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54 命2
    晚餐的时候,太阳尚未完全落下,河面上粼粼的波光,就好似镶满了钻石的丝带,靠近码头的地方都能看到一出日暮的美景,就在我们暂歇于码头旁的快餐店时,陆续又有两辆巴士载着专家抵达。他们一路平安,但是车座上仍旧不满员,排除一开始就不接受邀请的人,似乎也有人半途离开了,我想是不是那些人察觉到了什么。被研讨会邀请的人,除去死亡、不接受邀请和半途离车的人,一共四十九名,我们将在今晚九点搭乘这里的渡船,前往大河上游的别墅区,听说在这条水路上,会开发一些游艇项目,但目前还在规划中,所以渡船仍旧是这个镇子旧有的,要坐得舒适,每条船的乘客最好不超过三十人,因此,负责人雇佣了两条渡船,这个时候,已经有一条渡船已经准备靠岸了。

    渡船的样式有些陈旧,平日除了载客渡河之外,还兼职渔业,所以上去后一定会闻到一些鱼腥味吧。这个镇子没多少外来客,渡船大多是本地人在用,不过,在上游开发了别墅区后,也会拉动本地经济,听说在开发之前,就已经和本地人商谈好了一部分合作协议。

    这些旅游业的事情,我同样有些在意,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这种看似一片祥和,时光宛如被放慢了的小镇,往往藏匿着一些攸关神秘的背景。当然,这就和神秘学故事一样,主角往往会恰好碰上一些一般人不会碰上的事情,之后究竟是解决事件,还是被事件解决,大部分取决于这是一个恐怖故事,亦或者一个冒险故事。而在我的身上。大抵就有这样一种主角的影子——我这么说自己,并不是为了证明什么,我如今也不觉得,这是很美好的事情。惊险和刺激自不用说,但都是涉及到生命危险的情况,有多少人会喜欢总是落入莫名其妙的状况中。自己和自己所爱的人都饱受折磨呢?

    我过去是很喜欢冒险故事的,也喜欢做一些充满刺激,乃至于有些小危险的事情。不过,在走近“神秘”之前,我做过的最大的冒险,也不过是爬墙爬树之类,为了不让家人担心,自然不会去尝试所谓的极限运动。在进入神秘的世界后,我也一度感到兴奋。有一种自己变成了冒险故事的主人公的感觉。

    但事实证明,哪怕是主角,也无法决定故事类型。而在恐怖故事之中,主角哪怕接近全力,也难逃一死。

    我已经死过了。死过两次。在最近一次的死亡中,我甚至知道了,身为“高川”的存在,其实已经不止似了这一两次。真正的数量到底是多少,已经不记得了。但是,这么刻骨铭心的感觉,仍旧给了我巨大的冲击。但也正因为“可以死很多次”,“可以确定自己死了之后,高川的生活还要继续”,所以。对死亡的看法,也发生了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变化。

    我是一个经历过死亡和复苏的人,经历过诞生和分裂的人格。在我的眼中,自己的生命形式,远比一般人要复杂得多。也因此,看待世界和自己的视角,也和普通人不同。

    因此,我是一个精神病人。

    然而,就算我是一个精神病人,也仍旧会思考,仍旧需要普通人所需要的那些东西,例如:爱、善意和认可。

    对于任何不吝啬于表达认可的人,无论其初衷是什么,实际内心的想法是什么,我都不会斤斤计较,同时,心中会出现一种感动。

    我是一个比起理性,更多是由感性驱动的人。哪怕是在过去,我也往往需要去假装忽视那些让自己感动的事物,来保持自身的理性。例如,我对任何热血和言情不屑一顾,去刁难让人落泪的情节,在他人赞叹的时候冷眼旁观。这并非是我情感薄弱,反而,这是因为,我的情感太过丰富,但又矛盾地厌恶着,总是会轻易感动的自己。

    我向往刺激,向外美好,向往认可,也愿意去认可他人。我知道自己的平凡,所以无论做什么,都竭尽全力,尽可能做到比他人更好,却又伪装成轻轻松松,从而将自己包装起来。这样的我,是一个优等生,一个会在旧厕所里偷偷和坏学生一起吸烟的优等生。

