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五九章 无法无天
    “其中之一,是上官玄昊在广林山的初战,对魔灵并无半点留手之意。如非是魔军的主力到达,上官玄昊当时就可将魔军的前锋横扫。可也有人说,这正是上官玄昊的狡猾之处,让所有人都没有半点防备。”

    “其中之二,是月灵上师与纯钧殿尊庄玄照的反应有异。广林山与藏灵山,距离不到一千六百里。身为天域圣灵,不该对广林山那么大的灵能动荡,毫无所知。即便二人未察觉,宗门驻扎于天柱山的灵感师,也会及时向他们汇报。即便当时斗部之军,无法及时增援,可以这两位的遁法,最多一个时辰之内就可赶至。”

    “不过据事后调查得知,月灵与庄玄照当时并不在藏灵山,而是到了三千里外。二人已向宗门报备,说是当时得到关于一处‘起源之地’的确凿消息,又认为上官玄昊之能,哪怕遭遇主力围攻,也可守住至少三日三夜,所以才放心前往。为此事,他二人已领受擅离职守之罪。只是考虑到若此事公开,影响太过恶劣,因此并未被公开。”

    “嘁!广林山之所以失陷,这二人就是罪魁祸首!”

    此时正坐于长桌一侧的朱八八,发出了一声冷哼:“擅离职守,也不比见死不救好上多少。还有,谁知道他们说的是真是假?”

    宗法相不喜不怒,淡淡的扫了朱八八一眼:“你说的可能,也不是不存在。不过我通过私人渠道证实,月灵与庄玄照之言,七成可能是真,他们也为此,付出了惨痛的代价。”

    别看这两位天域圣灵,平时若无其事,可其实却是受着万针钉魂之刑。那是公认的一种达到极致的酷刑,而这两位天域,刑期长达一百二十年之久。

    再如他们也出了问题,日月玄宗早该覆灭。

    可朱八八却不以为然,撇了撇嘴。不过在她说话之前,就已经注意到宗法相的视线,已经转为森冷,于是她明智的把到了嘴边的话,又再次收了回去。

    “疑点之三,就是指正上官玄昊已是半魔的证据,很可能是捏造。其中最使人在意的,是他残留在灵居内的那些血液。一来这太突兀,上官玄昊将这些血液留下的理由,让人匪夷所思;二来这些血,虽有魔化痕迹,可却很可能是人工培育而成。更让人惊奇的是,这些证据中的一部分,在两年前,莫名其妙的损毁。”

    “疑点之四,便是那些证人了。其中的葛秋山,也被证实为半魔,且与高元德及南方魔灵勾结极深。此人的证言,既不足采信,那么其余证人,也不是没有说谎的可能。且随着葛秋山的暴露,他们的证言,也出现了一个不小的破绽。”

    “疑点之五,当时负责感应广林山战局的三位灵感师之一,在事发之后三月,忽然坐化。”

    “疑点之六,广林山一战之后,上官玄昊在西庭山上院实施的战守之策,都被尽数废除。导致那边的群山防线,被神相宗连续拿下两座,近年压力倍增。”

    宗法相说到这里,才总结式的说着:“总之此案疑点重重,加上上官玄昊多年任事,为人慷慨大方,胸怀坦荡,急公好义,故而在门中声望崇高,由此催发出了玄昊党人。”

    朱八八又忍不住微一扬眉:“宗门处置不公,断案草率。只要是受过上官师叔恩惠之人,都看不下去!你们这些昏庸无道,所以民必反之。”

    宗法相没理她:“我们这一年多来的调查方向,也是从这几个疑点着手。虽已有些成果,却还没有关键性的证据,推翻此案。而今日之议,就是打算汇总看看,各方的进展如何。”

    说到这里,他看向左面一侧的白衣少女:“清雅,你那边怎样了?”

    那名唤‘清雅’的少女,却是猛一摇头:“进展不大,那些人不但势力庞大,且滴水不漏。物证方面,至今没有任何进展。唯可确证的是,上官玄昊确有被人诬陷的嫌疑。我现在正一一排查,当年进入过上官玄昊灵居之人,看看其中,是否有值得怀疑之人。如今有三个目标,可却没有确实的证据,他们都很小心。”

    ‘清雅’之后,则是一位昂藏大汉:“我这里倒是进展喜人,最近发现那位坐化的灵感师,在坐化之前,很可能有将关键的证据,隐藏在他昔日的一件法宝,而此物在三年多前,就已流入黑市。可现在,不但是我方的人在寻找,对方也是一样,为此已损失了三位神师。”

    宗法相眉头微皱,眼中闪过几分痛心之色,可随后他就将目光,转向了自己的左膀右臂左神通:“神通近日,可有收获?”

