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1205 影射诊断
    白天,在咲夜和八景上学后,富江和左川就会找上门来,但其实也没有特别重要的事情要做,大部分时间都只是聚在一起罢了,聊天也好,分析情报也好,看电视也好,都是些相当平静的日常。这个城市基本上已经处于耳语者的监控中,虽然不能保证杜绝“神秘”的发生,也不能将所有“神秘”都置于观测中,但从城市整体的变化来看,神秘扩散化所带来的变化是相当平缓的,表现在警务数据上,就是恶性犯罪率并没有大规模上升的趋势,在夜晚行走的时候,也不会时不时就遇到莫名其妙的,不可用常理度之的敌人,以及那些由神秘力量引发的事件。

    当怪异在城市中蔓延的时候,都市传闻也会上升,这些传闻被许多人听闻和相信的时候,也往往会加速怪异的蔓延,两者相辅相成,通过观察人们的言论,以及当地新闻小报,就很容易从各种细节中觉察出风向。伴随着神秘扩散化,这个城市中也开始出现一些传闻,例如耳语者的行动所造成的一些影响,也是这些传闻的一部分,而且占据绝大多数。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能断定,整个城市是在耳语者的控制下,暂时还没有比耳语者的风头更胜的怪谈,自然也就不存在制造这些怪谈的神秘。

    虽然这些平静大概只是表面上的情况,内地里不知道有多少阴谋和怪异正在酝酿,并且,这段时光也终将不可能持久,但是,在经历了那些接踵而来的神秘事件后,我仍旧很享受这样平静的时光。尤其在那天晚上,我头脑中那如同杂草一样疯狂滋生的思绪终于得到整理后,思维上的平静,仿佛让我回到了刚刚接触神秘的那段时间。我觉得自己有些变得懒散,就像是贪婪这种平静的感觉,即便如此。我仍旧坚持每天晚上,在家里所有人都睡着后,和富江两人一起夜游。有时左川也会和我们两人在一起,但她仿佛总是有许多事情要忙,往往忍受不了我和富江无所事事的样子。她对神秘扩散化所带来的影响十分伤心,这并非说我对之放任,只是,她在态度和行动上,比我更加“尽责”一些。

    这个城市的安宁。不能带给左川安心的感觉,反而是让自己忙碌起来,似乎才能让她感到安心。我觉得她比起现在的我,才更加需要阮黎医生的诊疗。咲夜和八景都是普通人,大多数时候,除了带来学校的情报之外,都派不上别的用场,她们遭遇过神秘。对神秘也充满了好奇心,然而。拥有动力并不意味着可以获得成功,尤其在涉及神秘的问题上,她们对神秘的一知半解,反而让她们无法把握最关键的东西。以左川的话来说,就是半桶水吧,但我并不介意她们一直都是半桶水。身为普通人却搀和神秘事件,往往是极为危险的,但在这个世界,人们永远都处于广泛的危险中,有什么危险。比末日的到来更加严重呢?和两人想必,女教师和女领班基于自身的遭遇,似乎更排得上用场,尤其在两人使用了nog调整过的电子恶魔召唤程序,成为电子恶魔使者之后,仅仅就力量而言,她们已经拥有解决神秘事件的能力。但是,利用电子恶魔召唤程序得到力量,和一直当个普通人相比,哪一个更加保险呢?我觉得是后者,尤其在见到了噩梦拉斯维加斯深处的怪物之后,更是觉得如此。

    电子恶魔使者一直都在增长,尤其在拉斯维加斯地区,这个增长的速度尤为可怕。因为引起了政府部门的关注,而将大部分关于拉斯维加斯的消息被封锁,即便如此,关于“电子恶魔”和“噩梦”的传闻越来越多,让许多没有接触过这些因素的普通人开始产生动摇。政府部门对此自然是极为警惕的,也采取了种种措施,去确认真相,试图用力量去编织一个新的秩序,nog也在这样的环境下,和各国政府进行更具实质性的接触。我对他们的行动不感兴趣,但也不觉得他们会失败,除非纳粹和末日真理教将所有人都洗脑,否则,是无法阻止nog对政府部门进行渗透的,网络球在这方面拥有非比寻常的丰富经验。

