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三九 蝼蚁之眼
    墨雍心中一悸,也有些意外,张信发怒时的威势,竟至于斯。

    随后他就又顿悟,自己畏惧的,其实是张信现今的人脉与势力。

    日月玄宗内,许多人都会忌惮紫天魏氏与墨家,可张信绝不在其中。这位本身就是宗门的摘星使,第九道种,麾下有着十位顶级神师效力。另有离恨天,雪崖上师二人为后盾,更被门中诸多天域看好,被认为日月玄宗下一代的扛鼎之人。

    紫天魏氏虽是根基深厚,可世家派阀,终究非是日月玄宗的主流,神海峰的底蕴声势,也足可凌驾其上。

    至于墨家,与张信身后的势力相较,就更是什么都不是。

    他墨雍是想要索回墨婷不错,却并不想将张信得罪到死,与之正面为敌。

    “因你是墨婷之祖,本座才对你礼让几分,可别得寸进尺!”

    见墨雍哑然无言,张信才一声轻哼,将眼中的凶厉之色,略略收敛了几分。

    随后他却又冷冷的问:“墨副首座,大约是不看好本座?认为本座其兴也勃,其亡也忽?”

    墨雍本能的摇头:“摘星使何有此问?在下怎敢如此想?”

    “会这么想,也不奇怪的。本座现在锋芒正盛,虽有盖世天资,却不知收敛。”

    张信哈哈大笑,浑不觉自己的大言不惭。

    “在你墨副首座眼中,本座只怕是活不到天芒山吧?今日登船拜访,是为救你孙女性命?只是,尔等虽将我张信视为将死之人,可在本座眼里,尔等却也是痴愚的可笑。竟然敢以你们的蝼蚁之眼,来度量本座。”

    正说到此处,张信的神色就微微一动,似笑非笑:“好像有客人来了!反应倒是蛮快的。这些人,还真是不将我日月玄宗放在眼中。”

    墨雍闻言一惊,再次下意识的扫望四周。心想那些人,就这么急不可耐?这里距离日月本山,还不到一千里。

    不过在他的视野中,一切都是风平浪静,毫无异状。灵能感应范围内,也没什么动静。

    他不禁暗暗奇怪,之前没听说过这位,还有灵能感应的天赋。

    “只是一两个来探看动静的喽而已,无需紧张。他们准备动手之地,应该是在万里之外。”

    张信神色自负的说着:“墨婷我不会让你带回去的,墨副首座你现在有两个选择。一是现在下船,早些脱身;二是送我一程,陪我看一场好戏。”

    墨雍双眼微眯了片刻,又看了看脚下的甲板,他本想骂一声狂妄竖子的,可话到嘴边,就又临时改了主意:“也罢!老夫近日恰好有空,陪你一程何妨?老夫就见证一番,到底是我等痴愚,还是摘星使大人”

    话音未落,他就感应到了一股从远处荡漾过来的灵能潮汐。

    那应该是来自三百里外的一处山体之内,随着这波灵能潮汐传开,还有一声巨大的震鸣响起。遥目远望,更可见一股高高掀起的烟尘。

    这应是一位神师级的人物,在那边陨落了。

    ※※※※

    可能是张信的狠辣手段,起到了效果,他的船团一直往东面飞行了七千里,都是风平浪静。

    不过到此处之后,墨雍就发现周围,又开始异动频频。主要是几百里外,时不时的就会有灵能潮汐出现。都是频率极其暴乱的那种,只有高阶灵师身殒,或者散功之时才会出现,接二连三,不断的掀起。

    最远达六百里外,最近则是二百里。

    而张信则一直神色悠闲,稳坐于观景台上,对数百里外的形势,完全不以为意。

    墨雍有些好奇,当条件允可时,也会以灵术眺望。他发现那边陨亡的死者,几乎都是散修,或者是身份不明者。其中有没有张信的部属,他不知道。不过看张信那悠哉的神色,他相信这边,应该还是处于上风的。

    就不知这位摘星使,是否有故作镇静的成分。

    他暗暗心惊,这说明张信的麾下,绝不止十四个镇。还有一只数目相当庞大,并且都善于潜踪匿迹,精通暗杀之术的队伍。

    除此之外,张信的麾下,应该还有至少两位极其出色的灵感师,感应距离在三百里到六百里之间,且极其的精确。

    “听说摘星使最近,已将北地黑榜排名第七的易尘,招揽到了麾下?”

    当墨雍感应到第二波顶级神师级别的灵能潮动,终是忍不住问出口:“这可是他的手笔?”

    这是让他颇为在意的事情,这位名叫易尘的顶级神师,一直都没在张信的身边出现过。

    “墨副首座既已猜到了,又何需再问?”