    “已证实证人之一‘罗酆’,亦与妖魔有涉。其证言七成是假!”

    左神通笑了起来:“不过这还不能作为主证,所以我暂时引而不发。”

    随着他此言道出,这密室之内的诸人,都不禁眼现喜意。

    朱八八此时也举起了手:“还有我,还有我!”

    宗法相哑然失笑:“正要问你,玄昊党人的十二辰身份,你调查的如何了?”

    “都调查的差不多了,自从上次会议之后,我又查出了两人。现在就只剩下辰龙,午马,还有寅虎,戌狗四个人的身份,还没弄明白。”

    朱八八眼中略显得色,不过她并未将这些人的身份都说出来,而是直接将一张信笺交到宗法相的手中:“剩下的这四个人,有些棘手耶。他们很小心,我几次出手,都被他们发觉了。不过,其中的午马与寅虎这两人,在两个月前,都还在日月本山的,可最近都不见人影了。我注意到他们消失的时候,也恰巧是张信前往天芒山赴任的时候。”

    “竟有这样的事?”

    宗法相看了看朱八八的那张信笺,随后剑眉微扬。

    “如此说来,这两个很可能就潜伏在张信的身边?很不错,朱六四你做的比我想象的还要好。”

    他随后竟没了继续这场密议之意,直接一拂袖:“今日就先到这里,我现在有事要办。后面的所有议题,推迟到三日之后再议。”

    ※※※※

    小月山附近,独霸号的船舱之内,张信还没能将两座灵山毁去,就已感受到了后方的压力。

    首先是李青,带着薛云帆的信符来寻他。

    张信见了之后,就不禁撇唇,自从他打算动手之后,就已阻断隔绝了后方的一切通信。为的就是避免麻烦,不想浪费时间,与某些人扯皮。

    而薛云帆,也正是其中之一。

    不过该来的还是会来,张信抬手一招,就将李青手中的符,召至到了身前,

    当薛云帆的身影,在张信的身前显化,那脸上都是铁青色的,已近乎于气急败坏。

    “摘星使大人,是否得给我一个解释?这与你当初跟我说的,可不一样。”

    “有什么不一样?”张信反问:“我的担保,是保证天芒山上院所有药园与子民的安全,可现在的天芒山,不仍是安然无恙?”

    薛云帆气得乐了:“我可不记得你当时提过,要主动掀起与东四院的战事。你要清楚,天芒山上院只是天东濒临边境的四家上院中,最小的一家。”

    “我知道!可基本的形势还是没有变化。”

    张信笑了起来:“现在的天东四院,能拿出多少兵力针对我们。两万还是三万?天元战圣那边,他们不管了?”

    “你还想要多少?”薛云帆一声冷哼:“别忘了你现在麾下,全是乌合之众。据灵山守御与主动进攻,也不相同。”

    张信摇头:“可周围的环境,还是没有变化。雷雨季,已经来临了”

    说到此处,张信特意看了看窗外,只见大雨瓢泼。每年九月,西海与北海方向都会吹来大量的暖风与水汽,被东面的巨蒙山脉拦截阻隔,而此时北面,也有寒气南下,使得天东四院这一带,乌云密布,大雨不绝。

    而这场雨季,会一直持续到两个月后。

    “话虽如此!可还是太冒险了。”

    薛云帆依旧铁青着脸:“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天芒山的子弟,因你的任性妄为而死。”

    “说本座任性妄为,未免太武断了吧?”

    张信一声叹息:“以薛知事之智,应该不会不清楚,与天东四院之战,宜早不宜迟。而且现在不是很好吗?本座拔出了小月山与天关山,大旗山再无掣肘,”

    “前提是,你会甘心在大旗山驻守。真当我看不出,你接下来的目的,”

    薛云帆冷笑:“被你骗了一次,可不会再上当第二次。”

    “看来是说不通了,”

    张信微微一笑,决定图穷匕见:“可现在大军在外,你已管不着这么多了,还操那么多心做什么?放心!我张信以人格担保,保证接下来绝不浪战,也会尽量保全所有麾下之军,这样总行了?”

    薛云帆气结,额头上青筋毕露。

    “你这无法无天的家伙”

    张信未等他说完,就用森冷的视线,注视李青:“李司主,你接下来准备听他的,还是听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