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17 鬼上身
    怀旧风格的电视机堆成山包,环绕在我、莱德和杏子的身边,屏幕中的影像就像是将一个巨大的全景从不同角度分割开来。正因为这些影像的构成本就是“神秘”,所以才能在经过调节后,监控到“鬼”的存在。那是一种歪曲的,几乎分辨不出人形的,近似透明的东西,似乎随时都在试图组成人形,但又在“人形”的范围内不断变换形体。它们的形象和存在方式,足以勾起人们对未知之物的恐惧感,尽管隔着电视屏幕,我们无法切身会到当场的气氛,但是,哪怕仅仅是目睹形体,仍旧可以判断出,普通人在面对它们时的反应。不过,这些“鬼”应该是受到控制的,而会议室中的心理学专家们更是对其视若无睹——我仔细观察了他们的表情,的确不是习以为常,而是没有看到,只有几个敏感的人像是感觉到了什么,别扭地动了动身体。

    当达拉斯对众人阐述自己的研究计划时,这些“鬼”也来到各个专家的身后,我觉得,这些“鬼”的实际控制者就是达拉斯本人。在神秘扩散化的当前,这个中继器世界中最主流的“神秘”,就是电子恶魔,所以,我觉得,这些“鬼”就是达拉斯的电子恶魔。达拉斯的研究计划,从神秘专家的眼光来看,其实就是试图研究电子恶魔。达拉斯的身份,让他掌握了一些拥有电子恶魔的精神病人,而将他们的异常和心理学联系起来,也十分符合达拉斯的身份,他本就是大药商和心理学界的新星。

    不过,莱德却有不同的看法:“达拉斯的精神状态肯定不正常。如果他是电子恶魔使者,那也是特异型的电子恶魔使者。否则鬼的数量不可能这么多。”

    “电子恶魔的数量,和使者本人的精神状态有关系?”我问到,这个问题虽然也想过,不过就“从大数据中得出规律并进行研究和总结”的能力来说,当然是nog这样的大型组织才最有发言权。左川同样拥有复数的电子恶魔,可是。她自己对于为什么会导致这样的情况也没有一个清晰的认知,而且,也无法统计,究竟会有多少电子恶魔使者和她一样。

    也就是说,我们无法收集到足够的数据,去确认“拥有复数电子恶魔使者”是不是一种特例。

    nog却可以轻易做到这种数据的收集和统计,对于什么是“特异型电子恶魔使者”,莱德和杏子是这里最有发言权的两人。

    “正常情况下,电子恶魔使者只能拥有单体电子恶魔。只会面对一个鬼影,大部分电子恶魔使者都是这样。你也知道,在某种意义上,电子恶魔和鬼影,都可以视为电子恶魔使者本人的特质具现化,出于对立性、矛盾性和二分法,才产生了电子恶魔和鬼影的区别。假设把电子恶魔视为阳,鬼影就可以视为阴。但是,无论纯阳还是纯阴。都不是普通人可以拥有的。所以对普通人来说,只有一个电子恶魔和一个鬼影,且必然有一个电子恶魔和一个鬼影。当然,虽然将电子恶魔形容为阳,但它实际并不是那么阳光的东西。”杏子解释道:“如果在这个基础上产生偏差,包括数量上的改变。都可以认为特异化。你可以看作是,电子恶魔使者本人的特质和普通人的特质有所不同,例如,出现了两种特质之类……高川先生,你觉得。正常人,普通人,会出现两种不同的特质吗?一个人的特质,本就代表了他区别于其他人的特点和个性的总和。至少,我只知道,会出现这种情况的人,至少也是精神分裂者。”

    “这里出现了七个鬼,也许还会有更多,只是没有释放出来。”莱德说:“这个数量实在太多了。”这一点我倒是十分同意,不过,当前这些“鬼”的特点并没有体现出来,也就无法判断,它们之间是否有区别。如果没有区别,那么,数量上的多,同样无法有效证明特质上的异常。像是左川那样,拥有六个电子恶魔分身,而且每一个电子恶魔的能力和形象都不尽相同,才是最显著的异常象征。

    不过,无论“鬼”和“鬼”之间十分存在差异,它们的数量还是让人感到惊讶。我不清楚,这些“鬼”的数量是否原本就是这样,亦或者,是通过某种方法促成的。如果是后者,就证明达拉斯在对电子恶魔的研究上,已经取得一定的成果,并且达到了一个瓶颈,所以才会来这里征兆包括阮黎医生在内的这些心理专家,为他的研究提供助力。

