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穿梭诸天 >正文 第三百六十章 命运改变
    在原本的轨迹中。

    刘晋元出场就为状元,尚书府的少爷,也是林月如的表哥。从小饱读诗书,十分善解人意,为身边的每一个人着想,但自己却心中万般寂寞,无限感伤。

    他是完美的化身:英俊、年轻、家势显赫、有学识、有地位、有修养、有品味、幽默、大方……直至遇上了逍遥。

    一个完美的人,居然纾尊降贵,甘愿拜这个江湖小混混为师!几乎是完美的他只有一个缺点:不懂功夫。

    偏偏,他却深爱身为武林盟主林天南女儿的表妹月如!为了拉近跟月如的距离,他甘愿跟逍遥拜师学艺。

    晋元成为了逍遥取笑的对象,被逍遥视为超级大笨蛋;但是,他其实是最了解逍遥的人。反而,逍遥却认为他是个书呆子,其实深不可测!连皇帝、石长老、狐妖、拜月教主,都深深被他折服……他拥有一切,却处之淡然;轻如金钱、名利,他从不计较……

    当他发现心爱的月如爱的是逍遥;心碎过后,还是决定成全!

    这份善良,终于感动了逍遥;他成为逍遥毕生最好的知己良朋!

    晋元一生,一直成全身边的所有人。因为他知道自己是一个很幸运的人;他很想帮助身边所有不幸的人。

    所以,他会把一切都拿出来,无私地跟朋友们分享----包括他的性命!

    温文尔雅,谦谦君子!

    他是完美的化身,却有一个唯一的缺点:不会武功!

    “如今成为了我的弟子,不知你的命运又会如何?”

    楚阳看着身前三岁大小的孩童,心中思量。

    来到仙剑的世界,曾经的记忆也涌上心头。

    对晋元,他印象最深的是对灵儿说过的一句话:相爱,不如相知。与其执着痴念,不如化为祝福……假若真的有缘,就算分隔两地,心仍会在一起。真正爱一个人,必定以他的幸福,当作是你的幸福。若然有人,能比你给予他更大的幸福,你就把他送到那里去。

    “师傅,今天要开始教我习武了吗?”

    晋元瞪着大眼睛询问。

    他没有其他孩子那样调皮,除了询问不知的事情外,寻常时候十分安静,分外乖巧。

    他六月能走,八月能言,一岁便认字读书,过目不忘,两岁提笔能写,三岁已读百家文章。如此神童,让他的父亲刘成大为惊喜,楚阳也只是略感意外而已。

    “好,我今天就传你!”

    楚阳点头。

    三岁虽小,可晋元却能理解很多东西,再加上他的洗筋伐髓,在旁边护持着,也足够了。

    他开始讲解三分归元气,此法用于筑基,十分不错。

    短短两个时辰,晋元便已经理解。

    “若能将三分归元气修炼完满,会不下于你现在的姨丈,到时候我再传你其它功法。”

    “谢谢师父!”

    晋元露出惊喜之色。

    日子平静而淡然,楚阳看着晋元修炼出了真气,又讲解了几次,便不再理会。

    这座不比林家堡小的府邸,是他两年前购置,然后从刘家出来,居住在了这里。

    寻常时候,刘成经常过来拜见,也让晋元在这里呆上几天,便于教导。

    刘成发现,这个所谓的仙师,学问之高,涉猎之广,让他都望尘莫及,也是真正的服了。

    夜色降临,楚阳站在房顶,眺望林家。

    “我记得,李逍遥比林月如大两岁,如今月如出生,李逍遥也早已来到了世上!”

    楚阳淡淡说道。

    分身默默点头,他有着楚阳以前所有的记忆,“本尊,你感应到了吗?这方天地的法则,似有不同?”

    “这方世界元气浓郁,容易提升力量,却难以悟通道理,寿命更是很大的限制!”楚阳抬起头,望着夜空道,“我观察了蜀山的一些剑仙,他们有些长老,力量可以达到凝神甚至化神的层次,可寿命却没有增加多少!”

    “可神界的那些所谓的神灵,却拥有永恒的生命,又是怎么回事?还有魔界,妖灵?”

    “或许与神树有关!”楚阳猜测,“至于魔界,原著中只提到是神界的对立面,或许……!”

