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15 黑巢杏子
    阮黎医生在这个时期参与国外的研讨会本来就有风险,虽然从nog的情报渠道确认过研讨会的参与者和召开背景,但研讨会本身却并非完全是由nog促成的。发起人和参与者,有和nog相关的人士,加上我的关系,在某种程度上可以确保安全。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正是因为涉及到我们这些和“神秘”有关的人,所以,才会招来“神秘”的危险。说实话,如果可以的话,我宁愿阮黎医生在末日到来前都呆在家里,但是,在我不用暴力手段强制软禁她的情况下,她会频繁外出的几率比过去更高,这全都是因为我的病情恶化。

    对阮黎医生来说,我既是她的家人,也是她一直看重的病人。哪怕是在过去,她也从未选择过闭门造车,来缓解我的病情。我服用的药物,那些独创的疗法,都是没有得到学术承认的,仅仅针对个例的,实验性质的手段,简而言之,就是违法的。只依靠国内的资源,根本无法将研究和治疗持续下去,借助国外一些私人机构的力量就必不可免。而让我担心的也正是这一点,私人机构的支援从来都不是免费的,尤其是非法的医学实验,更是一种冒着巨大风险的事情。阮黎医生选择了他们,自然要提供更大的利益空间,去回报他们。

    虽然阮黎医生从来都没有对我说过这些事情,不过,神秘专家的能力和经历,足以让我看穿那些无法彻底隐藏的蛛丝马迹,以及背后那巨大的人性黑暗。阮黎医生从一开始就不是正常意义上的“善人”,她所做过的事情,也谈不上全是好事。

    也正因如此。所以,哪怕是在没有“神秘”的世界里,她也要承载来自社会黑暗的压力和危机。而在神秘扩散的现在,潜在敌人的能力也必然得到相应的强化,她的立场也变得更加危险。她的能力和知识,以及曾经做过的事情。都有可能为她招来恶意。

    阮黎医生担心我,所以将我带在身边。而我同样担心她,所以必须在她身边。尤其她早上对我说的那番话,更隐约在暗示一些不好的事情。而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我只有借助nog的力量,才能更有效地对其进行保护。当然,这也是在和我的交易中,nog所必须付出的。

    我不确定,阮黎医生会遭遇怎样的危险。而敌人又是哪一方,因何而对她产生恶意。不过,我有一种直觉,一旦阮黎医生被袭击,那么,事件很可能会牵扯到我此行的目的。

    从种种迹象来看,阮黎医生和我虽然是带着不同的念头参与这次研讨会,但我们所前方的地方。和这一旅程,都充满了“神秘”的要素。我也曾有过假设。如果阮黎医生见识到了“神秘”,会不会对我的病情有所改观呢?

    抛开各方势力的行动所产生的影响,在我看来,阮黎医生自身就充满某种奇异的特殊性。她和病院现实的联系,让她的存在在我眼中变得格外显眼和古怪。我觉得,除非系色和桃乐丝知道这里正在发生的事情。亲眼看到阮黎医生的存在,恐怕再没有其他人可以如我这般,对阮黎医生的存在性之特殊,有如此深刻的直觉。

    正因为这种特殊性,所以。我完全无法想象,阮黎医生会遭遇什么,又会变得怎样。她从另一个层面上,早已经深深插入当前的巨大变局中,占据着极为重要的份量。

    这些情况,都意味着,一旦阮黎医生出事,哪怕这个事件再简单,被背后的意义,也必然直指后继事件的核心,乃至于,可以形容为“命运脉搏的体现”。不仅仅对于我,对于围绕这个中继器所发生的一系列情况,阮黎医生都在扮演着如此重要的角色。

    从“剧本”的角度来看,我也是没可能阻止阮黎医生以身犯险的。因为,她所扮演的角色,承担着推进故事的某种关键,而我也没有能力阻止“剧本”对故事大体趋向的推动。我一直都在怀疑,所谓的“剧本”,可不仅仅是病院现实中,由安德医生率领的团队,借助超级系色的力量,为了在一定程度控制末日幻境中的意识互动,而创造出来的“故事”。末日幻境本来就不是研究团队制造的,超级系色被称为“中枢”,也不是天生而成为中枢的,“病毒”制造了末日症候群患者,末日症候群患者在病变后,自然而然形成了末日幻境,研究团队的“剧本”和超级系色,都是后天强加给末日幻境的东西,而定然受到种种制约,从理论上,仅仅依靠两者的力量,根本就不可能实现一直以来,展现于我面前的“剧情宏观调控能力”。

