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31 中途怪诞
    整个大巴一共有二十三个座位,但到出发时还没有坐满,和其他人一样,我和阮黎医生将大的行李箱塞进车下的货箱中。在纷扰的交谈声中,巴士启动了,负责安排行程的秃顶中年人又开始用手帕抹汗,他坐在副驾驶位上,尝试和司机交谈,却只换来尴尬的沉默。司机的块头很大,黑肤色,虽然带着帽子,但帽子的深度却无法完全遮住他的脑门,裸露出来的部分油光闪亮,我猜是个光头。因为司机一直都没有回头,所以也看不清他的样子,在我刚上车的时候,他正在将后视镜调整角度,让人也无法透过后视镜去窥视他。

    驾驶位和客位之间竖立着钢条挡板,虽然司机个头魁梧,但被同样体积的座椅挡着,一般而言,不会让人特别注意,尤其是他一直以来的沉默,很容易就让他人忽略他的存在。

    我不知道,这些布置是不是故意的。

    车内没什么人关注驾驶室的情况,秃顶中年人似乎也没做好和乘客们打成一片的准备,客位上的气氛,和驾驶位上的气氛就像是截然不同的世界,被那擦得光亮的钢条挡板隔离开来。我突然嗅到一些奇异的味道,而我不知道,这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因为,其他人都没有特别的表示。

    因为某种对神秘事件的预感,让我总会将自己的注意力,放在一些于当场显得“独特”的事物上。在这个巴士内,最让我感到在意的,自然是坐在驾驶位上的人。他们是某种意义上的引领者,放在神秘学中,“引领者”往往具备更深的含义和独特的背景。我对司机和秃顶中年人并不了解,但毫无疑问。他们是研讨会特别派遣来的,无论自身立场如何,也都在一定程度上代表了研讨会的立场。

    正是这种在意,以及旁敲侧击地去了解驾驶位上的两人,所得到的情报越是**,越是稀缺。就越是充满了神秘感。

    不过,即便现在让他人意识到这一点,也只会因为我的身份“精神病人”,无法引起他人的注意吧。要说服他人,往往需要更多的事实证明,以及充满说服力的口才,才能让人去正视事实。但无论哪一种,我暂时都不具备,毕竟。我身边的这些人,每一个都是在心理学方面有钻研的人。我想,他们,或许更相信自己的亲眼所见和自己的判断。

    在心理学中,“观察”这一环,是十分重要的,我相信,这里的每个人。在上车前后,就已经对他人和事物进行了细致的观察。但是。我却无法了解他们的判断,因为,这里的人都表现寻常,而这种寻常却很有可能,是将自己的判断,埋藏在了心中。

    也许。巴士中的人不全是福尔摩斯,但是,却让我觉得,每一个都在试图当一个福尔摩斯。至于对手是哪个?是什么?在每个人心中,都有自己的想法。也许是司机。也许是阮黎医生,也许是那个秃顶中年,也许是客位上的某个人,亦或者,是研讨会中不在场的其他人。

    如今我所面对的难题,就是一度以来,让我可以更早掌握信息的对人的“观察”、“逻辑”和“判断”,无法起到过去那般鲜明的效果。在我的眼中,这里的每个人似乎都可疑,但行为和表情上,却全都在正常范畴内,哪怕是最可疑的司机,也没有实际的证据。

    当然,正因为我是身经百战的四级魔纹使者,所以,即便在没有获得足够情报,宛如置身于黑暗洞穴中的情况下,仍旧对自己充满信心。只是,没有谁会喜欢在黑暗洞穴中摸索,习惯了可以通过观察去揭开迷雾,也不会喜欢因观察无效而一片朦胧。在这里,我的战斗力没有被影响,但对我的习惯,却造成了强大的冲击。

    我想,和一群内心深沉的心理学家共处的感觉,实在是太糟糕了。

    阮黎医生却似乎没想这么多,她的表现似乎在对我说,“想得太多”本来就是心理疾病的一种体现。我也觉得,其实自己不应该每遇到什么,都产生如此庞大的联想,可是,当想法浮上时,就如同在肥皂水中打着泡沫,出来多少,完全不由自主。