    “等时机成熟,我去探查一番!”

    短短三年时间,分身的修为已经达到了凝神境,他成长之快速,让楚阳都意外。

    分身的修为可不止法力,还有着可怕万分的肉身。

    目望林家堡。

    他看着林月如降生,好似在看着历史运转。

    “接下来你照看好晋元,我要全力修复灵魂创伤。”

    楚阳说罢,一步踏入了东院,随手一挥,封印自成。

    这里有池塘,有荷花,有凉亭,他就盘坐在凉亭中的石板上,前面是荷花翻卷,周围是碧波荡漾。

    意沉识海,修补灵魂。

    三年时间,他依然没有完好。

    灵魂不恢复,修为就难以寸进,其中的难度,完全超乎了楚阳的想象。这一次下定决心,不恢复,不出关。

    分身盘坐房顶,三年了,他依然是三岁孩童之身,没有任何变化。

    悠悠七载,世间一回轮转。

    晋元已经十岁了,半大孩童,小小少年,今天他正牵着一个小女孩来到了楚府门前。

    “表哥,你那个师父厉害吗?”

    小女孩正是林月如,小小年纪,已经看出了美人坯子的雏形,她好奇的问道。

    “当然厉害!”

    晋元答道,“只是师父到现在还没有出关,我都忘了他长什么样子了!”

    “呀!那闭关多久了呀!”

    “六七年了!”

    “这么久?不会饿死了吧?”

    “不许胡说,师父可是仙人!”晋元小脸一沉,颇有几分威压,“我很想他呢?”

    “那谁教导你?”

    “我的小师叔!”

    “小师叔?”

    “嗯!”晋元点头,却露出纠结的样子,“待会你见了小师叔,一定要恭敬,知道吗?”

    “你的小师叔就是我的小师叔,当然要恭敬了!”林月如理所当然道,“可为什么要加一个‘小’呢?”

    晋元的脸色更纠结了!

    走进府内,穿庭过户,来到了坐在石凳上的分身前。

    “呀,这是谁家小弟弟,好可爱噢!”

    林月如看到分身的一刹那,就露出了惊喜之色,快步走上前来,就要捏捏分身的小脸蛋儿,却被晋元一把拉住,“这是小师叔?”

    “小师叔?他?”

    月如瞪大了眼睛。

    “怎么?不像?”

    分身老气横秋道。

    他的身体依然没有长大,还是三岁大小的样子,让他都颇为无奈,却也无法。以他的估计,不成仙,恐怕会一直这样。

    “你这么小不点,怎么会是表哥的小师叔呢?”

    月如好奇的打量。

    “我小吗?”

    分身站起身,他的身子却节节拔高,在如月张大了小嘴、面无人色的惊骇中,他长高到了三米。

    “你、你是妖怪吧!”

    月如哆嗦了,紧紧的搂住晋元,差点吓晕过去。

    “小师叔,月如还小,你老家人就不要和他一般见识了吧!”

    晋元连忙说道。

    他可是知道这个小师父的手段,非常人所能想。

    “我这是在教育她,有时候眼睛看到的并不一定是真实!”分身恢复原先的样子,“记住了吗小丫头!”

    “记、记住了!”

    如月是真怕了。

    “记住就好!”

    分身点点头,看向了晋元,“不错、不错,三分归元气快圆满了!”

    “这都是小师叔的教导之功!”晋元连忙道,“小师叔,师父他什么时候出关?”

    “应该快了!”

    分身望了一眼东院。

    “可、可我父亲要被调到京城出任尚书,这几天要搬家呢?”晋元犹豫道,“爹娘想让我一起去。”

    “去就去吧,反正现在你也有了自保之力!正好去京城看看天下的繁华,也接触接触世间的苦难,对于你只有好处!”

    “可我还没拜别师父呢?怎能离去?”

    晋元分外纠结。

    “你也算有心了!”

    东院房门打开,楚阳走了出来。

    白衣长发,缥缈出尘。

    “表哥,这就是你师父吗?好白好嫩哦,比我都漂浪呢?”

    月如都看直了,两眼都无法挪开。

    “拜见师父,愿师父青春不老!”

    晋元嘴角抽搐,连忙行礼。

    “长这么大了,时间过的真快!”楚阳看着晋元,不住的点头,这个孩子别看年龄不大,可无论心性还是智慧都是上上之选,“历史的车轮已经转动,似乎,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晋元不明所以。

    “偏离了原来的轨道?”