    我对自认为的弱点和自认为的优点都十分熟悉,但却拒绝去改变它们。

    所以,当约翰牛亲口对我说,网络球需要我,而且,只需要我这样的人时,我对自己的感性萌发,完全不感到惊异。哪怕自己做出承诺,而这个承诺,很可能不利于自身计划的时候,也没有任何犹豫。

    我,在这种事情上,从不考虑自己是否被欺骗。

    假设事后证实,自己被欺骗,被利用,是否要报复,那也是之后的事情。

    我,在这种事情上,从不防患于未然。

    因此,我学习心理学,磨练自己看人的直觉,将这些知识磨练成本能——既然我看到她,听到她,而感受到她的诚挚,那么,我愿意自己,也愿意相信自己所相信的她。

    “你们想要我做什么?”我收回眺望码头的目光,再次向约翰牛提起这个问题。

    “做什么?”约翰牛轻笑一声,掏出一盒女士香烟,点燃了美美吸上一口,说:“我也不知道。”

    一般而言,回答不应该是这样的,对方会把话题引入正题,而说出自己的请求,但是,约翰牛则完全没这样的意思,而且,看起来也不像是说谎。她将眼睛眯起来,就像是不堪忍受那粼粼的河面波光,她的表情是慵懒的,仿佛没有任何思考。

    “我真的不知道该让你做什么。”约翰牛说:“我们是合作伙伴,但是,我们不需要你的帮忙,高川先生。”她的声音,有一种理所当然的平静。我想,她对自己“不需要帮忙”这一点。是感到自傲的。

    “我已经说过了,当我们站在这里,就已经是网络球的胜利。”约翰牛说:“火炬之光的偏差到底会做到怎样的程度,于我的任务而言,没有任何干扰,所以。我虽然做了很多事情,也在队伍里尽责尽职,但也就如此而已,我只是一个见证者。”

    “是吗?包括和我的合作?”我反问。

    “不,合作是肯定的,网络球的确需要您这样的盟友。”约翰牛说:“但是,到底什么时候才需要您这个盟友出力,我们也不能肯定。现在的局势因为有中继器的作用,所以谁都无法彻底掌控。只要您在合适的时候拉我们一把就足够了。至于现在想要你帮忙的事情,还真没有。”

    “不,有的。”我认真地回答道:“命运之子,诺夫斯基——走火希望我做点什么。”

    “诺夫斯基?”约翰牛愕了愕,随后拍拍额头,说:“那个命运之子啊,我想起来了。没办法,虽然是梅恩先知的预言。但是,他到底会做出什么事情。目前根本没有迹象。简单来说,他现在就是一个随时会被人遗忘的小人物,直到他的命运开始转动。”

    “五十一区如今的动向,会不会这个人有关?”我问到。

    “……也许,但是,我这个外人也没办法完全掌控五十一区的行为。不是吗?”约翰牛露出无奈的表情,耸着肩膀说:“不过,五十一区虽然拥有中继器,却也承受着更大的压力,这是因为他们在神秘方面的发展不够充分。底气较少的缘故。如果他们真的认为,自己有办法赶这趟浑水,从中渔利,乃至于获得最终的胜利,那一定是准备了什么王牌。假设诺夫斯基的影响,就产生在这样的地方,那也是说得过去的,毕竟,这是一台中继器啊。”

    “假设他会出现在这里,那么,你觉得,会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我继续问到,“会不会和研讨会有关?会不会和之前的神秘事件有关?”

    约翰牛听到这里,收敛起表情,沉吟了一番,才回答:“我个人觉得,有这样的可能,研讨会虽然有nog的人参与,但本身并不只是由nog控制的。nog内部太复杂了,所以,无法保持研讨会的纯净。既然五十一区有行动,而且有多方参与了之前的神秘事件,至少可以证明研讨会的成份有多复杂。在神秘的世界中,不存在偶然,哪怕,之前的事件,起因是末日真理教更早以前的有限许愿,而并非是针对现在的情况。关键在于,这样的一场混乱,以这样的方式,这样的时间,发生在这样的地点,席卷了这样一批人。那么,方式、时间、地点和人物,都必然拥有一种特征,将之后的事情串联起来。”

    “我也这么认为。”我点点头,“所以,我觉得,五十一区的诺夫斯基就在研讨会中。而这次研讨会,也许举办的初衷不复杂,但必然因为各方的参与,而充满了阴谋,由此成为未来一连串变化的重要导火索。”

