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26 马赛克化
    连锁判定将周遭五十米方圆的动静全部锁定,ky3000的攻击形态重组让工厂中的工作人员都回过神来,在连锁判定的观测中,他们的一举一动都格外清晰。他们脚下的影子中已经开始浮现电子恶魔的轮廓,虽然这个过程很快,但仍旧需要花费时间,ky3000的重组,在他们召唤出电子恶魔之前就完成了。巨大的转轮式长炮从二层的回廊延伸出去,这根长达十米的炮管由许多更加细小的枪管构成,当我扣下扳机的时候,并不仅仅是射出一发巨大的炮弹,而是一**弹雨。散射的金属弹头并非针对某个人,而是在工厂的四壁上跳动,所有的轨迹,都在连锁判定中留下清晰的痕迹。这里是意识态的世界,哪怕以实体弹药的方式进行攻击,也呈现出比现实更加神秘的现象。

    这些子弹不遵守守恒定律,只要没有击中目标,它们就会不断往返弹跳。当子弹碰到目标之外的任何障碍,都会产生反弹,彼此碰撞时也会反弹,这种反弹并不消耗它们的动能,反而会强化它们的破坏力。刚出膛时,每一颗子弹的破坏力都是固定的,然而,只要它们没有停止下来,破坏力就会不断上升,我不知道哪种程度才是极限,但是,当我开枪的时候,就自然而然明白,我的子弹,就是如此特殊。

    在末日幻境中,我多次使用枪械,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察觉到,哪怕是用普通的手枪,射出的子弹都有一种让人感觉不科学的持续活动特性,早期的时候。还可以用一些科学理论去强行解释,但随着遭遇越来越离奇,神秘层出不穷,我对这些在末日幻境中所感受到的“不科学”已经不那么在意了。或许,正是因为这种不在意,不去探究其原因。这些子弹所产生的效果,也往往有细微的不同,有些特性被深化,被固定,而又一些则没有再出现。无论如何,我只是有一种感觉,这种变化,其实是契合自身特性的变化,简单来说。是它正在逐渐变成我所期望、习惯和认同的样子。

    如今,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这种变化更加显著。仿佛无限的弹药,以及通过非科学的弹跳,进行自我修正的弹道,在连锁判定中,就如同已经实现设定好的蜘蛛网——只要在连锁判定观测的范围内,所有对“击中目标”这个运动有影响的其它运动。包括敌人的反应和环境中的运动因素,都会以一种仿佛超越人脑思维极限的方式。于“感觉”中,即时性进行判定。

    是的,我几乎没有思考的时间,一切在展开连锁判定,产生“攻击”这个念头时,就自然而然完成了。说是一目了然。但实际上,对我来说,那并非是用数字和公式清晰记录的东西,而仅仅是一种感觉而已。在过去的末日幻境中,我有数次类似的经历。但对当时的我来说,这种力量就如同将自己的身体“超频”一般,进入一个濒临崩溃的极限,尤其是大脑。然而,在成为三级魔纹使者之后,那种超越极限的感觉,也逐渐得到舒缓,直到现在,于这个噩梦之中,这种程度的“超频”,已经让我感受不到太多的负荷。实际原因,并没有得到证实,我只是强行认知为“自己的身体又强壮了”,以及“在意识态世界中,意识方面的特性得到强化”等等原因。

    不过,无论原因到底如何,我如今在正常作战状态下,也能拿出过去的末日幻境中,以超频方式使用“连锁判定”的水准。而在这个意识态世界中,ky3000的攻击形态,也产生了相应的变化,例如,之前对付黑烟之脸所使用的炮击阵列,以及此时所使用的长炮模式,都是并不存在清晰记忆中的形态。但是,当我使用出来的时候,却没有意外的感觉,因为,我有“曾经使用过”的印象。我下意识就知道了,这是因为,在我复苏之前,其他的高川也曾经在某些时候,这么运用过类似的战斗能力。

    没有留下记忆,但是,当时的感觉,却清晰烙印在这个身体和意识的深处。我有一种感觉,那并非是此时在伦敦的另一个我曾经做到了这个程度,但毫无疑问,那绝对是极为强大的一个高川,可是,既然我复苏了,而在我复苏之前的高川,那个身体被改造为义体的高川并非是这种战斗能力的开创者,而我们这些人的境遇,也没有实质性的改善,那就证明,即便是那个结合“连锁判定”,开发出“炮击阵列”的那个极为强大的高川,终究也死掉了。