    分身露出疑惑之色。

    “待会再说!”楚阳摇了摇头,看向了林月如,心下叹息。

    这是一个命运多舛的女孩,敢爱敢恨。

    在原本的轨迹中,却黯然凋零,让人扼腕。

    她是江南武林魁首林家堡之大小姐,南武林盟主林天南独女。天资灵秀,情深义重。与男主角李逍遥不打不相识,并在此后的寻人旅途中相知相恋。

    月如本身就出生在豪门之家,再加上家传的绝技,也是一个任性刁蛮、敢爱敢恨的女剑侠,身为侠骨柔肠的江湖儿女,林月如少了几分不谙世事的柔弱与羞涩,却多了平凡女子少有的刚毅和洒脱。

    她是一个深情而伟大的女子,默默的付出,月如性格虽刁蛮任性,但实则善解人意,意志坚强,皆具美丽大方等特征,也是一位豪爽坚强的女子,深爱着李逍遥,并且不悔的为他付出,已经让李逍遥感动,不惧一切共赴险境,二人约定“吃到老,玩到老”,最终为了成全李逍遥,葬身锁妖塔。

    念头一转而过,如今的林月如,不过是个七岁的小丫头罢了。

    “师父,要不我就留在这里吧?”

    晋元犹豫道。

    “趁着年岁还小,就好好的跟着父母在一起,等你真正的长大了,有了自己的理想,有了所爱的人,那时陪伴父母的时间就很少了!”

    楚阳有感而发。

    “好的师父,我会时常回来!”

    晋元应下。

    考教了一番功课,将两人打发了回去。

    “南诏国的巫后,已经镇压水魔兽,而李逍遥并没有被召唤而来,带灵儿离南诏国!”

    楚阳彻底的将灵魂修补完整,第一时间就以心念之力横扫天下。

    他的枯木心经已达第五层心灵之海的第三步造物之境,心念一动,便能笼罩百万米方圆,就是以自身为半径的两千里范围。

    凝成一线,扩大百倍,就是二十万里。

    整个天下,也不过念动之间就能洞悉。

    在原著中的开篇,南诏国的拜月教主公审巫后,蛊惑人心,说巫后是妖女,为迫巫后现出真身,召唤水魔兽制造水灾,巫后为救子民,现出真身勇斗水魔兽,姥姥抱灵儿逃离皇宫,得逍遥、剑仙搭救。

    本该出现的李逍遥却没有出现,仅凭剑仙一人,却没有将灵儿救出,依然待在南诏国。

    在这里,出现了偏差。

    “因为我们的出现,改变了灵儿他们的命运?以至于李逍遥没有去女娲庙,就没有穿越回道十年前?还是其它的原因?”

    分身凝眉。

    “不管如何,我们的出现,已经打乱了原本的轨迹!”楚阳道,“女娲庙,抽时间去看看,到底有什么伟力?竟然能打破时空隔阂,降临到过去的时间?”

    “时空之力,扭转因果,这已经涉及到了天道!若是女娲真有这等伟力?又怎么会死?若是死了,怎么会预知到今后的情况?”分身道,“伏羲又该会何等强大?这里面定有隐秘!”

    “女娲?”

    楚阳眸中闪过莫名之色。

    第二天,刘成前来拜见。

    “身在朝堂不由己,皇命所召,不能不去!”刘成道。

    “这是好事!”楚阳点头,“升迁之后,权柄增大,也可以为百姓多做点事情!若有什么不能解决的事情,不妨和晋元商量商量?”

    刘成心中一动,点了点头。

    三天后,刘成一家搬迁而去。

    “我去会一会拜月教主!”

    楚阳打定主意,离开了楚府,前往南诏国。

    女娲一脉为何向来单传,真的是命运诅咒?对于灵儿,他也不想那个单纯善良的女孩,重走老路。

    力所能及,不能不为。

    “我坐镇府中!”

    分身却没有离开。

    他只需要一直静修,就可以快速的提升修为。

    相较本尊,他更加冷静,更加淡漠,也更加的理智。

    对他而言,没有比提升修为更重要的事情了。

    “拜月教主?”

    分身低喃一声,就开始潜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