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4 凶案现场
    灰色的雾气让人无法看到二十米外的事物,我们所在的房间,就像是变成一望无际的昏暗中唯一的立足之地。浓雾让房间中的每个人都不由得惊叹,从她们的表情上,看不出半点和“神秘”牵扯的关系。哪怕我说出“灰雾”这样的词语,而阮黎医生也追看过我的日记,她仍旧没有在第一时间朝“神秘”的方向去理解。她当然知道我的意思,但从她凝视和沉思的眼神来看,大概仍旧是在思考我“发病”的因由吧。此时的天气十分恶劣,但是,我想,从她的角度所看到的这一场景,和我看到的,是不一样的。

    我没有奢望阮黎医生可以按照我的思维方式去理解当前的景象,说出灰雾这个词语,不过是想要让她提高警惕而已。她对灰雾之后将会产生的神秘没有任何想法,但是,如果她十分在意我的病情,那么,此时我的表现,应该可以让她的注意力,不从我的身上转移开来。

    另外两位女性专家是否真的接触过神秘已经不重要了,如果她们是电子恶魔使者,那么,在接下来将要发生的危险中,她们必不可免要使用自己的力量。我不觉得,她们清楚我有怎样的能力,而将所有的希望,完全寄托在我的身上。

    “其他人都出去了吗?”职业是健身教练的女性专家问到。当前的寂静很不寻常,从时间点上,哪怕呆在房间里无事可做,也没有到睡觉的时间,而一般人不会因为无聊,就更改自己的作息时间,更何况,每一个房间中。都至少住进了四人。和我们一样,想方设法找点乐子的人应该不在少数。相比起来,我更相信,在正常情况下,选择提前入睡的人一定微乎极微。

    可是,周遭太过安静了。简直就像是一个会喘息的人都没有,不,甚至可以说,在这个偏僻的地方,本应存在的动物和昆虫,全都死一般没有半点动静。而连锁判定的观测,则更进一步验证了这样的想法——在五十米方圆内的房间,全都变得空荡荡了。

    “其他人都不在了。”我回答到。不过,大家都一副疑虑的样子。哪怕从声音也能判断实际情况,但是,她们仍旧表现出常识的迟疑。

    “我去看看。”职业是占卜师的女性专家说着,就行动起来,打算去其他房间叫人。

    不过,我们不可能让她一个人过去。即便没有连锁判定,无法直接观测其他房间的情况,这种不知不觉就变得有些诡异的环境。哪怕是不相信“神秘”的阮黎医生,也对此充满了一定程度的危机感。任何有联想能力的人。都会身临其境地,产生不好的联想,我觉得,这和是否相信“神秘”存在,是没有关系的。危险就是危险,伴随着异常的事态降临。哪怕不是“神秘”,也足以让人察觉到,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

    更何况,在这里的人,对气氛的变化都十分敏感。

    “一起去。”阮黎医生很快就做出决定。她毫不迟疑地起身,健身教练也没有异议。

    “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这种时候,还是大家在一起比较安全。”健身教练说:“希望只是虚惊一场吧,例如其他人跟我们开了个玩笑,想要看我们出糗。”她的心态显得极为豁达,“比起出现危险,我宁愿出点儿丑。”

    占卜师虽然表现得很果断,但是,在打开房间的时候,还是有那么一瞬间的迟疑,就在她下定决心之前,我快上一步,将房门打开了。走廊的另一边正对着公路,可是此时也已经看不清那蜿蜒的路面,雾气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发灰,显得沉甸甸的,连夜风都难以吹动。这些灰雾从颜色上分出层次感,最为阴暗的部分,就如同淤泥一样,紧贴着走廊地面,它反而是在流动的,就如同流水一样。这么古怪的雾景,让其她三人都感到惊讶。

    在我们开门的时候,灰雾已经有一部分流淌到了房间中,而在那之前,哪怕门窗都有缝隙,这些灰雾却一直被隔绝在外。阮黎医生三人很快也注意到了,但也只是面面相觑,占卜师似乎想到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脸上的担忧更加沉重了。健身教练率先往旁边的房间走去,用力敲了敲门,砰砰作响的声音,在这个格外寂静的夜中传出很远,响亮得让人有些不安。可是,即便这么清晰的动静,仍旧没有引起更多的反应,我知道,房间里其实是没有人的,但是,如果不让她们亲眼看到,大概是不会相信的吧。

