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五六章 专断之权
    “摘星使大人!恕我直言,此事实在太莽撞了。还请大人在使用摘星术之前,先请示本山”

    李青这个时候,就感觉不便。薛云帆身为天芒山知事,不便轻离本山。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制衡张信的谢渊玑,也被甩在了后面。

    此时这军中,无一人的身份,凌驾于张信之上。

    张信说的这些事情,早就是众所周知的事了。本山那边,早就掌握情况了。可这并没有成为日月玄宗,发兵攻打的理由。

    据他所知,本山那边依旧在努力,一方面在分化瓦解,使那些持温和态度的人物回心转意,力图分裂东四院的乱党;一方面也在全力营救,那些正被追杀的门人弟子。

    可张信现在的作为,却可能破坏本山那边所有的努力。也会使天芒山,陷入巨大的危险中。

    “请示本山?无此必要!”

    张信断然回绝:“即刻起,本座已有专断之权!即便天柱会议,也不能干涉本座的决断。”

    随后他又吩咐:“传令全军,即刻起准备防御冲击事宜!”

    李青只觉胸中郁闷无比,转头又看向了护阵使暮知秋与章农:“暮师弟,章师弟,你们就任他这么胡作非为?”

    这二位身有护卫阵盘之责,也是此刻,唯一能阻止张信的人物了。

    不过章农却很无奈的摊摊手:“我二人也想阻止,可问题是这座阵盘,都是由摘星使大人亲自制成。”

    李青闻言,不禁一阵凝噎,他也听说鹿野山之战,张信使用摘星术的时候,就未使用祖师留下的阵盘。由此使黑杀谷与南方魔军大败亏输,输掉了一切。

    “还不去选人出使!”

    张信冷冷的催迫着:“我看你也不希望,我现在就把那小月山,或者天关山轰平?”

    李青不禁又扫了一眼周围,那已严阵以待的太渊神剑魏紫辰与胡桃,宁元仙等人。立时将武力阻止的心思,都抛开到九霄云外。

    当下他便默默无语的,离开了这艘独霸号。既然已没办法阻止,那就只能尽力配合。

    其实在李青的心内,也未尝不觉本山那边的举止,过于稳重,那已接近绥靖了。

    这种做法,无异是将东四院数万心向本山的灵修,置于对方的屠刀之下!

    可他反感归反感,却也理解本山的决策之人,其实是无可奈何。

    东四院在本山,依旧有着不俗势力;许多长老会的成员,也都以为现在,还不到事不得已之时,决不能轻易与东四院兵戈相见;更没有愿意承担,擅自开战的责任

    这都成为十天柱,主动向天东四院宣战的阻力。

    而近日彻地神渊的接连异动,更是加剧了本山那边的恐慌情绪。

    除此之外,李青更不愿这场大战,是由他们天芒山引发。就不说刑法与戒律二堂在事后的追责,光是天东四院的庞大军力,就足以将他们的小胳膊小腿,轻松碾碎。

    可现在的问题是,他现在想不出任何方法,阻止张信,把天上的星星砸向对面的两座灵山。

    而就在李清离去之后不久,元杰就用复杂的眼神看张信:“摘星使大人,是真的打算现在就与东四院开战?”

    张信闻言,当即莞尔一笑:“我们在一起相处,也有差不多一年了。你看本座现在,是像开玩笑的意思?”

    “果然!”

    暮知秋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摘星使大人是打算以此举,倒逼本山,做出决断?不知大人可知这么做的后果?”

    “后果,本座自然会承担一切后果!”

    张信冷笑:“与天东四院之战,宜早不宜迟。本山那边婆婆妈妈,瞻前顾后,简直不知所以。他们既然不敢,那就由本座开始好了。”

    他说完之后,又笑望身边的三人:“最大的责任,本座已担下了,那么你们意下如何?是否愿陪本座,一起去试试这东四院的斤两?”

    听到这里,三人不禁面面相觑了一眼,元杰首先唇角微挑:“有何不可?说实话,我也觉得本山那边,太畏首畏尾,毫无魄力!”

    “我倒是无所谓,摘星使大人无论有何吩咐,暮某必定遵从。”

    暮知秋心想那几位天柱,给予张信这样的权力,搞不好就是寄望这位打破僵局,从而摆脱本山之内的阻力。

    试问宗法相等人,又岂不知张信任性妄为,霸道强势的作风?

    章农则眼眺前方:“李青已让人出使了,看来这位也是有些决断的。”

    众人放眼望去,只见二道紫光,已经从李青的座舰飞空而起。

    ※※※※

    一刻时间之后,当沐神机从一位紫衣神师的手中,接过李青亲自拟定的一份告示文书,只觉自己的脑皮都要炸裂。

    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看到的这一切。尤其是那告示文书中的一段段字句,让他怒火蒸腾。恨不得一剑,直接将眼前这位‘使者’斩杀!

    李青在文书中,只是将张信的言语如实转告。不但没有任何的添油加醋,更用上了不少婉转的词句。

    可沐神机,依旧感受到了那位摘星使对他们的轻蔑,甚至无视。

    不过让他心绪失衡的,还是张信这完全出乎他意料的举动,让他感觉心境惶乱。

    不过他最后,还是平复住了心情:“双方都是同门,何有使者一说?摘星使乃天芒山上院首席,只怕还管不到我们东神山。过境驻扎,不合规矩!”

    “天芒山上院首席受本山谕令,临战有专断之权。”

    那紫衣神师先是解释了一句,却明显不愿意与这几位多话:“在下只是传话的小卒,上师对我说这些并无益处。上师如有什么话要向摘星使大人解释,可遣专人去独霸号求见摘星使。”

    沐神机不由捏紧了拳头,发出了一阵‘咔嚓嚓’的响声。

    他堂堂法域圣灵,在这个家伙的口中,居然还要向那年纪不到二十的摘星使‘解释’,‘求见’

    不过他终究没拿这人怎么样,任由这位紫衣神师御空离去,返回大旗山。

    随后沐神机就皱眉不语,紧盯着对面那座距离不到二百五十里的高山,眼神犹疑不定。

    就在此刻,那大旗山外又有数位神师出面,朝两座灵山方向喊话。

    “小月山与天关山所有人等听清,天东四院私蓄兵力,擅杀同门,反迹确凿!今我天芒山上院首席,奉宗门之令率军讨伐!限令尔等上下解除防御,自封灵能,如若不从,我军上院首席,将在两个时辰之后,请下火雨天灾,以惩叛逆!也请忠于我日月玄宗的弟子,速速离去,以避天灾。”

    于是小月山与天关山上下人等,都一阵哗然惊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