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刀镇星河 >正文 第五三二章 道童灵侍
    伴山居的客厅内,四人一叙别情。张信今日,特地将自己的行程空出了一整天,就打算陪三女说说话。

    不过他很快就发现,谢灵儿正盯着自己头顶上的朝天棍与服饰瞧。

    张信心念一转,就知缘由,不禁失笑:“看我干吗?是有什么不妥吗?”

    谢灵儿却是面色古怪,“一直都听别人说,信哥哥现在最喜奢华张扬的衣饰,没想到竟是真的。可以前的信哥哥,也没这样啊。”

    问得此言,墨婷与周小雪也是心有戚戚焉的神色。她们之前也被张信这一身的金光闪闪,给震住了。

    尤其是那头顶上的风雷神冠,真是别具一格。

    “可你们不觉很霸气吗?”

    张信抬手一挥,使得身后狂风聚集,雷电闪烁,显出了一双狂风羽翼,以及‘笑驭狂刀戡日月,剑削八方镇星河’这十四个篆体大字。

    “这件灵装我得手的时候就是这样,将之尘封太过可惜。放眼此世,如今也只本座能驾驭得住了。”

    他这句道出,在场三女都一阵哑然无言。感觉张信的理由,实在太强大了。

    不过当她们想想张信在这场准神级血猎中的夸张战绩,也就不觉张信太狂妄。

    而此时墨婷,又插言道:“不知张师兄把我们叫回来,是有什么事吗?不弄清楚的话,总不能放心。”

    “对哦!”谢灵儿也小鸡啄米般的点着头:“心里存着事情,总心痒痒的,想要知道。”

    “想你们了不可以吗?为何一定得有事?”

    张信说完,却见三女一脸的不信。

    谢灵儿更是一声冷哼:“才不会!你这个家伙,可是能狠心把灵儿丢开一年的。”

    她这么一说,墨婷与周小雪二人的脸上,也都显出了几分幽怨之意。

    “不是我狠心,而是真的身不由己。”

    张信先摇了摇头,随后就话锋一转:“不过我这次把你们叫回来,确实有事。是想问你们三人,可愿为我效力?”

    当初他栽下的种子,已经到了收获之时

    “为信哥哥效力?”谢灵儿一脸的惊喜:“我们当然都可以啊。”

    “不是你想的那种。”

    张信强调道:“是担任我的道童近侍,需得签订灵契的那种。”

    按照日月玄宗的规矩,当一个门人升任二级‘羽士’之后,就可拥有道童近侍。

    不过这人选,却必须从门内的二级羽士之下的弟子中选择。

    这其实更近似‘师徒’的关系,且比寻常意义上的师徒,更为亲近。

    身为御主者,往往都很乐意提携自己身边的人;而身为道童近侍者,也往往都是御主的左膀右臂,是最亲近的部属。

    日月玄宗很多天资不错,却没有背景资源之人,往往都乐于走这条路,以获得高阶神师,甚至圣灵的赏识。

    而现在的十大天柱中,就有两人,有过‘道童’的经历。

    不过他们的御主,早就是圣灵一级。让他们担任道童,其实就是为提携。

    而张信身为二级‘高功’,现在就有八个道童近侍的名额。

    关键是他现在,还必须招揽四人以上的道童。否则的话,下一年考功堂,就会扣他的贡献值。

    尽管这扣去的贡献值数量,也不多就是了

    “道童?我们吗?”墨婷很是吃惊:“可我们现在,还只是五级灵师。”

    她是知道的,以现在张信的地位,门中想要当这位道童近侍者,不计其数。

    尽管她的祖父不知为何,对张信一直都不太看好。可现在她的这位张师兄,在门中却是声望崇高,灸手可热。

    甚至张信只要愿意,轻轻松松就可将门内一些实力出众的神师,招揽到身边担任近侍。

    “不要妄自菲薄。”

    张信摇着头:“你们能够斩杀玄蝉山两大七级天柱,很让我欢喜。这次见面,更让我惊讶。你与灵儿,如今都已在第四战境的边缘,只差临门一脚,便是小雪她,如今的第三战境,也很稳固。可哪怕所谓的超天柱,也不过只是第四战境而已。可见这一年多时间,你们确实是很努力的磨练自己。”

    他说到这里,又微微一笑:“且既然是近侍,不该以可靠为第一优先?”

    这道童近侍,可没法像魔奴灵奴那样,以严密的禁制约束。双方之间,就只是一纸没有太多效力的灵契而已,所以人选也需谨慎。

    墨婷三女听了之后,却是面面相觑,依旧是脸现迟疑之色。

    张信也不觉意外,他随后抬手之间,就将三枚玉简,各自打到了三女的身前。

    墨婷首先以意念探看,随后就倒吸了一口寒气。这里面,竟然是一门冰系的无上级功诀!

    需知她现在修炼的冰法,也只是一门秘传级而已。这已是墨家,能为她这个嫡系弟子做到的极限。

    “这三本基础功诀,是我的见面礼。”

    张信神色凝然的道:“你们可以考虑一二,如果愿意担任我的近侍。那么我会在接下来的几个月内,将你们的实力,提升到能够胜任近侍有余的层次,如果不愿,那我也不强求”

    不过他话音未落,周小雪就首先开口:“小雪愿意的!”

    张信见状,不禁一笑,眼含赞赏的看了周小雪一眼。能看出后者与他对视时,仍有些许羞涩,可已比他们初见之时,好的太多。

    而据他所知,这次三人之所以能立下殊功,周小雪居功至伟。

    “其实也不用现在就答复的,事涉你等未来前程,一定得考虑清楚不可。”

    张信一边说着一边看墨婷,这个女孩,才是最让他担心的一个。

    不过墨婷却比他想象的还要更果决,这位先是自嘲一哂:“回来的时候,我就已听家里人说起,祖父他欲在月庭居备下宴席,准备在今明两日,邀请魏家的人商讨所谓‘要事’。”

    说到这里,墨婷就已将下巴微扬,决然道:“我这里也无需考虑,如果可能的话,现在就可签订灵契。”

    她终究不想成为魏家的附庸,一身受制于人,也不打算放弃登顶圣灵之愿。而张信的邀请,就给了她这么一个机会,摆脱自身命运的机会。

    一旦成为张信的道童近侍,那么按照门规,她在结束道童身份之前,无论是嫁人,还与他人双修,都必须取得张信的许可。

    而随后众人,就又把视线,看向了谢灵儿。除了张信之外,其余二女都眼现疑惑之色。

    在她们看来,以谢灵儿与张信之间的关系,应该是最没理由拒绝的。

    可此时谢灵儿,却是眼现犹疑之色:“信哥哥,灵儿也想做你的道童的。可在这之前,我还想私下问你一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