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三百五十七章节 通天的反击
    第三百五十七章节通天的反击

    药师佛很想通知接引与准提二圣西方极乐世界之变,可是他却做不到这一点,刑天在杀上西方极乐世界之前早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将西方极乐世界的空间给禁锢起来,就算是药师佛有心要通知接引与准提二圣也是做不到,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杀戮在继续,看着自己同门之人倒在那血泊之中,而无法救助。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袭击,而且对方算计得很厉害,把所有问题都算计到了,根本不会给自己反击的机会,想要通知道老师回转极乐世界,那根本不可能有实现,看对方的举动很明显是铁了心要来一场清洗,一场疯狂的清洗。

    在一番的杀戮之下,刑天周围已经找不到西方弟子了,只要稍微有头西方弟子都已经逃得远远地,不会再出现在刑天的周围,他们都不想被人当成替死鬼一样给斩杀了,就连引起这场灾难的陆压都躲藏起来,他们又何必要冒着生命危险冒头。

    在看到杀无所杀之时,刑天眼中的杀气则是消散了许多,看着依然跟在自己身后的药师佛与弥勒佛,刑天则是冷笑连连,不是刑天没有那个实力干掉他们,而是刑天不想把准提与接引给得罪得太惨了,不想让西方土崩瓦解,所以药师佛与弥勒佛方才能够活到现在,能够还有力气追着刑天不放松,阻止刑天对西方弟子的杀戮!

    看似刑天是在寻找陆压的行踪。其实那一切都只是表面的掩饰罢了,对于刑天来说他这一次杀上西方极乐世界为得只是一场杀戮,对准提、接引来一场警告。让陆压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罢了,根本没有想要轰杀陆压的想法,要不然陆压就算躲得再好,刑天想要找到他并不是什么难事,这西方极乐世界之中有得是弟子,刑天完全可以逼迫他们说出陆压的藏身之所,而刑天却没有这么做。这一点竟然一直都没有人察觉到,不得不说药师佛他们还是太大意了。

    在无人可杀之下,刑天的黑莲分身冷哼一声说道:“你们这两个混蛋用不着再跟着老子了。这一次算那陆压躲藏的好,不过这件事情却没完,老子走了,下一次希望陆压那混蛋还会有这么好的运气。能够让老子找不到!”

    说到这里时。刑天的黑莲分身快如闪电一样地掠出了西方极乐世界,药师佛与弥勒佛很想要阻止刑天的离开,毕竟被人如此正大光明地杀上门来,然后又这样大摇大摆地离开,这对西方来说将是一场沉重的打击,可是偏偏他们没有能力阻止刑天的离开。

    刑天的黑莲分身在一离开西方极乐世界之后,则是瞬间隐藏了起来,一身的杀气不见了。没有了那冲天的杀气,很快刑天的黑莲分身则是隐藏到了暗中。

    在刑天杀上西方极乐世界之时。那准提与接引二圣则是进入到了地府之中,对通天教主发动了致命的打击,拿着截教弟子那诸多的罪证要逼通天教主放弃对地府的控制,可惜准提与接引太高估自己的能力了,也小看了后土祖巫,在他们向通天教主发难之时,截教门下弟子对大道所立下的大誓言则成了截教的护身符。

    通天教主不屑地冷笑道:“准提,你拿这些狗屁不通的事情就想要让贫道交出地府的控制权,真不知该说你无知还是没有脑子,地府的控制权是贫道正大光明从后土道友的手中接管而来的,而且我门下每一个入主地府的弟子都向大道立下重誓,难不成大道还不如你准提,你准提的意见能够大过大道的见证不成?”

    通天教主也不是好惹的,直接给准提与接引扣了一顶大帽子,将他们打上了置疑大道的罪名,大道至公,这是整个洪荒天地都人所共知之事,若是这顶大帽子被扣实,西方的处境只怕将会变得很危险,毕竟置疑大道可会引起大道之怒,谁也不敢与这样的人为伍!

    大道或许不会对这样的置疑有所反击,可是那毕竟只是猜想,若是大道被激怒那也不见得会没有丝毫的反应,只要有一丝的可能,大家都会抱有最大的防范之心!

    “混蛋,没想到通天竟然如此阴险,早已经布好的局在这里等着我们往里面跳,真是一个无耻的小人,地府这样的重地怎么能够让这样一个小人所掌握!”准提的内心之中在疯狂地呐喊着,脸色也是一变再变,这一次的失手对于西方的名声打击很大,而且一下子让西方再也找不到攻击截教的借口,这让准提为之恼火。

    就在准提心中为之恼火之时,不想那通天教主的脸色不由为之一变,然后则是一脸的喜色,仿佛是遇到了什么喜事一样,这让准提见更是为之愤怒,认为通天教主这是要故意戏弄自己,在向自己示威,让他更是愤怒不已。

    只听,准提冷哼一声说道:“通天师兄,我承认先前我没有调查清楚地府的一切,可是我却是抱着十足的诚心前来地府,为洪荒众生求得生机,就算一时失手,那也只是意外,你用得着表现的这么高兴吗?”