    为了平静思绪,我开始吃零食,让视线完全落在窗外的景色上,只通过耳朵,去感受车内的气氛。在巴黎市内没有出任何状况,巴士一路驶入郊外的快车道上,尽管是国际性大都市,但郊外远处的风景,并没有水泥建筑那般死气沉沉。一些人刻意打开了车窗,很快,空气中就充斥了更多的水份。车内正在广播天气预报,今天会有雨雾,我从潮湿的空气中,嗅到了雨天特有的水汽味道。

    车内的交谈渐渐低落下去,很快,马达的声响,就占据了大部分,而衬托得车内有些过于安静。我吃着梅干,环视车内众人,他们大都在做自己的事情,显得无暇他顾。像阮黎医生这样翻看专业书籍的也有不少,但也有人戴上耳机进行娱乐。驾驶位上的两人,很长时间都没有回头照顾车内的气氛了。

    我不知道其他人的感觉如何,但我自己,是感受到了一种沉甸,就像是随着时间的流逝,继续的沉默不断累积着重量。

    也许我太敏感,其他人都没表现出在意的神色。

    我不由得想,也许在前往研讨会的路上,就会出现情况。

    这么想着,窗外的景色,除了公路之外,已经渐渐消却了城市的风貌,陷入一片荒山野岭中。尽管是白天时分,公路两侧的树荫,也无法遮住公路内侧的上空,但是,仍旧无法让我感受到阳光的璀璨和温暖。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天气开始阴沉下来,蒙蒙的云层,好似厚重的棉被般,悬浮在头顶上方。

    按照阮黎医生的说法,我们将要沿着公路行驶一天一夜。抵达一处渡口,搭乘渡轮抵达对岸,再前进不到一个小时的路程,就能抵达安置的别墅区。那个地方不是岛屿,仅仅是背靠湖泊与河流而已,正因为水资源丰富。所以植被特别茂盛,可以作为景观优势进行地产开发。开发商,就是达拉斯持股的地产公司,而这个工程也才刚刚完工。也就是说,我们这些人,是第一批入住那个别墅区的客人。

    仅仅是研讨会的时间,不会超过一周,加上会议结束后组织的聚会活动,也就十天左右。不过。阮黎医生告诉我,我们将会停留更长的时间,一个月到三个月左右,我清楚,这段多出来的时间,就是阮黎医生履行合约的时间。她需要为达拉斯工作,以换取对方在非学术问题上的各种支持。她试图借助对方的能量,在回去之前。找到压制或治疗我的病情的方法。

    尽管这样的想法让她身处险境,但我不能拒绝。我无法抛下她,去探索另一个末日真理教的所在处。更何况,这次欧洲行中所发生的一系列情况,都让我觉得,有一种力量,让我和阮黎医生不能逃避前往研讨会的旅程。

    中午时分。巴士在公路边的一所便利店前停下,离开公路向右拐,不到半小时,就能看到小镇,便利店是镇上人开设的。专门为过路的司机乘客提供方便。因为远离大城市,所以,这里随处可见乡镇的土气,到处都是破旧过时的东西,店内放的不是音响,而是收音机,而且还是机械调频的,喇叭大声而生硬,完全和巴黎是两样。

    空气越来越潮湿,下车的时候,一阵大风刮来,吹得松动的门窗和固定不牢的招牌咣咣作响,下车的乘客有几个瘦弱的,还不禁打了个趔趄,不由得诅咒这该死的天气来。天气不怎么好,可是,午餐还是要吃的,但没有人想在这样的天气,坐在便利店外的餐位上,于是,大家将午餐装袋,就上了巴士。一些打开了车窗的人,很快就拉下车窗,将车内和车外彻底封闭起来。

    吃着午餐的时候,气氛又活络起来。这个时候,我用目光寻找司机和秃顶中年,发现他们的身影在便利店中晃动,不知道在和店员谈些什么,负责谈话的,仍旧是拿着手帕擦汗的秃顶中年——几乎要让我觉得,其实手帕才是他的正体了。至于那个大块头黑人司机,还是一副沉默的样子,我想,店员会不会害怕这样的家伙?

