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51 再上路
    阮黎医生怀疑这次事件的嫌疑人就在我们这趟巴士的乘客中,虽然还没有足够的证据揪出凶手,最初大家也觉得不可思议,但阮黎医生的想法也并非没有道理。更何况,大家被研讨会邀请的时候,已经有许多细节,足以让人怀疑研讨会的性质。尽管发来邀请的研讨会出示了大量可以让与会者信任的证据,但是,如果当时可以仔细想想那些不妥的细节,一定会对这次邀请生出疑虑吧,三井冢夫就是事先就对这件事抱有一些负面想法的人,但是,正因为这些疑虑都无法压过想要前往的想法,所以才会站在这里。

    话又说回来,让一群心理学专家——这些人哪怕没有正规执照,也有着某个心理学领域的杰出才能——在被邀请的时候,暂时在心里过滤那些不自然的环节,而将大部分精力放在“必须参与”这个想法上,无疑展现了这次研讨会举办方在心理学方面的实力。

    对举办方来说,只要被邀请者决定参与这次研讨会,无论初衷是什么,就已经是举办方的胜利了。

    只是,正因为缺少研讨会的相关信息,所以,当出现事故的时候,就不免有些束手束脚。哪怕是阮黎医生,也没有得到举办方的正式联络方式,本来就是研讨会必须主动负责的情况,却还需要打私人电话,去通知举办方成员之一的朋友。

    这是何等荒谬的情况,让大家都感到相觑无语,不由得怀疑当初自己为什么就没有察觉其中的古怪。

    “唯一有正式联络方式的人,大概就是只有那个负责人了。”阮黎医生一边拨打电话,一边对我们说。

    不过,其他人都表示。对那个负责人不太熟悉。虽然有听过他的名字,毕竟对方也是专业领域有点名声的人,但也就仅仅是听闻而已。就连阮黎医生也没有实际接触过这个人,正式碰面也是第一次,所有关于那位负责人的信息,仅止于众所周知的情报。更具体的情况,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人知晓。以阮黎医生的身份和交际圈来说,这已经不仅仅是“低调”可以形容的了,甚至可以说,有诸多可以隐藏的成份在其中。

    问题就在这里,为什么一个略有名气,明明可以光明正大站在世人面前的专家,却偏偏将自己的情报,隐藏到这种地步呢?如果不是他自身性格古怪——这里没有人觉得。那是一个性格古怪的人——那就是别有内幕。

    充满秘密的研讨会,附上水面的危机,刚别有内幕的负责人,以及利用致幻物质杀人的疯狂科学家——倘若撇开所有的“神秘”,单纯以正常的视角看待这次旅程,就不由得让人生出一种被卷入了某种“解密冒险小说”的感觉。仅仅当作小说去阅读,无疑可以十分快意地代入主角,去感受那些惊险、智慧、力量、谜题和刺激。但现在自己真的变成了主角。明明几天前,还处于一成不变的日常中。转眼就要面对一个内幕重重的局面和隐于暗中的致命敌人,应该就不会太愉快了吧。

    至少,我面前的这些普通人纷纷表示自己无法做到。

    健身教练露出一丝烦躁的表情,抱怨着:“我真的想回家了。”

    “你可以请人载你一程。”占卜师耸耸肩,说:“不过,我倒是觉得你不会这么做。倒是三井先生。你没想过要回去吗?既然都有人死了,而凶手还没有抓到,那么就绝对不会只发生这一次。阮女士的推断虽然缺少许多重要证据,可我还是挺相信的。”

    “怎么说呢……”三井冢夫搔搔脑袋,他的前额头发已经掉光了。即便在夜间,有路灯照着,也感觉像是抹了一层油,不过,正因为皮肤光滑,才显得他的外表没有实际年龄那么大。这个男人其实已经五十岁了,“虽然还是很害怕,也觉得之后肯定不缺少这种心惊肉跳的事情,但是,你看,真正男人总是对一个徐徐拉开的大幕没辙,尤其当自己还是参与者的时候。我想知道,这个研讨会到底有什么秘密,当然,我也十分清楚,过于深究的话,会很危险,而且这次研讨会的目的,可能没有最初想来的那么纯良。”