    “找不到多余的反应源。”杏子插口说:“我相信,这些鬼就是达拉斯的神秘。”

    “你的监控能力可不是万能的。”莱德仍旧是一副不轻易下结论的表情。我觉得他不是在和杏子抬杠,而是真的认为,可能有人远距离操纵“鬼”,以确保达拉斯的计划顺利执行。这些“鬼”分散在各个心理学专家身后,怎么看都不像是保护他们的。

    在亚洲神秘学中,“鬼”也是可以直接杀人的,但是,分化到日本特区的“鬼”,更多是以一种“诅咒”的方式,去体现自身的杀伤力。诅咒,在神秘学中普遍可以视为“契约力量”的一种,通过一些恶意的做法,让受术者无法完成契约,而不得不接受惩罚。鉴于这种认知,我觉得,达拉斯可能希望通过他的“鬼”,和在场众人达成某些对他有利的神秘性契约。

    在杏子的情报中,这些心理学专家没有一个是电子恶魔使者。一旦他们被“鬼”种下诅咒,就很难反抗,甚至于,即便他们有机会获得电子恶魔,也可能会因为“诅咒”的缘故,产生一些负面的变化,从而无法挣脱达拉斯的约束。

    我将自己的想法说给两人听后,他们都若有所思的表示,的确有这种可能性。而且可能性还很大。达拉斯的研究计划本就是绝密的,他当然不会放过任何知道秘密的人“胡作非为”。也只有签订契约,用“鬼”对其进行控制后,才会接纳他们。

    针对达拉斯的身份,套用亚洲神秘学中的“鬼”因素,去强行预判当前的事态发展。自然是神秘专家擅长的,不过,也正因为是“强行预判”和“强行解释”,所以,一开始就无法将它当成事实。尽管可以针对这个判断,去做一些准备,不过,完全照做却绝对是错误的。

    “达拉斯不是亚洲人,他的鬼是复数的。”杏子说:“两者之间一定有什么联系。”

    “他的身份没有问题?”莱德问。

    “没有问题。只不过,在神秘扩散后的一段时间,他在自己的社会关系中隐匿了一段时间。”这是杏子反复确认了达拉斯的详细资料后确认的:“我觉得,在他失踪的那段时间,可能发生了什么可以和亚洲人扯上关系的事情,从而造成当前的异常。”

    “也许他的电子恶魔是为虎作伥之类?”莱德的态度,就像是随口说了个笑话。不过,为虎作伥却是亚洲神秘学中一个极为经典的神秘:传闻中。老虎吃了人,会将人的灵魂变作“伥鬼”驱使。莱德开这样的玩笑。或许就是在暗示,达拉斯的“鬼”有可能不是电子恶魔,而是电子恶魔的能力体现,甚至于,莱德本身就是一个“吃人的人”,精神乃至生理上的病态者。从而才产生了这样的电子恶魔。我和杏子都无法反驳这个玩笑,因为,它的确可以解释达拉斯表现出来的异常。

    不过,和所有“神秘”一样,在它成为事实完完全全呈现在人们面前时。任何猜测和解释,都不可能拥有足够的证据。

    达拉斯是特异性的电子恶魔使者——这个结论已经是所有推断中最可能的一种,但在我的心中,也不过只有八成的可能性而已。我想,在莱德和杏子心中,大致也是这种程度吧。

    达拉斯在会议室中说了很多,他分发的报告,让心理学专家们皱起眉头,很快就陷入犹豫不决的沉默中。从在场众人的表现来看,达拉斯和阮黎医生是最镇定的,而其他心理学家的沉默,也并不代表他们赞同这份报告,从感性和理性上,都觉得计划不靠谱而不愿意参与的人,也有好几个,即便如此,他们也没能直接反对。我想,这是因为,这些人在过去和达拉斯的合作中,感受到达拉斯身上一些充满威胁的地方,也间接证明了,达拉斯绝对不是什么正经商人学者。其实,我从阮黎医生的生活细节,包括对我应用的那些医疗方法和用品上,也能感受到许多不被社会道德常识接纳的一面。