    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是所有高川中最强大的那一个,只是坚持着自己身为某一个高川的特殊性,自信拥有着极强的信念,以及一部分非人的思维方式。然而,当我在本能使用这种“似曾相识”的攻击模式时,不由得想到,有某个可能比我更强的高川,也在这个充斥着幻觉,分不清真实的旅途中倒下了,就不免生出一种强烈的悲伤,也许,不能说是兔死狐悲,说是绝望也不正确,但是,这种情绪,就像是一边在对自己说,自己绝对不可能成功,又像是在激励着自己,哪怕失败,也要继续前进,因为,过去积累的那些死亡、悲伤和绝望,让自己已经没有了停下来的理由。

    那是极为矛盾的,却又非常炙热的情绪,就好似随着血液,流转在身体的每一处,让我在战斗的时候,不再去思考,自己可能做到什么,而不可能做到什么。有一个声音,一种感觉,让我的身体就这么动弹起来,让神秘呈现于每一个细节中。

    高速飞驰的子弹,在一个呼吸中,就将视野中所有的目标网罗。那些怪形怪状的,乃至于模模糊糊,仿佛只是一个幽灵的电子恶魔,没有一个可以在这之前就进行反击。一层力场。将这些工作人员保护起来,而这个力场,无时不刻不再遭受弹雨的侵袭。力场产生之前射出的子弹,的确被偏转,失去了预定的轨迹,但是。力场产生之后才射出的子弹,却又在碰撞中,将失去目标的子弹进行弹道修正,重新将力场所造成的运动列入“判定”之中。

    哪怕是力场,也无法在持续性增长的弹雨中保护每一个目标。我觉得,这种力场,或许就是这些工作人员其中一个的电子恶魔所拥有的能力。其他的工作人员,或许也有保护自己的能力,但是。却并非每一个人都有。电子恶魔的能力,理论上可以有多种,但是,大多数,都无法在短时间内,开发出攻防合一的技巧。刚刚才接触神秘的电子恶魔使者,要完全弄明白,自己的能力有什么用。可以怎么使用,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因为。这些能力,并不遵循他们所认知的科学道理。

    我所见过的电子恶魔使者,除非本来就是神秘专家,否则,大多数只能将能力用于攻击、防御和辅助的单一用途上。这些能力,相比起外界的神秘。在理论所可能达到的广度和深度上,没什么差距。然而,这个承平已久的世界,在这之前,从来都没出现过“神秘”。而神秘扩散的速度,又实在太快了,接踵而至的种种阴谋,推动着这个世界的末日化,在这些电子恶魔使者得到充分洗礼,成长为神秘专家之前,就遭到入侵者们的歪曲引导。

    我数次和原住民的电子恶魔使者交手,对他们的战斗能力和生存能力有极为深刻的认知。他们的能力,往往偏向性很强,虽然专精某个方面,可以在短时间内,让某方面的能力得到快速强化,但是,不够全面的认知、经验和能力使用,在神秘专家眼中,简直就像是将弱点暴露在瞄准镜内。再加上,大多数电子恶魔使者的合作时日尚短,哪怕有相互弥补彼此不足的想法,也无法立刻做到。合作的人数越多,配合起来就越是麻烦,匆匆凑在一起的电子恶魔使者,总会不时做出错误的选择。

    正如现在,力场的产生,虽然在第一时间保护了所有人,却似乎开始干扰了某些电子恶魔的能力。连锁判定的强度再次上升,我的视野,正迅速退去颜色和平面。仅有线段构成的轮廓,似乎在勾勒着每一个变化,这些变化并非每一个都是持续的,所构成的整体运动,复杂到根本无法看懂,但却又有一种清晰且注定的感觉。就像是,这些运动的后期,那未来的命运,就这么呈现在我的面前。

