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超能名帅 >正文 第501章 窃听风云
    四月二十日,米德尔斯堡河畔球场。

    高寒复出之后,重返英超的第一场比赛,成功吸引了全英国的注意。

    可以容纳三万五千多名球迷的河畔球场座无虚席,但却不全都是主队,有很多专门为了高寒而来的球迷,他们在看台上悬挂起了横幅,喊着响亮的口号,迎接着高寒的回归。

    一别两年,英国球迷都希望能够一睹高寒的风采。

    比赛前,米德尔斯堡的主教练麦克拉伦就跟高寒攀谈了许久,这位本赛季执教成绩不错的本土主帅对高寒的回归感到高兴,同时也开玩笑地表示,希望高寒能够手下留情。

    作为前弗格森的助理教练,高寒对麦克拉伦并不陌生,笑着回应自己一定全力以赴。

    重温英超联赛的氛围,高寒感到了一股熟悉中带着淡淡的温馨。

    可足球比赛却是很残酷的。

    河畔球场本赛季堪称是豪门球队的梦魇,联赛首轮就逼平了利物浦,之后二比一击败了阿森纳,后来四比一大破曼联,三比零胜切尔西,都表现得相当出色。

    麦克拉伦也因为面对强队时的出色战绩,让他声名大噪。

    不过,客场零比七惨败给了阿森纳,零比二败给了利物浦,都让麦克拉伦毁誉参半。

    但无论如何,麦克拉伦在河畔球场绝对不容小觑。

    高寒深知英超球队主场的恐怖,所以对这一场比赛也十分重视,但考虑到周末就要迎战尤文图斯,他也不得不进行适当的轮换。

    所幸的是,国际米兰技战术框架已经日趋成熟,轮换策略也运作娴熟,对球队的战斗力没有太大的影响,球队也在比赛中坚持以我为主的踢法,牢牢控制比赛的主动权。

    但双方一直坚持到了第四十四分钟,国际米兰才由雷科巴攻入一球。

    下半场易边再战后,米德尔斯堡发动了一波反扑,但很快被国际米兰给压下去。

    之后蓝黑军团又从第七十五分钟开始,发动了强攻,并且在第八十一分钟,由斯坦科维奇攻入一球,二比零客场击败了米德尔斯堡。

    虽说是一场完胜,但比赛却踢得很艰难。

    而在踢完米德尔斯堡的第二天早上……

    …………

    …………

    “叩~叩~”

    “请进。”

    高寒坐在办公桌后面,抬起头,正好看到坎塔雷罗站在门口,笑呵呵地朝着他晃着手中的一叠信件,看起来还真是不少呢。

    “刚刚送过来的,你球迷的来信。”坎塔雷罗走进来,将那一叠信件放到了高寒的办公桌上,并且从指着最上面的一封信,调侃道:“喏,你那个以色列小粉丝的信。”

    “谢谢。”高寒点头笑道。

    “诶,我说,你跟她都写了几年的信了,老不老土啊,这年头都用msn啦。”

    高寒呵呵笑,“要你管吗?我们喜欢写信,知道什么叫做笔友吗?”

    “笔友?我估计不止,她从马德里竞技开始,到切尔西到国际米兰,一路追着你,只是笔友这么简单?”坎塔雷罗一副这里面肯定有问题的侦探表情,“对了,林夏知道吗?”

    “知道,有些信还是她帮我回的。”高寒很坦荡地回道。

    林夏也是觉得,那小丫头确实挺有趣的。

    坎塔雷罗顿时无语了,实在是搞不懂,难道真的只是笔友这么简单?

    可就在高寒取走了最上面的那一封从以色列寄过来的信后,却被下面一封邮件给吸引住了。

    这封邮件呈长方形,a4纸一般大小,外面被包裹得严严实实,上面也没有写收信人和寄信人的地址,只是用英文写着收信人,高寒。

    “谁送来的?”高寒有些诧异。

    “不知道,门口的保安都没留意什么时候收到的。”坎塔雷罗理所当然地回道。

    每天都有很多世界各地的球迷给高寒送东西,他们早就习惯了。

    高寒拿起邮件,在手上晃了晃,里面没有动静,不免有些奇怪。

    “怎么?担心是炸弹?”坎塔雷罗调笑道。

    高寒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是炸弹就好了,爆炸前我先扔给你。”说着,拿起了桌上的拆信刀,熟练地将邮件的外封给割开。

    原来,里面是个小纸盒。

    高寒掀开纸盒的封盖,里面立即弹出了一层泡沫,泡沫填满了整个纸盒,将一枚小小的优盘包裹在了中间,难怪从外面摇晃都听不到动静。

    “什么东西?”坎塔雷罗这下也奇怪了。

    高寒取出了优盘,前看后看琢磨了起来,完全没搞明白,谁送的?里面又是什么东西?

    想到这里,高寒转过桌上的笔记本电脑,直接就要插进去。

    “诶,会不会有病毒?”坎塔雷罗提醒道。

    高寒恍然大悟,“嗯,有道理,用你的。”

    说完,立即从桌上站了起来,走向了隔壁。

    坎塔雷罗这下子真是欲哭无泪,真想抽自己两大耳光,这么多嘴干什么呢?