    “既然三井先生明白利害,还做了这样的决定……”占卜师想了想,说:“大家也已经那么熟悉了,之后还是尽量一起行动吧。”

    “啊。是,是,好的。”三井冢夫笑起来,“其实我一个人行动的话,也是挺害怕的,不过,大家一起行动的话,我就有勇气去保护大家了。”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是在之前的事件里,完全没有表现出来呢——我不由得这么想。

    “三井先生,你是想说,自己是那种‘有了要保护的东西就会变得强大’的人吗?”健身教练调侃道,但语气中没有恶意,却是每个人都能听出来的,“三井先生的个性,果然和外表一样年轻,不过,都五十岁的人了,还是小心点腰骨比较好。”

    “老男人的热血,你这个小姑娘是不明白的。”三井冢夫只是淡定地笑了笑,如此回答。

    他之前的表现和作用之可有可无,全都已经淋漓尽致地展现在众人眼中,但这个时候,当然不可能用这种残酷的语言去打击他。谁都明白,在这种充满了秘密和危险的情况下,建立一个坚强的内心,是多么重要的事情。三井冢夫肯定知道自己的表现一直都不怎么样,无论是逻辑思考的水平,还是心理学领域的应用,都比这里的其他人差上一些,但是,愿意这么表态,至少证明,他已经在调整自己了。

    在以普通人作为对比的情况下,三井冢夫在自身心理控制上的造诣,还是很明显的。不过,他自己也说过,他的研究领域更专注网络方面,而现在所面对的情况。都是面对面的,他的知识到底应该如何使用,有没有机会试用,都是难以确定的事情。

    如果自己所学的东西,都无用武之地,那么。他也就只是一个心态调整能力比较强的普通人而已。

    他的年龄,运动能力,乃至于知识,都有可能不是那么善于面对当前的情况。

    相比之下,健身教练和占卜师虽然都是女性,但在性格和能力上,却已经体现出比三井冢夫更大的优势。

    如果没有“神秘”的参与,他们大概是可以保护好自己的吧,但是。既然“神秘”已经出现,他们所有的优势,都比不上“运气”。反过来说,如果他们死了,那绝对不是他们能力不行,而仅仅是运气不好。神秘事件就是这样,在运气面前,普通人的那一点优秀。就如同萤火之光。

    不过,既然他们已经主观排斥了“神秘”的存在性。我也不打算主动让他们扭转思维。一个刚刚经历“神秘”,却在一切结束后,用自己的常识和知识否定了“神秘”的人,想要重新认知“神秘”,相信“神秘”,并以“神秘”为核心进行思考。是很困难的。人类的思维,既有惯性,也有依赖,总体上,更倾向于自己有生以来被灌输的观点。而这个中继器世界。在我们这些外来者抵达前,基本上就是运转在无神秘的状态下,哪怕如今神秘扩散,也很难一下子就扭转人们的观念。

    不仅仅是这个中继器世界,哪怕是过去的末日幻境,也都是这样。如此,神秘的世界,才在如此确凿的情况下鲜为人知。

    不敢相信,不愿相信,半信半疑——诸如此类的态度,在踏入神秘的世界时都是障碍。

    像我这样,当“神秘”出现时,就毫不犹豫地以之作为基准的人,大概是很少的吧。至少,我身边的人,都不是这样干脆。

    我想要保护这些人,这个想法和我的计划,乃至于排除计划范畴之外的一些具体行动,都是有矛盾的。我知道,有更好的方法去保护他们,而现在的做法,无疑是很没有效率的一种,即便如此,我仍旧保持着沉默,静静地看着他们。

    我也不知道,这到底是尊重他们的想法,亦或者,只是不想使用太过强硬的态度和方式,去做那些“自认为更好”的事情。

    就在我冷眼旁观的时候,阮黎医生终于挂断电话,对我们说:“已经通知了,不过,研讨会方面会怎么处理,大概不会很快。”

    “故意拖延时间?”三井冢夫有些敏感。

    “不,研讨会的举办方不止一人,虽然是私人性质的,但是,举办方却涉及了好几个医药领域公司的高层,也就是说,这次的研讨会其实是被许多商业人士关注着的。”阮黎医生说:“说白了,他们就是想通过这个途径,寻求一些特殊人才。”

    “特殊人才?”健身教练有些疑惑:“怎样才算是特殊人才?我是没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虽然也觉得自己的心理学水平不错,但是,相比起阮女士您这样的专家,还是有自知之明的。这样的我们,也算是特殊人才的备选吗?”