    听到准提之言,通天教主淡然一笑说道:“准提,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好,你有那心思来与我斤斤计较,还不会将精力放在你那极乐世界之中,好好发展你的西方,这要比你们肆无忌惮去挑衅别人要好的多,算人者终被人算,你们西方一直将精力用在了我截教的头上,为了打击我截教那是不惜余地,只怕你们没有想到自己也会被别人给算计吧!”

    通天教主此言一出,准提的心中顿时生出了一股不妙的预感来,他沉声说道:“通天师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你想要威胁我们吗?”

    通天教主不屑地说道:“威胁你们,我用得着去威胁你们吗。我这是好心提醒你们,不过看样子你是不愿意接受我的好意,我原本想要用隐晦的语言提醒你们好自为之,可是你却如此不知时退,既然如此,那贫道就直截了当地告诉你好了,你西方极乐世界被人给打上门了。门下弟子死伤无数,我若是你早就回返极乐世界了,根本不会在这里夸夸其谈。连自己的道场都保不住,你还有什么资格在贫道面前谈论地府的归属,真是可笑至极!”

    通天教主的这番话一落下,在场的所有人都为之震惊。谁都没有想到从通天教主的口中竟然会说出这样骇人听闻之言来。对于通天教主的这番话,没有人认为那是诺言,通天教主既然感当着在场这么多人的面前说出这番话来,那必定是事实,若是西方极乐世界真得被人给打上门了,西方有什么资格在通天教主面前大呼小叫!

    准提与接引的脸色瞬间为之变色,这时他们也接到了门下弟子的求救,在得知自己的道场受到攻击时。准提的心中无比的愤怒,一瞬间他将矛头又对准了通天教主。大声喝道:“好,通天师兄真是好本事啊,竟然布下了这么一个局等着我自己往里面跳,真是了不起啊,这一次我西方认栽了,不过通天师兄不觉得自己做得有些过分了吗?”

    准提这是把刑天的黑莲分身杀上西方极乐世界一事当做是通天教主的安排,为得便是给予自己致命的一击,所以他的话语之中充满了愤怒之意,在向通天教主要一个说法!

    通天教主不屑地冷哼一声说道:“准提,收起你这套把戏来吧,我截教做事光明正大,不会行那小人之举,你西方极乐世界之事与我截教无关,要怪就怪你自己太无知,太嚣张,竟然敢收留陆压那个惹祸精,我不相信你会不知道对方为何原因杀上你那西方极乐世界,不过你非要认为这一切是贫道所为,那我通天教主也无话可说,你有什么本事尽管施展出来便是,一切我通天一个都接会一力承担!”

    通天教主说到这里身上则是暴发出了强烈的杀意,那‘诛仙四剑’则是蠢蠢欲动准备给予准提致命的一击,让准提知道得罪自己的下场是何等的恐怖,是何等的悲惨!

    当通天教主全身暴发出强烈的战意之时,接引圣人则是长叹一声说道:“准提师弟,此事我们从长计议,既然通天师兄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切,我们告知便是!”

    接引圣人此言一出,准提的脸上闪过了一丝不甘,可是他却明白现在自己随着接引离开那是最好的选择,别说通天教主说得都是实情,就算那一切真得是通天教主的安排,他也是无力与通天教主争斗,毕竟通天教主占据了道理,是他们先招惹上了通天教主,既然如此,那他们就要有承受对方报复的准备!

    虽然心中不愿意就这样灰溜溜地离开,可是准提却没得选择,除非他真得不在意西方极乐世界的安危,西方是准提的根本,他是不可能无视西方的安危,于是准提也只能长叹了一口气,狠狠地瞪了通天教主一眼,然后紧随接引圣人离开了地府。

    当接引与准提这一离开,其他人则是没有了气势,加接引与准提二圣都无法阻止通天教主接手地府他们这些人又怎么够做些什么,他们也只能以沉默来应对一切,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通天教主正式接受地府,地府成为了截教的根基!

    对于发生这样的事情,元始天尊的心中则是有着太多的愤怒,可是在看到准提与接引二圣都灰溜溜地离开,元始天尊也没有办法,虽然他很想从中分上一分好处,可惜的是他根本没有插口的机会,而且就算他开口相求,通天教主也不会答应他的提意,不可能将地府的诸多控制权交给元始天尊,所以他只能忍下这口恶气,只能选择离开,别无他法。

    元始天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通天师弟真是好手段,既然地府已经平稳过度,那为兄便告辞了!”没有等通天教主有所回复,元始天尊便转身离开了地府,连与太上老君打招呼都没有做,看样子他也把太上老君给记恨上了。或许在元始天尊的眼中,太上老君已经与通天教主成了一伙人,早已经倒向了通天教主,根本无视了阐教的利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