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06 欧洲行
    我觉得自己的精神状态没问题,清醒的思维和对待异常的平静,甚至让我在不断激发的神秘,以及由神秘引起的各种现象时,可以更有效率地处理问题。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认为自己当前的精神状态对自己的冒险有益的。不过,对于意识上完全处于正常世界一面的阮黎医生来说,毫无疑问会将之视为病情的恶化。当然,既然这种涉及到“江”和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态变化,阮黎医生的诊断在某种程度上让我感到是一种影射,让我不得不联想到“江”的侵蚀性。

    我的精神状态变化,应该是可以从“江”对我的侵蚀这个角度去看待的。仅仅从人类的身体和精神方面来说,异物的侵蚀总归是不好的现象,然而,如果侵蚀我的不是“病毒”,而是“江”的话,我才心理上却可以接受。不,确切来说,我早就有所准备了,当我尝试去分析“江”是什么的时候,自身的特殊性以及必须完成的责任,都已经让我对自己的下场有所觉悟。接受“江”,包括它的侵蚀性,以抓住自己所能看到的一线希望,从神秘学的角度来说,这就是一次等价交换,而这所谓的“等价”,并非在理性层面上看待的等价,而更多是充满了感性。

    我用理性去思考,却是由感性驱使行动。我从来不论这么做是好还是坏,因为,这就是我的生活方式,未曾想过要去改变,并非害怕改变,而是,我已经彻底接受了这种生活方式,不觉得需要改变。

    仅就当下的变化来说。我接受这样的变化,这种接受并非无谋的蠢动,而是预想到了最坏的可能,并且,决定承载它所带来的好与坏,才做出的选择。不会因为阮黎医生的担忧和理论而产生动摇。

    我虽然是不会动摇的,不会抗拒和惧怕“江”的侵蚀,我用自身对它的“爱”来支撑一切。然而,却不能完全无视阮黎医生的担忧,她是个好人,虽然不明白我真正的想法,也无法看到我所看到的世界,但她的思考和行动,是从“对我好”的角度出发的。先不论结果。单单是出发点就足以让我感动,我决定执行一个对末日幻境中的所以人都十分残酷的计划,但这并不代表我铁石心肠。我一直都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执行这个计划,为什么会爱上“江”,为什么每日每夜地辗转往复,去为那些预想中的结果感到悲伤和苦恼,为自己无法做到更好而思绪烦乱。这一切都是从一个美好的出发点开始的。从这个角度来说,我和阮黎医生又有什么区别呢?我们都是以自己可以想象。可以理解,可以做到的一切为基础,去尝试让自己所爱的人得到一个更好的结果,而无法判断,自己这么做,是不是真的可以达成预期目的。未来对我们来说。是不可捉摸的,但又是必须去相信的。

    我相信自己的正确,阮黎医生也如是,所以,我理解她。如果情况允许,我不希望用强硬的态度去反对她。就如同,我由始至终,都希望系色和桃乐丝可以站在我这边,如今虽然会为她们的选择而感到痛苦和惆怅,却不会去责怪她们,也不会因为被她们针对而觉得是一种背叛。我相信,我的选择,对阮黎医生的意义也是如此。

    我在家中进一步被监控,我的房间被装上了摄像头,在这个家里,没有半点自由的空间。也许对其他人来说,这样的家就是一个窒息的牢笼吧,为此必须反抗,但是,对我来说,这令人窒息的措施,同样也充满了一种令人窒息的爱,这才是我真正无法抗拒的。尽管我的日常行为没有出现过激变化,但除非得到更长时间的考验,证明我的确无害,否则阮黎医生无法放下心来。咲夜和八景选择继续住在这样一个别扭的家里,她们对我有一种十分深刻的感情,我可以从她们的选择和平日的言行中感受到,这份感情才是她们可以无视危险和被监控的不自由的原因。阮黎医生最初对两人留下来,是抱持一种强烈反对的态度,她的反对从心理学和人身安全角度出发的,在她的眼中,现在的我就如同一个外表驯良,但内在不知如何的洪水猛兽,是极为危险的重度精神病人,不知道什么情况下,就会攻击咲夜和八景,在她治疗过的病人中,并不缺乏这样的病例——哪怕明知道不应该这么做,但是,却无法停止去伤害自己的爱人,甚至于,最终从这个行为中得到快感而无法停止。

