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6 致幻反应
    我们已经彻查过旅馆的每一个房间,确信除了自己四人之外,已经没有更多的人还留在这里,却没有想到,在放出烽火之后,最先来汇合的人,竟然就是从旅馆中跑出来的。这个叫做三井冢夫的男人,在中央公国十一区长大,成年之前,全家就移籍到加拿大,但是,名字也好,言行习惯也好,仍旧带有相当浓烈的十一区的特点。已经被纳入中央公国,如今也叫做日本特区的十一区,因为长时间独立于中央公国历史之外,所以,在归并于中央公国后,其风土人情的独特感依旧十分强烈,让人很容易就能将那个地区出生成长的人,和中央公园其他区的人区分开来。这种独特,并不仅仅是语言发音的区别,更多是文化上的异同。

    不过,面对当前如此诡异的局面,三井冢夫也没有太好的想法。我们将各自的遭遇交流之后,不免因为一些巧合般的情况,产生出更多的联想。

    按照三井冢夫的说法,他同样是在极其突然的情况下,遭遇了死一般的寂静,然后发现整栋旅馆中,就只剩下自己一个人,而且,旅馆正陷入火灾之中。在这之前,完全没有时间和机会被人告知这一情况。从人情世故和时间线上来,也算是和我们遭遇的诡异不分上下,更让人在意的是,他所亲身经历的火灾发生的时间,似乎和我们点燃烽火的时间契合。

    如此一来——

    “莫非你们点燃的火,没有烧了你们,只是把我烧了?”三井冢夫苦笑着调侃到。但是,这个说法,完全无法解释,我们为什么彼此看不到对方。而彼此的经历,也有诸多细节上的区别。至少,三井冢夫在火灾之前,完全没时间,去确认其他房间的人到底发生了什么。而在我们这里,却发现了一些死者。而且,这些死者更像是被谋杀,也完全没有出现火灾的迹象。

    “简直就像是……”健身教练不确定地说:“平行空间?”

    平行空间理论,作为一个科幻理论,经常出现在作品中被人所知,哪怕是三井冢夫这个年纪的中年人也有所了解。简单来说,若是三井冢夫所在的旅馆,和我们所在的旅馆,是平行空间的话。会发生这些差异,就变得似乎可以解释了。不过,这样的猜测,也不过是在没有更多证据的情况下,强行解释自己所碰到的异常而已。

    仅仅为了得到一个看似可以说通的解释,而提出一个无法证实的空泛理论,也算是面对“神秘”时,稳定自己情绪的做法。能够这么想。哪怕根本不靠谱,也总比让自己一直一头雾水要好得多。我是这么认为的。

    “难道我们做的事情,也会影响到另一个平行空间吗?”占卜师开玩笑般说:“例如,我们做好了防火措施,但是,在三井先生的平行空间里,另一个我们没有做好。所以引发了火灾?可我觉得,即便是平行空间的自己,也不会这么愚蠢。毕竟,我们来到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们得到研讨会的邀请。在心理学方面都有所造诣,既然平行空间的我们同样来到这里,那么,细节也许会有所不同,但在原因上,我不觉得会有太大差别。”

    “既然你们的脑洞这么大,为什么不假设,其实是我们这些人被分割到了平行空间中,而不是平行空间的我们做了同样的事情呢?”阮黎医生翻了翻眼白,谁都知道,她是绝对不会相信这种戏谑的假设的。

    其实,我倒是觉得,既然灰雾都出现了,那么,在一个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中,专家们因为某种神秘的作用,分别进入不同的平行空间的旅馆,而彼此之间所做的事情,又会在某种情况下产生交集和连锁,并非是不可能的事情。

    “假设,我们的确因为某些原因,被分别隔离在平行空间中,而自身的行为,也会对另一个平行空间造成影响。”我看着他们,十分认真地说:“例如,我们在这里点燃烽火,的确就是让三井冢夫在他那个平心空间中的旅馆发生火灾,那么,杀死了我们这个空间的那些专家的凶手,也同样有可能来自其他的平行空间。完全可以解释,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更多人,也找不到更多的线索,而三井先生会在这么巧合的时间,从本应该无人的旅馆中跑出来。因为,只有在发生恶劣情况的时候,两个平行空间才会发生重叠。”

