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九章节 轰杀陆压
    第三百六十九章节轰杀陆压

    “混蛋,陆压你好狠毒的心肠,准提、接引,我还是低估了你们的阴险,小看了你们的恶毒,难怪你们把陆压这个混蛋当成是诱饵,这真是一箭双雕之术啊,不过你们既然要战,那我们便战,我倒要看看陆压这混蛋是先能咒死闻仲,还是我刑天能够先斩杀了他陆压!”刑天恶狠狠地喃喃自语着,在他说话之时身上则是透射出无尽的杀意!

    杀,在决定要干掉陆压之后,刑天则是没有犹豫心念一动便大步出了军营向西方的阵营杀了过去,以刑天的感应自然是能够轻松地找到陆压的所在!

    “陆压,给我去死吧!”刑天一声怒吼,则是直接向陆压杀了过去,没有丝毫的犹豫,出手便是杀招,一剑飞起强大的毁灭剑气撕裂空间死死地锁定住了陆压。

    陆压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在大营之中遇险,刚刚施展诅咒之力要咒杀闻仲的他,在没有任何准备的情况之下一下子便被刑天的毁灭剑气所定住,那恐怖的剑气让他瞬间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在他为之胆寒!

    “混蛋,那些废物是怎么看守大营的,竟然被人如此轻易地杀进来都不知道!”陆压的心中不由地在大骂起随他前来的佛教弟子,正是因为这些人的散漫让自己陷入到了危机之中,发生这样的事情如何能不让陆压为之恼火。

    “斩仙飞刀出,给我挡!”陆压疯狂地祭出了自己的看家灵宝‘斩仙飞刀’。想要挡住刑天的这一击,给自己争取到足够的时间来逃走,毕竟这里是西方的大营。只要能够挡得住刑天的攻击,那自己便可以轻易脱困,最重要的是自己便能够祭出护身的至宝!

    “区区‘斩仙飞刀’也敢嚣张,给我断!”刑天的黑莲分身不屑地冷笑着,手中的宝剑依然斩出没有丝毫的躲避,刑天手中的这柄宝剑可非同一般,那是他得自于死亡战场之中。是远古的灵宝,可不是陆压那斩仙飞刀所能够与之相提并论的,更何况刑天加持在这宝剑之上的是极端的毁灭之力。在毁灭之力面前区区的斩仙飞刀真得不值一提。

    随着刑天的喝声落下,陆压所祭出的‘斩仙飞刀’发出一声悲鸣,然后便被那强大的毁灭剑气一剑给斩成两断,陆压不由地闷哼一声。嘴角流出了一道血丝。他的心神在‘斩仙飞刀’被斩断时受到了重创,一击之下陆压便心神受创,虽然说刑天的出手有偷袭的嫌疑,可是也说明了刑天的恐怖之处。

    “混蛋,你究竟是什么人,我与你有什么仇怨,为何要与我西方为敌?”陆压在疯狂地大喊着,想要给自己拖延时间。想要从刑天的手中逃走!

    刑天不屑地冷笑道:“陆压,不要妄费心机了。今天谁也救不了你,给我去死吧!”

    刑天说着再次挥出一剑,丝毫不给陆压反击的机会,摆明了是要将陆压给绝杀在这里,要断了陆压,断了西方的所有算计,狠狠地抽准提与接引一个大嘴巴!

    被刑天给偷袭之时,陆压便知道这一次自己是栽了,而且栽得彻底,直接让人摸进了大营尚切不知,而且对方一出手便是杀招,丝毫不给自己留余地,这便说明对方是冲着自己而来的,可是偏偏陆压根本就不认识此人,不知道自己与他有什么恩怨,不过现在这种情况这下就算他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最好是先离开此地回返西方然后再想方探明一切。

    陆压的想法很好,可惜的是刑天根本就不想给他这个机会,既然已经决定要痛下杀手,刑天便要干掉陆压,不给他任何逃命的机会,更不给西方救援陆压的机会。西方杨把水搅混,而刑天同样也想把封神这滩水给搅混,所以刑天便要拿陆压开刀,用陆压的性命来让西方发狂,让女娲娘娘发狂,让妖族发狂!

    这一切也是陆压自己找的,若是他没有急着对闻仲下杀手,刑天还不会这么早对陆压痛下杀手,刑天还需要利用陆压,可是陆压非要自己找死,非要选择咒杀闻仲,这就让刑天不得不出手干掉他,想对来说闻仲对刑天有着更大的用处!

    “混蛋,这是你逼我的,有请圣人相助一臂之力!”陆压在面对刑天再一次的攻击时终于拿出了自己最后的杀手锏来,而这杀手锏原本是用来对付截教之人,现在却不得不用来对付刑天,要不然他的小命可就要断送在这里了。

    随着陆压的喝声落下,他的身上暴发出了一道的金光,一件灵宝从陆压的身体之中飞了出来,‘七宝妙树’刑天一眼便认出了眼前的这件先天灵宝,这是准提的证道之宝,看来为了保住陆压的性命,准提可是费了不少的心思,连自己的证道之宝都放到了陆压的手中,由此可见他对陆压的重视程度!