    “所以,你认为,诺夫斯基成为命运之子的契机,就在这里?”约翰牛听懂了我的暗示。

    “是的,他所做的事情,很可能关系到这个中继器的归属。”我如此回答。

    “也就是说,你认为偏差无法抵抗这样的情况?”约翰牛反问到。

    “你之前说过了。命运之子的诞生,是先知的预言。假设诺夫斯基就是命运之子,那么,无论他如何变化,起下场都不可能逃过预言。”我强调道:“先知的预言是绝对的。我虽然不知道火炬之光的偏差有多强,但是,先知的预言是绝对的。”

    “偏差反而有可能,是推动命运按照既定方向运行的助力……吗?”约翰牛若有所思地点点头,“虽然我没有特别需要针对某个人或某个组织的任务,但既然是走火交给你的委托,而你又是我们的朋友,我当然不介意帮这个忙。

    “现在收集相关情报还来得及。我想知道这次研讨会的发起者,究竟都有什么人,有怎样的目的。”我毫不客气地对她说到:“一旦确认了诺夫斯基,请立刻跟我联络。”

    “你想怎么做?”约翰牛谨慎问道:“既然先知的预言是绝对的,那么,无论你想对他做什么。都不过是让他推进自己命运的力量。假设诺夫斯基真的就是命运之子,那么,他就相当于神秘学中的“天命之人”,在完成天命之前,他不会死,所有针对他的影响。都会成为他的助力。

    “即便用中继器的力量,也无法干涉先知的预言吗?”我隐晦地提出建议。

    “不知道,没试过。”约翰牛直截了当地回答,“而且,因为不确定,命运之子会带来怎样的命运,所以我们并不打算使用这么粗暴的做法。你看,走火虽然摆脱了你这件事,但他没有说。必须杀诺夫斯基不是吗?”

    “那么,如果我做得过份一些,也不会有影响吧?”我放缓语气,以表示自己的认真。

    例如尝试自己干掉这位命运之子?说实话,命运之子这个不知就里的存在,到底会引发怎样的事情,成就怎样的结果,都是不确定的事情。换做一般人。当然不需要理会,但是。这个命运之子却是由先知预言出来的,而且,还是梅恩先知亲自预言的结果。所以,一旦会是破坏我的计划的情况,我也会觉得很头疼。

    我不喜欢随便杀人,然而。我并不是单纯的好人。我是一个优等生,一个平凡的优等生。平凡的优等生,会竭尽全力去包装自己,竭尽全力去做那些天才不屑去做,真正的优等生不会去做的事情。然后又装作一副轻松的样子。

    所以,我不喜欢杀人,却会为了自己的计划,为了证明什么,为了保护什么,为了某种期许,而果断杀人,然后,装作一副自己就是天才杀人鬼的样子。

    我,有必须要的话,会杀掉诺夫斯基——我用这样的认真,和约翰牛对视着。

    “我明白了。”约翰牛让开了我的目光,说:“我没有被告知之后的计划,现在也没有任何计划。从整个nog的立场来说,无论你如何处理这件事,也都没有影响。至于五十一区和不将自己视为nog整体的人,他们的利益,为什么要让我们网络球去保证呢?”她平静地说:“研讨会不由我负责,但我会尽力查明其中的问题,倘若有诺夫斯基的消息,也会在第一时间告诉你。到底该如何处理,也不会影响你的决定。不过,我个人还是认为,无论你对他做什么,在他完成天命之前,一切都只是推动他的天命。”

    也许,但是,问题还在于优先度。尽管先知的预言一直以来都是绝对的,但是,如果利用“江”的力量进行干涉,又会如何呢?之前的神秘事件,出现了异化右江那样骇人的家伙,无论是恰逢其会,撞上了我们这一趟车,亦或者早有目标,其行动会在接下来,继续干涉研讨会,几乎是可以肯定的。