    张信的神色懒散,不以为意:“区区两个下位道种级的神师,还显不出他的本事。”

    墨雍听了,却微一摇头:“只是想劝摘星使大人小心些,这样的人物,如若栽在这里,那真是可惜。”

    据他所知,这次黑榜上就有三人,进入到了日月玄宗的群山法域,其中一位,排名还在易尘之上。而另二人,也是排名前二十的存在。

    “墨副首座的消息过时了,不是三人,而是五位!可那又如何?”

    张信又一阵冷笑,语声中饱含杀机与轻蔑;“螳臂如敢挡车,那么碾碎就是!”

    墨雍不由侧目,一时摸不准这位是真的胸有成竹,还是不清楚黑榜前十的份量。这个榜单,聚集了整个北地,最出色的刺杀高手,

    也就在这刻,他身下的‘独霸号’忽然开始转向。此时整个船队中所有的战船,都是同样的动作。由之前的直行。转为横列。随后那正对前方的一侧船舷,都纷纷打开了弩窗,显露出了里面成百上千的灵弩,

    然后下一霎那,无数的箭支,如雨般往前方漫射,将二十余里外的一座小山尽数笼罩在内。

    说来繁赘,可这些战船从转向到箭发,总共都不到五个呼吸,当墨雍回过神的时候,那些箭支就已纷纷穿入到了那山体之内。

    随后一阵阵震耳欲聋的震爆声响起,无数的粉尘从山体之内爆射出来。尤其是‘独霸号’搭载的三尊‘攻山弩’,更是令那座山剧烈的摇动,随后就完全倾塌,土尘翻滚四溅。

    而在下一刻,那一片地域,又被赤红色的火海笼罩覆盖。整整二十里方圆,都是火焰,无一处遗漏。

    墨雍只以目测,就能判断出这火海温度,至少都是五十级的灵术等级。除此之外,在那地下似乎也发生了什么动静,

    在这一霎那,数百上千的灵能波潮不断的涌现。而那火海之中,也不断有修士从内冲出。

    可船上的箭雨,也再一次落下。这次并非是所有的灵弩齐射,而是分成了三个段,一**的箭雨,毫无停滞。

    将那些逃出火海的灵修,都一一钉杀!即便有侥幸逃出箭网的,也只是多活了一段时间,

    张信麾下的林厉海与宁元仙等人,早已准备就绪,以从容不迫之姿,一一收割着这些人的性命。

    墨雍不禁倒吸了一口寒气,有些不敢置信的看着前方。

    相信对方敢在这里伏击,必定是有过精心安排的,并且对隐匿形迹气机,都有着足够的自信。

    事实也是如此,对方隐藏在山体之内,并没有任何的灵能反应。以他墨雍五级神师的修为。在这仅隔三十余里的距离,也没能察觉到一丝一毫的异常。

    可这刻却是张信的麾下,反客为主,出其不意,使对手遭遇灭顶之灾!

    墨雍一时还无法判断,这座山内到底有多少灵修。

    可他预测,船团的这一波打击,至少诛灭了将近一千四百名灵修。

    “一群白痴!”

    张信依旧在冷笑,语气则漫不经心:“明明对本座全无所知,却还敢在这里布伏,岂非不知死活?”

    这些人布伏的过程,确实隐秘。近两千灵师进入此地,却做到了无声无息。正常的消息渠道,完全没有半点风声,日月玄宗的内情司与外情司,也未能察觉。

    可问题是叶若的‘天眼系统’,早已部署完成。这些人的一举一动,都在监测卫星的监控之下。他们的埋伏看似隐秘,可其实却是将自家的性命,送到他的刀锋下而已。

    而随后张信,又眼含讥讽的说着:“一千九百人的大队灵修潜入群山法域,而内外情司,却全无所觉。这次本座,必定要上禀天柱会与长老会,追究其责。墨副首座亲眼见证,届时可与我联署。”

    墨雍无语,想起数月之前的暗堂,被张信弹劾之后。那一段时间内,都是灰头土脸,颜面全无。

    这个家伙,是要把整个日月玄宗内的所有堂口,都得罪个遍才肯罢休?

    不过他却不打算拒绝,虽说他现在,对这位摘星使的感官极差。可对方说的道理,他却是认同的。

    这次内外情司,确实是严重失职。

    眼前这小山内隐藏的一千九百人,可绝不是什么散修!那分明是有着严密组织,并且久经训练的道军!

    若非如此,这些人又怎可能全无声息的,在这山体之内隐蔽?

    换成散修的话,绝没有这样的本领!

    如是在战时,被这样一支道军潜入腹地,后果真难以想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