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七十四章节 贪婪
    第三百七十四章节贪婪

    其实,就算这一场的灾难会产生因果,刑天也不会害怕,他的黑莲分身那可是由‘十二品变异的业火红莲’所祭炼出来的,再大的业力因果都会被他的身体所吞噬掉,化为乌有,仅凭这一点,刑天的黑莲分身便可以疯狂地做出任何的事情来。

    刑天之所以会让自己的黑莲分身行走在洪荒天地之中,也未尚不是因为他的黑莲分身的特殊性,有这样的一尊分身,什么因果业力都不值一提。

    可以说元始天尊的那疯狂的念头一生,则是直接将刑天的黑莲分身这尊无上的大魔头给释放出来,让整个洪荒天地都将在刑天那黑莲分身的疯狂之下为之颤抖,所有洪荒众生都将面临一场疯狂的灾难,而这一切都是因元始天尊而起,他将为此付出惨重的代价!

    可惜,现在元始天尊并不知道自己所要面对的一切,也并不知道自己的自大会让自己承受多大的损失,更不清楚这份损失会让他气得吐血。

    刑天冷眼旁观着首阳山,静静地在那里等待着,等待着元始天尊的下一步动作,也在等待着太上老君的决定,若是太上老君拒绝元始天尊的提意,那么一切便有可能让刑天放弃先前的决定,毕竟没有太上老君的支持元始天尊只怕很难能够成功说服西方二圣参与到这一场疯狂的交易之中来,更不可能得到女娲娘娘的支持。没有四圣,元始天尊根本不可能是通天教主的对手,也破不掉截教的大杀器‘诛仙剑阵’!

    刑天在外面死死地盯着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的决策。而首阳山之中,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则是展开了一场别开生面的交谈,当元始天尊一上门时,太上老君便明白元始天尊是为何而来,绝对与通天教主先前疯狂地让门下弟子动用‘诛仙剑阵’而来。

    太上老君只是猜中了元始天尊来意的一小半,当他听到元始天尊全部的想法之时,这让太上老君的心情不由地有些愤怒。因为元始天尊的提意根本是在出卖东方,这是让人不耻的,更重要的是一但他这么做了。那么等待自己的将会是一场决裂,三教再一次决裂,那时再也没有可能有机会恢复了,这让太上老君不得不谨慎对待。

    虽然说太上老君对于通天教主的强势也有所不满。可是不管怎么说通天教主的强势是针对于西方。是针对于准提与接引他们,并非是针对于东方,针对于阐教,可是元始天尊却要以此为由向通天教主发难,而且还要借助于外力,借助于西方之力,这样的疯狂决定实在是让太上老君有些难以接受,毕竟太上老君不愿意看到在这关键的时刻与截教反目成仇!

    看到太上老君的犹豫之时。元始天尊则是心中无比的焦急,沉声说道:“大师兄。我知道我的这个决定有些疯狂,可是我也是被逼无奈啊,通天师弟选择在这个时间对西方那些弟子痛下杀手不惜动用‘诛仙剑阵’,这分明是在向我施压,逼我收回对截教的压力,你应该明白,若再让通天师弟这样下去,那日后我们谁还能够压制得住截教,整个洪记错之中将会是截教一家独大,我们所谓的人、阐两教只怕将成为一个笑话,先前我们与通天师弟之间的交易只怕也都会成为一个笑话,所以我不得不这么做!”

    元始天尊可是真够无耻的,竟然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了通天教主与截教的身上,仿佛这一切都是通天教主与截教的错,他元始天尊没有任何错误,若不是他利益薰心,非要在西方与截教大战之时偷袭截教,那又怎么会出现这样的情况,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元始天尊一手所造成的,可是现在他却要把所有责任都推到截教身上,这样的话他也能够说出口,实在让人无言以对,就算是太上老君也为此不由暗自摇了摇头。

    不过有一点元始天尊可是点到了太上老君的痒处,对于截教的疯狂发展,让太上老君也有所担忧,特别是这一次通天教主的强势出击,‘诛仙剑阵’的疯狂动用,这让太上老君感受到了威胁,他不希望看到整个洪荒天地之中是截教一家独大的形势,所以对于元始天尊的无耻之言,太上老君则是有了一点点的认同。

    是人皆有私心,太上老君虽然不愿意与西方二圣合作,不愿意给西方发展壮大的机会,可是相对于通天教主与截教的威胁,西方的那点威胁则是不值一提,在元始天尊的劝说之下,太上老君则是被其给说动了。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元始师弟,你确定自己能够说服准提与接引二人,能够说服他们不向我们提出过分的要求,你要知道若是仅仅为了压制截教的发展而出卖东方的利益,那我们将会成为众矢之的,那时你们便是东方的罪人,最重要的是我们承受不起那严重的后果,那会把我们给压垮!”

