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51章
    “看来主人对他,很信任呢!”

    当张信与薛云帆二人的交谈结束,后者满意离去,叶若就好奇的问着张信:“主人你的六霄雷神,到现在为止,也就只给那个原空碧,还有你的师尊看过。可对这位薛知事,也是同样毫无保留。”

    她知自己主人是何等的谨慎,六霄雷神之事,张信可是连那宗法相都还瞒着。

    可是刚才,张信却将之展示给了薛云帆。

    “不是我信任他更胜宗师兄,而是别无选择。”

    张信的语声中,多少含着几分无奈的意味。

    他深知自己在日月玄宗内,虽已略具威望,可因是初次出任一家上院首席,并且第一次执掌大军之故。天芒山的门人,其实对他缺乏信任。

    所以他现在,即便拿到了天柱会议的授权,也仍需薛云帆的全力配合。

    这位在天芒山上院树大根深,势力触角延展到了方方面面。

    有了这位的配合,他无论做任何事,都能够顺风顺水。

    可相应的,如果薛云帆一心与他做对,那么他张信什么都别想做成。

    “不过这位薛知事,也的确无需怀疑。但凡此人对宗门有半点异心,天东四院的局面,就更不知会恶化到何等程度。我唯独不满的,就是这位每年挪用公帑,操纵北地药价之举。这虽是权宜之策,可”

    张信说到这里,却又骤然顿住。

    从十六年前起,薛云帆就利用天芒山的占据北地九成产量的‘玄心草’,‘九曲藤’等等灵药,以及天芒山的庞大财力囤积居奇,操纵药价,从而获得大量的收益。

    而薛云帆此举,虽是得到昔日六位天柱的默认与允可,可这对于日月玄宗而言,真不是什么好事。

    可这些抱怨的话,他对叶若说也没用。

    摇了摇头,他转而向斗战司的方向行去。

    现任的天芒山斗战司主,此时还未卸任,对他的任命,也还未下达到张信的手中。

    可张信既已取得天柱会议授予的统军权柄,就已有了资格,插手天芒山的军务。

    就如他的预料,有了薛云帆的支持,他在天芒山做任何事情,都能顺遂如意。

    现任的斗战司主,虽对张信强行顶替职司,以及他这次‘急不可耐’打算接手斗战司的举止不满。却也毫无二话,不但将斗战司近年的所有资料公文转交,也很配合的提前向各大分院,下达了召集令。

    事后这位,更亲自陪同张信巡查斗战司与巡山司辖下的各部人马,以及军备情况,助他掌握局面。

    正如薛云帆所言,天芒山上院如论战力,在日月玄宗各大上院中是垫底,可在财力方面,却定可入日月玄宗内的前十位。

    上院本部斗战司与巡山司,总共有十六个镇,灵师一千二百一十,神师二十四位。

    只论人力,这十六个镇严重缺编,神师的数量也不足,连二四比一的比例,都没法做到。

    可这些灵师神师的装备,真堪称豪华,甚至还超越于斗部八殿之上!几乎每人手中,都有着至少一件与自己同级别的法宝,具备三到五件三级以上的法器,还有两到四件的灵装。此外各种可临时增加战力,恢复法力的灵丹,也应有尽有。

    不过张信,也一一去检验过了。发现这些人的战力,只是普通的水准,即便加上他们手中的装具,整体的实力,也依旧弱于斗部八殿,只相当于后者的六成。

    这也在情理之中,这些人手中有如此豪华的灵装法器,如果实力也很突出的话,又怎会待在这天芒山上院?早该被选入斗部八殿,或者被调至一些更具前途的职位。

    让人欣慰的是,这些人经历过及其严格的操练,谙熟日月玄宗的各种制式阵法。

    这显然是薛云帆操持之功,现任的斗战司主与巡山司主,也费了不少心血。

    然后在天芒山的后山几座库房内,还藏着整整十艘日型战舰,三十艘月型战舰,以及四艘攻山舰。

    前二者都是全新的舰船,未曾被使用过。后者略显老旧,可舰身的状况却是良好,法阵完善,装备齐全,只需有十五级的神脉石,足够多的顶级神师或者圣灵,就可以使用。

    而在这库房里面,就储存有九枚这样的石头。

    除此之外,还另有八尊攻山弩,四十面阳炎神镜,四十面冰魄神镜。以及各种型号的灵弩,将近四千二百具。

    “这些还不是全部,除此之外。在议政殿的后堂,还有各类用于恢复伤势与法力的十级灵丹,总共一百二十九罐,各类十级符七万三千张,八级灵装七十九件,四级灵装四百六十件,皆是出自于这些年,天芒山筹得的私有资金。”

    当张信被这些库房里的物资震惊之时,薛云帆也恰时出现在了他的身周。

    这位的眼神傲然,神色自得。

    “我知十几年来,诸位天柱对我挪用公帑倒卖灵药,操纵北地药价之事不满已久,认为此举可能会败坏日月玄宗的门风。可这些年的收益,我薛云帆一分一毫都未用在自己的身上。总而言之,我薛云帆,仰不愧于天,俯不怍于人!”