    “特殊人才的标准由举办方决定,既然邀请了你们,当然是因为你们符合标准,这一点毋庸置疑。”阮黎医生说:“不过,以我私人的感觉,如果正式接受了对方的邀请,大概会去做一些不怎么合法的研究。如果对这种非法科研有洁癖,最好还是不要太深究一些事情,单纯当作一次出国旅行比较好。”

    “非法研究吗……越来越有一种黑幕重重的感觉了。”占卜师也苦笑起来,“阮女士,你也不清楚细节的情况吗?你的朋友,不是举办方之一吗?”

    “我当然知道更多的事情。”阮黎医生用平静又果断的语气说:“但是,我已经签约了,必须对具体情况保密,这是个人的职业操守问题。”

    三井冢夫张了张嘴巴,但最终还是一脸悻然,没有说什么。健身教练和占卜师也不打算深究了,因为,阮黎医生的态度清晰又坚定,没有给人可以说服的感觉。

    “会有非法的人体实验?”三井冢夫问到。

    “肯定有。”阮黎医生强调道。“这点不需要怀疑,医学方面的非法人体实验,比你们以为的还要多,还要频繁。这是大部分人类共同的需求。虽然会有人不想自己成为实验对象,但是,为了一些目的。甘愿充当实验对象的人也不在少数,也有很多人,嘴里遵从普世道德观念,但实际不介意他人成为实验对象,然后研究出真正对自己有用的药物。那种彻底而坚定地反对人体实验的人,反而很少,态度和立场有些模糊摇摆的人,才是最多的。不过,人体实验的违法和非法。标准太过模糊,在心理和实际情况上,可操作的地方太多,所以,真正坚决反对人体实验的人,大都不会仅仅反对非法人体实验,而是反对所有的人体实验。”

    “该说是人的自私心理也害了自己吗?”三井冢夫这么叹息,结果。其他人都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让他的表情有些不自在。

    “三井先生。你真的是心理学某个领域的专家吗?你的话听起来,连最基本的心理学基础都没有打牢呢。”占卜师的说法还保持着一些委婉。

    “心理学是研究人类心理变化规律的一门学科,其中社会关系学是最重要的元素之一,否定社会常态,用幻想出来的理想社会,去代替事实的社会环境。是研究心理学的大忌。”健身教练毫不客气地说:“我们的研究基础,可不是空中阁楼,而是必须基于对事实基础的肯定上。你认为人们是自私的,而自私是有害的,所以。人类社会在腐朽——这本就是一种错误。人类虽然具备一定的独立性,但是,社会性仍旧是最显著的特征,人类的自私和无私,仅仅是基于道德观念的定义,一个真正的心理学家在使用这种定义的时候,必须认知到,自私也好,无私也好,美好的观念和丑恶的想法,都只是人类社会这个巨大又复杂的体系中,一个冰冷的零件而已,从宏观角度来看,远远不是癌细胞这样的恶性,而仅仅是整个社会新陈代谢机制的一个环节。它不是正确的,也不是错误的,而仅仅是存在且必须的。”

    “不,等等——”三井冢夫皱了皱眉头,似乎很不赞同这个说法:“我觉得,你的说法排斥了人类的感性认知和惯性认知,并不符合你口中的事实基础。倘若构成人类的一切,都是人类社会所必须的,推动人类社会运转的零件,那么,纯粹用理性的观点去看待感性,去研究人类社会,是不完整的。”

    “不以理性的方式去看待感性,难道还要用感性去看待理性吗?”健身教练嘲笑道:“感性是人类社会的需求,也是人类社会有机运转的重要因素,这一点我不反对,但是,人类或许可以用理智和直觉得到正确的结论,却是无法用感性去得出正确结论的,感性是维持社会关系的弹性机制,而并非是研究的必需品。三井先生,你的内心如岩浆般灼热,但是,心理学是比你想象的还要冰冷的学科。”