    我大概是这里五人中,会用如此认真的态度,去对待这种假设的人了。对其他人来说,这么认真的我,显然是异常的,哪怕是刚刚汇合的三井冢夫,也用异样的眼神看向我。阮黎医生平静地对所有人说:“抱歉,阿川是一个精神病人。”

    健身教练和占卜师也早就知道这一点,但是,只到这个时候,才表示出“原来真的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表情。

    “这么说没关系吗?他还只是一个孩子。”健身教练回过神来,对阮黎医生的平静和直白不太满意。她似乎认为,当着我的面说这种话,会伤害我的自尊心。但实际上,我对自己被看成是精神病人根本不在意,也从未都没有想过,其他人会立刻接受我的说法。不过,我一直相信,只要我认真对待某件事,这种认真又诚挚的态度,哪怕是被认为是精神病发作,也同样是可以影响到其他人的。

    我一直相信,真正影响他人的,并非是话中的道理,而是从话语中释放出来的感情。哪怕身份有先天限制,但是,只要能够表达自己的善意,让他人意识到,这不是戏谑和嘲弄,而是自己真的这么想,就一定可以让他人不得不往自己的方面进行思考。

    “没关系。”我平和地笑了笑,对大家说:“我知道,自己是一个精神病人,不过,精神有毛病。不代表思维不清晰,我是认真思考了当下处境后,才做出这种猜测。我知道,它可能是不正确的,但是,也有正确的可能性。不是吗?”

    “果然和阮女士说的一样,你的情况有些特殊。”占卜师也露出微笑,“要小心了,高川。你现在的情况十分危险,要知道,那些理智的杀人狂,在变成那样前,都有着和你相似的征兆。”

    “我不会随便杀人。我也从不觉得杀人是有趣的事情。”我平静地回答道:“如果可以,我不喜欢去伤害其他人。”

    “但是。当自己受到威胁的时候,当遭遇到可怕的事情时,就一定会去反抗,不是吗?”三井冢夫刚才还在向健身教练询问我的事情,听到我这么说,立刻对我说到:“问题就在于,你会在怎样的情况下,感到自己有生命危险。又如何区分反抗和不反抗的分界。我听说你经常产生幻觉。”

    “是的。”我不得不承认。从末日症候群患者的角度来说,不产生幻觉。反而是不正常的。

    “幻觉有可能让你错估自己的处境,而让自己做出追悔莫及的事情,进而让你逃避,将错误歪曲成合理的情况。”三井冢夫的语气有些严厉,“也许,你的每一个行动。都发自好心,但是,幻觉的出现,让你好心犯错的几率,要比普通人大得多。例如。会将一个正常人看成是要伤害自己的怪物……”

    他说得没错,阮黎医生对我进行观察后,之所以确定,我是一个“危险的重度精神病人”,“随时都有可能会伤害他人”,正是基于同样的原因。我的日记中,充满了非人的杀戮,而对神秘世界的描述,也充满了血腥,对我来说,这是亲身经历的事实,可是,在阮黎医生眼中,这就是我充满了攻击性的证明。一个随时都有可能会将普通人看作是怪物而发作的精神病人,冷静又充满了暴力,在一个不具备神秘的世界里,自然是极度危险的。

    问题就在这里,在一些人眼中,这个世界始终是正常的,任何的不正常,不过是一些巧妙的犯罪伎俩所产生的假象。而在我这样的人眼中,这个世界早已经不正常了,正出于末日崩坏的边缘。

    如果,我们这五人中,除了我之外,还有其他的电子恶魔使者,那么,我所说的话,能够被取信的可能性更高,但是,我无法分辨,除了阮黎医生之外的其他人,有谁是电子恶魔使者。亦或者,这里除了我之外,都是再普通不过的正常人。

    正常人?正常的视野?这些词语,让我的脑海中,浮现一些想法。或许,在这个旅途中所出现的神秘事件,都是为了筛选,身处“神秘”之中,却仍旧无法认知到“神秘”的人?

