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616章 欢欣与失落(1/146)
    12月25日,穿越前的圣诞夜,今世的凯旋夜。

    这一夜,洛丹伦城很热闹,无数人在庆祝恶龙死亡之翼的陨落,但这份热闹注定与洛丹伦王家无缘。

    洛丹伦王宫仅存的最高的塔楼上上挂起了丧旗美丽的卡莉娅*米奈希尔公主不幸遇难,连尸骸都没。

    灵堂里,王后和阿尔萨斯嚎啕大哭。

    而泰瑞纳斯如同一个一脚踏入坟墓的老人,呆坐在灵堂的角落里,看着那个空棺还有前面那串卡莉娅早上戴着的宝石项链黯然神伤。

    洛丹伦在今日承受了双重打击。

    一是卡莉娅的死。

    二是就在下午,原本看起来最支持洛丹伦的吉尔尼斯,突然宣布脱离洛丹伦联盟,只不过这事尚未流传到民间。

    “吉尔尼斯不会与跟邪恶黑龙耐萨里奥同流合污的洛丹伦为伍。”这就是吉恩的原话。

    借口冠冕堂皇,在政治上无可挑剔。

    明眼人都知道这是为什么。

    吉恩太聪明了,杜克策划在诅咒之地建立一座名为守望堡监视黑暗之门的计划已经不是秘密。如果继续留在联盟当中,建立守望堡的费用无疑会向吉尔尼斯摊牌。

    另一方面,因为爆出普瑞斯托领主就是耐萨里奥,在通过与泰瑞纳斯的暗盟谋取希尔斯布莱德平原这个希望破灭之后,就吉尔尼斯来说,继续呆在联盟已经捞不到任何好处了。

    就在吉尼尔斯退出不到一个小时,奎尔萨拉斯也传来消息,以同样的理由退出联盟。

    如果说吉尔尼斯退出是因为无利可图,那么奎尔萨拉斯退出就是典型的高冷病发作。既然跟永歌森林接壤的唯一人类王国名声臭了,那么既不需要贸易,也不需要军事支援的奎尔萨拉斯,同样不想为一个大陆最南端的城堡支付高额的金钱,那么退出,也成了最好的选择。

    毕竟洛丹伦联盟当初只是一个针对共同敌人部落而建立的联盟,是个骨子里相当松散的军事同盟。倘若是联邦,你敢退出那就是背叛了,联盟跟联邦显然不是一回事。

    在昨天,吉尔尼斯和奎尔萨拉斯敢做这事的话,泰瑞纳斯绝对敢堂皇地放狠话,说什么“部落或者其它威胁再来的时候,联盟不会再派一兵一卒救你。”,可惜现在,洛丹伦都自顾不暇了。

    洛丹伦这个盟主是真正意义的名存实亡。

    泰瑞纳斯的心腹查玛士公爵来了:“陛下,我认为应该放出消息,说陛下你是中了死亡之翼的魔法,才被迷惑了。”

    把罪名推到一个最为邪恶的存在身上,而且是死了的家伙。这是最为妥当的方式,起码对国民可以交差。

    然而谁都知道,如果不是洛丹伦自上而下都贪图奥特兰克的土地,那根本就不会有这码事。

    洛丹伦的威信已经荡然无存。

    这从联盟剩下的国家都围绕在暴风王国身边就知道了。

    查玛士公爵这种做法就是典型的危机公关了,只不过这世界并没有这个名词。

    “你看着办吧。”泰瑞纳斯发出气若游丝的声音。

    “陛下,请节哀。”查玛士公爵深深地鞠躬,然后退下了。

    与洛丹伦王宫的哀愁惨淡相对应的,是暴风王国所在国宾馆的热闹兴旺。

    洛丹伦王国是非常土豪的,不光王宫可以举办最为奢华的宴会。即便是用来招待外宾的国宾馆,过千平米的巨大宴会厅还是每个国宾馆都有一个的。

    今天晚上,来访的国王是如此之多,这要人怀疑,到底王宫那里住着的是盟主,还是这里住着盟主。

    国宾馆的草坪上,来自铁炉堡的密室矮人守卫跟鹰巢山的矮人狮鹫骑士在拼酒,诺莫瑞根的侏儒法师在表演着戏法。国宾馆宴会厅外的走廊上,达拉然的法师跟奎尔萨拉斯的法师在讨论着黑暗之门的各种可能。

    偏厅里,尽是一个个库尔提拉斯的海上男儿跟激流堡的高地骑士,还有暴风王国的骑士一起在吹牛打屁,又或者是斗酒,掰手腕什么的。

    除了吉尔尼斯和洛丹伦,连刚刚号称退出联盟的奎尔萨拉斯精灵都能在这里看到。

    不出联盟大佬们的意料,他们在国宾馆的大门口见到了前来招待来宾的伊露希亚*巴罗夫女伯爵。

    一身黑色天鹅绒低胸连衣长裙的伊露希亚相当引人注目,尽管因为家族的衰败而显得有点失落,但伊露希亚很好地履行了身为杜克手下唯二两个伯爵、身为副手的职责。

    她落落大方地招待着来宾,而伴随在她身边,赫然就是曾经的亚克斯*巴罗夫公爵。

    每一个来宾都会心一笑。

    洛丹伦传出的消息依然是认定巴罗夫公爵是联盟叛徒,绝对不会更改,而且当时这是四个国王认定的‘事实’。

    好了!

    你洛丹伦不是诬蔑巴罗夫公爵是联盟叛徒吗?现在我杜克就当着你洛丹伦的面重用曾经的巴罗夫公爵。

    对,这是赤果果地打洛丹伦的脸。即便是洛丹伦已经够惨的现在。

    今晚的宴会,自然也是联盟大佬们的聚会。

    哪怕之前政见不合,杜克还是容许了安东尼达斯和凯尔萨斯过来凑一起。

    在这个联盟高层聚拢的圈子附近,十数米外根本没有不识趣的家伙敢凑过去。

    莱恩首先开口:“杜克,你就跟大家透个底吧。黑暗之门那边你要怎么干?要在那个荒凉的地方建立一座巨大的要塞,大家心里都没底。”

    几乎所有联盟大佬都点头。

    按照以往的经验,要建立这么一座远离人类居住区的要塞,造价起码是千万金币往上,还不算后续的维护费用。要把粮食和军备物资运过并不发达的赤嵴山都算了,还要经过满是泥沼的悲伤沼泽,最后送到鸟不拉屎的诅咒之地。这样的补给线足以让任何一个军需官为之抓狂。

    杜克摇着酒杯里的红色葡萄酒:“说真的,我不需要你们出钱。所有的资金我自己可以搞定。”

    国王们顿时一阵哗然。

    索拉斯皱着眉:“那你要什么?”

    “各国的精兵强将!以及莱恩陛下的授权。”(未完待续。。)