    世界正在变化,人们也有意识或无意识地迎合这样的变化,在欧美地区,这种社会运动层面上的动荡相对亚洲更加激烈,但是,亚洲,尤其是中央公国,也同样不可避免地被卷入漩涡中。当然,以我对这个世界的走向的了解,无论是因为什么原因,主动或被动地,去适应这个动荡的大环境,大多数人都无法逃过悲惨的结局,而决定自己是否可以存活下来的,也并非是人们自身的能力和行为,而仅仅取决于他们所无法认知的存在——“江”和“病毒”。存在性上的巨大差距,让自认世界主角的人类所做所想的一切,都将成为无意义的东西。

    这是悲观的视角,但是,也是比乐观更加真实的视角。末日幻境,无论重组轮回多少次,都从来没有一次逃过“剧本”的摆弄,人们在这里的生活,无论是好是坏,最终也只有一个结果。末日真理,在这个世界中,是真实存在的,而且,比任何地方都要近在咫尺。

    我一直都为此感到痛苦和悲哀,被由此诞生出的种种不好的,以及更加不好的想法和感觉纠缠,但现在,我得到了平静。在那一晚的噩梦后,我就像是想通了一切,自然而然地用日常的态度,去面对这些明显正在崩溃的世界,就像是,觉得这种崩溃本就是日常的一部分。这种心态上的变化有些突兀,和过去的自己比较起来,似乎是一样,但又有许多细微的差别,至少,我现在一直都能确认,过去的自己一定会认为。此时自己的态度是不正确的。然而,现在的我并没有因为“不正确”而生出的排斥感。

    这种平静的,如同对待日常一样,对待末日降临的态度,却没有干扰耳语者的一系列计划。我仍旧会为了试图挽救什么,而在夜晚巡视城市。同样知道,自己所做的一切都是无用功,却从未产生“停止这种无用功”的想法。我理智地分析自己的所为,觉得自己就像是,在日常生活中做着日常的事情,例如学生就去上学,每天吃三餐之类,即便不去思考为什么,也会照做。甚至于,哪怕在做的时候,也很少会去深想,为什么要这么做一样。因为,思考这些日常,将会牵连千般万像的思想和道理,繁复得让人不知道应该深入到什么地方为止,而又会牵扯到哪一些更深入的。自己所无法想明白的知识。是的,因为“麻烦到让人头晕脑胀”。对普通人来说,哪怕是终其一生去研究,也不会得到一个最终完善的结论,更不在意这个结论,所以不去深思。

    只要知道“学生就该去上学”,“每天吃三餐比较好”这些结论性的东西。然后自然而然地遵循它,行动起来,就足够了。这么做也许不会让生活更好,但不这么做,也无法确定会更好。往往会更差,不是吗?

    大概,对待“江”的存在,对待末日的问题,以及由此衍生出来的各种情况,我的态度就是这个样子了。

    我当然会将这样的心理变化告诉阮黎医生,我分析、思考和总结,花去了整整一天的时间,阮黎医生审视了这份报告后,于又一次晚上的心理诊疗时,用十分沉重的语气告诉我:这并非是我的病情好转的表现,但是,是否会让我的心理状态更糟糕,还得更长时间的观察,但是,有一点是十分肯定的,我的心理数据产生了巨量的变化,而在她过往的研究经验中,这种变化的结果往往不会是好的。

    “也许你不记得了,阿川。”阮黎医生凝视着我说:“这种程度的心理突变,在过去的你身上也发生过两次。”她伸出两根手指,收起一根,说:“第一次,是你第一次表现出重度精神病态倾向的时候,那是你作为轻度精神病人和重度精神病人的分界线,你几乎是一夜之间,就完成了这种转变,就好似脑子里的某根弦终于崩断了似的。”她说出这番话时,让我不由得生出,自己是在病院现实中的即视感,因为,她的描述,就如同我在病院现实中,所了解的关于“高川”的情况——我已经无法确认,这部分记忆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如今阮黎医生说的这些,仿佛在映射病院现实中,高川身上发生过的一些事情。

