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5章
    “影响极大!”

    厉书阳紧皱着眉头:“此子既能诛灭诸葛域与费轩,那就必须将此子的部属,当成至少四名下位天域来看待!”

    随后又有一位法域圣灵开口:“他那支私军也很不弱,不可忽视。这次虽是仗着战舰灵弩与出其不意,可其精锐亦可见一般。若非如此,那一千九百道军,不会折损到近九成的地步。”

    “很棘手啊,一旦这位上任,那么我们用于攻伐天芒山上院的道兵,就很不够了。”

    “天芒山对我方至关重要!那不但是我方的西北咽喉,也是天东一带,最大的灵药产地。我东四院自立之后,如不欲在灵丹上受制于人,就必须占据此地不可。”

    “不错!只有打通了此处,从侧翼威胁到日月宗的落雁河防线,才可得北神宗的助力。”

    “也就是说,增兵势在必行!之前的八千道军,八十艘战舰,三艘攻山舰,是无论如何都不够的。”

    “增兵可以!可要增多少?如果张信接任天芒山首席,聚兵于天芒山稳守不出,只怕我方五倍的兵力,都未必能够拿下。”

    “五倍?三倍就已经很吃力了。日月玄宗已将斗部三殿兵力,布置于弱鸦山周围。一旦战起,随时都可在正面战场,聚集八万以上的道军!且是由天元战圣,亲自统帅!以巩天来的锐气,雪崖的老到,一旦发兵,必定势不可挡。”

    “预计如正面战场的兵力少于六万,都没可能挡住对方的攻势。”

    “棘手啊,虽说这千年以来,我东四院以蓄养供奉私军为名义,培育了高达六万五千位的门人弟子。可如今,还是捉襟见肘。”

    “如今之计,只能求助于神教与北地仙盟。这两家不出力的话,那就无法可想。”

    “可神教兴起才不过百年,这次是否能够拿得出六万道军,都仍是个疑问。北地仙盟之前则接近于散盟,如今虽有白帝子奔走联络,力图恢复,可却仍需时间。”

    “那么神相宗呢?”

    “神相宗已聚道兵十四万,汇于北海之畔,说是已尽全力。”

    神月上师闭目倾听,良久之后,这位微微摇头,转而问位于左首侧的一人。

    “一万七千道军,七艘攻山舰,其余一切修为装备,都等同斗部八殿。能否给我压制住天芒山?”

    “只是压制而已?也就是说,无需强攻,只要围困就可?”

    那是一位四十岁许,只有一只独眼的法域圣灵。这位略做凝思,就微一摇头:“一万七千道军,兵力倒是够了。可要压制天芒山,还远远不够。除非上师能够保证,张信无法施展摘星术。”

    “让他无法施展摘星术?只怕不太容易,我等还不知,张信在此术上的造诣,究竟到了什么层次。”

    “记得在鹿野山的时候,那位就可绕开那些阵盘了。只需分析出里面的星辰方位,他就只需一座基础的大衍摘星阵,就可施展。”

    “关键是他那些最顶级的供奉客卿,其中的天柱级,就有四位!三名护星使与护阵使,也是日月玄宗排名前二十的道种。那个紫玉天,能够持有神宝,压制天域,说不定已是超深渊!”

    “还有一个雷山月平潮,之前不是有人猜测,诸葛域很可能是死于月平潮之手?”

    “可这位天东第一散修,又是因何故为张信所用?”

    “古怪!古怪”

    厅内的气氛,逐渐压抑,直到厉书阳再次开口。

    “可我如今倒是觉得,张信担任天芒山上院首席,对我东四院而言。倒是一件好事!”

    当厉书阳此言道出,厅内的所有人都纷纷侧目,向这位看了过去。

    厉书阳则从容自若:“张信在天芒山,而非弱鸦山,这岂非是好事?”

    诸人闻言,都不禁释然。

    的确,相较于正面战场,张信在东四院的侧翼给他们的威胁,要小得多。

    日月玄宗的掌权之人,多半也是不知张信手中的真正实力,才未将之调往没有天域灵山为后盾的一线。

    可如今张信取得‘天芒山上院首席’的职位之后,巩天来与天柱会议,即便想要更改布置,也不太容易。

    除非是张信,主动甘愿让出首席之职。延迟数年,积累晋升天柱所必须的资历。

    日月玄宗的十大天柱,不但得实力过人,功勋卓著,也需有一定的谋略与治政之才。

    而一个上院的首席职位,无疑是绝佳的试金石。

    “此事无需忧心!”

