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9章
    “我记得大旗山在八千四百年前,遭遇过一次重创?”

    简倾雪质疑道:“你打算如何守住此山?”

    “我不但知大旗山在八千四百年前被创及山体,更知此地之灵脉,近年被天东四院刻意挤压。大旗山的法域,只能发挥七成力量。”

    可接下来,张信却没有继续解释的打算,仍用高深莫测的语气说着:“本座敢出此言,自有十足信心。可在战起之前,本座手中的筹码,却不宜轻示于人。不过战前我可立下军令状,定能护住天芒山上院境内所有药园安然无恙。若是办不到,愿被剥夺所有职司。”

    楚悲离闻言摇头:“摘星使这些话,可不能说服我等!如果大旗山失手,天芒山全境沦陷,我们再怎么惩戒你,也是无济于事。”

    “你们爱信不信!”

    张信面色冷傲的将大袖一拂:“可如天柱会议,同意本座方略,那也请十天柱,授予本座全权,可在一切情况之下,便宜行事,无论是天柱会议,还是长老会与宗主,都不得干涉。”

    “这不可能!”

    宗法相本能的感觉不妥,也出言拒止:“我日月玄宗,还无此先例!除此之外,四千灵师的数量,也实在太多。如今本山,最多只能抽调三十个镇。”

    “那么我退后一步。”

    张信似早有所料,又微微笑了起来:“三十镇足够了,权限方面,也可等天东四院确定独立之后生效。你们如连这两个条件都做不到,那么本座之前的那些话,你们可当我没说过,”

    此时诸位天柱,不禁又面面相觑了一眼,眼神皆惊疑不定。

    在场不止一人,注意到张信只说护住天芒山上院境内所有药园安然无恙,而非是守住大旗山。这让他们都不禁心生猜测之意,不知这位摘星使,到底是打的什么主意。

    甄九城也目含异色的看着张信,可他只凝思了片刻,就笑了起来:“我倒是觉得,不妨让摘星使大人试一试。请容甄某提醒一句,至今以来,摘星使大人他还从未让天柱会议失望过。”

    “可这简直就是胡闹!”龙丹一声冷哼,眼神不满:“天东之战,决定我日月玄宗未来兴衰。怎可如此儿戏!”

    可就在这刻,巩天来突然开口:“如有大旗山方向的牵制,我有七成把握在三个月内,讨平天东四院的叛乱!”

    张信闻言不禁挑眉,巩天来的发言,可谓是突如其来,却也在他意料之中。

    随后张信就又暗暗苦笑,他大约能猜到这位,是因什么样的念头决定支持自己。

    可这也意味着,如今的形势,很可能已恶劣连这位天元战圣都自觉兜不住。

    不过既有了这位的支持,那么他接下来,倒是可省下许多功夫。

    巩天来的意见,在门中可素来都是有着一举定鼎之效。

    果然下一刻,第二天柱简倾雪,就柳眉微扬:“既是如此,那么我也赞成给摘星使一次机会。”

    第九天柱皇浩与赤月剑仙皇极对视了一眼,见后者轻点了点头,就也是一笑:“摘星使战绩彪炳,功勋显赫,想必不会信口开河。”

    随着这二位的认可,赞同给予张信权限的已经增至三位。

    龙丹不禁大皱其眉,他对张信提出的方略,仍缺乏信任,却知晓自己阻止这位的可能已经微乎其微。

    在场的十位天柱,如今只需三位同意,张信的提案就可通过。而以这位在高层的人脉,要在这场天柱会议中再寻三位盟友,可说轻而易举。

    ※※※※

    “你到底是有什么打算?”

    当天柱会议结束,参与此会的四人都出了议政厅,雪崖就忍不住再次询问张信。

    他不信张信兵出大旗山的目的,就只是为保护天芒山的药园,威胁天东四院的侧翼。

    雪崖本能的感觉,张信在此之外,应还别有图谋。

    “弟子确实有些打算。”

    张信因拿到了授权,心情甚佳,笑着回应:“不过弟子的想法,可能有些骇人听闻,所以具体详情,就恕弟子不能告知了。不过有一点可以保证,弟子绝不会做出任何有损于日月玄宗之事。”

    雪崖上师听了之后,眼神更显疑惑,不过他随后就释然的笑了笑。

    虽说他心里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可他知道张信并非是真正的任性狂妄,不自量力之辈。

    “总之还是要小心,天芒山对我宗至关重要,绝不可有失。所以此役,需以稳为上,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无需你来牵制对方三万道军,只需稳守住大旗山一线,就善莫大焉。”

