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4章
    张信目光幽然的看向了对面:“关键是,本座为何要为你这头灵宠,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

    月平潮面无表情,随手一挥,就有一个人头,被他抛到了脚下。

    张信凝神看了一眼,就立时瞳孔微凝。

    认出此人的相貌,是一位名叫诸葛域的散修,也正是这次盯上他的三名下位天域之一。

    张信注意到这头颅已是死物,已无半点生机。额前有一个指头大小的血洞,里面的脑髓,都已被烧焦。

    这种伤势,哪怕是强如神域,也没可能活下来。

    不过他随后,却微一摇头:“哪怕没有阁下,我狂刀要解决此人,也不用费多少力气。阁下如果想要拿这个做为报酬,那我恐怕要让阁下失望了。”

    “这只是见面礼,我月某人的性命,自不会如此廉价!”

    月平潮的目中精芒闪动:“可在此之前,我想要看看你的手段。”

    “可以!”

    张信微微一笑,随后一个弹指,就将一瓶紫色的药剂,弹飞到了月平潮的眼前。

    “此药是本座为一位好友配置,对你的灵宠,应该也有一些效果。你可将里面的药剂,直接打入它的血脉之内,”

    月平潮不说话,依言将那瓶紫色的药剂,在那头月牙灵虎的身上一拍。

    随后这位就目光如炬,定定的看着自己的灵宠,观察着月牙灵虎的每一分变化。

    张信也很有耐心的负手等候着,一直等到半个时辰之后,这头月牙灵虎才有了动静。身躯扭动,发出了一阵阵痛苦的呻吟,体外的几个脓包也陆续爆开,流出了红白相间的脓液。

    可月平潮见到此景,眼中却是现出几分惊喜之色,再次看向张信。

    “这样的药剂,你手中还有多少?”

    “应有尽有!阁下想要多少,就有多少。”

    张信微一抬手,就将一整箱总共二十瓶紫色药剂,再次送到了月平潮的面前。

    “事先提醒一句,此药并不对症,只是治标不治本。本座预计,最多二十剂之后,效果就微乎其微。”

    “无妨!月灵说它已好受许多。”

    月平潮也不客气,只一个挥手,就将这些药剂全数收入到了袖内。随后他又饱含期待的问着张信:“那么你要如何将它的魔化症完全治愈?我月某又需付出什么样的代价?”

    张信闻言,顿时唇角微挑。

    他相信月平潮,应该也有准备了。他的开价,可不会太低

    一刻之后,当紫玉天出现在张信的灵居内的时候,发现之前这里,那道让她感觉危险的气机,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她大约能猜出来人的身份,有些好奇的询问张信:“条件已经谈妥了?那位肯答应?”

    在她看来,张信准备的要价,简直是狮子大开口。

    “虽然有些不满,可这位气魄非凡,比你我想象的还要干脆。”

    张信口中吐着浊气,压抑胸中的欢喜之情。

    雷山月平潮终于入彀,也意味着他手中的势力,即将再一次壮大。面对神教,也不用再缚手缚脚。

    之前的几次行动,他每每担心自己重锤砸下,却会反伤到自己。

    且这位的实力,也有些超出他的意料。居然能瞒过所有人的视线与灵觉,潜入到他的船舱之内

    思及此处,他又心中微动:“紫玉天你在门外待了这么久,感觉怎样?如果与这位动手,胜算几何?”

    “只怕连一分机会都没有!”

    紫玉天摇着头,神色凝重:“虽没有照过面,可当时我在门外,整个人都完全麻木了,几乎动弹不能。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被一头野兽盯上。只要稍稍动点念头,就会遭遇灭顶之灾。不得不说,同为第一散修,这位比北海的那位第一散修宁中玉,至少强出一倍!”

    当时此人,如果打算对张信动手,那么他们两人,可能连一点逃生的机会都没有。

    “是么?”

    张信的眼中,却是不惊反喜,现出了几分探究之意:“听说这位月平潮,在雷山建立独尊堡之前,一直都不被世人所知。很多人猜测这位,很可能是四百年前,霸居黑榜第一长达七十二载的杀手血神霄。看他这身潜行匿踪的本领,也不是没有道理。”

    说到这句的时候,张信就已收起了他的好奇之心,面色凝重的问道:“你那边呢,追杀可有什么收获?”

    之前紫玉天未及时回归,是被他遣去做另外一件事情。

    “幸不辱命,已将那位重伤。我可保证那位黑榜第三,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都没法再与主上为敌。”

    可紫玉天禀报完后,却又眼现几分不以为然之色:“遵照你事前的命令,此战我只动用四成实力。可我估计,对方不会再对我有任何轻视。如果我是他们,那么再次交手之前,一定会全力探明我的虚实。张信你不能指望你的对手,都是愚纯之辈。”

    在她想来,自己与其这样藏着掩着,倒不如在此战中全力以赴。

    就比如刚才,她如果能动用所有的实力,那位黑榜第三必死无疑。

    “探明你的虚实?能探明到什么程度?也包括你新近研习出的无上神通?”

    张信失笑,不以为意的眺望着窗栏之外:“本座的对手,当然不是蠢物。可本座也只是想要他们以为,我所有的筹码,都在你身上而已。”

    ※※※※

    就在张信与紫玉天二人议论之时,在一万七千里外的东神山上院的议事厅内,却是死水一般的沉寂。

    因这边对于张信的行踪颇为关注,所以这场发生在一万多里外的大战还没完结,这边就已第一时间得知消息。

    可结果却让这里的十数位法域,都齐齐变了颜色。

    “一千九百人死伤八成半,都是能够比肩斗部八殿的精锐”

    “我没听错?诸葛域与费轩,真双双陨落了?”

    “应该不会有假,天域之灵散崩,必有灵潮。大约一两日后,我们就能感应到。”

    “还有一个黑榜排名前二十的雷锥”

    “这,这,这怎么可能?”

    “这位摘星使的供奉团,竟是如此了得?”

    端坐于莲台上的神月上师,也是脸色发青,第一时间就问自己的弟子:“书阳?”

    “我已命那边停止行动,”

    厉书阳也立时回应,这位的脸上,略显苦涩之意:“连诸葛域与费轩这样的天域都栽落于其手,真是出乎弟子的意料之外。既然连他们都无可奈何。那么我们东四院遣出的这些人,就更是机会渺茫。”

    神月上师的神色,依旧凝重:“传我之命,让他们放弃刺杀,以全力打探张信部属虚实,为第一优先。”

    随后他又扫望在座诸人:“其他事务可暂且放下!先议一议张信的私军,对我方的谋划,有何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