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五三章 扑朔迷离
    “这里就是封印松动之处?看来却好似是内鬼所为?”

    张信说完,就神色异样的,看向了身侧的这位紫衣神师,

    尽管这附近,都被人修复过了,消除了所有的痕迹。可显而易见,之前的那几处小型坑洞,分明是因内部的符文出现了破绽,才有被打通的可能。

    如果真是地底下的魔灵所为,那就不止是这点动静!

    顶尖神魔与封印大阵的碰撞,必将使周围的地形地势,也发生变化。

    他在来这里之前,一直以为是有十六,甚至十七级的神魔,对这里的封印阵出手了。

    可结果亲眼来看之后,却发现这里,远非是他想象的情况,

    那紫衣神师的神色也有些尴尬,这点他确实是在给日月本山的汇报中,刻意隐瞒了。

    可随后他就板着脸,毫不客气的回应:“两三个阴谋作乱的竖子而已,我们幽都军自能处置!”

    “此事有谎报军情之嫌,我会向戒律堂与刑法堂提起的。”

    张信也同样冷硬的回应,丝毫都不顾他身边这位,还有后方几人那快要杀人的目光。

    “这些通道看来不是一日完成,看来你们的幽都军的巡查力度,也很让人怀疑。”

    此句一处,后方几人的面色,又都微微变化。

    那紫衣神师依旧铁青着脸:“这与阁下无关!事发之后,我们七泉地渊就已严加整肃,同样的事情,不会再出现。把这里看完了,那就给我滚吧!”

    张信回过头,目光定定的看着这位,眼含压迫:“奚翔知事,失察之罪,本就罪莫大焉!向本山隐瞒实情,对门人擅自处刑,这更是违禁之举!是谁给了你这样做的权利?还有”

    就在这霎那,早就得张信示意的谢灵儿蓦然挥拳,直接对准这紫衣神师的脸上砸去!

    后者反应极快,剑眉倒数,立时就欲以灵术抵御。

    可奚翔的脸色,随即就微微一变。发现这附近,已被一丝丝的电网覆盖。

    “雷天神寂?”

    随着‘轰’的一声震响,那奚翔赫然被谢灵儿的拳锋砸飞数百丈,重重的撞在了位于后方百丈的石壁上,发出轰然巨震,使得这洞窟摇动,泥沙俱下。

    张信大袖一挥,就在所有人的视线,都被谢灵儿这一拳吸引过去的时候。无数的如微尘般大小的弹丸,从他的衣袂之下洒落,混入那尘土之中。

    同时间巨大的风压,开始迫临此间,配合雷天神寂,使得旁边几位陪同的神师,虽各自目眦欲裂,却又动弹不能。

    而张信则步至到暗紫衣神师的身前,眼神冷漠,注目着眼前这位:“你又是什么身份,敢与我这样说话?”

    语声方落,一道庞大的雷鞭,蓦然从那奚襄的手中现出,朝着张信与谢灵儿二人抽打。

    张信毫不意外,一位天柱级的五级神师,可能在未防备的情况下,被他以雷天神寂算计。却绝不可能,被他一直这么压制。

    他一手扯住了谢灵儿,身影一闪,就往后方滑退了数百丈。

    可同一时间,他的袖内也同样有一条雷鞭抽出。二者交撞,使得这片位于地下的小小空间内,轰然爆震,狂雷乱闪。

    而下一瞬,张信身后的雷电七型,蓦然向那雷电海洋的对面,打出了数十发的电磁炮弹。而其肩上的四尊火神炮,更是喷出了两条长长的火舌。无数的弹丸,将那奚翔都笼罩在内。

    后者以雷鞭将张信逼退之后,已重新立起。可这位甚至都来不及看张信一眼,就又被这些大小炮弹淹没。

    此人的法力亦高超之极,以风墙环绕于外,一道道风刃或割或斩,不断的将那些迫近的炮弹斩开切碎。

    在雷电七型的压制之下,看似狼狈,可却并无大损。

    反倒是这位的身后,已有一尊体型庞大的雷神耸立。而在后者那巨大的双手之间,正有炽白色的雷浆汇聚

    张信见状,则是冷笑,他身侧的雷电七型,已经准备就绪,将那面相变盾插在了他身前。而八尊光束炮,也充能完成。

    不过就在双方,即将开始新一轮的交手之时,旁边忽然传来了一声怒喝:“都给我住手!”