    等他追到隔壁,正好就看到高寒把优盘插进了他那一台刚买的笔记本电脑里,那一刻,他脸部肌肉抽搐,心在滴血啊。

    可等高寒打开了电脑里的优盘文件夹时,坎塔雷罗又被文件夹里的密密麻麻的文件夹给吸引住了。

    这些文件夹几乎都是用数字来取名,而且看起来似乎跟年份有关系,因为数字的最前面都是二零零三,二零零四和二零零五之类的。

    “什么东西?”坎塔雷罗惊讶失声。

    高寒也同样吃惊,完全搞不明白。

    教练室里的其他几个人看到了两人的异状后,都纷纷靠拢了过来。

    当他们看到优盘里的文件夹时,也同样都是一头雾水。

    高寒操控着鼠标,点进了其中一份取名为二零零四零八一零的文件夹,里面赫然是一个音频文件,高寒当即双击鼠标,打开那个音频文件。

    音频文件一打开,立即传来了一阵对话。

    “喂。”这是一个陌生的声音。

    “吉吉,你在哪里?”

    高寒几乎一听就听出来,这是尤文图斯总经理莫吉的声音。

    “我正准备出发。”陌生人回道。

    “哦,但是……裁判安排好了吗?”

    “嗯,范德尔是我们最好的裁判之一……”

    “我知道,但米科利的进球是个好球。”莫吉又说。

    “不是。”

    “是好球,是好球!”莫吉突然激动了起来。

    “不,他越位了。”陌生人回道,“你知道,范德尔是最好的……”

    “但你知道,这个球可能……”莫吉打断了陌生人的话,“让我们把所有希望都放在客场,这对我们来说是一场赌博。”

    “那个助理裁判我不太喜欢,绝对不,但是我们想想另一个,他可给了特雷泽盖不少帮助。”

    “这是另一回事,我现在已经在想斯德哥尔摩的比赛了,怎么样?”莫吉问。

    “试试看吧,我的妈呀,这真是在进行一场比赛。”

    “不,我们得赢,你知道,这是我说的……”

    音频戛然而止,但莫吉的声音却振聋发聩,让高寒和一众助手们都瞠目结舌。

    “查查,二零零四年八月十日,尤文图斯有没有比赛。”高寒第一个清醒过来,看向了塞尔吉奥加西亚。

    后者立即啪啪啪地在自己的笔记本电脑里输入,很快就查到了。

    “有,欧冠预选赛第三轮首回合主场比赛,对手是瑞典的佐加顿斯。”

    高寒眉头紧锁,“这很明显是比赛结束后,但那个人是谁?”

    没有人能够给高寒答案,但所有人都知道,这件事情已经远远超出他们的预估范围了。

    在二零零四零八一零的文件夹后面,还有一个命名为二零零四零八二四的文件夹,打开后里面也还是一个音频文件,高寒立即点击打开。

    “喂。”莫吉的声音传来。

    “早上好,莫吉先生,我是帕伊雷托先生的秘书,莫雷诺,我想跟你交流一下明天晚上冠军杯比赛的主裁判和助理裁判的人选问题。”

    “主裁判是卡多索?”

    “不,我们看到的是格拉汉姆波尔。”

    “呃……他是哪个国家的?”

    “英格兰人。”

    声音暂时停顿,一阵沉默。

    高寒知道,格拉汉姆波尔是英格兰的著名世界级裁判,那也就是说……

    “喂。”又一声音响起。

    众人很容易就分辨出来,这是刚才二零零四零八一零文件里的那个人。

    “早上好,吉吉。”

    “早上好啊。”

    “卡多索人怎么样,嗯?”

    “呃……”

    “保罗格林。”

    “什么?”

    “保罗格林。”莫吉重复道。

    “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我安排的是卡多索,发生了些事情……我看看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情况,或者是遇到了其他事情。”

    “有消息立刻通知我,马上通知我!”莫吉严肃地喊道。

    “是,是,我马上去证实。”对方赶忙答应。

    音频到这里又戛然而止。

    “再查查,第二回合的比赛主裁判是谁。”高寒指向了塞尔吉奥加西亚。

    在场所有人都很清楚地意识到,这件事情已经完全超出他们的想象了。

    可到底是什么人,把这样一份材料秘密地交给高寒呢?

    “查到了。”塞尔吉奥加西亚很快就得出了结果。

    “第二回合执哨尤文图斯和佐加顿斯比赛的主裁判确实是英格兰国际主裁判格拉汉姆波尔,很显然音频是真的。”

    “那帕伊雷托呢?”高寒追问道。

    “应该是欧足联的裁判指派员,以前是意大利的裁判指派员,他叫皮埃尔路易吉帕伊雷托,按照意大利人的习惯,朋友间都称呼为吉吉,而那个莫雷诺应该是他的秘书。”

    塞尔吉奥加西亚话音刚落,整间办公室里的空气仿佛都被抽空了似的。

    所有人都不敢相信地看向了高寒,高寒自己也是目瞪口呆。

    哪怕他拥有重重神奇的经历,拥有了教练系统,但还是被耳朵里所听到的这一切给震惊了。

    很明显,莫吉正在通过欧足联裁判指派员帕伊雷托,安排尤文图斯比赛的主裁判和助理裁判,而不用说,他肯定是会安排有利于自己的主裁判。

    而且,从他们的通话来看,应该不止这两次。

    到底是谁窃听了他们的电话?

    他又想要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