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3章
    这个家伙

    墨雍不禁侧目,定定看着张信。

    后者脸上的笑意,依旧是无比张狂肆意,可这刻他却不觉刺眼,心里也升不起半点轻蔑不屑之意,只觉是发自心底内的恐惧。

    这个家伙,明明还只是一个灵师而已,可他的手里,到底掌握着怎样的力量?

    如今就连天域强者,都已动不了这位分毫吗?

    刚才那位陨落的天域圣灵,又到底是怎么回事?莫非也是这张信所为?

    “~墨副首座,以前的事情,本座可以念你无知,看在婷儿的份上,不与你计较。”

    张信语声淡淡的说着,目中则寒芒闪动:“可如还有下一次,我毁了墨家。”

    他语声落下的这一刻,几十里外又是一阵惊天暴响,赫然震荡诸山!一团更为酷烈的强光,在那处方向显现。一片白辉,将这片地域,照到炽白颜色,令此间几乎所有人,都短暂失去了视觉!

    这是第二位陨落的圣灵!

    六十七里之外,紫玉天早已将骨刀收起,神色冷漠的提着一颗头颅。

    可墨雍望见此景,却是神色默默,毫无意外之意,这个结局,早在他得知紫玉天的手中,是隙鲸刀的时候,在张信引来群山法域之刻,就已料到了。

    翼妖一族,是世间遁速最快的一种魔灵。而‘隙鲸刀’这件神宝,则是少有的几种,可干涉‘乾坤神符’之类逃遁法门的器物。

    这位天域圣灵的近战之能,本就只是中人之姿。在遭遇群山法域的压制,身受反噬之后,就更显不堪。

    一身实力,在紫玉天面前发挥不到一成,岂有不亡之理?唯一的悬念,就只是陨落的时间早晚而已。

    可此人终究没在紫玉天的手中,走过二十个回合!只逃出了二十七里!

    而这一刻,张信那悠悠然的语声,又在墨雍的耳旁响起。

    “你那区区墨氏,在本座眼中,又算得了什么?”

    ※※※※

    两位天域陨落之后,战事很快就告完结。那位被魏紫辰与云浩阻挡的天域,第一时间就撤离。

    之前张信感应到的那几道危险气机,随后也消失的无影无踪。那些赶来的散修,也是见机不妙,果断的退走。

    却是可怜了那些潜伏在地下的灵修,只有很少一部分擅长土遁术的人逃离。剩余的,都被张信的部属一一找出来,将之诛灭。

    张信毫无半点手下留情之意,他现在还不知这支道军是来自何方。不过既然对方如此处心积虑,那么他此时的手段再怎么毒辣,都不会有错的。

    而在战事平息之后不久,墨雍就向他告辞,准备离船返回。

    张信见这位一副神思不属的模样,就知今日自己给这位的刺激,可能过于震撼了。

    说实话这也超出他的预料,原本张信以为,自己这次顶多能够留下一个‘天域’的。

    可在那时,另有一人送了他一个惊喜。

    “墨副首座既还有公务处置,那么本座也不阻拦。不过在你离去之前,我这里还有一言相劝。”

    张信说到此处时,少见的收起了他那副高高在上的语气,语音尽量诚挚:“婷儿她日后,有晋升超天柱之资,本座也会尽力调教。这本是能让你们墨家在日月本山,真正立稳跟脚的宝玉。墨副首座却偏要将之赠给他人,我看这世间,再没有比你更愚蠢的蠢货。”

    “超天柱?”

    墨雍不禁又一次怔神,惊疑不定的看着张信。不知这位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墨婷在他的印象里,确实是有些天赋的,也足够努力。可一直以来,他都只认为自己这个孙女的未来,很可能就是一个上位道种级的顶尖神师。

    之后在入门试的时候,墨婷的成绩喜人,让他稍微改变了看法。认为墨婷,以后勉强有望下位天柱。

    可张信却跟他说,他的孙女有可能晋升超天柱?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总之好自为之!”

    张信已无为墨雍解惑之意,直接拉着谢灵儿的手,返回到了船舱之内。

    而一路往回走的时候,谢灵儿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他。

    “看我做什么?”张信奇怪的问着:“我的脸上,应该没东西?”