    “怎么了?”阮黎医生注意到我的注视,便开口问到。虽然语气随意,但我觉得,这不是一个随意的问题。

    “不,没什么。”我想了想,说:“不觉得那两个人有点可疑吗?而且,研讨会行程的改变,让人有些不安。像是要出什么事情。”

    “能出什么事情呢?”阮黎医生笑了笑,猛然让我觉得,这笑容有些怪异,可就像是错觉一样,一闪而逝。

    即便如此,我仍旧不由得将这个看似错觉的瞬间,隐藏在内心深处。我觉得一定有什么事情,已经在众人不注意的时候发生了。不,应该说,真的是除了我之外,没有任何人注意到吗?这次的研讨会,和nog也能扯上关系,倘若这里的心理学专家们,出现好几个电子恶魔使者,我也绝对不会意外。但是,在这些神秘自己蹦出来前,它们都隐藏得极好。

    鉴于阮黎医生一贯以来的表现,我仍旧不觉得,问题来自阮黎医生身上。过去的冒险经验,让我一直跟在阮黎医生身边,也足以确定,她没有调换过。如果有什么东西,正在制造幻觉,我的精神和身体也拥有极强的免疫力。真正要注意的是,那种意识世界和物质世界混淆的情况,简单来说,就是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以及其中出现的各种古怪的现象。

    这个中继器世界中,“固有结界”出现的次数越来越频繁,这种依附于个人的,范围相对较广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往往会是神秘事件的起因。如果接下来真的发生了什么,那么,是来自于“固有结界”的可能性很高。或者,是外来者的干涉,亦或者,就是隐藏在巴士内部的敌人。

    虽然可以这么想。但是,倘若真的有敌人,真的有人在我们前往研讨会的路上,就做出危险的事情,那么,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呢?一定不会没有目的。甚至于。敌人的身份和立场,又是什么?即便,nog是促成我和阮黎医生这次旅程的起因,研讨会也和它有所关系,但是,我不觉得,若真的出现敌人,这个敌人会仅仅是nog一方,不。应该说,就连nog的身份,也让人怀疑——巴士内可全都是研讨会邀请的客人,袭击自己邀请的客人,又算是怎么一回事?

    不是说,袭击自己的客人不可能,而是,我想不出。有必须这么做,而且是在这种时候就这么激进的理由。

    然而。身处这个位置,哪怕无法找出理由,却仍旧考虑和怀疑。

    我安静的吃着午餐,聆听其他人的谈话,试图找出一些蛛丝马迹。

    “妈妈,那些便利店的人。会不会和司机串通起来,在我们的午餐中下毒?”我低声询问阮黎医生,让她哭笑皆非,表情怪异。

    “——你今天没吃药吗?”阮黎医生噎了半晌,这么回答道。我就知道。她会是这样的回答,我也十分清楚,自己的问题,从普通人的角度来看,多疑而荒谬,充满了被害妄想,即便如此,我仍旧不得不这么说,因为,不这么做的话,是无法提醒阮黎医生的。

    阮黎医生看向窗外,我觉得她仍旧在下意识受到了影响,而去观察司机,不过,买来的食物还是没有偏见的吃完了。接下来,很多人都在赞美食物的廉价与优质,说“这是充满独特风情的美食”,“竟然可以在这里吃到,真是惊喜”之类的话,让我觉得很突兀,因为,我一点都不觉得这些食物有多好吃。

    问阮黎医生时,她也平淡无奇地说:“和普通啊。”

    仿佛,车内众人就我和阮黎医生,吃的是和其他人截然不同的食物——可是,我们能在这里买到的午餐根本没有太多的选择,每个人都会和其他人有重叠的食物。这些人在赞美的食物中,一定有一两样,是我和阮黎医生吃到的。而那些赞美,和我的实际感觉对比起来,不免有些荒诞。

    我认真咀嚼了一些碎末,再一次确认,那的确不是很好吃,而且,也不觉得是东西方人的味蕾和食物习惯的区别,因为,阮黎医生因为出国的次数很多,所以在食谱上,西方的比例也占据很大一块。很多时候,她在这方面和欧美这边的人没什么差别。即便如此,她仍旧不觉得“很好吃”。

    在我的观察中,越来越多的古怪,正在发生,可是,都只能说是某种征兆一样的情况,完全无法述说出来,让人特别去注意。

    我也不想太快就认定食物有问题,因为这会将自己的思维局限起来,但是,食物问题却在我的心中,留下了相当沉重的份量。从食物这个角度来说,车内人几乎都会被影响到。

    不过,如果真的对食物做了手脚,却又没有见到用餐者出现危及生命的异常反应,那么,应该可以认为,做手脚的一方,并不希望用这种方式,轻易杀死这里的人。同时,目的性的疑问又来了,为什么不这么做?以及,为什么要这么做?

