大,葬身于此?

    ※※※※

    与李青同样郁闷悲观的,还有效义都的都主凌海。

    他是出身小月山的顶级神师,只因一直以来,认同日月本山多过东四院,也一直在抗拒东四院的自立图谋,而不得后者重用。近年更被安排到了小月山,担任一个小小的副监院。不但收入微薄,也无权柄。

    这次张信主动出兵,讨伐小月山与天关山,他第一时间就从小月山脱离,加入到张信麾下的道军。又因之前的身份与修为,被临时任命为效义都的都主。

    原本凌海,对那位摘星使,还是颇为感激的。如果不是张信的突然发难,那么他最多半个月后,就会遭遇东四院的清洗。

    又因东四院对他的重点关注,即便他想从小月山逃遁,也没成功的可能。

    故而那位摘星使对他,其实是有着救命大恩。

    不过这一刻,当凌海接到张信的军令时,他的神色是既悲凉又愤懑。让他们这七百人,阻截敌军?这简直就是强人所难。

    果然,张信对他们这些主动脱离东神山上院之人,其实并不信任。

    说是阻敌,可那位摘星使的真正目的,是将他们这群不可靠的灵师,消耗掉吧?如此一来,他们这支效义都,也就不会成为天芒山这支道军的隐患了。

    而此时凌海的身后,也有几位效义都的镇主,在议论纷纷。

    “在这里迎击对方,这是开玩笑吧?”

    “这一定是借口,说是要阻截,其实要我们断后才是真的!”

    “不会吧?”

    “一师的广林都,可都是由摘星使大人的私军组建,这又怎么解释?”

    “别太天真了,我敢打赌,一旦到了对方军阵之前,一定还是我们这些人冲锋陷阵。”

    “无论是那位出于什么目的,总之就是不放心我等”

    凌海也是心中一片死灰,不过他随即就又振作起了精神。

    “都给我住口!”

    他在小月山一带声望极高,固然当这音出之刻,在场所有人都恢复了沉寂,纷纷把视线注目过来。

    凌海则深吸了一口气:“各回诸舰,准备!”

    众人闻言却面面相觑,眼现犹疑之色。其中一人,更是迟疑着开口:“可是,那位摘星使,明显就是让我们送死!”

    “可我等已别无选择!”

    凌海微一摇头:“战时抗命不遵是什么代价,你们比我更清楚。可难道我们还能够回头,再转过来投靠对面?”

    听到此处,在场所有人都是脸色发白。这个时候回头投靠东四院,是绝对没有可能的,他们也丢不起这个脸面。

    “此时畏首畏尾,反而生机渺茫。只有拼死一搏,击溃对面的前军,才可能有生还的可能。”

    凌海双拳紧握,用决然的语气说着:“且我等这些人,既然宁死都不愿从逆,又何惧一死?”

    于是众人再无疑问,只眼眸之中,流露出决死悲凉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