    张信闻言苦笑,心想现在的日月玄宗,可没有‘稳’的本钱。

    许多事情,不是他喜欢行险,而是不能不行险一搏。

    不过面对雪崖,他还是语声诚挚的回应:“师叔祖放心,今次天东四院之战,弟子定然慎而又慎。凡事如无八成以上把握,必不敢擅专。”

    雪崖闻言后眼神狐疑,感觉张信的保证不太靠谱,也没什么诚意。

    不过他话都已说到这地步,再继续劝说的话,就有些不合适了。

    以张信的智慧,也无需他反复交代。

    “罢了,但愿你说的话,都能够做到才好。”

    随后雪崖又摇了摇头,从袖中取出了一枚玉简:“原本以我之意,是想在这里多留几日,亲自指点你一些金系要诀的。不过宗门既已定下了备战之策,那我在此间,却是不方便久留。此简乃我二千年来,研习金系功法的所有心得。可能不如汝师之成就,可老夫自信,其中也必有一二所得,是汝师未能思未能见者。希望日后,也能有助于你,”

    他将此物交到张信手中,又重重的拍了拍张信的肩膀,就径自御空而起,直往南面方向遁去。

    张信知道这位,确实有无数的事务需要繁忙。弱鸦山那边即将聚兵八万,组建平叛大军,雪崖上师身为副督帅,肩担重任,自然不可能再逗留此间。

    故而他并未挽留,只俯身恭送。待这位消失在天际之后,张信才站起身,眼神复杂的看着手中的玉简。心中是既有狂喜,也有无奈。

    心想这位,也看出他在金系法诀上的不足么?

    尽管‘自创’了金斗术,‘改良’了庚甲术,近年又在金系一道上痛下苦功,将‘金神诀’提升到了无上阶位。可其实他在金系一道上的成就,还是远不如自己在风系与雷系的造诣。

    所以张信对于雪崖赠予的这枚玉简,是真的欢喜之至。欣喜的程度,甚至还要超过之前从雪崖手中,得到‘灵愿石’与‘倚天剑匣’的时候。

    雪崖说他在习金系功法上的造诣不如离恨天,那只是谦虚之言。

    如论实力修为,雪崖全盛之时,并不逊色于离恨天。如今只是因进入暮年,气血不足,导致实力下降而已。

    而雪崖上师在金系一道,长达二千年的浸淫,又岂同小可?是必然胜过他的师尊一截的。

    需知离恨天年轻之时,可也曾受过雪崖的指点。

    本来似这种顶级天域的修行心得,在篆星楼内,至少也得九层的权限,以及数百万点的十五级功勋值才可能换取。

    需知日月玄宗十万年来的顶级天域,虽不下百人,神域也有整整十七位。可在篆星楼内,似这种等级的修行笔记,却只有不到二十本。

    其中绝大多数,都被各位圣灵留给了自家的峰系或者后人作为秘传。

    可是雪崖,却将如此珍贵之物,轻易的传给了自己

    “雪崖上师,是我日月玄宗最乐于提携后辈之人。不过我看得出来,他对摘星使大人你的看重,远远凌驾于旁人之上。”

    后方一声轻叹,打断了张信的思绪。他转头回望,只见薛云帆不知何时,已来到了他的身后。

    他当即歉意的一笑,将手中的玉简收起:“方才张信未与知事商议,便越权行事,擅自奏议,还请知事见谅。”

    “确实有些恼火!”

    薛云帆并不隐瞒他的心情,面色难看:“不过你如真能护住天芒山境内生民安然无恙,我倒也不是不能谅解。”

    张信眉头微挑,听出薛云帆说的是天芒山境内所有生民,而非是药园。

    果如传言,这位的胸怀,与寻常人不太一样。

    “薛知事如不肯信,本座可是立下灵誓的。”

    张信虽是微微笑着,可语声铿锵,似如金石:“不过我现在,也想请薛知事告知。这次天东四院之战,我们天芒山,到底能够拿出多少家底?”

    他知天芒山上院,是所有二十四家上院中,实力最弱的一家。加上大旗山在内,只有十座灵山。且这边的弟子,绝大多数,都是被宗派发配到这边照料药园,积累功勋的低阶灵师,并不擅于斗战。

    这从天芒山的斗战司与巡山司的编制可以看得出来,总共都不到六十个镇,且其中一大半,都不满员。

    如再去除掉各处灵山最低程度的驻守道军,他这次能在天芒山聚集四千人,就算很不错了。

    可张信更知,薛云帆在天芒山几十年经营,其实对天东四院防备甚深。

    “家底啊”

    薛云帆笑了笑,眼神自得:“多了可能拿不出来,可八到九千人,还是能够勉强凑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