    阮黎医生无法确定,我会变得这么糟糕,可问题只在于,她无法肯定,我不会变得这么糟糕。不止是咲夜和八景,因为我的缘故,时常拜访家里的左川也被阮黎医生警告过,这段时间不要太过接近我,如果一定要和我接触,必须随时注意我的精神状态。若非阮黎医生无法看到富江,否则富江也逃不过她的念叨吧。我和富江的事情早就已经被阮黎医生视为精神病态的一个强有力的佐证,不过,如今我也不再觉得,富江在特定人,特定情况下的“消失”,是多么怪异而不可理解的事情了,约翰牛带来的情报中,就不缺少部分神秘圈的重要人物在这个似乎克隆了外界的中继器世界里并不存在的情况,而在最终的分析报告中,认定为是其他中继器的干涉影响。既然连中继器都能让特定人做到这种程度的“消失”,那么,“江”的干涉,又为何不能让富江“消失”呢?

    我观测“江”,观测富江,认为她们存在,但反过来说,不就意味着,她们的存在,都基于我的观测吗?也许,我是无法将自己的观测结果,反馈给所有人的。末日幻境中出现阮黎医生还是第一次,也足以证明,阮黎医生具备他人所没有的特殊性。从“剧本”的角度来说,一个特殊的角色,定然具备特定的使命。也会以其为中心,产生一些特殊的情况。

    这个世界,因为人的意识互动,而具备一定程度的真实性,但也因为,仅仅是意识层面的互动。所以,并不具备完全的真实性。当我不断将自己所经历的一些写成故事的时候,就逐渐意识到,这个故事和“剧本”的契合性,以及潜在的干涉性。也许,究其原因,仍旧是“江”的存在性,正通过我对这个世界进行一种宏观上的,无法从单独一角去确认的侵蚀。

    我现在已经不再去考虑这些深层的本质原因了。我接受了这一切,就如同人接受了“必须呼吸才能生存”这个结论一样。

    阮黎医生所说的那些理论,即便有一种影射的味道,但我也不准备刻意去追寻其中的根由,以及隐藏其后的真理。我不拒绝阮黎医生的安排,也不反对她对咲夜、八景、左川乃至于更多熟人的建议,所以,咲夜、八景和左川的决定。也完全出自她们的真心。她们认为,我的精神状态不好。但这更是她们留下来的理由,她们没有直接反对阮黎医生的说法,仅仅从“保持交流有可能会病情好转”这个角度出发,说服了有些犹豫地阮黎医生。

    阮黎医生加剧对我的软禁,但这并不代表,她会死板的。只想用软禁的方式,避免我有可能产生的过激行为对他人的影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我觉得,在阮黎医生心中,和我比起来。咲夜她们的安危其实并不十分重要。

    就在家里的事情就要步入一个新的轨道,而我也不得不为之停留更长的时间。约翰牛的委托自然是要履行的,末日真理教正在做的事情也十分令人在意,但是,其重要性却在感性上,不如家事更重要。我将这段时间分析出来的情报,以及对自己拖延的歉意,一并发给约翰牛,我不期待nog可以理解我的决定,但是,对方的解决办法,也相当强硬。

    某个心理学领域活动圈子向阮黎医生发出的邀请,去参与一次比较私人化的研讨会,目的地就是在欧洲。鉴于诸多原因,她无法推脱。虽然邀请方没有nog方面的运作痕迹,但无论是时间还是地点,都太过巧合,也充满了阴谋的味道。我不觉得这是偶然,nog的成员涉及社会领域的方方面面,在知道了我这边的情况后,推动了这一情况的发展,绝对不是什么太难的事情。这也显得他们十分急迫,我觉得,是因为在得到了我的情报后,产生一些焦躁的情绪。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层的那个怪物,十有**不是他们的手笔,而一旦是敌人的手笔,对nog的打击将是十分巨大的。我认为,铆钉等人虽然准备了许多杀手锏,但应该都没有达到那个怪物的程度。虽然nog在这个中继器世界的发展十分迅速,但敌人的无动于衷,以及潜在的威胁,也让众人的压力与日俱增,铆钉他们有可能想过,在自己这边的压力达到顶峰,在敌人的蓄力完成之前,发动一场大战,以削弱自身的压力,弄清敌人的行动方向。