    “我不赞同你的说法。”三井冢夫的表现,比之前要强硬得多。

    不过,在他反驳之前,阮黎医生就打断了他们:“等到了研讨会,确认安全后再争辩也不迟,现在我们该去和其他人汇合了。我们顺着她的目光,看向巴士所在的地方,幸存的专家们已经聚起了,而另一边,黑人司机和那位中年秃顶的负责人,也正脚步匆匆地赶来。即便隔着稍远的距离,也能感受到专家们的不满。这里出了如此严重的事故,哪怕天气已经没有迷雾,但是阴影仍旧笼罩在每个人的心头,就连我也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人们对于任何一个“不合群”的人,都会充满了排斥。

    显然,姗姗来迟的黑人司机和负责人,就是被视为“不合群”的人。他们的作为,在理论上有没有合理性,有没有尽到自己的责任,其实没多少人是在乎的,如今,感性的力量正在显现。

    “他们要倒霉了。”健身教练一脸幸灾乐祸的表情,也不知道,她口中的“他们”到底是指专家们,还是指姗姗来迟的那两人。不过,既然大家都聚在一起,我们这边自行其事的话,也会被当作是靶子看待吧,已经有人朝我们这边看过来了。

    “没关系,我们和他们的身份一样,而且阮女士也是很有威信的人。”三井冢夫说:“他们对我们的容忍度,要比那两位大得多。”

    这么说着,我们也迈步前往停车场。

    分从不同的方向,我们几乎和姗姗来迟的两人同时汇合其他专家。这个团体的内部气氛不怎么好,每个人都紧绷着一张脸,有一种应对不当,就会被怒火喷一身的感觉。我倒是觉得正常,本来还是自己邻座的人,突然就这么被杀死了,死亡的来袭,恐怖的幻觉,大概让每个人都觉得,自己就是凶手的下一个目标吧。虽然接受研讨会邀请的决定是自己做出的,但是,要承受这种没能预想到的意外和压力,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自己的决定,自己承载其任何后果——这句话说起来轻巧,可无论说几千几万遍,若是心理无法接受的话,就是无法接受。

    我觉得,眼前的这些人,虽然对心理调节很有水平,但仍旧无法自己想要怎样,就能将自己的心态改造成那样。

    “抱歉,真的十分抱歉。”秃顶中年掏出手帕擦着额头,一开口就将自己的姿态压得很低。不过,说话的水平也不怎么样,虽然并没有强调这次事件只是一个意外,承认了举办方的不足之处——无论这种不足之处,是组织水平的问题,还是别有图谋——不仅仅在口头上表示歉意,还许诺了一些实际性的精神赔偿,听起来是和研讨会举办方沟通过了。不过,正因为说话的水平不高,所以,有一种吊在半空的感觉,就像是觉得不足够,但又说不出口。负责人的态度不像是敷衍,但也就仅仅没有敷衍,研讨会方面的补偿决定,本应该在他的口中显得更有诚意一些,但现在,就只是“仅此而已”的感觉。

    众人的情绪没有完全发泄出来,但又被中年秃顶的负责人堵住了,直到最后,也没有人站出来多生事端。因为,负责人虽然没有正面提出此地尚不安全,但在用词中,却反复有所暗示,最终让众人的危机感压下了不满。

    阮黎医生走向一声不吭的黑人司机身边,对他说了几句。黑人司机连忙检查行李仓,摆弄了几下就修好了,然后让我们将拿出来的仪器和药物放回去。我们借用了不少其他人的东西,但是,显然神秘事件平息后,阮黎医生等人和东西的主人进行了沟通。所以,事后的现在,也没有人出来追究。

    黑人司机上车后,众人也鱼贯而入,负责人在门旁陪笑着,完全没有名气人物的风范,反而充满了市井的味道。我多看了他和黑人司机几眼,健身教练和三井冢夫也是如此,不过,我们眼神交流,显然都没有找到什么确凿的证据。倒是因为车内的座位又空余了好几个,一看到就让人想起死去的专家,不少人露出兔死狐悲的伤情。不过,一直都没有人提出要回去,我想,他们和我们五人一样,有过这方面的协商。

    不管他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而继续这个危情已显的行程,但这个决定,就是最终的结果。

    于是,载着不满员的乘客,巴士在夜色下驶向公路的尽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