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五七章 擅启战端
    那些紫衣神师,大声宣扬了足足半刻时间,才又返回大旗山。

    而小月山巅的沐神机与厉书阳二人,则是面面相觑,面上全是惊疑不定之色,

    “这必是虚张声势!”厉书阳一声冷哼,眼中也是怒火燃烧:“我看他是否真有这胆量,掀起这场大战。”

    “胆量他还是有的。”

    沐神机回想着张信过往的事迹:“此人行事向来肆无忌惮,不能以常理度之。”

    厉书阳皱了皱眉:“可难道就要放弃小月山与天关山?”

    让他们开放法禁,向对手投降,那是绝没可能的,所以他们要想避开天外群星的打击,就只有放弃小月山和天关山一条路可走。

    沐神机不答反问:“神教不是说有办法,可以阻止张信的摘星术?你可问问他们,这次能否办到?”

    “这个就不用问了。”厉书阳摇着头:“我之前就已经了解过,神教那边虽有办法让张信的摘星术功败垂成,可却需付出不小的代价。除非是我方,确定要与对方决战,又有把握击溃他麾下的道军,否则都是明珠弹雀,毫无必要,也太浪费。”

    “是这样?”

    沐神机皱眉的同时,也稍稍放下了心。他听厉书阳这样说之后,倒是感觉那神教,并未吹嘘。

    只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棘手。

    小月山与天关山,对方只可能轰击其中一处。可如今对方的预告,却将这两座灵山都包含在内。

    “神教之人心怀叵测,我意是不要对他们寄望太多。”

    厉书阳凝神道:“眼下最好做两手预防,将大军一分为二,所有的日型战舰与月型战舰,连同大部灵师,都后撤至后方二百五十里外。这里只留部分精锐与攻山舰。”

    一旦张信完成摘星术,引发火雨天灾。那也只有攻山舰,才能够在近距离,抵挡火雨天灾的冲击。

    “二百五十里不够。”

    沐神机摇着头:“至少得五百五十里,才能保证安全!又或者,尽量分散兵力”

    厉书阳愣了愣之后,就明白了沐神机的意思。张信的摘星术,在群星降落之前,谁都不知道这位,目标到底何在。

    对方的打击范围,在八百里方圆之内。如果这位选择的不是两座灵山,而是他们的道军,那必将是灭顶之灾。

    想到这可怕后果,厉书阳顿时把眉头深锁:“可如此一来,我们该怎么守住这两座灵山?”

    就只凭他们手中这几艘攻山舰,不到两千的灵师,根本没可能抵挡得住对手的进袭。

    如果有法阵为依仗,那还好些,说不定能够撑过几个时辰。可问题是天东四院,还没准备好现在自立,并不敢更换这里的防御法阵。

    “我就只好撤退了!这两座灵山距离大旗山实在太近”

    沐神机一声叹息:“谁能想到,当年的远见明智之举,竟然反被那竖子利用。此事我会与神月上师解释的,总不可能为守住这两座灵山,将我方的大军丧尽。”

    昔日东四院的两位法域上师在此坐化,本意就是压制大旗山地脉。使这座天芒山上院的防御枢纽,不会成为他们自立的阻碍。

    可谁能想到,一千年后,日月玄宗居然有人再现了日月祖师传下的摘星之术。这极近的间隔距离,反而成为了破绽。

    “不过也正好试试看,此子是否有衅战之心,看他是否有胆量进驻这两座灵山就知道了。”

    因双方间隔极近,小月山与天关山那边的动静,在大旗山巅一眼可见。

    “看来他们是打算撤离。”元杰失笑:“还是很明智的。”

    “就不知道他们,打算退到什么距离。”暮知秋眯起了眼:“五百五十里外吗?”

    张信则注意到对面两座灵山,都有不少灵师从山内飞出,直往大旗山方向奔来。

    可能是担忧攻击这些日月玄宗的门人,可能会给张信以口实,坐实叛逆的身份。那两座灵山的道军,对这些人的离去都似如不见。

    “七百人?这人数似乎太多了?”

    章农微微凝眉,小月山与天关山乃前线要害,也是东四院重兵云集之地。

    他不信天东四院会在这么重要的地方,留下这么多的‘隐患’与异己。

    “是不是要对他们鉴别一番?”