    为此,我的行动就成为一个十分重要的筹码。nog在全身心投入自身发展的时候,必须依靠拥有独立行动的人手,去为他们争取时间和情报。我过去的所作所为,让我在nog的信用降低,但是,相比那些不知根底的人以及确定为敌人的家伙,或许nog觉得我更加可靠。一个四级魔纹使者,在能力上也是值得信任的。综合种种因素,我对自己在nog计划中的重要性,有了一个新的判断。

    我对nog有可能在背后动了手脚这一点,没有特别的感觉。研讨会是真实存在的,对阮黎医生的邀请也是诚心的,哪怕没有神秘组织在背后推动,阮黎医生也迟早要往欧洲一行。所以,哪怕欧洲的神秘化扩散正趋向激化,也不可能阻止完全无视神秘的阮黎医生前往那边。更何况,就阮黎医生的意思来说,哪怕这个研讨会并不重要,只身带我前往欧洲,找寻治疗上的灵感,也是一个针对当下情况的好选择。

    阮黎医生做出前往与会的决定后,富江就已经提前出发了。她有自己的想法。至少在行为和交谈上,绝对看不出“江”那种超越性的怪异,几乎和普通人没什么差别。她是我的妻子,深爱着我,但并不意味着,她的行为和思考。是以我为中心的。哪怕富江在物理形态上和人类没有区别,究其本质,仍旧是“江”的一部分,或者一个近人的剖面表象,与其说是人类,更像是科幻作品中所谓的“对有机生命体接触用人形联系装置”。

    耳语者的其他成员,也各有任务,但基本上都是负责本地事务。如今耳语者的构成已经完整,在我和富江离开后。虽然战斗力降低,不过,按照协议,约翰牛所代表的网络球一方将会提供这方面的协助。如果是以nog的名义,大概会担心其背后有什么过份的举动,但是,网络球和约翰牛可以信任。

    等到所有人都将各自的事情安排完毕,已经又过了两天。期间我并没有停止对噩梦的观察。玛索的情况没有太大的变化,几乎每天都会有人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闯入钟表店中。成为她的猎物,我怀疑,这段时间,玛索私下里招募了更多的“诱饵”。我虽然做过几次诱饵,但并不热衷这种行为,我不责怪玛索。也想从鬼影噩梦的变化中,分析出她的更多情况,但这并不意味着,我会将大部分精力投入到如何勾引更多猎物上。玛索也并不没有在这方面苛求我去做点什么,她并非每一次我做噩梦时。都会出现在我的眼前。我觉得她对我的态度是特殊的,但是,因为没有见过她和其他人相处,所以也无法进行对比。

    玛索也并非总是怪异得如同一道鬼影,在我们两人相处的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她都十分安静,坐在我的怀中,静静透过窗户,眺望那并非真实的外景。我问过她是否想出去,但她总是沉默不语,就像是这个问题从未传达到她的耳边,她的心中。

    我不知道她在想什么,这个中继器世界里的她,比过去我所见过的她都更加安静,更加诡异,就像是在扮演着一个特殊而重要的角色,因此散发出和其他角色截然不同的气场,哪怕与桃乐丝相比也毫不逊色。她的外表,气质和行为,和我记忆中的印象有太多不同。形象点说,就是画风不对。

    即便如此,发自内心的感觉告诉我,她仍旧是玛索,以我所爱的那个女孩为基础,于末日幻境中不断衍化出来的玛索。哪怕性格和外表都产生区别,但是构成其人的本质,仍旧是相同的。