    试图从行为线索中找出目的,其坏处就在于,若没有足够的行动,就无法准确找出目的。我对此有些困扰,尽管,我不觉得,拯救除了阮黎医生之外的其他人,是一件从结果而言有意义的事情,但是,哪怕是没有意义,哪怕是在建立在对他人的不了解上,我也仍旧习惯于,从救助他们的方面看待问题,也许,是英雄心理在起作用吧。至少,我不希望,在找到关键之前,看到车内的人们一个个死于非命,亦或者生不如死。

    是否要保护他们,只是举手之劳的选择,是不是能做到,则是完全不需要太过顾虑的情况。而我的内心里,大概是希望,巴士能够平安抵达目的地,众人安全下站的吧。而这么希望,这么去做,不需要去问为什么,这是一种感性的抉择。

    只是,在假设存在敌人的情况下,不清楚敌人的目的,就不由得产生一种万分被动的感觉。

    我希望,阮黎医生是正确的,希望,一切都只是我的被害妄想,其实,没什么人可疑,也没什么人,会在这里针对巴士中的众人。

    我注视着便利店门口,等待司机转过身,露出自己的容貌。秃顶中年也已经吃完午餐,他似乎和这个便利店的员工十分熟悉,还要了一罐啤酒才离开。又是一阵狂风大作,吹得他下意识缩了缩脖子,似乎有些发寒,走向巴士的步子更快了。然后,就在我的注意力稍微移到秃顶中年身上时,视野有些变化,我顿时凝神望去,却愕然发现,原本还处于目力边缘的司机失去了踪影。

    我连忙四处眺望,试图将他找到,只是这么一瞬间的消失,普通人的话,决计走不到哪里去。在停车处和便利店之间,也没有可以隐藏身形的东西。可直到秃顶中年上车,打了声招呼,我这才发觉,司机不知何时已经坐在驾驶位上,而秃顶中年打招呼的对象,正是那位黑人司机。

    什么时候上来的?我很诧异,阮黎医生又一次问我:“怎么了?”

    “司机什么时候上车的?”我反问。

    “他一直都没下车。”阮黎医生回答到,平淡而确定,可在我听来,却匪夷所思。

    “没下车?”我不禁重复了一次。

    “是的,怎么?”阮黎医生端详着我的表情,说:“你又看到幻觉了?司机不在车上?”

    “啊……嗯……”我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但是,尽管我和她看到的情况不一样,处处充满了古怪,但是,我仍旧觉得,自己是正确的。而阮黎医生,只是“无法接触到神秘”罢了。大概,那个司机就是一个电子恶魔使者。

    “他一直没下车的话,不吃午餐?”我问阮黎医生。

    “他吃过了。”阮黎医生平静的看着我,说:“而且,是我带给他的。他拜托我的时候,你也在一旁听着。”我知道,她那平静的目光,是在表达什么意思了。

    “……我不觉得,是我的问题。”我说。

    “我没说是你的问题。”阮黎医生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平静而温和,就像是在安抚病人,“我只是在说一个冷笑话。”

    去她的冷笑话。

    这个时候,司机背对着我,似乎在揉什么,随后将一团包装纸扔出窗外。似乎在应证阮黎医生的说法,司机是在车内吃了午餐。我突然想到,如果之前车内没有司机,那么,是谁将车门关上,让车内完全封闭起来的呢?当这么想时,更多的细节浮现在脑海里,直让人觉得,为什么之前没有注意这些明显的情况?司机根本没下车——

    不可能没下车,我的记忆中,再度浮现和这些细节矛盾的一幕。我确信,我在车内看到了,之前司机和秃顶中年一直在便利店里。与之相比,那些突然想起的,证明司机没有下过车的细节,就像是临时塞入了脑中的信息。

    真是古怪极了,让人摸不着头脑。如果这是故意的,无论是司机的表现,还是我后来才察觉的细节,都是事后的弥补,那么,为什么最初为什么要这么轻率的出现神秘,而又要在事后弥补呢?无论如何,我都不觉得,这一切,真的只是一次“意外”。

    阮黎医生提醒了我,于是我看到了证据——是不是太巧合了?

    没有特别嘱咐车内众人,巴士再度启动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