    不过,我仍旧说了:“没用的,这里除了我们之外,已经没有其他人了。发生了怪异的事情。”

    阮黎医生、占卜师和健身教练都扭头深深看了我一眼,我读出了她们目光中的半信半疑,果然,精神病人没有发言权。可是,我觉得,正是这样怪异的环境,我或许可以让她们相信,我的精神病,才是应付这种情况的最佳选择。

    阮黎医生也已经陷入此时的异常中,如此直视“神秘”,仍旧无法改变她对“神秘”的态度,或者说,她仍旧可以对“神秘”视而不见的话,就足以证明她的特殊性。

    “妈妈,不去敲敲那边的门吗?”我指着隔壁的房间对她说。

    阮黎医生面无表情,她审视着我,就像是避开了当前的异常,而单独只对我有兴趣,想要通过观测我此时的反应,找出隐藏于我脑海中的一些想法。不过,在占卜师敲门之前,她按我的话走了。结果,自然是没有回应。

    “看吧,大家都不见了。”我说。

    健身教练和占卜师皱起眉头,看向阮黎医生,但是,阮黎医生就在这个时候开口了:“你真的看不见吗?阿川。”然后又对另外两位女性专家说:“情况就是这样,我想你们也了解了。”

    “我还想实验一下。”健身教练用力踹开隔壁的房门,原本看似很坚固的房门。整个儿倒塌,又是一阵巨响,如果房间里有人的话,他们非跳起来不可。

    “你能感觉到什么吗?高川。”占卜师问我。

    她们的态度,让我察觉到了一丝的不妥。她们似乎看到了什么,而我没有看到。她们的话中,隐藏着另一种意思。

    “感觉到什么?”我凝神反问。

    “有人死了。”健身教练的声音十分平静:“的确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但是,或许不是你觉得的那样。”

    “血的味道很浓,你没有闻到吗?阿川。”阮黎医生说:“不是所有人都消失了,而是有人死了,在我们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

    她这么一说,我才开始嗅到血腥味,的确很浓,让我自己都怀疑。为什么之前没有闻到,而偏偏是在这个时候,是不是太巧合了一点?我不相信这是巧合,反而,我仍旧觉得,自己等人置身的环境,仍旧充斥着神秘,这种神秘。才造成了我们在感知上的不统一。在健身教练进入隔壁房间后,我也随着其他人接踵而入。灰雾从我们的脚后跟流淌进来,让房间中的温度又下降了,这可不是心理上的恶寒,而的确是肌肤可以感受到的寒冷。房间没有开灯,但是,我看到地面上的一些古怪的轮廓。以及床上隆起的人影,伴随着浓郁的血腥味,这一切都显得充满了谜团。

    “我确认一下。”我说:“我们看到的东西,是一样的吧?”

    “你看到了什么?”健身教练反问。

    “一房间的灰雾,地上有一些古怪的轮廓。床上的人形。”我说。

    “是的,一样。”健身教练说:“但是,我对你之前的反应,仍旧抱有疑问。也许,当前的场景会对你有一些强烈的冲击。阮女士,你确信要继续下去?”因为光线的缘故,我看不清健身教练的表情,只看到她微微转向阮黎医生的动作。

    “继续吧,阿川的心理状态还不错。”阮黎医生的话刚落下,健身教练就摆动手臂,随之传来开关的声音。我想,她是打算开灯?不过,灯没有亮起。而这个情况,并没有超乎我的意料,从神秘事件的角度来说,这是极为正常的。不过,阮黎医生三人也十分镇定,她们大概不是从“神秘”的角度去看待现场的,我想,即便如此,从常识的角度来说,当前的情况也仍旧可以说通吗?

    我不确定,建设教练和占卜师是否会是电子恶魔使者,不过,阮黎医生很明显不是。直到现在,她们仍旧没有表现出,和普通人不一样的地方。她们的情绪波动和选择,仔细想想,仍旧是在“普通人”范畴内的,或许,只是要多加上一点心理学专家的思维方式,以及医生看待病人的目光。

    我已经展开连锁判定,不过,无法勾勒出房间的情况。也许是灰雾在作祟,在正常情况下,哪怕是人变成了尸体,也能够通过灰尘,重组静态的现场。之前留在自己房间,用连锁判定观测其他房间的时候,就用了这种模式,但是,在灰雾涌进这个房间后,连锁判定就完全失效了——连锁判定并不总是会在灰雾环境下失效的,应该说,同样在灰雾环境下,连锁判定的效用是由另一些因素决定的,而经验告诉我,“神秘”之间不会毫无关联,最近一次连锁判定失效的情况,是在噩梦拉斯维加斯的钟表店中,那是玛索的“固有结界”。