    我仍旧沉默,就如同阴郁的病人,面对宣告不好结果的医生。我觉得,自己的心情应该是阴郁的,因为,无论是阮黎医生说的这些,还是隐隐映射的那些,都不是什么让人开心的情况。但实际上,我确认,自己的情绪波动根本就没有变化,平静得充满了怪异。

    “第二次。”阮黎医生收起第二根手指:“是在我们进行最后一次实验性疗法的时候。你的精神问题和大多数精神病人一样,刚出现时是相当轻微的,而且,只具备一种病症类型。但是,当你的精神问题突然爆发,转为重度的时候,就出现了多重并发症。从观察记录来看,在进行试验型疗法之前,在你身上呈显性的精神病态有三十五种之多,还有难以确认类型数量的隐形症状。如此多的并发症,让正常的治疗根本无法进行。”阮黎医生说到这里,显得有些烦躁,将笔帽压了又拔开,反复几次后,才继续说到:“于是,我决定反其道而行之。阿川,你知道吧,并不是所有的精神病态,都对日常生活造成问题,即便造成了问题,也有程度上的区别。所以,我决定引导一个最明显,也最强烈的,但是对日常生活的影响相对较小的精神病态,去压制其他的精神症状。让你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正常一些。而这一开始就是不治标也不治本的方法,只是为能让你用接近正常人一样状态生活才实施的疗法,并不会从本质上改善你的精神问题。”说到这里,她顿了顿,说:“也许,只会让病情更加恶化……到底如何。在当时的我来说,是一个无法确认的未知数。”

    “妈妈,你的意思是,我现在的变化,和当时的治疗有关?”我隐隐觉得,阮黎医生在暗示这样的说法。

    阮黎医生的表情顿时变得从未有过的沮丧。如同浑身失却了气力一样,仰靠在椅子上,说:“是的,我想是这样没错。当时的治疗,的确取得了预想中的结果,你在日常生活中的行为,和普通人没有太大的区别,但是,我一直都不能确认。这种改善到底是表面的,还是更深入的。在主导你行为的精神深处,有一种变化在发生,我知道它必然发生,却不能确定,它到底是如何变化的,最终又会变成怎样,直到它变得显性化。这个时间极为漫长。持续了三年。现在,你的情况。让我知道了这种变化的结果。”

    “可这并不一定是坏的,不是吗?妈妈。”我平静地和她对视着,我知道,这仅仅是这个中继器世界的阮黎医生对局限于这个世界的“高川”所进行的观测和所得到的观测结果,本身就充满了局限性。如果联系到病院现实的情况,不如说是某种深刻变化的影射性描述。

    “是的。但是经验告诉我,是坏事的几率很高。”阮黎医生避开了我的注视,就像是感到羞愧,“你还记得,当初的试验性疗法是以何种精神病态为核心吗?”

    “不记得了。”我说。当时接受治疗的。并非是现在的自己。

    “认知障碍。”阮黎医生说,“更详细一点,是认知障碍中的人格分裂,再更详细一点,是尝试进行一种可控性的人格分裂。我想要在你的脑袋里,以固定的模板引导人格分裂,这也意味着,你每一次分裂出来的人格,就像是一个模板打造出来的,不过,因为一些复杂的原因,这些人格会有细节上的差距,但是,总体轮廓而言,不会让人感受到行为上的差距,即便感受到了,也只会认为是正常的改变。”

    阮黎医生说到这里,又陷入沉默,我也没有开口,因为,她的话明显还没有说完,也不觉得她需要我的提问。阮黎医生只是想要将一切都说出来,就像是要宣泄心中的压力,身为心理医生,她自然也是有心理压力的,我觉得,这个时候的自己,更应该扮演一个倾听者。而她所说的这种模板化的人格分裂,也带给我十分强烈的即视感,大概是因为,让我不禁联想到“高川”的人格轮转,以及此时此刻的人格并行。

    “阿川,一直以来,你在心理方面的成长,从某个角度来说,其实是假的,也非是线性的。”阮黎医生说:“你的成长,只是用一个模板化的人格,代替了前一个模板化的人格,因为模板之间那不可控制的细微差别,而造成了成长的错觉。无论是模板的塑造,还是人格分裂时间和替换时间,都通过药物和催眠等等治疗方法,维持一个相当严谨的流程。”她一口气说完,盯着我,似乎想要从我的脸上看出什么,但是,我的心情一直很平静,似乎这种平静,让她松了一口气。她捏了捏鼻梁,有些疲倦地说:“你的情况就是这样,其实你早知道,只是忘记了,大概是人体本身的自我保护机能在起作用吧。不过,为今之计,我决定告诉你这些东西,但这不是为了害你。你相信我吗?阿川。”