    复杂的运动,像是没有规律,无法用数理进行统计和分析,然而,在同样无法理解的“神秘”面前,它直接呈现出结果。

    而我的攻击,就像是在这个“假设我不造成影响”的状态下,所会呈现的运动轨迹中,加入了我的运动成份,利用我的运动,去纠正这个系统化的复杂运动,以偏向我所期望的方向。

    对“射击”这个运动来说,其结果就是——

    “我的子弹没有死角。”我如是在心中说着。

    没有死角的子弹,必然命中目标。

    在力场中纠正轨迹的子弹,在目标身前被点燃,新的防御能力,被电子恶魔构建出来。然而,本该紧密合作的能力现象,却在黑白色的线构世界中,呈现不协调的波动。除了点燃子弹的能力,试图偏转弹道的力场,还有至少三个防御能力在起作用,可是,它们的效果像是被抵消了一样,完全没有对子弹造成影响。不断在弹跳和碰撞中修正的射击力量和轨迹,就如同收紧的巨网,在第三个呼吸,穿透了其中一个敌人的心脏。

    在血花迸溅出来的同时,又一个目标被击中,他依靠自己的能力,强行在最后一刻,违反力学,偏转了自己的身体,但穿透腹部的子弹,再一次被碰撞,于脑后贯穿了他的额头。

    然后是第三个,第四个,当死亡降临的时候,它的传染速度,比目标们预计的还要快,让他们甚至来不及惨叫,也没有撤退的机会。虽然电子恶魔的能力。充满了可能性,可是,他们来不及抓住机会。

    又一转眼,视野中的目标,就只剩下三个。分别用力场、高温和异常的身体,抵御住充满神秘的弹幕。但我不觉得。他们可以一直这么被动防御下去,使用电子恶魔的能力并非是毫无消耗,哪怕是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里。

    不过,守卫这个据点的人,并不仅眼前这些工作人员。而且,左川和格雷格娅对其他据点发动的袭击,其时间足以让“剧组”的高层判断她们的身份,做出相应的布置。这也意味着,我所选取的时间点。足以让这个据点的人,在预估自己可能受到类似袭击的前提下,做好充分的准备。的确,我进入这个据点不花吹灰之力,更打了工厂的工作人员一个措手不及,可是,这并不代表,这个据点的维持者们。全都无法反应过来。

    这里不会只有眼前这几名工作人员,在我发动的同时。其他人就已经准备好反击,不是很理所当然的吗?所以,哪怕有攻击陡然出现,也从来没有出乎意料。

    神秘的存在,让我无法判断,对方会用怎样的方式进行反击。不过。我等待的,并非是新生的电子恶魔使者,而是五十一区的神秘专家,那才是需要集中注意力去面对的强敌。此时幸存的那名工作人员中,就有一个这样的强者。哪怕一时被弹幕压制,也有一种和另外两人截然不同的沉稳和平静。历经神秘的洗礼,总能让神秘专家产生一种特殊的气质,那是早已经习惯被打得措手不及,被针对性压制,也仍旧从容面对的沉稳,哪怕陷入几乎不可挽回的绝境,仍旧想方设法反击的意志。在平时的时候,他们或许会伪装得和普通人没什么区别,但是,在遭到突然而又强力的袭击时,就会体现出他们的不同。

    反击,已经毫无征兆出现了。

    遍布弹幕的空间,好似被侵蚀了一般,出现马赛克现象。而那个神秘专家的能力,所造成的身体异状,也是这么马赛克现象。此时的风景,就好似马赛克的人形,在被弹幕来回贯穿多次后,陡然崩碎,四溅的碎片造成更大范围的马赛克现象。

    子弹正在被扩张的空间马赛克现象吞噬,确认这一点后,我停止射击,将长炮形态分解重组,变回原初的行李箱状态。之前就已经猜测过,据点本身,有可能是某个特异性电子恶魔使者的固有结界,不过,我所看到的据点,分成好几个仓库,而我所抵达的,生产黑烟之脸的工厂,没有一开始就体现出异常。例如,我在玛索的钟表店中,无法召唤电子恶魔,但是在这里,无音是可以存在的,我觉得,并不是因为它事先被我召唤出来的缘故,而是这个工厂要不就不是固有结界,要不就是另有规则。

    工厂中央的水池,已经被子弹风暴瓦解,水池中的溶解液,以及尚未完全溶解的东西,从破口处流淌出来,像是某种控制中枢,运送成形黑烟之脸的平台,被彻底粉碎,那些漂浮在水面上的黑烟,也被一层层撕碎。我的弹幕,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针对人。但是,这样的破坏,让我更加确定了,那些设备不过只是一层可以复建的外壳,真正有核心意义的光状回路,并没有随着外壳一起瓦解。这些回路,在我停火的时候,伴随着空间马赛克化,也在相应变形,而复杂的回路,攀附在一团团的马赛克现象上,就好似要延伸到马赛克内部,抵达另外某个空间。