    所以,这个房间,亦或者整个休息点,形成了一个固有结界吗?一个随着时间,正在逐步产生变化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我个人比较能够接受这个猜测。

    尽管,阮黎医生三人的表现,让我觉察到一些不对劲的地方,不过,在这种时候,胡思乱想只会坏事。我紧闭嘴巴,不再对现场发言。

    身边亮起光,光柱中的空气十分浑浊,大量的尘埃上下飞舞,甚至让人觉得,它就是灰雾的正体。是占卜师打开了手机的闪光灯,当作照明灯使用。光柱扫到地面,我立刻就看到了那被灰雾隐隐遮住的血色魔法阵。颜色大概是用鲜血涂抹上去的,而所用的字符,也散发着邪恶诡异的感觉。随后,光柱沿着血迹,落在床榻上,躺在那里的人形变得清晰了。正是和我们同行的一名心理学专家,男性,我不记得他的名字,但阮黎医生为我介绍过,此时他就这么沉沉躺在那里,姿势僵硬,肤色苍白,垂下床边的左手被隔开了动脉,在下边淤积了一大片血迹。

    “割腕自杀?”健身教练有些诧异。

    “真的是自杀吗?”阮黎医生反问。

    手机灯光继续在尸体上晃动——这个男人的确已经没有半点生命迹象——让阮黎医生发出疑问的。是他那大睁的眼睛,就像是在死之前,还在注视什么让人惊惧的物事。情况很古怪,他就像是毫无反抗的余地,就这么眼睁睁地,看着自己被放血。一般而言,按照他此时可以目视到的伤情,血液流逝太多。会让人疲倦,最后如睡眠一般死去。而不是这样大睁着眼睛,仿佛充满了怨恨,死不瞑目。

    “没有挣扎的迹象,其他人也不见了。”健身教练环视房间,房间一共有四张床,但只有一张被尸体躺着。另外三张床的床上用品都堆叠得整整齐齐,就像是根本没用过。那么,其他人又去了哪里呢?

    尽管,我在阮黎医生她们提醒前,的确没有嗅到血腥的味道。可是,哪怕是眼前的景象,仍旧无法证明,造成这一切的不是神秘。换句话来说,我的确认为,只有“神秘”,才能造成如此诡异的情况。

    “如果有人逃了出去,应该会出现大动静,可是,我们一直都没有察觉到,这显然不可能。”占卜师说,“出了这种事情,哪怕有人已经睡着了,也要被叫起来,才是正常的。”

    “希望不是除了我们之外,其他人都死了。”健身教练这么说着,也不由得露出一副不寒而栗的表情,“说起来,这是真的吗?外面发生了这么凄惨的事情,而我们却毫无感觉地,打了那么长时间的纸牌?我记得,这种安静的气氛,是突然间就出现的吧?”

    “不管怎样,我们先要确定其他人的安危。”阮黎医生说:“也许真的有一个凶手,或者多个凶手,就藏身在这里。我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这么做,但是,我们必须确认,我们的情况,到底是不是特殊的,而这种人特殊又意味着什么。这其中,必然隐藏着对方的心理线索。”

    占卜师点点头,没有说话,却朝血色魔法阵走了几步,蹲下来仔细查看。

    “你知道这玩意?”健身教练古怪地问到。

    “了解过一些,我是占卜师嘛。”占卜师一边说着,一边还尝试用手指触摸魔法阵的路线,醮着红色凑在鼻端嗅了一下,才相信这就是血液。

    “我们最好保持现场。”阮黎医生提醒到。

    “我知道。”占卜师说:“我只是想,也许我们等不到警察到来。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特殊的地方,也不觉得,凶手会有放过我们的理由——他做这些事情,显然有精神方面的问题,但是,将安全赌在这方面,实在让人不安。”

    其他人没有说话,但显然同意占卜师的说法。我们又巡视了一次现场,便去了另一侧的房间,结果,现场也是一样的,一个人被杀死了,被人用血液涂成魔法阵,充满了邪教特色的风格,而同房的其他人,就如同从人间蒸发了一样。

    正因为这种充斥着死亡味道的安静,让人无法真正安静下来。每一次气氛陷入沉默,就会有人岔开话题,健身教练抱怨着:“凶手是打算和我们来一场侦探扮演吗?