    在两者的力量之上,一定还有别的力量在作用,或者说,正是那种隐藏得更深的力量,促成了两者的力量。

    毫无疑问,如果幕后黑手是个选择题,我一定会勾选“病毒”。

    阮黎医生既然已经在末日幻境中出现,那就证明,她也已经成为“剧本”的一个角色,也意味着,病院现实中的阮黎医生已经被“病毒”感染了。

    这是让我感到悲伤的推测,然而,我无法反驳这个推测。无论在病院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阮黎医生的身份都注定了,她绝对不是路人角色。

    只是,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绝对没有太多人知道阮黎医生的特殊性。我仔细计算了一下,除了自己之外,最有可能的想到这个关键的,是末日代理人卡门。既然卡门有可能知道,那么,末日真理教也有可能知道。假设阮黎医生会遭到神秘力量的袭击,那么,敌人除了窥睨她的能力,被她的研究所害的原住民之外,入侵者中就只有末日真理教具备最大的嫌疑。

    只要我能够抓住一个目标,就有可能通过意识行走,搜索到相关的线索。阮黎医生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意义是什么。末日真理教又打算对她做什么,两者有可能是同一件事。以阮黎医生的特殊性来说,阮黎医生的存在意义,一定涉及了这个中继器世界变化的某个关键,掌握它,就掌握了一定程度的主动权。

    对有可能袭击阮黎医生的人来说。阮黎医生只是普通的仇恨者,或是普通的名人,因为,她既不相信“神秘”的存在,也没有神秘力量。但是,对于所有知晓病院现实的人来说,她大概是比任何电子恶魔使者都要重要的大人物吧。

    我对阮黎医生的看重,在nog看来,或许仅仅是一种私人情感的体现。只有我明白,其中的因素十分复杂,复杂到了,我宁愿选择“暗中保护”这样吃力不讨好的方法。nog虽然不清楚,阮黎医生的特殊性,但却看到了我对她的重视,所以,才会也必然会利用她做一些手脚。

    我对此早有心理准备。

    “看到了。”杏子调整了一下电视机。屏幕上的彩色画面,就像是有一个无形的摄像头尾随在阮黎医生身边。阮黎医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抬起头看了一眼,杏子立刻说:“不是在看我们,那个角度就有一个摄像头。”说罢,其它的电视机也开始转换画面,构成一幅以阮黎医生为中心,向四周展开的。不同方向,不同重点的监控影像。

    “你的便宜母亲可不简单。”只看了几眼,莱德就已经注意到了,阮黎医生等人置身之处的不同寻常。走廊上布置摄像头不算什么,但是。接待人员可不全是和和气气的家伙。那些黑西装的安保专员会出现,就意味着,这个环境被预估为有一定程度的危险。如果只是普通的私人邀约,亦或者说,是普通人的邀约,当然不会出现这样的场面——简直就像是电影里对那些危险度极高的工作场面的刻画。

    “不简单的是邀请她的家伙。”杏子有气无力地说:“高川先生的便宜母亲是知名心理学家,而邀请她的人,正在做我们曾经做过的事情。”

    我一下子就明白了她的言下之意。nog做过的,需要心理学家的事情,这两个前提条件,加上当前所置身的这个由精神病院改造而成的据点,都在暗示邀请阮黎医生的人的野心。尽管对方的具体身份还不清楚,不过,大致上打着精神病院和精神病人的主意吧。

    “是想要控制获得了神秘的精神病人吗?”我想了想,又具体问到:“精神病人成为电子恶魔使者后,会比一般的电子恶魔使者更强?”

