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七十九章节 截教的疯狂
    第三百七十九章节截教的疯狂

    刑天的黑莲分身在自报名字之时就想到会被人联想到‘十二品黑莲’,联想到罗喉,这对他来说是好事,至少如此以来没有人会再怀疑他的本尊,只要没有人怀疑到他本尊的身上,他的行事自然也就是肆无忌惮,不管洪荒天地是生是灭,都不在他的考虑之中,因为他的目光已经透过了洪荒,看向了那无尽的虚空,他在洪荒天地之中不过只是一个过客而已。

    元始天尊劝说了太上老君,可是当他回过身要找刑天的黑莲分身之时,却突然发现对方消失在了天地之间,无论他怎么去搜索都找不到对方的丝毫气息,这让元始天尊的心情不由地沉重了下来,与一个可以来无影,去无踪的混蛋为敌,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可是现在元始天尊却没有退路,他已经与对方是不死不休,而且他担心若是自己对截教发动攻击,这个隐藏在暗中的混蛋会对阐教痛下杀手,那时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不行,无论如何都要在对截教发动总功之前拿下黑莲这个混蛋,只有拿下他方才能够全力向截教发难,方才能够从截教的手中夺下地府的诸多利益!”元始天尊不由地暗自忖道,在他的心中对黑莲已经无形的提升了一个档次,已经将他与通天教主,与截教放在了一个位置之上,不得不说这是一次很大的改变,现在的黑莲已经不是蝼蚁了。而变成了元始天尊心中的强敌,一个能够左右一场量劫胜负的强敌!

    不仅仅是元始天尊在寻找着刑天黑莲分身的下落,西方二圣。女娲娘娘还有太上老君都在寻找,他们把洪荒天地的每一寸地方都找遍了可就是没有找到刑天黑莲分身的下落,刑天的黑莲分身究竟在什么地方?这成了他们心中的一个疑问!

    难道说黑莲分身逃回到了罗喉的秘密道场之中?很多洪荒大能都不由地心中生出了这样的想法来,在他们看来只有这一点方才能够解释得清为什么他们这些人如此大费心力地寻找对方的踪迹最终却是一无所获。

    其实所有人都想错了,刑天的黑莲分身根本没有走远,他就躲藏在殷商王朝的帝都朝歌之中,成为朝歌之中的一个小小的百姓。谁又能够想得到一个堂堂的大罗金仙高手会变成一个普普通通的百姓,而且还就躲藏在朝歌这个所有人都为之观注的要地之中。

    最危险的地方便是最安全的地方,这一句话说得一点都没有错。刑天的黑莲分身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没有人想到他的藏身之所在,所以他依然逍遥自在着,在那里静静地观望着诸圣的焦急。观望着整个洪荒天地的变化。观察着那些人与自己对敌。

    在刑天逍遥自在之时,天庭之上的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的处境则是十分的危险,当元始天尊拉拢了女娲娘娘、太上老君、西方二圣之后,天庭的诸多手段都要面对他们这几方势力的打压,先前那好不容易做出的反击都渐渐被挡了回来,这让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身上的压力是骤然倍增,若不是元始天尊的重心在截教身上,只怕现在天庭已经被压得喘不过气来了。

    看到天庭的变化之时。刑天则是不屑地冷笑道:“昊天与瑶池这两个蠢材真是无用之极,掌握着天庭这么大的势力与权威。却被元始天尊等人给压得喘不过气来,这样分散攻击有什么用,要做就做一场大的,来一场生与死的决战,圣人又如何,他们难道就没有恐惧的地方吗?只要能够盯着一个人打,看谁能够坐得住!”

    刑天说得没有错,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有着太大的野心了,总是想要把一切都抓在手中,反击得太分散,这样分散的攻击自然不可能对诸圣造成太大的损伤,相反对方一反击,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的处境便危险了,若是他们肯盯着一个人打,那事情就会变得不一样。

    刑天可没有心思去通知玉皇大帝与王母娘娘,若是他们连这点的眼光都没有,连这点的心胸都没有,他们也没有资格站在那天帝之位上,总算勉强而为之也是一个傀儡的存在,被诸圣给架空一切的傀儡,没有半点的权力可言。

    对于洪荒天地的转变,通天教主也是看在了眼中,正是因为他看到了洪荒天地的转变,所以方才会祭出‘诛仙剑阵’这样的大杀器来,可惜他的出击并没有达到自己所预想的目的,不仅仅没有威胁住那些对截教野心勃勃之人,还激起了对方的疯狂反抗,看到元始天尊四处拉拢诸圣之时,通天教主的心彻底死了,不再对所谓的兄弟之情抱丝毫的幻想。

    通天教主喃喃自语地说道:“元始,这都是你逼我的,既然你念念不忘要与我截教为敌,不忘要毁灭我截教,那我也只能奋起反抗,我倒要看看你有什么本事能够抵挡得住我截教的大军,你以为拉拢那些所谓的盟友就能够压倒我截教吗,不可能,你要战,那我便与你一战,拉开全面的战争,无论是凡人世界的战争还是我们修行者之间的战争!”