    大家楼上楼下跑了一通,才确认当前的情况:这个旅馆中,的确就只剩下我们四人了,其他人不是死亡,就是莫名其妙失踪。哪怕他们遭遇了恐怖的事件,逃向其他地方,但是,没有一个人知会自己这边,仍旧是十分反常的。阮黎医生三人也无法猜出凶手使用的手法,当然,对我来说,只要有“神秘”在起作用,这扑簌迷离的环境就不是“不可能”的。

    我十分在意的司机和秃顶中年也不见了,目前来看。偏向于“神秘”,而不是“寻常杀人魔”,亦或者“职业杀手”。不过,阮黎医生显然没那么快就妥协,当前的情状充满了古怪,可是。她却一再坚持,这只是犯罪者的障眼法而已,目的就是为了,营造出一种“神秘”的气氛,而并非是真有某种神秘力量在起作用。当然,考虑到这个障眼法的难度,阮黎医生更相信,这是一次有组织,有预谋的。针对研讨会的行动。

    “你的意思是,他们不想研讨会成功举行?”健身教练问到。鉴于情况的异常,大家都决定,无论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要分开,更要选择一个视野靠阔,容易周旋的场所。于是,大家顺着铁梯爬上了房顶。房顶是人字形的,我们坐在最高处的横梁上。巡视着远方朦胧的轮廓。

    “也许。”阮黎医生没有断定,又想了想,说到:“参与会议的,不止我们这一批人,也不知道其他人有没有遇到这种事情。”

    “这仍旧无法解释,为什么只有我们在事件发生之后才后知后觉。”占卜师试图压抑声音中的情绪。

    对于这个问题。我只需要用“神秘”就能解释一切。当然,用“神秘”来解释一切,反而不是正常人可以接受的。三人仍旧试图找出一个更有逻辑,更“靠谱”的可能性。

    “还有一部分人不住在这里。”我提醒到:“难道凶手已经杀死了除了我们之外的所有人吗?我觉得不太可能,如此大规模的行动。绝对不可能不发出半点声息。”我并不相信,除了我们之外的所有人都已经被杀死了,但是,悄无声息的行动方式,却并非是不可能。只是,就算我解释了,阮黎医生也不会认可吧。所以,我用了更委婉的方式。

    “要下去找找吗?”健身教练看向我们,说:“其实,呆在这里更安全,只要到了白天,大雾散去,对方也不可能这么猖獗。我们可以驾车离开,然后通知警察和研讨会。”

    她的建议从普通人的角度来说,十分值得采信,不过,我对这里情势的判断,仍旧是从“神秘”出发的,而想要在神秘事件中用这种被动的方式等待危险的过去,往往是自陷死地。换做是我,当然选择立刻出发,绕休息点走一圈,确认事态后,再选择是留下来,还是立刻驾车离开。如果是基于“并非所有人都死去和失踪”这一点,去判断下一步,当然是想方设法,让大家集中起来。

    “我们可以释放信号。”阮黎医生冷静地说:“让其他人知道,我们还活着,就在这个地方。”

    “如果引来的是凶手,怎么办?”占卜师反问。

    “不,我们还活着,最后才发现不对劲,本就很奇怪。”健身教练说:“如果凶手可以杀死那么多人,让这么多人失踪,那么,对付我们应该是轻而易举的事情。可凶手没有这么做,那么,在我们释放信号之后,才对我们下手的几率,其实不高。再加上,这么大规模的凶杀案,凶手是单人作案的可能性同样不大,如果有同伴的话,行动的总体思维,应该比较正常,在很大程度上,可以规避精神病人的特殊性。我觉得,可以赌一下。”

    占卜师想了想,没有反对。于是,我们开始收集布料和燃料,打算用烽火的方式,通知其他人。我没有拒绝,虽然以我的能力,可以扩大侦测范围,但是,如果目标仅仅放在阮黎医生身上的话,现在这种情况,继续留在阮黎医生身边才是最好的选择。我有想过,将自身的能力,就这么暴露在阮黎医生面前,然后,就这样带着三个人,以速掠的方式离开。不过,仅仅是“朝一个方向跑”是否真的可以离开这个环境,却不是那么确定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