    根据之前的推断,在神秘扩散到一定程度后,仍旧始终无法认知到“神秘”的人,亦或者,一直保持“隔离神秘”这个现象的某种东西,就有可能是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控制核心。那么,为了找出这个控制核心,从现在就开始筛选具备可能性的人,应该也不算是太早吧。

    无论如何,倘若,认知到神秘,已经成为这个中继器世界发展的主流,那么,在这样的潮流中,难以认知到神秘的人,一定是特殊的。这种特殊有可能是负面的,或许会被人视为“残废”的一种,就如同在健全的人群中,出现了残疾人一样显眼,但也有可能是正面的,因为,“神秘”本身,就已经足够特殊了,足以让人认为,“无法认知神秘”本身就是一种极为珍贵的神秘。

    只是,这道一闪而过的灵光,仅仅是一种猜想,要确认的话,还需要更多的证据。例如,由肇事者自己说出来。

    不过,既然我感觉不到包括阮黎医生在内的四人具备电子恶魔使者的气息,那么,我更倾向于,她们都是正常人。只是,这种正常,到底会持续到什么阶段呢?神秘事件已经如此直接地出现在每个人面前,要一直无视它,已经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了。我觉得,在这种时候,四人之中,应该有人已经动摇了。

    “不要担心。我会看好阿川的,他是我的孩子。”阮黎医生挡在我身前,对三人说:“在我的研究中,他从来没有一次错认过我,所以,一旦出现万一。我也可以在关键的时候提醒他。”

    “抱歉,阮女士,我没有敌意。”三井冢夫连忙说:“我只是希望,这个孩子可以更清醒地认识到,自己的情况有多么危险。恕我直言,虽然我不是什么有名的专家,但是,我仍旧觉得,接下来的情况。有可能会激化他的病情。”

    “是有这种可能。”占卜师点点头,说:“倘若,所有假大空的理论都让人难以置信的话,那么——我们其实都产生了幻觉,这个可能性如何?例如,我们在途中吃了什么,亦或者,这里的环境因素。具备某种强烈的致幻性质。我个人认为,是这些雾气有古怪。”

    阮黎医生和三井冢夫都开始思考这个可能性。因为,占卜师提出的假设,比平行空间什么的,都更贴近普通人的世界。因为古怪的雾气而产生幻觉,进而因为周遭人的行为,产生连锁式的感受。在一些不被公开的药物研究中都有过记载。例如,致幻的花粉散布在空气中,形成雾气,被人呼吸进去,就会对大脑产生影响之类。而这个情况。健身教练显然有过类似的经历。

    “我遇到这种事情。”她十分慎重地说:“但是,地点发生在更偏僻的山中。”

    “的确,这种可能,要比平行空间可信多了。”阮黎医生说:“可是,我们所在的地方,虽然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但仍旧不是真正的荒山野岭,这个休息点一直都在运营,在这条路上跑长途的人也不少,为什么在之前,从未听说过发生这种事情?难道有人掩盖了真相吗?这种具备一定车流量的地方,一旦因为集体幻觉而出现惨事,就一定会引起关注。”

    “可我们不是当地人,所以,也无法确认,过去是否也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三井冢夫冷静地说:“如果真的发生过,而当地人又为了经济需要,不打算将情况公开,那么,妨碍调查的情况也有可能出现。最坏的情况是,过去发生过同样的事情,但是,没人找到过真相,久而久之,只能不了了之,而我们恰好撞在了最坏的情况。”

    “致幻的花粉吗?我知道一种。”我插口道:“你们听说过一种叫做白色克劳迪娅的花吗?有人用这种花,制造名为‘乐园’的强烈致幻剂。”

    听到我这么说,健身教练、占卜师和三井冢夫的第一反应,是看向阮黎医生。阮黎医生解释道:“这是阿川这个孩子在以自己为主角的冒险小说中描写的一种致幻物,实际我并没有见到过,也没有听说过。如果说,是和‘乐园’同名的其它毒品,倒是有一些,不过,白色克劳迪娅——”她摇摇头,反问:“你们听说过这种花吗?”

    健身教练和三井冢夫都摇摇头,他们认为,又是我这个精神病人的臆想。但是,占卜师却在这个时候说道:“我听说过白色克劳迪娅。”

    大家的目光都不由得落在她身上,占卜师有些犹豫,但还是说到:“我喜欢在世界各地旅游,用占卜师的身份。在很偶然的情况下,我从一个客人的口中,听说过这种花——白色克劳迪娅不是正式的学名,据说是一种白色的小花,克劳迪娅是第一个发现者的妻子的名字,发现这种花的经过就是一个感人的爱情故事。但是,我并没有亲自看到过这种话,所知道的,都是从客人口中听来的。当时,客人还说,有一些人正在培育和种植这种花,但种植和收购,都是十分私人性质的事情,就像是小众的喜好。我当时也不太在意,你知道,总有人喜欢一些不起眼又有故事的花朵。”