    ‘七宝妙树’一出,陆压的气势瞬间为之转变,他怒声吼道:“混蛋,这都是你自己找的,你给我去死吧!”说话之间陆压则是挥起手中的‘七宝妙树’对着刑天便狠狠地刷了了过去,一付要轰杀刑天的架式,那样子与彻底输的精光的赌徒一样,完全摆出一付与刑天拼命的架式,大有不斩刑天誓不罢休的架式。

    心念一动,刑天挥起手中的宝剑迎上了准提圣人的证道之‘七宝妙树’,若是这件先天灵宝在准提圣人的手中,刑天那还要忌惮三分,可是在陆压的手中那根本不值一提,刑天丝毫没有把其当成是一回事!以陆压的那点本事根本发挥不出这‘七宝妙树’的真正力量为,最多不过是借用准提的一点点力量罢了。

    刑天黑莲分身手中的这柄宝剑,质量可不比准提的证道之宝‘七宝妙树’差。在这宝剑之中可是有着上古大能的力量,那怕是‘七宝妙树’与之硬碰也得受损,因为这是上古大能的本命至宝。有着强大的力量!

    两件宝物相撞,结果让陆压大为震惊,他手中的‘七宝妙树’竟然没有奈何得了刑天手中的宝剑,而且对方手中的宝剑显得要比他手中的‘七宝妙树’还要坚硬,这让陆压难以接受,在他看来刑天手中的宝物明显只是一个上不了台面的后天炼制而成的东西,这样的破烂根本不值一提。可是现在竟然比他手中的‘七宝妙树’还要厉害,这样的结果实在是太惊人了,让他一时间难以接受。

    只能说陆压的眼光实在是太差了。刑天手中的这柄宝剑可不是他想的那么不堪,若是换成是准提与接引,在看到刑天手中的这柄宝剑之后,只怕会为之惊叹。因为这是他们从来没有见到过的先天灵宝。而且这件先天灵宝也非同一般,里面有着强大的剑意!

    有剑意的先天灵宝,那都非同小可,在洪荒天地之中拥有这样剑意的先天灵宝是少之又少的,若能与之相提并论的也只有通天教主手中的‘诛仙四剑’,不过刑天手中的柄宝剑的剑意与通天教主的‘诛仙四剑’不同,它的剑意只有一个锋利,正是这股剑意方才能够一剑斩断了陆压手中的‘斩仙飞刀’。

    若不是陆压手中的‘七宝妙树’之上有准提的大道瞎。只怕这一击之下,‘七宝妙树’都得被刑天的一剑给斩断。那锋利的剑意可不是摆设!

    就算是如此,一击之下,‘七宝妙树’之上的宝光也是有所黯淡下来,看样子也是有了一点点的损伤,而刑天手中的宝剑则是依然没有丝毫的变化,依然古朴实无华。

    刑天与陆压的这一击时,远在西方极乐世界之中的准提的心不由为之一动,他沉声说道:“师兄,陆压好象是遇到麻烦了,竟然动用了我的‘七宝妙树’,而与他大战的竟然是一个剑修,难道是通天教主要与我们死嗑到底,连‘诛仙四剑’都肯交到门下弟子的手中,还是说截教这是要全面向我们发难?”

    在准提看来有如此强大的剑意,只有通天教主手中的‘诛仙四剑’,若是通天教主真得动用了‘诛仙四剑’,那西方的处境可就不妙了,‘诛仙剑阵’一起非四圣不可破,虽然准提有着诸多的算计,可是一但通天教主发恨布下‘诛仙剑阵’来对付他们西方的侵袭,那后果可真得不堪设想,西方可没有能力破开通天教主的‘诛仙剑阵’。

    ‘诛仙剑阵’非四圣不可破,那怕是准提与接引去请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相助,也没有结果,元始天尊也好,太上老君也罢都巴不得截教把火气撒在他们西方的头上,只会坐山观虎斗,看着西方被通天教主给击败,看着西方弟子上榜封神!

    接引圣人脸色一变,沉声说道:“师弟,你用自己的神念联系上‘七宝妙树’,先看一下究竟是怎么一回事,若是通天教主真得动用了‘诛仙四剑’,那我们只能选择退逼,我们不能为元始天尊与太上老君做嫁衣!”

    听到接引之言,准提点了点头,然后闭上了双眼开始联系起自己的证道之宝‘七宝妙树’,想要了解陆压那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出现这样惊人的剑意!

    刑天可是得理不饶人,一剑又一剑疯狂地向陆压斩了过去,一道又一道的毁灭剑气疯狂地斩向陆压,不给对方丝毫喘息的机会,逼得陆压只能挥舞着手中的‘七宝妙树’来抵挡刑天那恐怖的毁灭剑气,在那锋利的剑意之下‘七宝妙树’的宝光则是不断地被消耗着,若是等这‘七宝妙树’的宝光完全消散之时,也是这件先天灵宝毁灭之时。

    没有宝光的加持,以刑天那恐怖的攻击力绝对能够毁灭掉准提的这件证道之宝,若是准提失了这‘七宝妙树’,那他的力量必将受到沉重的打击,他所修之道也将受到巨大的损伤,没有了证道之宝,准提的大道也将不全,最重要的是‘七宝妙树’可是准提的本身,若是毁灭对于准提本身也有着巨大的损伤。

    ‘七宝妙树’不仅仅是证道之宝那么简单,同样还是准提的本命至宝,若是本命至宝毁灭了,准提的心神将会受到强大的反噬,一身的力量至少要损失三成,这样的后果可不是准提所能够承受得了,特别是现在量劫已经开始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