    当通天教主的这番话落下之时,他的身上暴发出无尽的战意与杀机,虽然面对诸多的强敌,可是通天教主却没有半点恐惧,他要一战定天下,一战定洪荒,一战之后为截教立下无尽的杀威,让所有人都知道截教的厉害!

    其实,在从巫族的手中接过地府之时,通天教主的心中便明白截教将会面临一场大战,只是通天教主一直都在化解这场大战的来临,可惜最终的结果告诉他,他先前所做出的一切努力都是白费心力。在那无尽的贪婪面前,他再努力也是无用的,想要让截教完全得到洪荒天地的认可。他除了一战没有别的选择!

    殷商王朝原本被通天教主给放弃了,所以他对殷商王朝并不是太在意,可是当他的观念发生转变之后,一切就不一样了,他将正视殷商王朝的大业,正视来自于人族的力量,不再与阐教行那妥协之举。要用千军万马之势一举荡平所有的敌人,让所有想要沾指人皇之位的诸候毁灭在那大军的兵锋之下。对于那些敢于与截教为敌的敌人,将会血腥的手段来清理掉。一切与阐教有关的人都在截教的打压之中!

    杀!通天教主一声令下,截教大军再一次展现出了他那无匹的雄威来,殷商大军被闻仲给全面接手,而纣王的变化也引起了通天教主的重视。以通天教主的圣人实力自然可以看得出来纣王那心神之上的诅咒之力。可是对此通天教主也是没有办法,他也化解不了这份诅咒,除非他肯用大功德来消除这份诅咒,可是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要知道这是在量劫之中,截教为了自保自身的功德尚切不足,又怎么可能分出功德来救纣王,最终通天教主也只能将纣王给困住。殷商王朝的一切权利交到了那大臣的手中,整个殷商王朝以疯狂地速度在运转着。所有人都明白想要救下殷商王朝,只有一个选择,那就是毁灭所有反抗王朝的诸候,将天下一统,那蛤殷商王朝的一切危机都将不在!

    诸多的截教弟子被安排到了殷商大军之中,截教这一动,整个洪荒天地为之震荡起伏,太上老君震惊了,元始天尊也为之骇然,那准提与接引二圣更是为之不安,特别是准提,他在担心纣王的事情暴露对西方的打击,女娲娘娘也有些摇摆不定起来。

    在截教的暴发之下,没有人不为之恐惧,毕竟截教那万仙来朝之势可不是摆设,若是整个洪荒天地之中能够与截教对抗的那只有巫族,可惜巫族一直都在南瞻部州不出,丝毫不理会这一场洪荒量劫,仿佛是在交出了地府之后,这洪荒天地与他们无关一样。

    面临这样的局面之时,女娲娘娘的心中则是不由怨恨起鲲鹏,怨狠起那些不听从自己命令的妖族大圣,若不是有他们的存在,妖族又怎么会成为一盘散沙,无力抵挡来自于截教的那庞大威胁,女娲娘娘却没有想过自身的问题,这一切真得只是妖师鲲鹏与那些妖族大圣的错吗?不是,她的自身也有很大的错误,可是女娲娘娘没有看到自身的错误,只看到了鲲鹏他们的错误,这注定了妖族会成为一盘散沙!

    “怎么回事?截教为什么突然疯狂起来?通天这个混蛋他究竟想要干什么?”元始天尊在面临这样的局面之时不由地呐喊起来,对于这样的突变为之不安。

    其实,是什么原因导致了这一切的发生,元始天尊的心里十分清楚,只是他自己不愿意承认而已,他只是会把一切的责任都推到别人的身上,仿佛是这方天地的一切都在围绕着他在旋转一样,他就是这洪荒天地的主角,可惜他错了,而且是大错特错。

    通天教主一放开手脚,不再理会来自于外力的影响之时,截教所暴发出的力量让整个洪荒都为之颤抖,殷商大军以狂风暴雨之势杀向了那敢于与王朝对抗的诸候,没有什么谈判,更没有什么仁慈,有得只有血腥的镇压,在血与火的打击之下,那些诸候的下场只有一个,那就是死,不仅他自己得死,整个家族都要灭亡。

    或许殷商大军的手段有些残酷无情,可是在这样的量劫之中却由不得半点的情谊存在,由不得半点的仁慈,因为在这样的战乱之中是没有什么仁慈可言的,一切有的只是杀戮,只有杀戮方才能够让这场混乱以最快的速度平定下来,方才能够让众生得到平静安定的生活。

    不仅仅是殷商大军在行动,而截教弟子也在行动,整个殷商王朝所控制的地域之中,所有的阐教弟子被清除了,所有与阐教有关的人也都被清除了,没有什么中立可言,要么投靠截教,要么离开,或者是死亡,任何敢于反抗之人都会被截教无情地毁灭掉。

    截教这疯狂的反击一出,元始天尊傻眼了,太上老君也傻眼了,他们一瞬间觉得一切都在转变,通天教主已经不再是他们所认识的那个人了,对方已经在他们不知不觉之中变得如此的冷血,如此的疯狂。(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