    “嗯……该说是更强,还是更古怪呢?”杏子慢吞吞说到,莱德看了我们两人一眼,没有阻止这个话题,“强不强,需要打过才知道,但是,能力上不同于一般的电子恶魔使者,是可以肯定的。不过,不同于寻常并不意味着更强大,只要弄清楚了具体情况,同样可以找到克制的方法。”

    “问题就在于,不能利用普遍性的经验去应对,所以在第一次交手时,精神病人会在能力效果上,占据一定的优势。”莱德接口到:“但是,不能奢望他们很善于战斗,就我们的接触体验来说,将精神病人当作战士使用,只会得不偿失,不过,作为非战斗的后勤辅助,他们的能力的确可以让人感到惊喜。”说到这里,他顿了顿,“就像我们正在使用的据点。”

    “查到了,和阮黎医生走在一起的那几人的身份。”杏子转动一台电视机的旋钮,城市风景的监控影像就变成了人物资料的播放,“果然都是阮黎医生的同行,交情最少的一个都有四年,而且,全都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

    “所以,有求于他们的这个神秘组织,很可能是原住民自己的组织?”我虽然这么问,但心底基本上已经肯定,“既然是在巴黎见面,对方在这个城市也应该有落脚点,你们可以查到吗?”

    “这个城市已经被末日真理教渗透得千疮百孔,我们的工作也很难做啊。”莱德苦恼地说:“只能说尽量,如果对方和末日真理教有关系的话,会更容易一些,我们这段时间的工作,都是侧重末日真理教方面的。对原住民组织的监控就有些弱。”

    “摊子铺得太大,人手不足了。”杏子也一副抱怨的口吻说:“铆钉也不知道在想什么,一旦打起仗来,现在的情况很容易导致我们被各个击破。”

    “别在外人面前说这种话。”莱德不阴不阳地训了一句,但我觉得,他其实是想要削我面子。而不是警告同伴。

    我当然是无动于衷,如果他能撇开过去的恩怨,将我委托的事情做好,那么,被他逞几次嘴皮子也是不痛不痒。

    “我可是实话实说。”杏子不以为意地说:“如果让铆钉在这么胡作非为,不用高川先生出面,我们也会被敌人搞得欲生欲死。”

    “注意言辞!”莱德的语气又严厉了一点。

    “别装模作样了,莱德,我知道。你早就看铆钉不爽了。”杏子说:“我决定和露易丝干了。”

    “杏子!”莱德睁大眼睛,仿佛在责备对方说话不经大脑般,瞪着杏子,“说这种话,你到底想做什么?”

    “没什么,只是向高川先生示好而已。”杏子转过脸来,没精打采的脸上,浮现一丝诡秘的笑容。“黑巢的露易丝托我向你问好。”

    nog内部终于出现问题了吗?我这么想着,只是回以一个友好的微笑。没有具体的回答。杏子在这里说这种事情,当然不会不经过大脑,这也意味着,莱德本身的立场,也变得复杂了。nog本身就是联合组织,出现分歧是可以预想的事情。不过,从杏子透露出来的信息来看,这种分歧是以铆钉的决策为表面的导火线,可是,铆钉并非是没有能力的人。在前几次见面时,他给团队带来的变化是显而易见的,由此推断,他也应该知道自己决策所可能带来的内部影响,甚至于,这种影响本就在他的预计中,不是不影响他真正想要做的事情,就是可以推动他想要做的事情。

    那么,铆钉真正的想法又是什么呢?表面上,nog队伍进入这个拉斯维加斯中继器,是为了夺取或摧毁中继器,但实际上,到底是摧毁还是夺取,又是通过怎样的方式进行,都是十分耐人寻味的问题,而且,也必然无法做到意见上的同一。既然已经证明,有一些“隐藏身份”的神秘专家也进入了拉斯维加斯中继器,那么,其中有nog联盟成员组织的可能性也是必然的,也必然会间接促进nog队伍内部众人的各行其是。哪怕没有我的出现,铆钉的“决策失误”,产生分歧,变得一盘散沙,也是迟早的事情,从这个前提回顾nog的这次行动,就更加有一种怪异的感觉。

    我们这支nog队伍,理论上有很大的失败可能,可是,既然是由网路球作为主导的行动,就必然有达成目标的可能。这个可能性,也必然隐藏在当前nog的状况中。我觉得,网络球定然有一个隐藏于背后的计划,这个计划哪怕是我们这支队伍分裂,甚至是,必须让队伍分裂,各行其是,才是达成的前提条件。