    占卜师按照自己的记忆,复述了当时她的那个客人对这种白色克劳迪娅外观的描述。阮黎医生露出惊讶的表情,因为,这个描述和我的日记中所描写的极为相似。

    “那么,乐园呢?”三井冢夫追问到。

    “没听说过。”占卜师说:“当时的谈话中,我也不觉得,那个客人知道更多的事情。至于这种花的交易,是不是为了制造新型毒品,就更不确定了。也不清楚,这种花是不是有致幻作用。而且。说是有致幻作用的,也只是在高川这个孩子的冒险故事里吧?”她的语气在“冒险故事”上加重了一些,就像是在强调,故事本身的艺术加工性一样。

    “或许,我们可以找一找,周围是不是有这种花。如果真的是花粉,导致了这么大的雾气和幻觉的话。”三井冢夫提议到:“而且,这么长时间了,其他人都没有汇合,我觉得,不需要再等下去了。如果他们也陷入了幻觉,那么,看不到我们,也是有可能的。”

    他的提议得到众人的认可。在我们交谈的这段时间。若是有人发现烽火,无论多么犹豫,也不应该像现在这样,周遭仍旧是一片死寂。更何况,有了三井冢夫这个男人加入,这个团队也让人感到放心了许多。只要不落单的话,大概就算遇到了杀人犯,也能有办法对付吧——我相信。这样的心态,大家多少是有的。在三井冢夫到来之前。我们这里不是女人就是孩子,而且孩子还是精神病人,仅仅从外表来看,的确没什么威慑力。

    “在那之前,我觉得,我们最好再查看一下房间里的情况。”健身教练也提议到。这是一个确认,到底是不是幻觉,如果是幻觉,又有多严重的好办法。尽管,这个时候。大家都比较倾向于幻觉这个可能性,但是,导致幻觉的,到底是什么因素,以及,是否有人为因素在内,都仍旧抱有更为警惕的想法。如果,是人为散布的大范围致幻药物,那么,其危险性毫无疑问将会大大增加。

    我们齐心协力熄灭烽火,将东西都扔到地上,以免火堆复燃会殃及建筑。之后,一同回到旅馆中。

    这一次,我们所看到的旅馆内部场景,又和之前各自所看到的有些不同。旅馆有不少熏黑的地方,就像是真的受了一场火灾,只是火势不大,连木门都没能烧毁,只是烧焦了一部分。鼻腔中,隐约可以嗅到灼烧的臭味,热度仿佛也有所上升,只是,这些感觉都朦朦胧胧,无法确认,到底是真实的,亦或者只是一种由共感产生的幻觉。不过,既然每个人都能感受到,那么,大家所遇到的情况就具备某种一致性。

    “三井先生看到的火灾很大吧?”健身教练冷静地寻问道。

    “是的,几乎每个房间都窜出火苗来。”三井冢夫还有所疑惧,对现场皱眉不已。

    “我们这边,可是没有火灾的。”占卜师说:“但是,我们现在看到的……将两个场景的火情平摊了?”后面的话,充满了自嘲。

    的确,如今旅馆内部的变化,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我对此见怪不怪,但是,对其他人来说,或许还是要稍微惊讶一下。

    “你们说,这一次回来,会不会遇到新的幸存者?”阮黎医生说:“虽然阿川是精神病人,但是,精神病人的敏感,并不总是错误的。他之前说,只有在发生恶劣情况的时候,两个平行空间才会发生重叠,我觉得有一定的正确性。很可能,一旦出现新的情况,就会发现另一批人,就如同我们和三井先生相遇一样。”

    “有人在吗?”三井冢夫用实际行动,去验证这个猜测。

    与此同时,健身教练又一次在经过房间时踹开门口,虽然之前她就这么做过,但是,场景的变化,却让这些房间恢复了上锁的原状。当然,唤门时,同样没有得到回应,所以才需要使用这么蛮横的手段。健身教练虽然是个女性,但是,在腿部力量上,可比普通男性更强。

    房间里自然是没人,到处都是灼烧过的迹象,但是,即便是窗帘这样的布制品,也没有完全烧毁的情况,仿佛,在火势增大前,就因为某些因素熄火了,一般而言会想到水和灭火器,但是,房间中没有出现两者的痕迹。占卜师拧开水龙头,除了少许水滴落下,水龙头发出干瘪的空空声。

    停水了?大家面面相觑,这又是一个新情况。(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