    “我一直都相信你,妈妈。”我对她微笑着,因为,我觉得,微笑就是对她最好的回答。我从来都没有责怪过她,没有理由去那么做。假设我没有到来,那么这个世界的过去的“高川”,也一定不会因此责怪阮黎医生。

    “谢……谢谢。”阮黎医生在这一晚,精神状态比平时柔弱了许多,她双手按在脸上,似乎在哭泣却不想让人看到一样。

    “我觉得,你现在的变化,是因为当时的试验性疗法,那种可控性人格分裂的细微变异达到了某个极点,同时,对并发精神病态的高度压抑,所造成的反弹。简单来说,就是人格模板被你潜在的精神病态修改了,这种修改是为了舒缓压力,达成复数精神病态的动态平衡,到这里为止,是我当初为你进行试验性疗法的时候,就预估到了一点。问题在于,被修改后的人格模板,是在多重精神病态影响下的结果,也必然会在你的行为上体现出来。你要知道,阿川,被刻意压制下去的那些复数精神病态,都是极为糟糕的东西。”阮黎医生也难过在这里重重强调到:“至少比人格分裂更加糟糕。”

    虽然阮黎医生觉得,一切都会变得糟糕,但就我自身的感觉来说,除了心态和思维平静得有些异常之外,并没有对自身的行动产生任何干扰。我没有随意杀人,也没有像是疯子一样说胡话。我觉得,这种平静的态度,应该可以陆续打消她的担忧。我每天都按照阮黎医生的说法,定时吃药,除了深更半夜之时,白天也很少出门。因为,根本就不需要做那些会令人担心的事情。

    约翰牛和我的交易,需要我尽快前往欧洲,寻找末日真理教的线索,尽量干扰他们的行动。当然,nog方面也会将这方面的情报进行全面共享,并给予后勤上的支持。当时约定的时间,是在三天后出发,但是,我的精神变化,让行程不得不再次拖延,除非有足够时间的观察,通过一系列的测定,获得相当的数据,以证明我在行为上的确不会造成社会性问题,否则,阮黎医生大概是不会放我出门的。用她的说法,现在的我就像是一个没有确认过的,可能装有定时炸弹的包裹。也根本就不清楚,那些非常理的攻击行为,会因为何种因素触发。精神病人杀人虽然不追究一般人的法律责任,但阮黎医生并不希望我被扔进精神病院,穿上拘束服,关押在小黑屋里。更不希望有无辜者因为我的行为失去性命。

    这个世界的人类社会已经动荡起来,但还没有扩大到彻底颠覆原有秩序和观念的时候。随意让可能会造成他人生命威胁的精神病人出门,是十分不道德,也不合法的行为。

    阮黎医生不会让我随意出门,如果我避开她离去,会产生许多问题——也许对我的行动不会造成问题,但是,会给对方带来麻烦——我不能忽视这些问题,我的内心保持平静,这也意味着,我不会去违背自己的心意去做事。我没有对阮黎医生提起自己要去欧洲的事情,不过,耳语者内部已经准备好了。咲夜和八景还要上学,自身也没有应对神秘的能力,当然不能随便乱跑,城市本部的一些行动需要人手维系,尽管约翰牛说过,会由nog队伍中一些网络球成员进行协助,但为了调和行动,仍旧需要足够强力的耳语者成员统领内地事务,其人选也已经决定由左川负责,女教师和女领班作为副手。剩下富江一个人和我同行。

    然后,第四天,阮黎医生得到某个心理学领域活动圈子的邀请,去参与一次比较私人化的研讨会,目的地就是在欧洲。鉴于诸多原因,她无法推脱,也不能将我扔在家里,她觉得,这是很危险的行为。在她在的时候,哪怕咲夜和八景也住在家里,也可以放心,但是,她觉得自己不在了,我就会乱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