    “只是感觉信哥哥现在,越来越古怪了。”

    谢灵儿将双手负在身后,开始模仿着张信说话:“本座之所以目中无人,是因世间无我之敌!而本座之所以狂傲,是因这天下,少有人能让我谦卑”

    她最终没能说完,直接双手抱肩,一副很冷的模样:“当时灵儿就感觉身上的鸡皮疙瘩,快要掉下来了。”

    张信闻言,不禁尴尬的笑道:“你信哥哥是有苦衷,不得不如此。而且像婷儿祖父这样的性情,就不能对他客气。不将他吓住的话,以后会很烦的。”

    这是实话,像墨雍那样的,一旦认为他张信有隙可趁,或者认为他可欺,那必定会与他纠缠不休,且不择手段。

    即便日后同意了墨婷为他效力,也会有诸多要求。

    “苦衷?我倒不觉得信哥哥,是有什么苦衷的样子。你当时把这句话,说的好自然。”

    谢灵儿继续咕哝着说道:“反正灵儿感觉,信哥哥你打心底里就是这么想的。”

    “是么?”

    张信顿住了脚步,陷入了凝思。

    说来还真是这样,以前自己装‘狂刀’的时候,还感觉很别扭的。可现在,确实就像谢灵儿所说的,他是越来越‘自然’了。

    各种样的‘台词’,信手拈来,说的理直气壮,毫无半点羞惭不适。

    “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古怪。感觉自己,很适应这狂刀的风格”

    半晌之后,百思不得其解的张信,又微微摇头:“可能真像你说的,这可能是心底里的想法,也说不定。”

    这可不是好兆头,他张信之所以能够走到现在这地步,是因为他能始终看清楚自己。

    而前世上官玄昊之所以败亡,正是因功成名就后的自大与松懈。

    这时候叶若,也在他视界里说道:“其实若儿也感觉,这是主上的本性哦喵!”

    “本性?”

    张信吃了一惊,有些疑惑的看着叶若:“你想说什么?”

    “因为主人你以前就是这样子啊!”

    叶若眨着眼睛:“以前主人玩游戏,每次花钱虐了别人,就会哈哈大笑,说你们这些渣滓,怎么可能是本公子的对手。还有我们从地球联邦出发探索的时候,主人你是这样给家主发送视频短信的。”

    叶若一边说着,一边将单手叉腰,另一只手则是霸气的挥舞;“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本公子已厌烦了这愚昧污浊的世界!然则一百年后,王者终将归来。所以若儿最近在想,这是不是主人你的本性开始觉醒了?”

    张信听完,却不禁面色发青,额头上冷汗淋漓。

    一直到返回自己位于舰船最顶层的静室时,张信都是神思不属。直到他望见自己的室内,有一个陌生的身影,在窗旁凭栏而立。

    他心神微凝,又再次打起了精神。

    “可是雷山月平潮?”

    “是我!”

    那身影回过头,目视张信:“我听司空皓说起。你与上官玄昊,有办法治愈魔化症?”

    这位大约三十岁许的年纪,面如冠玉,长眉俊目,风姿卓绝。

    不过张信却在月平潮那丰神俊朗的脸上,看到了几分疲惫与憔悴。

    “魔化症?那要看什么情况。”

    张信语声自负的答着,目中异泽闪烁。

    “只要症状不是太严重,伤及脑髓,都有治愈的可能。”

    换在一年之前,他绝不敢这么说。可自从神教总坛之行,他获得了‘救赎’药剂与配方之后,却又多增了几分治愈魔化症的把握。

    且叶若这一年,在‘救赎’三型药剂的基础上,又继续加以改良,据说效果更优,强化了至少一成。

    似叶若这样的终端智能,肯定是比不上一个科研大师的。可若儿的运算量,却也远非是那个时代的智能计算机可以比较。

    且叶若还能使用一个比较笨却又很实用的方法,那就是大规模的试验对比。

    这也使得张信现在,掌握了大量与魔化症有关的实验资料。

    “那么它呢?”月平潮说话之时,右手一挥,将一头浑身雪白,额前有着月型印记的插翅巨虎,招出到了身前。

    这虎身长至少七丈,魁梧异常。站起来的时候,应该是威风凛凛,凶猛霸道的。可这时它却是萎靡异常,整只虎躯就好似一滩烂泥,并且散发着令人厌恶的气味。

    张信更注意到,这虎的周身,有着数达百计的脓包与肿瘤。只是被那蓬松的白毛遮掩着。暂时看不出来。

    “原来如此。”

    张信微摇了摇头:“有些麻烦,本座善于治人,拙于治兽。这种症状,如果是人的话,最多二十天就可治愈。可换成你这头月牙灵虎,却得先研究一番。”

    说到这里,他目光幽然的看向了对面:“关键是,本座为何要为你这头灵宠,花这么多的时间精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