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皇兄,一定要等小倩
    大明门上万民敬仰,百姓哭泣,君民情深,整个京都中,无数的百姓,更是一个个出门,不断的朝着大明门汇集着。

    而不在京都的百姓,这一天也是一个个走出了家门,看着京都的方向,内心祈祷着,关心着这一切。

    他们是到不了京都了,可他们的心,却同样和京都的那些百姓,以及他们的太高祖在一起。

    这或许就是君以民,关系的最佳阐述了吧。

    只是,在所有人都望着大明门方向而去的时候,距离皇城不过是几条街道的一座在府邸中,却有人一家子都待在了家里。

    聂宝树和李容站在后院的花园入口处,看着大明门的方向,在看着花园中,那个一袭蓝色长裙,正轻轻的弹奏着古琴的聂小倩,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

    “冤孽啊!”

    李容看着那女子,眼眶通红,一阵轻叹从她的口中而出,聂宝树也是紧握着拳头,脸上满是无奈的神色。

    他想要去喊那女子,可是最后,还是直接扭头就走。

    他不过是一个粗鄙的乡野村夫,如果不是当今陛下,如果不是自己的女儿,如今他也不过是在乡村种田,一日为了三餐裹腹而挣扎的普通百姓。

    父母之命,媒妁之言。

    感情的事情,一向是由着父母在操心的,可是如今,这感情的事情,他夫妇,又如何能去做主啊!

    花园中,凉亭上。

    聂小倩的芊芊玉指拨动着琴弦,如雨般的柔柔的轻喃声,在这凉亭中,缓缓吐出: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

    声音哀婉凄凉,琴音低沉而又悲切,炎炎的夏日在这琴声中,变得有些沉闷,有种令人忍不住暗自伤怀,泪流涕下的压抑。

    在听到公主弹着这曲子的时候,聂小倩身旁的侍女一下子就听出了这曲子的名字:

    凤求凰!

    本是言浅意深,音节流亮,感情热烈奔放而又深挚缠绵的曲子,可如今听在侍女的耳中,更多的却是哀婉和悲切。

    那是一种满怀情意,却不得而知,甚至应该说是不能说的无奈。

    “公主……”

    指以停。

    琴弦尚且还在颤抖着,那琴音未绝,可是侍女却已经在也疼不住对着聂小倩焦急道:

    “公主,太高祖陛下已经要走了,您当真不想去见他吗?你就快和我去吧,我这都快急死了!”

    皇上不急太监急,侍女小梅如今就是这样子。

    对于公主的感情,这五年来,自己一直在她的身边伺候着她,若说有谁清楚的话,也只能是自己了!

    聂小倩没有动,那芊芊玉指压着那颤抖的琴弦,将目光看向了大明门的方向,脸上露出了哀婉凄凉的神色:“去见什么?不过是徒劳伤感罢了。”

    “公主,您真的那么想吗?”

    侍女小梅如何能不知道公主在想什么,听到这话,声音都有些大了起来,显然是在生气公主的心口不一。

    她生气,可是也明白公主的感受。

    公主是喜欢太高祖陛下的,可是陛下却不喜欢啊!

    在陛下的眼里,公主一直不过是他一个长不大的妹妹,他爱她,可这种爱,不是男女之间的爱,而是亲人之间的爱。

    所以公主怕,所以公主才不敢去见陛下。

    以至于得知陛下要离开之后,公主就躲在了这聂府整整四个多月的时间,不敢回皇宫。

    因为她怕自己忍不住就这样哭了,忍不住说出自己的心事。

    可也正是以为这样子,小梅才生气,正这聂小倩的气。

    因为在她的眼里,自己的公主,实在是逃过于懦弱了!

    “公主,您是公主,小梅本不应该多嘴的,可是公主,您知道的,这一次陛下就要走了,谁也不知道他这一去,到底要多久回来。

    一年,十年,百年,或许又是一辈子,谁又能知道?

    您喜欢陛下,我们所有人都知道,可是陛下不知道啊,您在害怕,害怕这一说出来,您和陛下就在也回不到现在的关系。

    可是这样的关系,公主真的是您想要的吗?

    感情是自私的,也是需要勇气的,您和小梅不同,您高高在上,可以对自己的感情做主,这就是公主您让小梅羡慕的地方。

    因为公主您能敢爱敢恨,可是小梅不同,如今,陛下就要走了,公主你不说出你的心声,这一辈子,可能就在也没有机会了啊!”

    小梅看着聂小倩,语气中满是焦急,跺着脚,看着大明门的那个方向,心中如万只蚂蚁一般在啃咬着。

    聂小倩没有说话,可是她的娇躯却是在颤抖着。

    她不知道自己在想什么,脑海中只有小梅的那一些话。

    是啊,小梅说得并没有错。

    他要走了,自己还有什么不能说的?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回来,或许一辈子,难道自己就不想要让他知道自己的心声吗?

    终于,聂小倩在这坐不住了,抓着那古琴,朝着大明门的方向跑去,看着公主这样子,小梅脸上一喜,松了口气,连忙冲了出去。

    以前,从聂府到皇宫,坐上马车也不过是半个小时就能到,可是她们却预算错了。

    如今整个帝都早已经满是人海不断的朝着大明门的方向而去,就算是那些百姓看到公主的马车,连忙让路,可是人还是太多了!

    本只需要半个小时就能到的马车,这一次下来,估计要一个小时,这还不知道能不能到达。

    “公主,人太多了,这……这不好走啊!”小梅也是没有想到这竟然如此之多。

    百姓迎送太高祖,这本是值得高兴的,因为这证明太高祖的人心。

    可是现在,小梅却生气了起来,这岂不是在给她们挡道吗?

    坐在马车上,聂小倩紧紧抓着手中的古琴,看着那人山人海,咬紧了下唇,直接从马上跃下,朝着大明门的方向跑去。

    “公主……”小梅焦急一喊,然而那涌动的人流,早已经将聂小倩的身影淹没,她只能驾着马车,一脸紧张。

    人流中,聂小倩的身影显得那么的清晰,她紧紧抓着古琴,紧抿着下唇。

    “皇兄,等我,一定要等小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