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542章
    “这就是不习斗战之法的坏处!”

    张信也在往那二人激战的方向看着,语中略含唏嘘的评价:“我们灵师就是近战太弱了,这两人明明都是十一层的战境,本该是势均力敌才对。可一旦被近了身,就拿对手无可奈何”

    “可她怎么可能会是十一层战境?”

    墨雍先是下意识的摇头,随即他就似意识到什么,神色不敢置信的,看着张信,

    “是隙鲸刀!你把隙鲸刀,给了她?”

    他猜此时的紫玉天,应该是已到了第八战境‘五气朝元’的造诣。

    这位身为曾经的北海第七太子,也同样有着灵体战境与雷之战境。可即便这些加起来,也不过是十层战境而已。

    此女能够在战境上追平一位天域,唯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有神宝在身!

    这个家伙,竟将那把隙鲸刀,赐给了一个魔奴!

    “不能吗?”

    张信的语气漫不经心:“隙鲸刀是本座之物,想要赐给谁,都是本座的自由。”

    也在这刻,一波宏大的气机,蓦然从四十里外压迫而至!

    墨雍不禁再次往那边侧目以视,他知这是天级‘法域’。

    通常圣灵与神魔的法域,都是增幅某种术法等级威力,以及增加自身力量之类,又或者削弱对手。

    可这位天域圣灵的‘法域’,却有些特殊,似乎与‘禁空’相关。

    这‘法域’发动之后,不但紫玉天遁飞的速度,大幅度的降缓,便是他们身下的战船也被影响,都在剧烈的抖动,有下沉之势。

    墨雍心中微沉,看了一眼船下方。尽管那火海仍在燃烧,仍在席卷。

    可刚才丧身的一千四百人,大多都只是神师以下。仍有不少人残存,隐伏在地层内,等待着机会来临。

    此时四面八方,更有数百上千的遁光,正在飞袭过来。那都是潜伏在附近的散修,而有胆量盯上张信的悬赏之人,想必也实力不俗。

    “法域?”

    可张信面对这迫在眉睫的危机,不但面不改色,反是冷冷的笑了起来,饱含讥诮:“在我日月群山之内,居然还敢动用法域?我看此人,真是不知死活!”

    他微一拂袖,就使那悬挂在他腰间的四枚金印,蓦然都浮空而起,悬符在他的身前。

    那是他身任‘摘星使’,‘第九道种’,‘天芒山首席’,‘二级高功’的信物与身份象征。

    可此时这四枚金印,都在这一刻发出隐隐的金光。

    随着张信的双手合一,捏出了一个印诀。他的额前,也顿时显出了一个玄奥无比的‘明’字符印。

    随后一**宏大的域场,从四面八方冲涌而来,层层叠叠的覆盖此间。

    而四十里外的那位天域,首先就受到了冲击,口中蓦然一口鲜血吐出,身影也微微一窒。被紫玉天抓住了机会,在胸前轰出了一个巨大的血洞!

    “群山法域?”

    墨雍面色微变,随后就发出了一声隐隐的呻吟。

    他倒是忘了,张信在八个月前,准神血猎了结之后,已经晋升最高等级的‘授印’弟子,被赐予了‘明’字符印。

    而这位既然能够掌握‘雷天神寂’,那也自然有可能更进一步,提前调动‘群山法域’!

    这‘群山法域’顾名思义,是由一群灵山构成的庞**域。

    各个灵山按照一定的距离分布,互相之间响应共鸣。这是人类宗派守护子民,拒止邪魔入境的方法。

    在‘群山法域’覆盖之地,所有的邪魔之属都会感觉不适,并且日渐衰弱。

    甚至非本宗的灵修,也会受到一定的压制,实力被削弱两到三成。

    刚才的‘雷锥’王道生,如非是一身法力大幅削弱,可能也不至于这么容易,就被一位灵智低弱的魔奴诛灭。

    在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之内,就只有身具日月玄宗的‘符印’,才可不受限制。

    就比如张信额前的‘明’字符,又比如紫玉天的魔奴印记。

    除此之外,日月玄宗的门人,还可请动‘群山之灵’,进一步激发‘群山法域’的力量。

    理论而言,只要能够成为‘授印弟子’,借助自身职位印绶中的特殊符阵,就能有调动‘群山法域’的权限。

    不过这只是理论,墨雍也是‘授印弟子’的身份,可却没办法办到。

    要请动群山之灵,至少也得是天域级的强者。

    可也有人例外,就比如上官玄昊,比如他眼前的张信,在‘雷天神寂’的基础上,将自身的雷法造诣,往前再推一步,就可顺势掌握引动‘群山法域’之法!

    也在这一刻,墨雍已知这次的袭杀,已是注定了结局。

    遥目远望,这二十艘浮空战舰上的灵师,依旧在以不紧不慢的速度,射杀那火海之内的一切活物。

    云层中的那位天域强者,在张信召来‘群山法域’之后,实力降低了整整一截。面对云浩与魏紫辰二人的联手,已没了之前的从容,身影再退,在不知不觉间已到了五十丈外。

    而此时林厉海,胡桃,宁元仙,还有章农,慕知秋,黑一,黑二,这几位还未出过手的顶级神师。都各据一方,环绕在张信的身侧,全神戒备着。

    附近更有灵师,不断的往张信身周百丈,施展着各种探查之术,不给人以任何的可趁之机!

    此时固然还有两位天域未曾现身,固然还有四位黑榜杀手,隐伏在四周。

    可墨雍却也知,这次宗门也派出了相当强的力量,在暗中护送张信。

    而十二位天域中,至少有一人,潜伏在这附近。

    可能此人,并非是那雷山月平潮的对手,可却足以牵制后者!

    总而言之,只凭他所知的这些人,想要在这里将张信解决,已是痴人做梦!

    “他们太自大了!”

    张信背负着手,无比傲慢的睨视远方:“本座之所以目中无人,是因世间无我之敌!而本座之所以狂傲,是因这天下,少有人能让我谦卑!”

    墨雍一声苦笑,想要说话。却忽的又心生感应,随后一阵绝强的罡风气爆,蓦然在一百二十余里外掀起。此间的众人,都不禁诧异的看了过去,只见那边正爆出强芒,胜过烈日十倍!

    那灼热的光,刺到所有人的眼仁疼痛。而那巨大的爆震声,则在数个呼吸之后传来。

    在这一刻,几乎所有人的耳膜,都溢出了鲜血。

    墨雍的脸色苍白,眼神接近癫狂。那是天域,有一位天域圣灵,死在一百二十里外!

    张信这刻,却是狂声大笑:“在汝等的眼中,这三位天域,五位黑榜,可能是难以抗拒之敌。可在狂刀的眼中,却只是一些不知死活的蚁蛾,卑贱如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