    那神月上师微一拂袖:“神教曾向本座保证,绝不会容张信使用摘星术。本座虽不知他们打算怎么办到,可想必是有些把握的。沐神机你用兵之时,也可稍稍注意。”

    说完之后,神月上师又将一枚令牌,抛给了厉书阳:“我允你一千万十五级贡献的权限,在近日邀请至少三位黑榜前十,为我天东四院效力三年!”

    那厉书阳接过令牌,却微显迟疑为难之色。

    可须臾之后,他还是将之收入到了袖中:“书阳必不辱命!”

    那独眼男子此时亦神色自负,朝着神月上师一礼:“沐神机亦必全力为之!绝不会输给一个区区竖子。”

    神月上师见状,不禁满意的一笑:“我会授权于你,从现在开始就可在我东四院中挑选出战人员。等到解决完我方的腹心之患,你可即时出兵”

    就在同一时间,在日月本山的某处峰顶。一位带着狐狸面具的男子,也正手持着一枚剑符,怔怔无语,

    “这消息是真的?”

    那负剑男子的眉头,已经打结:“这个张信,竟然还有如此能耐?”

    “我有九成的把握,此子的身后,一定是上官玄昊。”

    狐面男子摇着头:“我猜张信争夺天芒山上院首席,很可能是上官玄昊的授意。”

    “可既然背后之人是上官玄昊,那么他对张信的安全,想必也有着相当的把握?”

    负剑男子的语声,有些凝重:“我现在很好奇,这位的修为法力。到底恢复到了什么地步,手中又有了多少实力?”

    “无需太担心!他既然到现在,都还是东躲西藏,那想必是还没有逆转乾坤之力。”

    狐面男子轻声笑着:“可我等的布局,却已快完成。”

    “终究还是得有些准备的,似上官玄昊这等人,半点都轻视不得。”

    负剑男子摇了摇头,随后也问出了与神月上师同样的话语:“张信这个变数,对我们的谋划,能有多少影响?”

    “影响不大,小患而已,也用不到你我来头疼。即便此子在天芒山把天捅穿,又能怎样?那也是神月与白帝子需要头疼的事情,无需你我忧心。”

    那狐面男子淡淡说着:“反倒是宗法相,这位才是真正最棘手的,已经不能容他继续查下去了。”

    ※※※※

    当张信的船团继续启行之时,他的独霸号的舰首处,就挂上了两个人头。一个是诸葛域,一个是费轩,都是赫赫有名的天域强者,

    尽管船上的诸人,对张信的张扬跋扈,早就见怪不怪,可见了这一幕之后,还是有些唏嘘,

    天域圣灵,几乎是所有灵师所能达到的顶点了。可张信对这样的存在,却毫无敬崇之心,居然直接将这二者的首级,挂在了船头。

    张信却完全不在意众人的想法,他现在正在船舱之内,继续研习功法。

    之前他虽与月平潮谈妥,也从那头月牙灵虎的身上,抽取到了足够多的血肉。

    不过接下来的药物试验与?基因分析,他都插不上手,只能交给叶若。张信也得以空出大把的时间用于修行。

    此时他在‘九霄雷神**’上碰壁已久,修为卡在八层圆满,不得寸进。

    张信心知这多半是自己现在的极限,所以很干脆的,就把更多的时间投入风元破,都天双元法,雷动九天等功法的修行。

    尤其是前者,张信最是用心。

    风元破是一门可近战,可远攻,可独斗,可群战的无上级风系**。

    可这一门风术,与张信前世修行的‘二十四天神风御’,有着很大的不同。

    所以张信尽管有前世的修行经验,这一年多时间里,也投入了不少时间修行,可进展却不如人意,到现在才修到第二层初期而已,

    事实上,在巩天来以前,日月玄宗里面能够修成‘风元破’这门功法的人,总共才不到三位。

    幸亏他从叶若那里,知道了‘风元破’的原理,最近也逐渐摸索到了门径。接下来他在这门功法上的进展,必将进入快车道。

    “对于这门功法,我现在是越来越期待了”

    三日之后,当张信的‘风元破’突破到三层,他的目中顿时精芒微显。

    ‘风元破’的实质就是以氘原子为基础的核聚变,氘原子的质量极小,在高温和压力之下,能够让氘原子的核外电子摆脱原子核的束缚。从而使两个氘原子核能够互相吸引而碰撞到一起,发生原子核互相聚合作用,生成新的质量更重的原子核。

    在这过程中,会导致大量的电子与中子逃脱原子核的束缚,释放出庞大的能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