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三七章 蠢蠢欲动
    庄玄照闻言一愣神,随后他目中的怒火就略略消退了几分。

    “这就是你顺水推舟的理由?”

    他终究未继续说什么,直接一拂大袖,转身离去:“只希望你们他日,不要后悔。如今我日月玄宗,虽是英杰辈出,可日后真正能作为依靠的,也就寥寥几人,你这个宗主,不能将他们毁了。”

    当这位离去之后,归真子的莲台之后,就又闪出了一个少女的身影。

    此时如果张信在此,会认出这少女,正是之前让他很是头疼了一阵的朱八八。

    “老祖宗,我也很奇怪耶。为什么在这个时候,要让张信离开日月本山?”

    朱八八现身之后,就很奇怪的问着:“我听说黑市里对张信的开价,已到了六百多滴灵渊神露,还有各种宝贝,价值相当于我们日月玄宗的一千二百万十五级贡献值。这次的天东四院之叛,据说也可能是我日月玄宗立教以来,最凶险的一战。”

    她刚才并非蓄意偷听这二位天域说话,而是在庄玄照闯入之前,就已经在这里了,也由此得知日月玄宗内这两个最位高权重之人的争执。

    “你不懂!”

    归真子眼神复杂的,看了大门一眼,随后就转头询问:“你还没答我,尔等的进度,究竟如何了?”

    “进展很快的!”

    说起此事,朱八八的眼中,顿时流露出欢喜之色:“宗师叔他还蛮有能力的,已经找到了一条线索。如果顺利的话,估计只需三个月,就能证明上官师叔的清白。而且还能查出真正的幕后主谋”

    “是吗?”

    归真子的脸上却并没有半点喜意,反而是神色凝重万分:“你帮我转告宗法相,让他这些时日,都需谨慎再谨慎!”

    “谨慎再谨慎?”朱八八诧异的看着归真子,随后似懂非懂的说着:“我会转告的。”

    “还有玄昊党!如今形势错综复杂,玄昊党内也是人心各异,你在里面,也需万分小心。”

    归真子交代完这句,就挥了挥手,示意朱八八退去。

    随后他就背负着手走到殿外的观景台上,眼神略有些抑郁的,看着那西面正在沉落的夕阳。

    而就在这刻,一道白衣身影,来到了他的身后。

    “黎明之前,往往是一天中最黑暗的时候。试问此时,宗主你怎将张信,留在日月本山?可惜庄师兄,他不明白这个道理。”

    归真子闻言,顿时瞳孔微凝,目光冷锐如刀。

    不过当他转过身时,脸上却是笑意如常。

    “元师弟,是何时回来的?”

    ※※※※

    仅仅一日之后,张信就会同了元杰,章农还有慕知秋这三位护星使与护阵使,前往天芒山上任。

    而此时他的麾下,竟是浩浩荡荡。仅仅只张信麾下所有的人员,就装了整整十艘月级战舰,三艘日级战境,还有一艘攻山舰。这还不计三位护星使与护阵使的六艘月级战舰。

    必须一提的是,张信麾下的那些日型与月型战舰,都是他本人所有,在数月前花费巨资,从宗门定制购买。

    而那艘被他命名为‘独霸’的攻山舰,则是张信购买了一艘在四百年前损毁的攻山舰船壳,自己请人修整改造而成。

    这艘‘独霸号’的核心,则是张信从神天上师洞府,带出的两枚十六级的神脉石。

    因张信财大气粗,不惜工本,这艘‘独霸号’,不但装甲厚重,符阵也极其的严密强大。

    唯一的缺憾,是他请不到圣灵坐镇此舰,只能由船上二十四位神师,轮替主持。

    而当他麾下的这支船团,从日月玄宗出发时,也吸引了无数人的视线。

    在天穹大陆,门下弟子组织私军参与宗门事务,是各大宗派的成规。

    只因修为不同,战力不同,战功不同,也就使得门下弟子的收入,有着高下之分。

    就比如张信与同阶的那些七级灵师,两方的收入比,相差了十万倍。同理道种级弟子的收入,超过普通灵师,而天柱级又凌驾于道种之上。

    可像张信这样的人物,其实是用不到那么多财富的。

    这次他从日月玄宗取得的七百多万十五级贡献值,真正用在自己身上的,只有不到二十万。

    这是因他现在的身体与灵能,都已经到了极限,没法再使用药物来增益自身的缘故。至于那法宝与灵装法器,张信都暂时不想更换。他唯独想要的,是能够增加自身‘雷神’等级的法器。可因此物太稀有之故,一直都寻不到。

    这就导致他的手中,虽有着大量的财富,却无处使用。

    可这高达七百万的十五级功勋,总不能就这么闲置。于是就有了强迫门人收授道童近侍与弟子的规矩,以及客卿供奉的制度。

    各宗的想法是与其让这些财富,就这么烂在门人们的手中,倒不如让他们拿出来提携同门,或者雇佣客卿,甚至组建私军,这都可大幅增强宗派的整体实力。

    所以日月玄宗的正式门人,虽只有一百六十万人,可如果包含供奉客卿,以及灵奴魔奴,外门弟子等等,玄宗能够动用的灵师,却高达五百余万!