    在弹幕无以为继的时候,使用力场和高温进行防御的工作人员差一点就软倒在地上,他们就像是普通人跑了马拉松一样,剧烈地喘息着,周围的马赛克化现象,完全提不起他们的精力。而这个被当作工厂使用的仓库,也在马赛克扩散的同时,变得更加宽敞。给我的感觉是,并非内部空间扩张,而是正在和外部空间进行拼接。

    这种大规模变化的速度不是很快,用速掠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离开。不过,我不觉得,敌人会以摧毁这个疑似固有结界的仓库空间,当作是与敌皆亡的陷阱,所以并不急着离开。我尝试让无音下沉到影子中,但的确已经无法做到了。整个空间,正在被一种极为牢固的力量掌控。

    陡然间,直觉预警,我向左撤了一步,原来所在的地方,立刻产生了马赛克化现象。如果被碰到了,会发生什么事情?我看向楼下,那些工作人员的尸体正被马赛克化现象吞噬,但是,并没有如同子弹那样被吞没,反而保持着人形轮廓,被彻底马赛克化。

    马赛克人形重新站起来,再一次从马赛克的影子中,出现了马赛克的电子恶魔。还活着的两名电子恶魔使者有些紧张起来,手脚并用,远离了这些马赛克化的亡者,然而,仓库的门窗都已经在马赛克化现象中消失了,整个内部空间,从外型上呈现出一种密闭的状态,原本是四壁的地方,充斥着马赛克,给人的感觉,就像是在一大片无形状可言的马赛克中,开辟出这个有形状的空间来。

    很奇特的固有结界。我如此想到,但并不紧张。无音虽然无法进入影子中,但是,使魔夸克却仍旧可以,之前已经用它所变换的斗篷测试过了。这个固有结界,同样呈现出排斥其他电子恶魔的特质,但对于不是同一个体系的神秘,却没有这么强力的效用。我觉得,就“抑制力”的效果,比起玛索的钟表店要弱上不少。

    真正的敌人没有显性,但是攻击已经开始了,空气开始异常振动,视野的扭曲,就好似隔着涟漪看着水中倒影。这是极为熟悉的攻击前奏,但是,比起那把刀状临界兵器,这里的振动和扭曲,给人弱了好几倍的感觉。不过,随之而来的冲击,仍旧十分强劲。

    就好似火药在一个密封的空间里爆炸,剧烈的冲击无法得到有效宣泄,让破坏力直线上升。幸存的两个工作人员,只有使用力场的家伙,可以躲在角落勉力支撑,使用高温的家伙,在第一时间就被撕扯得支离破碎。他的死亡,就像是一张草纸被撕开,充满了廉价又脆弱的感觉。

    遍布内部空间的马赛克现象,就如同礁石一样,让冲击波发生变形,在我连锁判定中,这种变形让空气的震荡和挤压更加剧烈。而且,它虽然看起来,是平铺释放,没有空隙的,却因为来自马赛克现象的干扰,在某些地方,呈现出连续性的真空带。对普通的物体来说,这些密度和压力剧变的环境,让真空带就像是看不见的陷阱,将会切割每一个因为无知而越过此处的物体。但是,对于足够坚实的物体来说,这种依靠真空产生的杀伤力,反而没有冲击波那么大。

    自从成为了魔纹使者,我的身体就一直有所增强,更何况,我用于复苏的身体,可不是构成正常人体的碳水化合物。更何况,对于一个有意识行走经验的神秘专家来说,在意识态世界中存在的身体,从一开始就和“正常”扯不上关系。

    噩梦拉斯维加斯和个人性质的噩梦有很多不同之处,但是,既然都是意识态世界,那么,有过意识行走经验的人,总能发挥出没有这方面经验的人,所不具备的特殊能力。

    面对这近乎覆盖整个空间的剧烈冲击,我只是闪开三米之外,挥动行李箱,击中了某个马赛克化现象。

    黑白的线构世界中,新的震动产生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