    随着这声音,蓦然一道剑光,在二人之间斩过。

    张信与谢灵儿,初时没有感觉,可随后掀起的罡风,却在二人的肌肤之外,刮出了一丝丝的血痕。

    尽管这些微不足道的伤势,对他们而言都不值一提,只需一瞬间就能恢复如初。可却使两人的神色,都微微一变,纷纷停住了动作。

    对面的那奚翔也是一样,神色难看的收起了术法。

    而仅仅须臾之后,就有一位白袍老者,飞空临至。

    这位六十余岁的年纪,容颜清隽,气质则飘逸出尘。到来之后,先冷着脸扫了二人一眼,随后问道:“究竟怎么回事?”

    “见过灵智上师!”

    那位奚翔首先朝着灵智躬身一礼:“这位摘星使无缘无故,对弟子出手,伤残同门!”

    “果是如此?”

    灵智并未偏信,转头回望张信:“你是张信,玄宗一年多前任命的摘星使?”

    “也是现任天芒山首席,二级高功,第九道种!”

    张信略显倨傲的回应:“并奉本山之命,主掌天芒山一切战事。一旦这七泉地窟生变,此间所有幽都军成员,亦将受本座节制。”

    “原来如此!”

    灵智上师在这里可能是闭塞已久了,听了张信的言语之后,神色明显讶异了一阵。

    他先不说话,径自手捻灵诀,闭目存神,片刻之后,才再次看向张信:“抱歉!老夫闭关已一载有余,对外界之事全然不知。直到方才,才惊闻我日月玄宗,竟又出了一个更胜雷神简无敌当年的人物,当真可喜可贺。”

    说到这里,灵智上师又语声一顿:“那么我这部属,又是因何故,得罪了摘星使,让摘星使生此无明之怒,不惜对我这部属动手?”

    “本座这么做,自非无因。”

    张信冷笑,看着对面:“对他出手,是因此人出言不逊,所以略施薄惩!可除此之外,这位还有玩忽职守,谎报军情等等罪责,甚至有庇护叛逆的嫌疑。灵智上师闭关一载,大约不知,就在不久之前,这里的符阵曾经松动过,并且持续至少半月而无人察觉。”

    灵智上师听到这里,不禁勃然变色,目光冷冽似如刀锋般,扫向了眼前几人。

    “摘星使所言,是真是假!”

    眼看着这几位神师,都沉默的低着头不说话,灵智的气机,顿时更为暴烈:“一群混账!”

    张信则冷冷一笑:“本座对七泉地渊与幽都军,暂时还无管辖之权,不过这里的详情,本座会一一禀知刑法戒律二堂,二位好自为之!”

    说完之后,他就又将袍袖一卷,带着谢灵儿飞身离去。

    而就在他的离去还不到百丈时,那位紫衣神师忽然抬头,用阴森冷戾的视线,注目着张信的背影。

    不过这位只看了片刻,就有一道剑光抽来,重重的砸在了他的脸上。那巨大的力量,瞬间将此人抽飞,又再一次砸在后方的石壁上。

    “自己出了差错,还打算怨责他人?”

    灵智冷冷的开口:“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这符阵破损的前后详情!”

    ※※※※

    张信用了整整一个时辰之后,才从那一万七千丈之下的地底,来到了地面。

    随后他就皱着眉头,看着下方的窟口,凝眉不语。

    别看他刚才在那七泉地渊里面逛了一圈,不但各处看了个遍,一些微小的细节都没遗漏,可对那下方的情形,他还是一头雾水。

    那些‘内鬼’们,到底是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要打通出那些不到手掌粗细的通道?

    还有那位七泉地渊的知事奚翔,又是什么样的心态,才想要将此事压下?只是为避免自身的罪责吗?只怕未必如此简单。

    一个天柱级的神师,居然会做出如此愚蠢之事,感觉真不可思议。

    这人的举止,实是太过反常,愚蠢的可笑。

    “刚才主人对那个奚知事动手,就是为将那位灵智上师惊醒嘛?”

    叶若好奇的问着:“我看那个奚翔,真的很有问题。”

    “这确是我的目的之一,封印符阵破损之后,负责镇压此地的法域圣灵却仍在闭关,实在太不像话。”

    张信拧着眉头:“可即便这位灵智上师,我其实也不太放心。”

    叶若闻言,不禁吃了一惊:“这个人,难道也有问题?”

    “只是我的猜测,不能确定。对于七泉地渊中的变故,这位灵智果真一无所知?此人乃是七泉地渊名义上的渊主,真就对奚翔,完全放任?所以我让灵儿动手的目的之二,是想看看这位,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说完之后,张信就转过头,看向了谢灵儿:“那家伙的血,采到没有。”

    “采是采集到了,可是”

    谢灵儿的神色,有些怪异的将自己的手抬起:“那个奚翔,他在我的手背上,留下了这些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