    因为发现了噩梦深处的可怕秘密,我不禁为玛索感到担忧,她是如此的与众不同,也势必要承担“剧本”中一些重要变化的推动。她的角色,让她注定要卷入漩涡中,甚至于,成为漩涡的中心。我害怕,这个漩涡会触及噩梦深处的那个怪物。尽管只是接触过一次,而且只是表面接触,但是,我也可以感受到,它对通过电子恶魔延伸而来的“神秘”,带有天然的克制性。往严重点说,电子恶魔使者大概是无法战胜它的,它有可能是位于这个神秘力量体系的最顶点的存在。而它所在的位置又是如此特殊,哪怕它此时应该还属于“幼儿”,也拥有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的主场优势,如果nog想要对付它,就必须找到避开或削弱这种优势的方法——首先,得在这个噩梦拉斯维加斯中找到通往它之所在的“门”。

    “门”并不仅仅是那家快餐店,我猜测过,一直以来,电子恶魔使者莫名其妙的失踪,就有这些“门”有关。因为电子恶魔使者的失踪条件不固定,所以,“门”的出现和开启也应该是更加自由的。我返回过那家快餐店,然而,曾经狼藉一片的店内就好似更新了一般,再无半点激战的痕迹,也再也没有鬼影噩梦的感觉。这也证明,“门”不是固定在快餐店内的,甚至于,当时快餐店所拥有的“门”,是刻意制造的。

    有这么一股潜在的神秘势力,注视着噩梦拉斯维加斯的变化,而他们知道的东西,比nog更多。先不提他们是不是主动让我知道那个怪物的存在,又为什么这么做,单单是知道这些情报,就足以证明,这些人不能完全撇开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的干系。

    就我个人的判断,更倾向于,这就是末日真理教所为。虽然就军人式的神秘专家和军队化的战力构造来说,雇佣兵协会和纳粹都给人更加专业的感觉,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末日真理教就没有军队。的确,军队化从来都不是末日真理教的战斗力核心,不过,在末日真理教的下属机构中,并不缺乏类似的组织。

    “山羊公会”和“鬣狗部队”,关于这两个机构的记忆渐渐从脑海中浮现,变得清晰。死前的末日幻境不存在雇佣兵协会这种独立于nog的神秘组织,nog的任务执行者也往往是精英式的神秘专家按需结队,nog和国家政府的关系十分密切,但说到神秘化的部队,仍旧以山羊公会的鬣狗部队最为常见。魔纹使者也好,灰石强化者也好,都有在那支部队面前吃亏的经历。

    在这个中继器世界,末日真理教也已经经营许久,重建山羊公会和鬣狗部队,应该是可以做到的。虽然,从nog队伍的情报来看,组建这两个机构的必要物资,迷幻药“乐园”还没有大规模出现。不过,既然已经发现了白色克劳迪娅,那么“乐园”就一定存在,也许是被末日真理教内部消化了。

    假设,我通过快餐店的“门”进入噩梦深处,是末日真理教蓄意而为,那么,其目的就显而易见,绝对不缺少转移我们这些人的注意力的想法。不过,从另一个角度来说,末日真理教偏偏选中我这个四级魔纹使者,也证明它们虽然知道关于那个怪物的一些情报,但绝非知根知底,甚至于,对那个怪物的实力有所忌惮。无论是我和那个怪物的初次碰撞,哪一方获胜,亦或者两败俱伤,对它们来说都有益无害。不过,我并不为它们的算计感到愤怒,至少,它们让我们知道了,噩梦深处有这样一个怪物,这是一个十分重要的情报。

    nog得到相关情报后,已经动员起来,寻找更多的线索。这件事同时涉及末日真理教和纳粹,在噩梦拉斯维加斯中留下的痕迹相当多。约翰牛利用这些天的调查,确定了我抵达欧洲后的第一站。不过,其实我早就有了一个更明确的目标——末日真理教玛尔琼斯家的发源地,那个依山傍湖的小镇。

    在这个末日幻境中,那个小镇就像是被刻意忽略了一样,哪怕是网络球也未曾注意过,但是,既然过去的末日幻境中,玛尔琼斯家在那里进行了“天门计划”,那么,在这次的末日幻境中,也定然继承了当时的线索。进而推测,哪怕是在这个中继器世界中,末日真理教仍旧会以那个小镇为根基。这种无论大环境如何变化,也总有一个特定不变点的情况,在神秘学中,也被称为“特异点固化”。那个小镇,就是针对末日真理教而言的,一个固定的特异点,也往往是一个关键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