    听到太上老君的这番话时,元始天尊的心里则是松了一口气,他就怕太上老君直接拒绝,那样便没有任何的机会,只要太上老君肯提出担忧,那一切都好说,这证明自己还有机会,能够说服太上老君同意自己的提意。

    元始天尊沉声说道:“大师兄,这点你尽可放心,我知道准提与接引那两个疯子的意图,他们一直对我们东方有着贪婪的念头,我是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的,我们最多不过只是牺牲先前那与西方有仇怨的小小蝼蚁罢了,给准提与接引一个机会挽回他们西方的名声,这对我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若是准提与接引连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到,那他们还有什么资格威胁到我们东方的安全。有什么资格威胁到我们人、阐两教的利益!”

    太上老君摇了摇头说道:“元始师弟,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简单,对方虽然只是一个大罗金仙。但却不是什么蝼蚁,若是你小看此人,那必会后悔的,更何况现在我们所面对的可不仅仅是通天师弟的截教,还有天庭的压力,这一次你却不该去挑战昊天与瑶池的底线,做是不有点过份了。这会让我们的压力更大!”

    元始天尊不以为然地说道:“大师兄,昊天与瑶池就算想与我们为敌那又算得了什么,以天庭的那点实力根本不可能对我们形成冲击。我们的目标只有一个,那是通天师弟的截教,只要能够压制住通天师弟截教的发展,其它的一切都不值得一提。西方就算给他们再多的机会。那贫穷的西方也不足以支持他们发展壮大,而巫妖两族那就更不用说了,他们对于洪荒天地是有心无力,至于其他人更是可以忽略不计!”

    元始天尊的自信感染了太上老君,虽然太上老君口上在劝说元始天尊不要大意,其实太上老君的骨子里也同样看不起其他人,他也觉得元始天尊说得有些道理,只要能够压制住截教。不让其那发展下去,付出一点点的代价那也是值得地。

    太上老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也罢。既然元始师弟这么有信心,那此事就由元始师弟的安排便是,希望你所说的一切都是正确的!”

    太上老君这一松口,元始天尊不由地松了一口气,对他来说只要能够说服太上老君同意自己的提意,那么这一场战斗便赢定了,他不认为截教能够赢下与自己的战争,他有十足的信心战胜截教,取得洪荒天地的掌握,拿下地府之听巨大利益。

    元始天尊脸色一凛,连忙说道:“多谢大师兄的信心,大师兄等我的好消息便是,我相信只要准提与接引不是傻子,他们绝对不会拒绝我们的提意,有了他们二人的相助,一切的压力都不值一提,一切都将成功!”

    太上老君点了点头说道:“希望如此吧,师弟还是早点行动起来,毕竟这种事情越早越好,若是拖得太久只会走露风声,毕竟在这世界之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只要是有心人,想要弄点资格那是再常不过的事情!”

    听到太上老君之言,元始天沉声说道:“多谢大师兄的提醒,若是大师兄没有其他意见的话,我这就动身前去娲皇宫,去见一下女娲师妹,希望能够得到她的相助,若是能够说服妖族出手相助我们一臂之力,区区的截教根本不值一提!”

    截教真得不值一提吗?妖族真得有那样的力量吗?若是妖族对截教动手,难道说那巫族就能够真得当起缩头乌龟不成,任由着妖族私无忌禅地疯狂下去不成?巫族会让妖族重新发展壮大吗?那根本就不可能,巫妖两族之间的血海深仇可不蠊解决就能够解决的。

    妖族的力量是很强大,可是与巫族比起来,妖族则是不值一提,更何况巫族的一方还有刑天那样的疯狂之徒,一个刑天就足以让他们所有人都为之恐惧的了。

    看到元始天尊如此自信地回答自己的告戒后,太上老君不由暗自摇了摇头,没有再多说什么,这种情况之下多说什么也没有用处,因为元始天尊已经是铁了心可对截教痛下杀手,要不然也不会如此挖空心思来对付截教,对付通天教主。

    很快元始天尊便离开了首阳山,他没有急着向西方而去,转而是身形一转向混蛋之中的娲皇宫而去,从元始天尊此举上,刑天的黑莲分身则是冷笑连连,该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元始天尊说服了太上老君,要对通天教主这个疯子痛下杀手,一场浩劫将会由此而诞生!

    刑天冷笑一声,开始从这刚刚建立起的洞府之中撤退,他所布下的诸多手段,这一次都被收了起来,一个注定要放弃的洞府用不着浪费那么多的东西。

    刑天在处理好这一切之时,再一次不屑地看了一眼首阳山,原本刑天还以为太上老君能够知难而退,能够劝说元始天尊放弃那疯狂的想法,可是最终他错了,他高看了太上老君,太上老君也摆脱不了那利益的诱惑,一个无法控制自己心中的贪婪之人,那根本没有资格被刑天重起来,元始天尊如此,太上老君也是如此,那女娲娘娘还有西方二圣更是如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