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我的房间有扇任意门 >正文 第五百七十章:我是谁?【今晚最后更新】
    大宋百废待新,民间虽是一片疾苦。

    可在皇宫之内,就如同仙境一般,一片祥和。

    琼楼玉宇,百花齐放,站在御花园中,立在凉亭之下,看着这一片被称之为天女湖的寒潭,水波不惊,可卫子青的心,显然没有这一汪湖水的平静。

    “你为什么要那么做?”

    宁心如走到卫子青的身边,看着充满沧桑感的背影,忍不住开口道。

    她不懂,真的不懂!

    很早以前,她就听自己的父母她们提起过卫子青还有聂小倩的感情。

    兰若寺中的人鬼情未了。

    他为了她,从黑山老妖的手中救出了身为女鬼的聂小倩。

    这本是一场足以流芳万世,被歌颂的爱情故事。

    可他们却不得不选择了牺牲。

    他是人,她是鬼。

    这是没有结果的,所以,他让她去轮回,她选择了转世。

    她走的不舍,却丝毫没有办法,因为他绝情,他没有给她留下任何商量的余地。

    可他的绝情,却是为她平定乱世,在她的背后,默默的守护着她的成长。

    宁心如是看不起他的,可是当她知道了这一切之后,她敬佩他,她羡慕她,只是她不懂,真的不懂的。

    二十年了。

    二十年之后的在相遇,他为什么不见她?不想去看她?

    他不想她吗?不在乎她吗?

    这是不尽然的。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在她昏迷的时候,将她这十五年中,所做的一切,从她的记忆中抹灭,因为他不想让她记住她被白宣控制的这一些岁月中,她的所作所为。

    那是残忍的,血腥的,而她,不能背负着这种自责过一辈子,因为死在她手中的,并不是她的本意。

    “没有什么做不做的问题,现在的你,不会懂的,你还小……”

    卫子青看着宁心如,微微一笑。

    可听到这话,宁心如的贝齿顿时紧咬了起来,目光中闪现一抹怒气,哪怕他如今已经是这个大宋名副其实的天子,但她还是生气。

    凭什么!

    凭什么他又一次的说自己小!

    自己明明不小了,自己已经十六岁了,就算是那里,一只手也根本握不住,那里小了?

    不过她决定,不想和这个人纠结这个事情,他是自己的英雄,自己的母亲说过,在喜欢自己的男子面前,就算自己在强大,也永远只是一个小姑娘罢了。

    虽然他没有喜欢自己,但自己可以当做他喜欢自己,那么自己就当她的小姑娘,自己也不怎么吃亏!

    “你喜欢她吗?”

    宁心如又问道,这个问题,她真的很好奇。

    她轮回了,前世的事情,一件也不知道,她虽然还是聂小倩,可真的还是当初的那个聂小倩吗?

    宁心如不知道,所以她很想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卫子青浑身一震,没有说话,沉默了下来。

    他喜欢她吗?

    卫子青清楚的知道,他没有!

    不管是当初的聂小倩,还是现在的聂小倩,自己真的没有喜欢过她。

    而自己所做的一切,不过是当初自己愧对于她罢了。

    这种愧疚,是不能成为感情的。

    但要说自己和聂小倩之间没有别的感情,这又是不对的,因为他将她当成了自己疼爱的妹妹,是的,纯粹的妹妹!

    只是,他们不会懂,而且,他们也不会相信,因为在他们的心中,自己和聂小倩,是一对的!

    宁心如等了许久,也不见这卫子青回答,刚想要开口,却连忙闭上了嘴,因为就在这时候,御花园中已经走来了三个人。

    那是……

    聂小倩一家!

    而在聂小倩的身后,令外一座凉亭下,自己的父母,燕赤霞,诸葛卧龙等人都在站那里,更是朝着自己招了招手。

    宁心如没有说话,只是朝着他们走了过去,她知道现在这个时候,是他们和卫子青的时间。

    “草民聂宝树,李容,感谢陛下对小女的救命之恩!”

    “民女聂小倩,见过陛下!”

    聂宝树夫妇,以及聂小倩三人走到卫子青的身后,连忙跪了下去,对着他行礼,卫子青脸上已经恢复了平静,虚手微抬,将三人扶了起来。

    看着清醒过来,没有了冰冷,唯有柔情似水的聂小倩,心中微微一呆,好像又看到了当初还是女鬼的她一般,不过很快的就反应了过来,微笑道:“这不过是我应该做的罢了!”

    说完看着聂小倩:“你,没事了吧?”

    “嗯,多谢陛下关心,民女已经没事了!”

    聂小倩的目光柔柔,她没有同聂宝树一般,不敢看着卫子青,相反她却是一直盯着卫子青。

    好熟悉的面孔。

    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一般。

    就好像,在自己的生命中,这个拯救于万民于危难中的陛下,曾经也是自己不可缺少的一部份一般。

    终于,她忍不住开口了。

    “陛下,民女,是不是曾经见过陛下?”

    这话一出,聂宝树夫妇楞了下,小倩见过陛下?

    “小倩,你见过陛下,是因为陛下救过你吧?不过爹娘不是说了吗,你受伤了,失忆了,对陛下熟悉,那是在正常不过了……”

    “不……不是记忆的问题,就好像,在很久很久以前,见过陛下一样,小倩,也不明白这事情……但小倩就是有这种感觉,就好像在很小很小的时候,小倩就见过陛下一样!”

    看着眉头紧蹙,眉宇间满是思索的聂小倩,卫子青楞了下,没有想到这聂小倩,竟然对自己有这样的感觉。

    难道,上一辈子她对自己的眷念,竟然到了如此之深的地步吗?

    “陛下,你到底是谁?”

    这种疑问,让聂小倩忍不住想要知道,她很好奇,真的好奇,为什么自己在见到这陛下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就好像是来自骨子里的刻苦铭心一般。

    “我是谁?”

    卫子青楞了下,他没有想到这聂小倩竟然问这个问题。

    自己是谁,谁都知道,但他知道这聂小倩问的不是这个问题,她是在问,为什么自己对自己有那种异样的感觉。

    可自己是谁?

    自己说了,她能知道吗?

    卫子青沉默了下,随即笑道:“我叫卫子青,当今大宋的天子,一个不像天子的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