    张信也不禁眼神复杂的,看了一眼这位。心想此人的气魄,果然不俗。

    这次严格来说,是他借天柱会议,夺取了薛云帆的部分权柄。可这位从他这里得到足够让他放心的‘保证’之后,就没有做任何的掣肘,更将天芒山的一切都对他开放,毫无保留。

    张信也相信这位说的话是真的,这些年天芒山倒卖灵药的收益,并无半点保留。

    “操纵药价?本座就在奇怪,你们天芒山已经养了这么多灵师,为何还能有如此丰厚的军备储藏?”

    张信装出头一次知晓的模样,随后就蹙着眉头道:“可这是违禁的吧?薛知事居然还未被刑法戒律二堂拘拿,可真是奇迹。这莫非也是出自十六年前,那六位天柱的授权?”

    “当时薛某取得的,还有自筹资金的权力。没有足够的资源,怎么去招揽灵师。”

    薛云帆并不知张信的真实身份,随口解释着:“之后接任的诸位天柱,也都对天芒山多有回护,代为遮掩。”

    张信闻言,不禁抽了抽唇角,他也是代薛云帆掩饰,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天柱之一,

    “原来如此!既有天柱授权文书,倒也不算违禁。不过此事,也仍需适可而止!这恶例一开,其余上院都如天芒山这般,日月玄宗祸事不远。”

    哪怕用脚趾头去想都可知道,各大上院如果都有了自己的财源,那么它们的独立性,必将大增。

    如今的天东四院之乱的祸因之一,就是当年雷神简无敌离世之后,宗门对天东四院特殊优待,将当地的一部分灵税,留给了天东四院使用。

    一方面是为修复天东四院的各种灵山灵脉;一方面为安抚天东四院的诸宗遗民,抚恤伤亡的。

    当时的天柱会议,是想要以此举,收揽天东四院的民心。此举也确实起到了效果,如今东四院就有近半弟子,心向本山。

    可最后这笔资金,却也被天东四院的叛逆利用,成为他们暗中培植势力的根本。

    且操纵药价,并不是没有风险。薛云帆使用的资金,是从天芒山各地收取到的灵税,一旦亏损,祸事不小,

    即便薛云帆有授权文书在手,也依然逃不脱宗门罪责。

    且薛云帆或能做到洁身自好,可这位手底下的那些人,又是否如他一样干净?操纵药价,可不是他一人能办到的。

    “摘星使大人远见卓识,让人佩服。可其实如天东四院之乱能够平复,薛某也不愿担此风险。”

    薛云帆自嘲一笑,语声冷冽:“此事薛某也自有成算,无需摘星使大人代我心忧的。”

    张信听出这位的不悦之意,不禁眉头微凝。可之后他终究是未发一语,不打算再劝了。

    他期盼着这位,真能如其所言,能够在天东四院之乱结束之后,主动结束挪用公帑的举止。

    否则这天芒山,迟早还得再生祸事。

    二人这番交谈,算是不欢而散,可薛云帆却似未生芥蒂,依旧全力以赴,辅助张信召集道兵,整备云舰,准备着各种物质,

    大约三日之后,宗门那边就发来了正式的文书,任命他为天芒山的斗战司主。而同时到来的,还有宗门赐下的督战令,也一并送到了他的手中。

    到了此刻,他才是名正言顺,拥有节制天芒山所有军务的权利,并且在天东四院反叛之后,可全权指挥天芒山方面所有针对天东四院的战事,可征召辖制天芒山上院,所有五级以上的灵师。

    不过本山那边,对他也并不是完全放心。除了命薛云帆,负责所有后勤事务之外,还任命了第二道种谢渊玑,担任他的副帅。将在几十天后,率领本山方面的援军赶至。就如宗法相所说的,总共三十个镇,战力可相当于本山的八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