    所有参与过之前的神秘事件的人和组织,无论是走上台前,还是尚隐藏在幕后的,都不可避免要继续在研讨会中发生碰撞。

    偏差,一直都在持续。

    每个人的想法和行动,都不会得到预想的结果。

    但是,这就很好。就我而言,富江离去,而异化右江这样的存在出现,然后对我进行击杀,就是一个“既定发展”,如果没有偏差的话,我觉得自己十有**会如最初遭遇最终兵器一样,被她们杀死吧。所以,火炬之光的偏差可以强得对这个“进程”造成影响的话,于我而言,也是有利的环境。

    我已经准备好了,去迎接一场暴风雨。而且,如果这场暴风雨,直接引爆当前所有的伏笔,或者,产生新的让人措手不及的变化,让所有人的伏笔落空,而不得不在没准备的情况下进行硬碰硬,也同样是对我有利的情况。

    能够在这个时候,这个地点,在一切都步入末日之前,结束一切,也是很好的吧。战火也再不需要覆盖全世界。

    准备妥当,当然有准备妥当的好处,但是,既然火炬之光的偏差持续影响,且影响强度很大,那么,妥当的准备就是无法完成的。而对于我个人来说,根本不需要太多的准备,换句话来说,也可以算是一直准备着。反而,其他势力的准备情况,会对我造成影响,从而束缚我的行动。

    之前发生的神秘事件,已经在很大程度上,验证了阮黎医生的特殊性。假设她的存在,正如我所想,那么,直接跳入计划的最终步骤,也是可以做到的。

    “很好。既然网络球已经达成了目标,那我也可以放手一干了。”我对约翰牛说:“你就坐在观众席上吧,只是看戏的话,就是很好的决定。”

    “哦?你打算做什么?怎么做?”约翰牛饶有兴趣地问到。

    “秘密。”我这么说,顿了顿,又提醒她到:“纳粹的右江,你知道吗?”

    “嗯?右江?”约翰牛皱了皱眉头,看来她是知情的,“那东西怎么了?”她问到。

    “它就在这里,作为纳粹的最终兵器,得到所有的支援。”我将自己所知的这一部分信息,向她做出警告:“要小心那个家伙,最好不要和它进行正面接触,它夺取了我的电子恶魔的信息,还和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有关联,我不觉得你可以打得过,甚至于……连逃跑都不可能做到。”

    约翰牛的表情也严肃起来,大概是因为,她是知道一部分情况的,只是没有我这里的详细。毕竟,我这边情报的提供者是卡门。

    “我会注意。你的意思是,它在之前的事件中出现了?”约翰牛凝重地问到。

    “是的,但是我没有看到它的真身。”我点头,回答道:“它利用我的电子恶魔资讯封印了末日真理教的卡门,是那个电子恶魔找上门来了。”

    “卡门?”约翰牛又皱了皱眉头,显然,这些名字都不陌生,但也因此,带给她强大的压力,“竟然会混乱到这种程度。那个电子恶魔虽然有你的信息,但应该不是完全的信息,对吗?它能封印卡门,但是,也应该会再一次被削弱。我不觉得,卡门是这么容易就被封印的。”

    “的确如此。卡门做出了反抗,然后将传达了关于异化右江的情报,但是,我觉得他没有下一次机会了,除非他得到真正的解放。”我说:“关于世界线跳跃,网络球有什么看法?卡门说,现在的右江,是因为末日真理教使用中继器的力量,造成类似于世界线跳跃的结果,但是,他们的目标没有达成,或者说,没有全部达成,无发生了一些差池,结果变成了比预计更恐怖的东西。”

    “我们的确有世界线跳跃的猜测,并进行了相应的调查工作。”约翰牛肃然回答到:“中继器没那么容易出偏差。根据我们的判断,这种情况发生的时候,不存在其它可以阻止那个情况的中继器,唯一有可能造成这个偏差的力量,我们就只能想到火炬之光。但我们无法证明,火炬之光到底做过什么。正因为我们猜测火炬之光的偏差可以达到这种程度,所以才和他们进行交易,让他们大幅度插手拉斯维加斯中继器的事情。”

    “所有的偏差,都能和火炬之光的人扯上关系吗?”我不由得说。

    约翰牛苦笑了一下,说:“没办法,他们是已知的,拥有最强偏差性神秘的组织,几乎整个组织都是以偏差概念为核心构成的。倘若有其他人可以在当时干涉末日真理教,那么,除了他们之外,大概就只有纳粹吧。但我个人还是比较倾向于火炬之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