    达拉斯不是好人,所以,哪怕反对他的研究计划,也必须考虑反对之后的事情。达拉斯很慎重地没有说出研究计划的详细内容和计划,不过,哪怕是计划大纲,在他过往的积威下,也让人躁动不安。而且,来参与这次会议的心理学家,本身就是即将在那个城镇召开的研讨会的参与者。这个时候,不得不让人,将这份研究计划和那个研讨会联系起来。

    “阮黎医生,你觉得呢?”达拉斯最先看向神情平淡的阮黎医生。

    “我希望可以在计划外使用那些设备,以完成我自己的研究。”阮黎医生开出了条件。从达拉斯的表情来看,完全在他的意料中。他爽快地答应了:“可以,我们是老朋友了,你儿子的病情,我也清楚。如果有必要,也可以让你的儿子住到病院里,享受最高级的待遇。实际上,我那边也有好几个病人的病情,可能对你的研究大有帮助。”

    “我相信你会分配好的,达拉斯。”阮黎医生微微一笑,“我已经将他带过来了,希望你可以尽管办理手续。”

    “那是当然,在研讨会期间,你们就可以入住。”达拉斯点点头,一直肃穆的表情也因为这个好消息变得温和下来,环视其他人问到:“那么,诸位的回答是?”

    当即就有五人提出条件,在经过一番讨价还价后,就应承下来。其中,最让我注意的。他们所提出的问题是:研讨会和达拉斯研究计划的关系,以及达拉斯在整个计划中的角色。

    “研讨会的确和我的研究计划有一定关系,不过,我只是这次研讨会的三个组织者中的一个。研究计划以我为核心,但是,另外两个组织者也会以其他途径参与进来。至于是怎样的途径……还需要更多磋商,在研讨会期间,应该可以初步得到一个结果。”达拉斯解释到。

    在我看来,他的解释,本就是一种势力上的博奕。这也意味着,在即将展开的事件中,至少有三个团队会被卷入,他们到底是独立组织,亦或者是某个幕后黑手的附属组织。都还有待证明。如果是前者,就意味着,这个中继器世界的神秘化扩散,已经达到第一个临界点,当前的社会关系结果将会重整。如果是后者,则证明更多的入侵者即将浮上水面。我已经一一见识过,nog、末日真理教、纳粹、爱德华神父、和五十一区的行动。在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潜伏,nog遭遇分化。爱德华神父失踪,五十一区暗中选定了代理人的现在。形式更加扑朔迷离,没有强大势力的压制,正是一些本身就不太强大的入侵者壮大自身的好时机。

    达拉斯,以及那些和他拥有同等机会的团队,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在没有实际接触之前。仅仅依靠这次会议的只言片语,我是完全无法肯定的。

    “那么,就请诸位在合同上签字吧。”达拉斯看了一眼还在犹豫的几个心理学专家,客气地对已经答应参与研究计划的阮黎医生等人说到。

    莱德和杏子都睁大了眼睛,当前与会者的行为。就是一种“签订契约”的行为。如果那些“鬼”要做什么,就有可能趁此机会。说时迟那时快,当签订合同的人放下笔时,电视影像顿时出现噪点和波纹,就像是随时会失去信号一样,杏子用手脚或打或踹,一阵粗鲁的行为,却让影像再度稳定下来。画面上,每一张被签名的合同都绽放蓝色的光芒,在上方构成一份完全由光芒构成的合同,紧接着,这份光态合同开始燃烧——这诡异的情况,只在电视画面中呈现出来,除了达拉斯的目光稍稍朝那里瞥了一眼,其他人都一副什么都没看到的正常样子。

    合同燃烧得很快,呼吸间就什么都没剩下。签订合同的专家身后,“鬼”犹如一缕轻烟,霎时间就钻入了专家的体内,一如神秘学中的“鬼上身”。阮黎医生的遭遇也没什么不同,只是,在被鬼附身之后,其他心理学专家都不由得打了个冷颤,只有阮黎医生好似什么事都没发生——其实,在我的直觉中,她就是什么事都没发生,宛如被鬼附身的那一幕,不过是一种幻觉罢了,然而,对照其他人,就能肯定,“鬼上身”绝对不是什么幻觉。