    杏子的话,证明了nog队伍中的黑巢成份正在发力。不过,从我对席森神父的认知来说,黑巢出现异动几乎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对席森神父同样了解的网络球,自然不可能会被蒙在鼓里。这一点,从侧面证明了我的想法,这支nog队伍的变化,是一种在众多心思的默契下,所发生的一种必然变化。而这样的变化,也将被多方利用,末日真理教对nog的了解十分深入,也绝对是知情者之一。

    如此一来,已经不需要将nog队伍视为一个整体来看待,网络球的布局可能已经完成,队伍的其他成份所做的以为,都将会成为网络球布局的一层又一层掩护。最终决战的一方参与者,很有可能不再是“nog”这个团体,而仅仅是“网络球”自身。

    网络球,末日真理教,纳粹和我自己——很大程度上,已经被证明,是最终决战的参与者。以及尚未被确认,但属于优先备选的:爱德华神父和五十一区。之后才是:黑巢和火炬之光等nog的成员组织。

    而在这些被大致区分出来的参与者中,又可以分成:需要中继器和不需要中继器的两个立场。这意味着,两者可能使用的最激烈手段,是截然不同的。

    杏子的话,在我的脑海中,迅速勾勒出一副比过去更加清晰的分析图表。比起这份情报,莱德的不愉快根本算不上什么。

    “我习惯先把当前的交易做好,再谈将来的交情。”我在莱德发火前,将话题转移到当前的任务上。电视屏幕中,阮黎医生和几个同行已经在态度强硬的裹挟中,被带入一间宽敞的会议室。不过,无论阮黎医生还是那几个同行,都没有太多不安的表情,他们应该都是有了心理准备。他们并非是会议的主持者,仅仅是参与者而已,阮黎医生一坐下,就拿出自己带来的资料,进入工作状态。那几位同行倒是没有这么镇定,其中有人试图和阮黎医生攀谈,但在阮黎医生不咸不淡的应和中,也一副无趣的表情,停止了搭话。

    又过了一会,监视其他位置的电视影像陡然失真,失真的过程极有规律,串联起来,就是一个朝向会议室的行动路线。对方是从和阮黎医生等人不同的路线过去的,而且,既然可以影响杏子的“神秘”,其自身也必然拥有“神秘”。我不担心对方识破杏子的“神秘”,因为,哪怕识破了,也可以给对方做一个警告。总比让对方觉得,自己要面对的那一群心理学专家,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没有背景的普通人更好。

    “其实,既然你如此看重阮黎医生,亲自担任保镖不是更好吗?”莱德说:“像现在,如果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让我们在那边的布置不起作用,你想要赶去的话,大概也来不及了。”

    “既然对方有需求,阮黎医生就不会有生命危险。”我平静地回答道:“我担心她,更多是担心她被利用,所以,知道对方的身份是什么,到底想要什么,针对什么,才是最重要的。”

    “你现在不也在利用她吗?”莱德讥讽地一笑。

    “所以,我不允许其他人利用她。”我认真地回答到。

    莱德的表情滞了滞,似乎没意料到我会这么说。也许他是觉得,我会就“自己没有利用阮黎医生”进行辩驳?过去的我或许会这么做,不过,现在已经不做这种没有意义的事情了。用嘴巴说话,总是无力的。

    莱德咂咂嘴巴,对杏子说:“不能定位那个人吗?”

    “不能,干扰很大。”杏子稍微有了点精神,但仍旧没有提供什么好主意,“而且,不只是一个人,有一群人通过了这里。”她指着失真画面串联起来的路线说。

    “一群人?具体数量是多少?”我问。

    “不超过十个。”杏子说:“我这里无法确认,干扰信号的人是谁。”

    就在说话间,对方已经推开会议室的大门,阮黎医生和同行都看到了对方,可是,虽然会议室中的画面没有受到干扰,我们却同样无法看到那些个进入会议室的人。

    杏子仿佛沉思一般,僵坐在原地,等到画面中的阮黎医生和同行都再次坐回位置上后,才若有所思地微笑起来,对我们说:“我之前说错了,的确只有一个人,还有七只左右的鬼。”

    “鬼?”莱德有些疑惑,和我对视一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