    “无此必要!遣几个能够信任的专人去收容,然后让他们当面立下灵誓就可。”

    张信毫不在乎的说着:“这些人,可以单独编制成军,置于全军右侧。”

    因事前就预料到了这种情形,所以他这次,除了道军本身所需的舰船之外,还额外携带了二十七艘战舰,可以容纳三千人。

    “灵誓的效用只怕有限,对方并不是没有绕开的法门。”

    章农不以为然:“一旦有人意图不轨,在大军交锋之时倒戈叛乱,只怕”

    张信闻言,不禁笑了起来:“可即便他们不反叛,我们这支道军,只怕也不是东四院的对手。”

    这句话,顿使章农一阵无语。

    却是如这位摘星使所说的,对面有道军一万七千众,都是训练有素的精锐之师。不但人多势众,战力也很不俗。

    如果这次他们将麾下三千道军一起带过来,那说不定还有一战之力;可问题是这三千精锐,现在都被张信甩在了天芒山。

    现在如果与对手正面对抗,输的一定是他们。

    “所以现在收纳他们,并无任何威胁。本座还不打算与他们决战”

    张信说完这句,就霸气的往前方一指:“通知全军,一个时辰之后全军进发!”

    可最终张信麾下道军全员推进的时间,比他想象的还要早些。只因对面,只用了半个时辰,就已撤出三百里外了。

    到这个距离之后,天东四院的道军就开始分散开来,似欲以此法,防备他的摘星术打击。

    可张信却毫不在乎,双方舰船的的极限速度差不多。在没有法阵防护的情况下,对面两座灵山的留守灵师,没可能在他们的攻伐下,支撑半刻以上的时间,

    他也不是很贪心,这两座灵山,现在他们只需拿下一座就可。

    “还得小心对方的反扑!”

    章农素来稳重,又再次凝声提醒:“小月山对我方不设防,对于天东四院,那也是一样。”

    “反扑?如果真的反扑过来,那么本座倒还真有些头疼,可他们敢么?”

    张信唇角微挑:“在他们的内患,还没解决的时候?”

    章农再次怔神,随后就明白张信的意思。天东四院在这个时候还手,那就再无回圜余地了。本山那边的主和派,也只能放弃努力。

    这种结果,可能正是张信所希望的

    “说他们绝对不敢,那未免也太武断。”

    张信继续冷笑:“可如果他们,真的敢在这小月山与本座决战,那么本座也乐见其成。”

    事实却一如张信的预料,对面的敌军,很主动的将小月山那几艘攻山舰与千余灵师全数撤离。

    当张信麾下道军入驻时,这里就只余一座空空如也的灵山。

    随后一个时辰,他们又依样画葫芦的,将附近的天关山,也一并拿下。

    可此时新的问题,摆在了他们的眼前。这两座灵山,都需一定数量的灵师驻守,才能有一定的防御能力。

    可如此一来,却必将使他们本就单薄的兵力,更加的捉襟见肘。

    章农与元杰都很为此忧虑,张信却满不在乎。等到大军修整了一个时辰之后,就又召集诸部首领,宣布了新的军令。

    “摧毁两座灵山?”

    当张信的军令下达,在场的所有人,顿时都一阵惊呼。

    章农本能的就想要劝阻,可他心念一转之后,却又感觉这说不定是个好主意。无论张信接下来的行止如何,都可解除大旗山的地脉限制,削弱天东四院。除此之外,也不会再分兵驻守。

    “可这两座法域灵山,未免太可惜了”

    李青则是冷汗淋漓:“督帅大人,以我之见,还是先请示一下本山,再做处置!”

    “无此必要,本座有临机处断之权!”

    张信不满的一声轻哼:“且这方圆三百里地,堆了三座灵山,本就多余。”

    这又不是日月神山那个地方,地脉充足,堆上三五十座神域灵山都不嫌多。

    而就在这军议中的诸人,或惶恐,或认同,或陷入沉思之时。以张信为中心刮起的风暴,正席卷着整个北地。

    东神山上院的神月上师,是首先得到消息的。这位端坐于静室内,看着身前的信符,不言不语了整整半刻,随后蓦然出手,将身前的茶几,击成粉碎。

    “少见你有如此心浮气躁之时!”

    此时一道虚幻的身影,出现在了神月的身前。此人看了一眼神月身前的一地狼藉:“这并没有任何用处。”

    “我知道!可用这些不值钱的东西宣泄怒火,也是一种让人心平气和的方法。”

    神月已恢复了平静:“传本座之令,让沐神机忍耐七日再行反攻!传命缪丹,事态已不能再拖,我给他七天时间,尽快将那些背祖忘宗的混账解决。还有”

    他的语音一顿:“联系日月本山,尽一切所能,以擅启战端的罪名,将张信问罪。如果不能,那就尽可能将他拖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