    不过自日月玄宗建立以来,还从没有哪个弟子,能够在还没成为天柱的时候,就拥有着这么庞大的私军。

    整整一千四百人,十四个镇的力量,光是神师,就达一百二十之数!甚至还能拥有一艘攻山舰。

    再如加上直属他的护卫队,就是十七个镇,一百六十位神师。

    昔日征伐黑杀谷,魄流山上院拿出来的力量,也没比张信的私军强上多少。

    故而当这只船团飞临空际之时,轰动了整个日月本山。许多人都御空而起,围观着这一盛况,同时议论纷纷。

    “整整二十艘船,这也太夸张了吧?”

    “哪怕是第一天柱,也不过如此。”

    “还是差不少的,无论质量还是人数。几位天柱麾下的私军,都历经大战,岂是他们能比。”

    “可里面顶级神师,是真不少,总共有八位吧?”

    “你的消息过时了,已经是十位。几个月前,太渊神剑魏紫辰,还有一位名叫易尘的顶级神师,都已入了他的麾下。”

    “太渊神剑魏紫辰吗?是太渊阁的那位吗?据说这位可也是天柱级的实力,居然也被张信笼络了?”

    “太渊阁这宗派极其奇特,并无固定驻地,也没药园矿脉,却有弟子四万有余,无不都精擅斗战,被各宗争相雇佣。魏紫辰能博得太渊神剑这一称号,可见其强。”

    “据说那位摘星使的聘金,是整整十六枚日月神露。那位太渊神剑也极了得,直接拉来二百多位同门,加入摘星使麾下。”

    “易尘?这个名字,似也有些熟悉,在哪里听说过?”

    “是黑市里面吧?近年黑市中,风头很盛的一个杀手。没人见过他的脸,也没人知道这位实力如何。不过已经有三十七位神师级强者,死在他手中。有传闻说这位是黑杀谷的余孽”

    整个日月本山为之震动的同时,也有许多人为此忧心不已。

    “麾下十位顶尖神师级别的战力,一千四百人的私军,我们的摘星使大人,还真是一点都不知收敛啊。”

    “大人他一向不都是如此么?我如今只是担心摘星使大人安危。黑市的悬赏金高到如此夸张,一旦有天域对大人出手,哪怕有十位顶尖神师都未必能挡得住。”

    “我却更担心天东局面!摘星使大人他确是战功赫赫,一场准神血猎威震北地。可要指挥数千灵师,抵御天东四院之乱,却未必是其所长。摘星使大人他,实在太年轻了”

    “真不知那些天柱,到底是怎么想的?摘星使再怎么战功显赫,也不能让一位入门才两年多一点的年轻人,担任一院首席。”

    “这莫非是嫉贤妒能,故意让摘星使自蹈死地?”

    “可据说这是摘星使主动向天柱会议请求”

    “摘星使他太自负,也太沉不住气,即便要冲击天柱,也不用这么急的。天芒山那边可不止是一个天东四院,一个北地仙盟,还有一个神教。”

    “关键还不是这个,据我所知,最近至少有四位天域潜伏于日月本山附近,只为摘星使大人的悬赏。”

    就在各处都人言啧啧之时,数里外的一处峰顶,一位身着紫袍,背负长剑的男子,也正似笑非笑,看着那正在空中,不断加速中的船团。

    哪怕那二十艘战船,已经消逝在了远处空际,也依旧兴致勃勃。直到一个声音,在他的身后响起。

    “怎么还在此处?那位摘星使的船团,可已经走了这么久,还在看什么呢?”

    “我可不是在看张信,而是为整个日月玄宗送葬啊!”

    那负剑男子呵呵的笑,回望身后:“据说某些人,已经蠢蠢欲动了?”

    “不错!”

    出言之人,脸带着狐狸面具,面具之上的狐脸,也是似笑非笑的表情:“之前是不看好的,归真子敢让他出日月山,应还是有些把握。可看了他们的阵容,我却又改了念头,心想这位。可能没法活着前往天芒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