    “咦?”杏子像是觉察出了什么。

    “我也感觉到了,阮黎医生有问题。”莱德朝我看了一眼,似乎在问我“阮黎医生有什么秘密”,可是,我也不知道阮黎医生的情况。

    我的直觉,又一次被证明是正确的。

    “阮黎医生没有被鬼上身。”杏子的语气起初还有些犹豫,之后就非常肯定了,她又调整了一下电视机,除了阮黎医生之外,那些签订合同的心理学专家在影像上,呈现出和其他人不同的视觉感。说不清,这种与众不同的视觉感,到底是由哪些因素导致的,也说不出,这种与众不同是好是坏,可是,只要一眼看过去,就能从众人中分辨出他们。

    只有阮黎医生,还是和那些没有签订合同的人一样。而这一点,似乎也被达拉斯注意到了,但是,他没有任何表示,更是没有多看阮黎医生一眼,反而开始和没有签订合同的人谈话。对我们这些神秘专家来说,阮黎医生表现出的异常,自然是耐人寻味的。

    “她也是电子恶魔使者吗?高川先生。”杏子问。

    “不,我觉得她不是。”我说。

    “可她的确没有受到影响,她不可能是一般人。”莱德十分肯定地说。

    “她是虔诚的科学教的信者。”我给了玩笑一样的解释,莱德和杏子当然不会相信,但也没有追问下去。无论阮黎医生到底有什么异常,都实际和他们没关系,除非,阮黎医生可以干涉最终决战。然而,阮黎医生除了这一次的表现有些怪异,但一直以来,都没有体现出不同寻常的一面。

    只要不相信有“神秘”,所以就不受“神秘”的侵害?这是有可能的,可是,这样的因果关系,本就体现出一定的神秘性。

    阮黎医生没有被鬼上身,让我也稍稍松了一口气。既然我无法用强制的办法,去保证她的安危,那么,让她意识到神秘的存在,在遭到教训后提高警惕,就是不得不为的做法。阮黎医生很聪慧,但是,在她的眼中,明明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的人类社会,却一直保持在神秘扩散之前的正常状态,在我看来,这本就是很不正常的情况。

    不过,在很早之前,阮黎医生就表现出类似于“神秘绝缘”的情况——她看不到,也感受不到富江。她将我和富江的互动,视为精神病态的一种表现。我当时以为,是富江的问题,但从现在的情况来看,根本就是阮黎医生自己的问题。

    “看上去就像是对神秘免疫一样。”杏子吹了个口哨。画面中,已经签订合同的几名心理学专家陆续告辞,阮黎医生自然也在其中,在离开之前,和其他人一样,从达拉斯那里拿了第二份资料,还多拿了一些药物。莱德对达拉斯没有更多表示,也感到有些意外,说到:“他没有注意到阮黎医生的不同吗?”

    “也许有感觉,但是不确定?”杏子也说到:“如果不是他的能力太差了,就是阮黎医生的异常有更高的神秘性,屏蔽了他的感觉。”

    “阮黎医生有神秘性吗?”我反问。

    “在正常的世界里,神秘就是神秘,在神秘的世界里,正常也是神秘。”杏子这么说着,精神一下子又萎靡下来,再次侧躺在地上,一副百无聊赖的样子。我表面上无动于衷,但在心中是认可她的说法的。从一开始,阮黎医生就具备和普通末日症候群患者不一样的地方,她在病院现实的身份,以及只在中继器世界中出现的情况,必然会给她带来一些独特的情况。

    暂且看来,她的这种特殊性,至少不全是坏事。

    阮黎医生等人离开会议室后,会议室中剩下的人更加焦躁不安,在表情上完全体现出来,有几人抓着笔,用力在合同上写下自己的名字,但完全可以看出他们的口不对心。不过,“鬼”可不理会他们内心的想法,签订了合同后,就会钻入他们的身体,他们的表情顿时有了一些变化,虽然很细微,但仍旧被杏子的监控捕捉到了。

    “可以影响主观意识?”莱德点点头,不以为意。

    这批口不对心的人也离开会议室,最后剩下的三人,用尖锐的目光和达拉斯对视着。

    “我们不打算参与了,这个研究计划真是荒谬!”他们这么声色俱厉地说着,齐齐起身,打算离开。然而,“鬼”却在攀上他们的肩膀,在影像中渐渐褪去那近乎透明的样子,变得实质化。三个人的脸色,骤然发生变化,随之而来的,是见到恐怖之物的尖叫。(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